当前位置:首页 > 金银迷迭 > 第97章:隐忍不发

第97章:隐忍不发

金银迷迭 | 作者:弋欢| 更新时间:2019-09-02

“厉鬼的前身其实也就是一般的鬼魂,只是它不是由魂魄变化而来,而是从尸体身上的尸气所化而来,而且还得是死前是全身都充满了狠毒的怨气而变化出来的尸气才能够变化成为厉鬼。也算是鬼煞的一种。

“你们现在在上海?”虽然张兰兰离我离得有点远,但是我也能够隐隐约约的听到电话里面传来的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距离修改好评就剩下最后一天的时间了,我的耐性也被这两天给磨光了,现在不管是宫弦也好,是谁也罢,只要能把我恢复原状,我怎么样都行。

我摇摇头,这种气氛下,就算我还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也说不出口了。在我摇头,明确的给到张兰兰这个信息以后,张兰兰转过头看向张爷爷,然后说:“好的,既然东西也拿到了。事情也解决了。那我们就先不打搅了,先走了。”

张兰兰说得没有错,再急也不急于这二个小时,她在二个小时内容怎么都赶过来了。匆匆忙忙的应战还不如打有准备的仗。

我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突然间肚子一阵剧痛。

张兰兰说:“毕竟都是一种对身体的伤害,你就按照正常打胎来保养吧。毕竟第一胎很重要,打胎后你不保养好,以后想要孩子都难。”

丹凤一直将我抱进她的卧室里,然后她又将她的房门关上以后。才小声的问我:“你刚才嘴里喊的是我的名字对吗?”

这个自然界何其不是这么残忍呢,最先前我都还差点被当成人肉骨头炖成汤。

宫弦冷哼了一声,直直的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脸,然后冷不丁的说:“有感觉吗?”

宫弦挑了挑他的眉毛,邪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凑近我的耳边:“老婆,我可只对你干坏事。”

场景重温,一点也没有变得好一点,仍然还是像第一次给我的感觉那样触目惊心。

带着这样的疑问,我继续往前走。前面的影像在我的眼中慢慢的放大。不知不觉之中,我的双手也本能地握成了拳头状。

该不会就是我面前的这个变态,他一直在说的怨气吧。

突然间,那个鬼物不知道是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就像是被刺激到了一样,在原地不停的哇哇直叫。

面前女子的脸变化莫测,嘴巴一张一合,发出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

当她的身体离我已经近在咫尺时,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触摸她的身体,却被宫弦突然拦住了。

“不需要用软剑开道吗?”我心有作悸的询问,刚才那些杂草把我身上割得好向道血口子,现在我都知道痛了。

倒是站在一旁的张兰兰。她的唇角紧紧的抿着,一副想笑却又拼命憋着的样子。

“好啦,逗你的啦,你看我们这么阳光的人是那种迂腐的人吗?”也许是我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大陈赶紧出言安慰我。

说着他就发动了洗车,却不知为何,随着汽车马达的声响起时,那头牛就摇头晃脑的看向汽车的方向。

不可能,我确定自己绝对没有看花眼,“走,兰兰,我们四处去看看。”我还不信了,有本事来吓我,又躲什么躲。我还真跟它杠上了。

另外的一个还增开眼睛的女鬼,直接就盯着笔,然后操控着笔移动,更改这支笔的磁场。没两分钟,纸上就出现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只见她转过头,看着曾大庆,然后问道:“爸,我的两个姐姐是怎么死的?”

陆雅的要求让我大跌眼镜,宫一谦也握紧拳头。本以为宫一谦会拒绝的,可是谁知道,宫一谦竟然对陆雅说:“乖,我扶着你走吧。你穿裙子呢,背着你多不雅观。”

“啊,你怎么不叫了,你叫啊,你叫啊。”那宫装女子见那黄莺不叫了,又拿来一把小尖刀,她用那尖刀去刺那黄莺。

我点点头,表示没错。可是我旁边的人却在这个时候对我压低了声音说:“你找他干嘛啊?我跟你说,你别去找他啦,他家里面出了事情了。”

曾大庆站起来以后,就没有坐下了。我身为一个客人,感觉主人站着,自己坐着这样的感觉十分的奇怪。于是我也站了起来。

还好这个地方并没有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什么“刚走进去门就关上”,还有“密不透风的过道里飞来了几个暗箭”。总之,一些诸如此类的带着威胁的东西都没有出现,反而是一副人间桃园的模样。

当然,顺带着还可以报复报复那个目中无人的宫弦,打压打压他嚣张的气焰,让他意识到,招惹姑奶奶到底是一个多么不明智的决定。

“宫弦!你这个不要脸的死鬼!居然敢这样对我!有本事你就出来啊!出来跟我单挑啊!”

外面说话的声音特别的吵,可我一句话都听不清楚。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了几日,我不知道。

张兰兰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的吐出来:“你也就睡了三天。但是你要坚强,我跟那你说一件事吧。”

“宫弦过来也对你毫无办法,用尽能力都不能让你醒过来。于是我找了我爷爷,他告诉我你的情况有点像被人下了降头。要将破这个术法,就只有两种方法——

张兰兰没好气地瞥了我一眼说,“你这个人就不能想好一点的事情,我本身已经很紧张了,你还不给我打打气,毕竟啊,今天做流产手术的人是你!在旁边当保镖的人可是我。你被推进去,指不定什么意识都没有了,就留下我在旁边给你善后!真是希望你那个男鬼老公今天不会过来捣乱。”

“咳咳咳……”这才哪儿到哪儿呢,就看见到张飞轻轻的用手遮挡了一下,然后轻声的咳嗽了几声。

所以我跟陈媚一起坐上了三轮车,踏上了,那目前还是未知数的旅程。

电话那头很快的就传来宫一谦的声音。之前还纠结的无法面对的宫一谦,现在却给我的感觉温暖的不像话。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我不知所措的看着张兰兰,准备让张兰兰网开一面。毕竟这个男鬼也没有做什么,人家也才刚死了老婆,没了孩子。怎么看都是一个鬼生艰辛。

男人一拍手,然后笑道:“有意思,你们跟我进屋里来吧。”说完,他就打开了房间的门。自己率先走了进去,我见张兰兰一意孤行的样子,只好跟在后面一起走了进去。

小钰拉动旁边的滑行条,脸色越来越难看。一时间她就沉默了,也忘记跟我对话了。我知道小钰一定在心里纠结的做着各种各样的思想斗争,但是这毕竟不是我的命。是别人的命,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一丁点儿插手的理由都没有。

“好……好……”大明说话中已经有些口吃。

几次跟鬼打交道的我于是坐直了身体,警觉的四处查看。

这一回我再次确认了,机舱里没有小孩子,我确信无疑了,机舱里有鬼,而且应该是一个小鬼。

大明跟小功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眼里写满了不同意,可是我知道时间宝贵,于是拿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现在是下午5点钟了,我的心里大为着急,按现在的时间来看,离今天的结束已经剩下不到7个小时了,我得尽快找到张兰兰跟大陈才成。

却没想到那个老板却直接走过来,然后对我们挥挥手说:“走走走,你们不要坐我这里。我今天有事情,我要关门了。”

我知道,这样的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才是正常的,

看到这样的他,我有些不忍心起来。怎么说也是人命一条,虽然我也不知道他还是不是人,估计生活在这里的应该都不是人了吧,只是他也有他的活法吧。就象宫弦一样,虽然他不是人,可是他也有他生活的方式。

我疑惑地看了他们三个人几眼,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竟然是警校的学员。从他们身上一点也没有看到警察的威严。

“请求兰兰大小姐,满足一下我这个无知而又好学的小朋友。”我故意逗张兰兰,也想缓解一下紧张的气氛。

“我再也不想和夫人一起吃牛排了,真的不想了。”华先生一脸忧伤与疲惫的对我们说道,那表情真的就像牛排里面有什么剧都一样。

张兰兰的话让我神思一动。

张兰兰扑哧一笑,笑着对我说:“行了梦梦,宫一谦他也没有坏心眼。”

许久,他才满意地对我说:“你别担心,为夫没什么事了。”他的话,令我心中大喜。这么说来他又可以为我服务。我心里腹黑的想着。

“嗯嗯,大妈,你看这儿都没有餐饮店,我们有钱也无处使啊,不知道大妈你能不能卖些食物给我们呀。”

我去把张兰兰喊醒,估计她也是睡得不踏实,我一喊她就醒来了。

小米没有在旺旺上回复,而是打了个电话过来说,“你是新来的客服吧?不管用什么方法,你都要把差评删了,不然会出人命的!”

我察觉到了机会,于是顺水推舟的问下去,“如果我让你女儿变回正常的样子,你就删评价吗?”

我连忙缩回手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居然会害怕起这么一个小女孩来。

被欣欣生了一顿气后,她的妈妈一直在给我道歉。边道歉边哭诉说,“她就跟中邪了一样,我们都说那只是个雕像,不是人。她却不信,一直说那里面就住着个人。一次她好好的上着课,突然跑回家来,说她的宝贝肚子饿了。为此老师找家长,她爸气的把雕像丢了,结果她好一顿哭,三天三夜都不吃一口饭。她爸没办法,只好去把雕像捡回来送给她。”

宫一谦也是的,这种暧昧不明的关系真是令我苦恼。我一边如同丢了魂一样的往房间的方向走,一边听到那个阿姨在我的身后说:“陆雅当时还说,要是她刚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她都还觉得情有可原。可是当她看见了那个‘此生挚爱’四个字的时候,她都惊呆啦……”

“一言半语的也说不清的。你们自己卖的东西自己心里有数吧。你们派个人过来我这里亲眼看看吧。这事你们不处理好,我跟你们没完,这已经不是简单的退货问题了,你们还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听到张兰兰说的这一串话,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对丹凤说:“丹凤,我有个朋友过来了。它在楼下了,你能告诉我你家进来的密码吗?”

我看了一眼沈小姐的评价,反正大致就是这个意思。但是为什么不喜欢,她却至今没给我说明,而是含糊其辞的说:“你过来就知道了。”

张兰兰也看到了这一幕,说了一句:“遭了。”

感觉到我的后背的温度更低一些,由此判断那个恶灵就在我的背后,无论是何时,我知道都不能将自己的后背留给敌人,虽然这个敌人是会飘动的,留不留后背关系都不大了。可是我还是本能的让自己的身体转动了一个方向,让自己的后背远离了那个恶灵。

怎么可能怀孕呢?我从来都没有跟任何男人有过关系。除了宫弦那男鬼外,但他是鬼啊,这……不过仔细想想,我的姨妈确实很久没来了。

只好先回去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小月住在哪里。索性就先把她带去我那儿,有点什么事情,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可是小月没有回答我,将双手交叠着,头垫在胳膊上,然后就哇哇大哭起来了。我被小月的这一哭给弄得不知所措,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欣欣平复了一下呼吸说,“它还是个小孩子,不过本事很大。他说只要我伺候好他,就可以让我运气变好、顺风顺水。之所以告诉你们这些,是想让你们帮我劝劝爸妈,宝贝真的是个好人,而且它只认我一个主人的,我也不怕别人抢走。”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不觉的抓着张兰兰的手,张兰兰总是一副阳气特别旺盛的样子,手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暖暖的。

张兰兰久久的沉默:“你还感觉不到吗?那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正的华先生和华夫人。你看他们刚刚敲门的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一个都说不上来。还有那个小孩子的哭声,都是鬼罢了。我们要是真的开了门,我都不知道那么多恶鬼,我能不能救得下你了。”

我害怕的不行,特别是感觉还有人隐隐约约在我的耳后吹着凉气,而这种被吹出来的凉气却还带着一丝一丝的薄冰。

虽然说我对于这种非自然力的鬼魂来说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类,但是我现在已经闹心的不得了。

我紧紧的抓住一边的枕头,用被子裹住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像是从面前的骷髅出来的那一刻起,我周围的温度又变得冷的不行。就连我的牙齿都在不停的打颤,就算如此,我也还是结结巴巴的说:“你,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你快走。”

我摇摇头,自嘲的笑了笑。但是因为这个举动,却让一些冷气进入了被子里。我的血液都要结冰了,真的是太冷了。辛亏手中还握着宫弦给的那个项链,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去跟面前的骷髅沟通。

朱咏飞浑身上下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骨头也会生锈一样。我的手臂上面灼热的痛的有些不寻常,难受的要命。我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我的手臂里竟然不停的冒出黑血,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白白的东西,跟虫卵长的一模一样……

果然,宫弦真是敬业啊,我一到家,就看到他已经等在那了。

“如果是梦,我就跳了,如果不是梦,我也跳了。”

可是我一心求死,有人也不会让我如意。

对于我的无视,宫弦明显是怒了。

我甚至觉得,因为他突然这样,也许还在他身边待着,安然无恙的喘气的活着的生物,估计也就只有自己这个胆大包天的小虾米了。

说完这话,我刷的一下就闭上了眼睛。

我一直用浴袍裹着自己的身体,紧张的靠着身后冰冷的墙壁。小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往门口的方向挪动,但是我的身后却传来了雨女幽冷的笑声:“哈哈哈,你太天真了。你是一个结过冥婚的人,我要是把你给吃掉了,那么就能够变成你的样子。到那个时候,身上沾染了你的气息,要想将你的男鬼丈夫给吃掉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对,我刚刚才用项链把它剩下的魂魄给收了进去。”我连忙接道。

不一会儿,我就慢慢的看到镜子中的我竟然有了一副十分精致的妆容看着前后变化两人的自己,真怀疑杨美玲是不是美容师出生。我在杨美玲的手下被她给打扮的,如果身上的衣服再是一件婚纱,那简直就是一个美丽到不行的新娘。

我甩甩头,觉得自己应该是疯了。怎么会去担心这个男鬼去哪了。他去哪都跟我没关系才对。

我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已经忘了我在跟张兰兰通话了。只见张兰兰在电话里不停的“喂喂喂?梦梦?你还好吗!”

越想到程凤的话,我就越觉得事情开始变得复杂了。最开始我会到买家的家里面,或者约定的地点去跟对方了解对这次货品不满意的原因。可是从来没有想过每个家庭里面都会有自己各种各样的事情,我本身就是一个外人,却又不得不一而再二三的牵扯到他们的事情中。

只见他一弹指,黑雾就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一见到他,我立即先将宫弦抛到了一边,此时我才顾不得什么利息本钱的,我的心里全部都张兰兰的下落不明的担忧所替代了。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张兰兰就果断地说:“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们怎么说都是客人,本来今天晚上留下来就挺打扰的了。还老是要麻烦你们,这样我们心里面会过意不去的。”

不仅如此,它还一闪一闪的……

掀开被子后的我,连忙跑下了床。尽管是铺着地毯的地面,在这个时候却突然显得冰冷的就像踩在瓷砖上,我也不敢低头,生怕一低头就看到一个什么骷髅一样的白骨手臂从地板上长出来,然后二话不说的就抓住我的小腿骨。

好在我的生活圈子及我的亲人本来就很少,身边出没有多少真正关心我的亲的,有结不结婚,与何人结婚,也不会有人太在过于的在意。倒了无所谓了。

宫弦一把将我往后拉了一下,让我跟面前的这个女鬼分开了一小段距离。我藏在宫弦的身后,这才感觉到安全了一些。放松下来以后,我用手不停的抚摸着我的胸口,感觉我的心跳剧烈的都快要让心脏蹦出喉咙。

我干巴巴的笑了笑,“啊哈哈,没啥,没啥。马上就好了,一会我再好好的给你们解释。”

看来这个屋子还是挺有古怪的。

路上我跌跌撞撞的摔了好几跤。眼里闪现出宫弦把我赶出宫家时眼里那决绝的冷光。

“没事的,看着凶险,实则问题不大,回去之后我给她开两剂汤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走之前,我再次环视了一圈这个房间。凌乱不堪,地上竟然还摆着一个洋娃娃。我突然看着洋娃娃,冷不丁脑海中出现了这个洋娃娃在跟宫一谦对话的模样。

厨师冷笑:“随你便,别死了就行。你要是死了,你的朋友也会被当成下一份的骨头原料,劝你们都长点心。”

于是我看了张兰兰一眼索性豁出去了,脱掉外套,把它垫在地上,就直接坐了上去。

张兰兰泼辣的性格是一直远近有名的,然而我也是第一次看见她被气成这个样,不过也是,对在任何的鬼怪也好,最怕的就是这种蛮不讲理的人。

就在我有些恼怒的时候,同意不同意他导是给个说法吧。

真是一个怪人。话都没说完就挂了电话,真是没有礼貌。

我并没有站起来,只是抬眼看他。

我猛得一回头,左右看了看,除了那一群正在台上乱舞的人,却没有看到异常的现象,而且就在我扭头去查看的时候,又没有听到那嘀嗒嘀嗒的声音了。

我装作无意的伸手摸了摸我手上的手镯。这一摸让我证实了心中所想。

我不信的转过身,心里一直在想镜子是那种逗人乐的哈哈镜,不是正常的平面镜。

本来只是一缕缕的黑烟的,随着所有的花蕊都冒出了黑烟之后,这里本来还很清雅的山谷,很快就被这些黑烟所笼罩了。而我也的身体也在黑烟层层包裹起来。

王先生大气的笑了笑说,“那就再好不过。”张兰兰接过小鬼后小心的放进包里,她又出去接了个电话。

继母吓了一跳,没有生气而是心虚的转过头说:“今天有人来提亲了,是宫家的。”

“要我嫁谁?难道是……宫一谦?”

我调头看向他,见他对我点了点头后,身体上瞬间就冒出一大股的白雾,耳边也再次传来了宫弦的声音:“快。”

张兰兰一脸欣慰的看着我说:“梦梦,你现在看见鬼终于不再鬼吼鬼叫了。终于不用托我的后腿了,艾玛太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