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105章:横金拖玉

夜无绝自然也跟着向前,只有月无双仍就一个人安静的坐在那儿,似乎这周围的一切都影响不到他。

但是,如今看着宝儿向她跑来,喊着娘亲,她又怎么能够不认宝儿呢。

孟冰的身子微微的僵住,她怎么忘记了那件事情了,而现在,当众被这般的问起,要她一时间,如何的回答。

从他记事起,每次,母后见到他,都会问他书背的怎么样了,武功练的怎么样了,字画练的怎么样了。

竟然是劫持,那么肯定是另有目的,自然不会伤害她,所以,小宝儿的心中倒也不太害怕,反而想要查出那个劫持他的人到底是谁,是何目的。

她就算要装装样子,也不用出了皇上的寝宫再那么大声的哭喊,而且刚刚侍卫说,哭喊的更加的大声。

现在,父皇竟然又用这样的借口来骗他。

“皇上这病来的突然,而且十分的严重,三皇子若是不快点赶回去,只怕、、、”初出想了想,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住,但是那意思夜无绝自然能够听到的懂。

逸风脾气本来就倔强,现在又喝了那么多酒,醉成这样,所以,根本就不可能会听人劝的。

只是,这跟参加招亲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呀。

或者会被选中呢?

但是,他却还是选择了放手。

众人纷纷惊住,都以为,他会不会恼羞成怒,想要杀那个男人呀,看那样子,极有可能会是那样的,而且,现在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正背对着他,根本就看不到他,肯定也看不到他的偷袭。

“我不会让你走的,绝不。”花断尘的唇角微动,此刻说出的话更加的让众人错愕,绝不放他走,那样的话语在此刻真的是有着太多的暧昧。

找出了尸体?

更何况,他怎么就知道那个尸体埋在房间后面的大树下的。

只是,花断尘看到那个侍卫向他靠近时,双眸猛然的一沉,就在他快要到他的身边时,他的身子突然的一闪。

她知道,以她的速度,想要躲闪,只怕是来不及的,毕竟,就连皇上身边的侍卫,那么快的身手,都没有反应过来,都没有来的及阻止他。

弄一份根本看不清楚的圣旨,分明是在糊弄他,这只怕是北尊大帝故意的。

“这,这、、”李灵儿惊滞,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又觉的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只是,此刻,李逸风的态度,却是让她更加的害怕,连声问道,“皇上到底怎么样了?”

那怕当年她身受重伤,被梦啸天捉去,都没有这般的绝望过。

那怕到了现在,他还是不想放掉这个女人。

花断尘揽着孟千寻的腰的手,终于完全的松开,然后便快速的伸向夜无绝递过来的那张圣旨,又快,又狠的抓了过去大小姐的贴身高手。

他此刻用剑狠狠的刺向花断尘的眼睛,花十天的时间,让他娶一个女人进门,这、、、这、、、?

“娘,你不能见死不救呀,我可是你的亲儿呀。”李逸风听到李老夫人的话,真的急了,忍不住的喊道,那声音中带着几分明显的悲泣,当然大半都是装出来的。

而李逸风听到李老夫人的话,更是彻底的无语。

所以,李逸风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他知道,花断尘是经过了昨天的事情,还没有完全的平息,而且,就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他今天更要取胜,所以无形间,便更自己加大的压力,本来心情就有些急燥穿越归来全文阅读。

“月公子,有什么问题吗?”白容看到他这样的神情,不由的问道,会不会他有什么不满呀?

不过,他此刻的声音中虽然带着几分不满,但是却并没有太多的怒意,而且,从他的身上,也感觉不到太多的怒意。

“不错,天下优秀的男人多的是,这次来参加招亲的男人更是不计其数,足够你选的了重生红楼之环有空间。”心中的醋意,让夜无绝有些冲动,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懊恼与怒火,揽着她的身子的手,更是不断的用力,似乎想要将她糅进他的身体里,那样,就不怕她再离开了。

而此刻他的身子明显的僵滞,猛然的抬起头,直直地望着她,这一次,他的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隐隐的还带着那么一丝的害怕。

孟千寻愣住,这个男人,此刻是不是太过冲动了、

他此刻的身子紧紧的压着她,他的脸,离的她也很近,很近,那双眸子,那般直直地望着她,似乎要将她穿透了一般。

他,夜无绝,向来做事,都不会受任何人左右的,但是此刻,就因为她的一句话,便一下子让他完全的改变了立场了。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夜无绝回过神后,揽着她的手,微微的轻颤,一脸激动的再次问道。

“为了我的夫君,作弊算什么呀?”孟千寻双眸微睁,说的那叫一个理真气壮,那叫一个天经地意呀。

或者,现在,在他的那心中那一切都不重要了。

这就是他的心,当明白了,她根本就没有原谅,而且一直在拒绝他的时候,那他自以为深到不能再深,自以为可以为她牺牲一切的爱,就那么的一堪一击了。

而且,皇宫的那些侍卫,本来就是一直在阻止着花断尘,若是发现他突然没有行动了,若是怀疑,出来查看,就不好了。

而且,因为咽喉受伤,平时吃东西也受到了影响,只能吃一些流食。

或者,他真的会一生不娶吧。

可能是因为看到了李逸风的反应,确定了这件事情,心中正暗暗高兴呢。

“你先别走呀,这件事情还没有说清楚呢?”李老爷子虽然也看出了李逸风的异样,但是这件事情,好不容易有了点眉目。

“行了,你先去休息吧,这件事情,我再慢慢跟你父亲说。”李老夫人实在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儿子伤心,不由的轻声安慰着。

“不可能,你不通报,你怎么知道公主不会见我,我可是有要事要见公主,耽搁了你担的起吗?”花断尘看到那侍卫的态度,脸色不由的一沉,也不再求他了,突然狠声说道。

他还要解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