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12章:齐世庸人

二老爷闻言提着心紧张地道,“这……这万一他应

四周顿时亮如白昼。

有人说,据说当初为了娶芳华小姐,铮小王爷据理力争,受了好一番辛苦,如今才大婚没几日,皇上就下了休书圣旨,铮小王爷同意吗?

崔意芝听到动静,挑开帘幕去看,见谢芳华这次没隐蔽,而是撑着伞走向谢云澜的马车,谢云澜挑着帘幕对她微笑,她也露出笑意,两个人中间自有温和熟稔,他落下了帘幕。

谢芳华点点头,“自然要相信,我能重新活一回,就是运数。”

燕亭扭过头,继续看着站在窗前给仙客来浇水的谢芳华唏嘘一声,“果然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啧啧,变了一个人一般。”

谢芳华摇摇头,“不累,我就在这儿待一会儿。”

“小姐,您这一个上午都没好生休息,别想了,奴婢去厨房看看,午膳若是好了的话,用过膳,您就休息吧,等着轻歌公子来信之前,您就别再费神出去劳累了。”侍画道。

所以,当李猛带走的那两千人什么也没做就回来,她才受不住地摔了茶盏。

谁做夫婿,看的是她那颗为之跳动的心。

他被秦钰的人拦住,去见太子的消息传回府中,众人对看一眼,想着太子动作可真快。

“孩子们进宫,就如在自己家里一样,老侯爷不必担心。有朕在,谁还能欺负了忠勇侯府的世子和小姐不成?”皇帝哈哈大笑,看向谢墨含和谢芳华,“免礼吧!”

一张苍白得没有半点儿血色的脸展现在几人面前,阳光打下来,白日里像鬼一般。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在这时忽然笑了,看着永康侯极怒的脸道,“任何人见了我,都是这副样子,永康侯爷恼什么?燕小侯爷是被我的模样吓到了而已。这也是我这些年不出府,今日出府蒙着面纱的原因。”

不多时,二人来到了灵雀台。

他从来不信佛,此时此刻,也不由得想双手合十,为他们,也是为自己祈祷。

他手刚动,地上忽然抬起一只手臂,弹开他握住剑柄的手,长剑蓦然被打落在地,发出“咣”当一声重响。

他不提临汾桥的大忙还好,一提初迟更是气冲脑门,他对身后猛地一挥手,一阵风扫过,怒道,“给他们一人一匹马!”

“你祖父和我是要去西山军营的,他比我早出城,城门士兵可以作证,杀人的时间对不上。另外,杀人要有动机,我有什么动机害孙太医。再者,若是想要查个明白,京兆尹来就知道了。九城内外,出现凶杀案,应该是他们管辖的范围吧?目前,你只能相信我。”谢芳华话落,挥手落下帘幕,对玉灼说,“玉灼闪开,让他上前。”

两名仵作对看一眼,摇头,“这雨下的太大,暂且再看不出什么别的。”

孙卓闻言看向谢芳华。

刘岸顺着视线,也看向谢芳华,对她拱拱手,“既然是小王妃发现的孙太医被杀案,还是要走一趟衙门,跟下官录个口供。”

谢芳华暗暗磨了磨牙,艰难地将他半扶半拽地送进了里屋,刚碰到床,他便身子一仰,直直地要摔上去,她连忙扶住他,如今脑袋上有一个包,明早再多出一个包来,英亲王妃不责问才怪。

谢芳华挑眉,铮二公子要什么没有?还有没达成的心愿?不过也是,人活一世,最难满足的便是心,很难做到知足,完成了这个心愿还有那个心愿,总有做不完的事儿。

“你真让我喝了它?”秦铮看着她。

左相虽然不如他夫人热情,但也是面带笑容,以岳丈的身份和气地和秦浩叙话。

刘侧妃知道秦浩今日不在府中,而且府中又封锁了消息,自然还不知道英亲王府大门口闹的那一场,只得将过程简述了一遍,尤其是秦铮要挟英亲王写了字据立约重点说了。

燕亭却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门口,看着里面,对秦铮说着话,“今日早朝将对秦钰的安置确定了。皇上念其早先贬黜秦钰出京时说过的话,他闯出无名山的九堂炼狱便回京恢复宗籍和身份。但是如今无名山毁了,他没什么炼狱可闯,算是他的劫数由无名山抵挡了一半。也就是抵一半的罪责。恢复他的宗籍和四皇子的身份,但是将其留在漠北军中服役。”

秦铮在他走后,慢悠悠地拿了干柴,慢悠悠地放进了灶膛里,里面的火灭着,冒着烟,他用烧火棍将底灰挑起,露出红红的炭火,干柴遭遇炭火,立即着了起来。

谢芳华点点头,“今天晚上的饭菜还没做吧?”

谢芳华挨着他坐下身,“娘出来紫荆苑后对我说,想早些抱孙子。”

“王倾媚只知道日日和男人享乐,我看她真该滚回去泰安王氏了。”秦铮咬牙道,“来福楼是她的地盘,竟然还有这等下作的东西。实在可气。”

“你去休息吧!”谢芳华对轻歌摆摆手。

“等等!”秦铮拦下她,对她道,“你明明知道有人要对我不利,偏偏我来了没将白莲草的事情知会与我。为了将功补过。你就辛苦一趟,跟着飞雁去一趟杀手门救人吧!”

王倾媚看着他,“就为这个事儿?”

那小童一呆,悄声道,“公子,您是有事儿要找楼主吗?楼主有个规矩,一旦她和玉公子歇下,就不准我们去打扰。哪怕出了天大的事儿。否则就拧掉我们的脑袋。”

“这二人就是你早先认错的人?”宋方看着那二人离开的背影,对程铭问。

“八皇子若是死在平阳城,不知道当今皇上会不会屠了整个平阳城!”秦铮慢慢地道,“不过在我看来,皇上最看重的人是四皇子。八皇子死了,也无非是惹得皇上恸哭一番而已。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不适合皇子王孙。八皇子还是莫要搀和江湖纷争。”

谢云澜抿了抿唇,“关于金燕郡主,这件事情,还要往下查吗?”

虽然依旧下着大雨,但是白天的路总比夜里好走,下山也快。

“可是芳华未必是因为我而来,我们退出来,她却卷进去……”金燕担忧谢芳华。

谢芳华恭敬地起身送她,因为她看到孟棋掐着点来了落梅居。

休息了半个时辰,秦铮便带着听言出府去校场了。

...

“王妃说得对,芳华身体不好,怕皇上和您知道了担心她。”李沐清道。

小泉子点头,“回李大人,郡主是今日早上回宫的,如今在太后宫里呢。”

路上,郑孝扬问小泉子,“皇上急急忙忙地找我们,什么事儿啊?”

“王妃?您这是……出了什么大事儿了?”小泉子连忙迎上前问。

秦铮看了他一眼,点点头。

谢芳华道,“这就要问半夜里发生了什么让人不知道的事儿了。就在他的窗外。否则这么大的雨,韩大人为何半夜开窗子?”

秦钰脸色难看,“你能查出他是何时开窗子,何时死的?”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京门风月锦绣笙歌,当当网等各大网上书店以及

谢芳华虽然睡着,但是凭借她在无名山多年的练就的本事,自然是没睡得极熟。她能调整呼吸,任谁也看不出她其实心里是略微清醒的。

那小童睁大眼睛看着谢云澜,眼睛几乎瞪成了铜铃,除了早先的惊诧不敢置信外,还有一种深深的恐惧。

路走进内院,谢芳华再没见到一个人。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他如今住在英亲王府,万一那个人不是他,岂不是打草惊蛇”秦钰看着他。

他站了许久,直到小泉子上前,小声说,“皇上,夜里风凉,仔细身子。”

英亲王妃带着春兰进了内室。

“扶我上前,我看看翠荷的死因。”谢芳华道。

谢芳华没说话。

“是。”有人立即去了。

满朝文武,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京中这一次的大彻查。毕竟昨日的事情,任谁想来,都甚是惊心,天子脚下,皇城城楼,竟然成为了北齐暗桩的窝点,这么多年,丝毫缝隙不查,昨日若是皇上和小王妃出了大事儿,这南秦可就完了,如今想起来,都是一阵后怕。

秦钰面色稍霁,复又问,“十日当真够了你如何让谢氏暗探成为我背后的后盾和助力打仗可是军队的事情。”

秦钰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住,恼怒道,“你总要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你知道不知道你的身体,禁不起折腾。”

秦钰沉着脸,对外吩咐,“小泉子,备马。”

“你做什么”谢芳华恼怒地看着他。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今日是谢氏米粮老夫人出殡的日子,我早上刚从谢氏米粮府邸吊唁出来,这样去南山坡,被有心人看到我出去,对同族长者不敬,传出去不好。哪怕没什么事情,也不能去放风筝。”

话说到这份上,谢芳华自然不可能推辞,她笑着点头,“这些年我一直在府中闷着,眼光怎么会好?不过倒是能开开眼界才是真的。”

谢芳华闻言失笑,想着金燕可真会说话,这样的话说出来,她不觉得如何,可是瞟了一眼秦铮,果然见他翘起嘴角,似乎甚至中听,她一时无语。

不多时,三人就来到了玉宝楼。

“你说多少价钱,爷都付给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包起来就是了。”秦铮摆摆手。

“自然是真的!”秦铮瞥了她一眼。

    “两位就不要进去了!我家公子只喊了芳华小姐!”风梨顿时拦在二人面前。

    谢芳华闻言立即走向屏风后,脚步丝毫不停顿,带着几分好奇,转眼便进了屏风后。入眼处,半间空旷的屋子,地面是一个大的水池,水池的水几乎是血色的,没有见到谢云澜的身影,她看着那血色的水池以及池边一大片鲜血低呼了一声。

    “不行!”谢云澜顿时拒绝。

    谢芳华不明所以地看着他,“赵管事儿,云澜哥哥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说我能救他?”

    风梨点头,立即跑去了小厨房。

    谢云澜无声无息地张口喝了,他脸色平静,却眉心皱着,面色有一种隐隐的灰凉之色。

    谢芳华看着他,明明极其厌弃,却被迫无奈承受。在这一瞬间,她忽然心里揪得一痛,有一片记忆瞬间从脑海深处迸出来了她的脑海中。那记忆来得太快,将她的身子震得猛地一颤,后退了两步,脚下碰到了暗室的门槛,险些站不稳跌倒,幸好她及时扶住了门框。

    

谢芳华脚步一顿。

英亲王妃点了点头,与谢芳华一起随右相进了屋。

右相夫人挨着她坐着,痛心疾首,拿着帕子哭得不成人形,口中连连骂着,似乎是气得失了理智。

谢芳华想了想,斟酌地道,“伤口太深,怕是会留有细微的印痕,能恢复十之**。”

李沐清犹豫了一下,挥手照着李如碧脖颈轻轻一敲,李如碧顿时昏了过去。他伸手接住她,“这么多人都在这里干什么爹、娘,你们都出去吧,我留在这里,陪小王妃给妹妹救治。”

右相夫人闻言站起身,点了点头,看向荥阳郑氏,摆出一副今日荥阳郑氏不给个交代,他就杀剐了郑孝扬。

秦钰闻言看向郑轶和郑诚,“郑公,大老爷,你们怎么看”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谢芳华依旧没言语。

谢芳华看着她。

金燕咬着唇瓣,一时想着什么,没有接话。

谢芳华也站起身,出手拦她,“这个事情需要仔细斟酌商量,你且不可冲动。”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小泉子在门口守着,吓得心惊肉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