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13章:穷理尽微

直到裴淼心收拾妥当出现在时代广场上,远远看见那对身材高挑又相偎相依的男女正站在街边的一间小店门口边喝手上的咖啡,边低头聊天,裴淼心才快速过去与好友打了个照面。

裴淼心用力拔下插在自己左手腕上的输液器,也不顾桂姐的劝阻,拉开病房的门便奔了出去。

曲耀阳没事人一样撇过她的方向,刚毅的唇瓣紧抿着,一句话都没有说。

自那天上门找她提离婚的事情以后,到今天已经又过了些时日。

他一只大手抓着她两只手腕用力压下头顶,裴淼心骇得双眼大睁,在唇与唇碰撞的间隙轻声去喊:“曲……曲耀阳……你干什么……”

当时他就同舒玲玲一起猜测过,裴淼心肯定与曲耀阳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可是后来,报纸杂志上都登出,那场恢弘气势的世纪婚礼——竟没想到裴淼心会嫁给曲家的二公子,成为曲耀阳的弟媳妇。

他轻笑起来,“很多年前,也有一个小女孩对我说过同样的一番话,她说我不爱她也没关系,只要她爱我就行。”

她被这缠绵悱恻又肆意勾缠的吻弄得整个人都快瘫软下来,就快失去呼吸的前一秒,她好不容易鼓足勇气将他推开,却险些害自己向后栽了个跟头。

“嗯!”

“唔……好重……”

她说:“你出去吧!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是么,可你身体上的反应又是为了什么?你的身体喜欢我的碰触,你明明就喜欢我在你里边。乖,这件事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只要我不说,你不说,嘉轩永远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

车子外有举着照相机的新闻记者,一簇一簇地围在门前,实况转播梁老太太的生日宴会。

她烫热的小手放了下来,没再触着他的手臂。

后来她慢慢摸清楚他的思路,总觉得他其实也没有他自己以为的那么爱夏芷柔——因为爱一个人,便应该自然而然地不会再碰其他女人。

吴曦媛让司机送了裴淼心回家,临去以前对她说道:“你先好好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孩子那边有你父母照看也是一件好事,这样你也不会分心。”

可是曲耀阳他不在意,他愿意。

……

“臣羽巴巴!”小家伙早受不了地一声轻叫,赶忙扑进曲臣羽的怀里,“麻麻她好念得凶哦,你快救救我的老命吧!”

小家伙扁了扁唇,一双漂亮的大眼睛刚刚有些氤氲,病床上的老人已经轻轻伸手过来拍了拍裴淼心的肩,“芽……乖……”

……

大床上的裴淼心,紧紧抓着自己肩头的薄被,睁着一双没有焦距的大眼睛,紧紧望着窗外的风雨沉默了一晚。

奔进客房洗手间里用挂在一边墙壁上的风筒将自己的头发和衬衫吹干,旋身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听着主卧里的动静,想他大抵还是在冲澡收拾当中。

索性签证什么的早就已经办好,等到拿到登机牌前往安检的时候,裴母还是万分忧心地道:“淼心,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告诉妈妈行不行?”

她一想起先前聂皖瑜说的那些话,想起臣羽临终时的模样以及之前他所遭受的痛苦——其实她最最不能接受的就是,曲耀阳明明知道她当时肚子里怀的是谁的孩子,也明明知道臣羽可能根本没办法生育,可他还是眼睁睁看着那一切的发生。

“用不着!”她别过脸,揩过自己的眼角,“我现在完全不想听到你说话,你走吧!我们之间早就完了!”

他越想要亲近她她反而越是不让,用力将他就快要埋到自己脖颈间的脑袋推开,她恨恨咬牙去望,“如果你是想要羞辱我、占有我,那么白天在那客栈里头你已经做到了,不用再到这里来让我难堪,你可以滚了!”

……

她笑了笑,当着众人的面,说:“谢谢爸妈的好意,可我现在还没做好准备再嫁给别人。我只想带着我的两个孩子,好好过日子。”

“臣羽……”裴淼心刚出声轻唤,曲臣羽就转头冲她闭眼点了点头。

裴淼心赶忙跟在他的身旁解释,“可是那台湾来的郑总好难约,我们这边也是跟他敲了几次行程,好不容易才确定了明天。”

他皱眉笑看着她,“你把我当你女儿?”

两个人打着哈哈,直到将陈行送走了,曲耀阳本来谦逊温和的脸才迅速转冷。

聂皖瑜红着眼睛,“我犯什么错了你要让我先回去?刚才我要不是在附近逮着你的司机小张,我还真就被骗了,以为你没空管我们俩的婚事,出差去了!”

裴淼心突然红着眼镜倒退了一步,仿佛摇摇欲坠,“我知道你还放不下耀阳、放不下这里的荣华富贵,可是我跟耀阳是真心相爱,就算你故意拉拢曲夫人想要赶我出去,也不应该把私怨牵扯上孩子,他们是无辜的啊!”

裴淼心点头,“曲夫人爱你们,可她却用错了方法,这时候,我们更不能抛下她不顾。”

她娇红着脸在卫生用品的架子前挑东西,他便提着篮子站在一边,看着她默不作声。

那工作人员看了就笑,“不是夫妻,那就是情侣咯?”

裴淼心看着车后的他放好东西,绕到驾驶座前,抬眸看了她一眼,直接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关门,发动车子。

“嗨,我那车,不论款式还是颜色什么的都有点过时了,昨儿个我才看见我一朋友开了一款德国新晋的跑车,那拉风的劲儿,好像多瞧不起我似的。”

“你出来。”

“自己搞定?怎么搞定?据我所知,a市稍微好一点的幼儿园半年前就已经没有名额了,我若不是拖了一些关系,又多交了一些赞助费,现在根本就没有幼儿园愿意收插班生。”

厉冥皓几步走到尤嘉轩的跟前,阻挡住这两人的视线,“我只是想过来看看我的朋友,伯母,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今天来的太过匆忙,我又本来是约了我的朋友见面的,怕在晚饭之前赶不及过来为曲爷爷祝寿,所以才斗胆叫了我的朋友过来,如果他有什么打扰到府上的,我代他同您说一声抱歉,好么。”

“婉婉!”裴淼心轻叫一声赶忙上前将她扶起,曲臣羽这时候又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块巧克力来,撬开曲婉婉的嘴巴就往里边塞。

……

场面一时有些尴尬,没有人知道该怎么把话给接下去。

洛佳没有伸手去接,只顾靠在那里哭自己的,于是裴淼心也什么都不说,就背抵着她身旁的墙壁,靠在那里陪着她的身影。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那小姑娘却快步追了上来,“曲伯母近来还好吗?上次她到我们家来看过我妈妈,她们两个的关系好像挺好,也一直在找机会,想介绍我们认识。”

“耀阳啊!我跟你爸先搭老王的车回去,老陈送你爷爷回医院再休养几天,你喝了酒,要不也跟我们一起?“

“臣羽?”

归国之后夜店里的一次偶遇,当他再遇见她时她已不是曾经模样。

“嘿!曲婉婉!”

最终骑马也没有骑成,当曲婉婉一瘸一拐地回到更衣室时,已经有心急如焚的俱乐部管理员快步奔来,说:“曲小姐,你没事吧!”

她说:“我害怕。”

……

小姐妹之一的吴曦媛赶忙一拉,笑呵呵道:“哎呀,我的二少奶奶,这都已经送到嘴巴边了,你还着什么急啊!人曲二少矜贵着呢!再加上外面那一帮野猴子,咱们这群姐妹吃不了他,顶多弄几只猴子塞牙缝罢了。”脚疼没有坚持多远,从大厅里出来,旧伤的疼痛和心底的苍凉,到底没有让她坚持多久。

他拧了眉从面碗里抬起头来看她的眼睛,“还有每个月的生活费,你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我会照顾你到你结下一次婚为止。”

“你!”夏母扬手就给了夏之韵一记巴掌,“你怎么这么不知好歹!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

夏芷柔的眉眼闪烁,她跟曲耀阳家里头的事情,她从不与外头的人说,只一怒目,“怎么没有!谁要跟你说这个事情!”“是么,那就谢谢曲总裁了,现在你可以离开了,我要换衣服,请你不要再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谢谢。”裴淼心的声音里尽是颤抖的意味。

“别再说这些了!”曲耀阳的拳头捏得死紧,作势又要去揍陆离。

“等等!”此时的裴淼心顾不上自己现在每穿衣服,半个身子藏在浴室门口,厉声质问:“是谁让你们进来的?我还没有起床你们就闯进来,到底还有没有礼貌啊?”裴淼心冲他勾唇笑笑,“没有,不想丢你一个人在外面,看看你还有没有别的需要。”

裴淼心一怔,“什么?”

看守所的会客休息室里,曲耀阳和裴淼心早早等在那里。

……

“是么,我从前是那个样子的?”

曲耀阳的模样还是平静得没有任何波澜,“你到我们家已经多长时间?”

“报道到是不用了,如果你真的有心感激,我到是希望你帮我做件事情。”

可是曲婉婉私底下还是叫嚣:“哥你不是说过爱淼心姐么!你一直都说过你爱的!可是现在……现在闹成这样,你们之间到底要怎么收场?”

有时候他会怀疑自己的电话是不是坏了,或者是信号不好。

……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吴曦媛拎了把自己手中的袋子,轻叫了一声,说:“你们看,这下好了吧!说是散步散下来买东西,可是买了这么多的东西,让人怎么拎上去啊?这得多重啊!”

赶在裴淼心也跟着曲婉婉的方向去坐后座以前,吴曦媛抢先挤了进去。

他在她开门出去以前用力将她扑在墙上,撕裂了衣服,笑闹着,站着也把她占为己有。

她弯唇冲他笑笑,放下手中的项链低头去吻他双唇,“我现在不就在你的身边?”

曲臣羽具体又同曲耀阳说了些什么,她自是不得而已,等到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她才感觉房间的门锁被人转动,有人轻轻推门走了进来。

正是情浓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开启,裴淼心一惊,慌忙转头,是穿着纯白色睡裙的小家伙兀自将门推开,唤一声:“麻麻,芽芽不要一个人睡……”

“你的脸颊都肿了,必须用药油揉一揉。”

家里的事情最近真是太多太乱了,而他和裴淼心的事情,暂时可以先不急——他承诺过会好好保护她的,就坚决不能让任何一个人再伤害她。

“那也不能总让孩子这么疼着啊!该用的还是得用上!”曲市长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