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4章:暴风疾雨

“不好!”

紧接着,萧尚书出列启奏:“臣恳请皇上早日行皇后娘娘的册封礼,如此,中宫归位,执掌凤印,方能拨乱反正。”

江凝雪俏脸雪白,看了目中含泪的杨夫子一眼。

江凝雪用力咬了咬嘴唇,终于追了上去:“奶奶,等一等我。”

“山长说得没错,我们已是未婚夫妻。耐心等待,总有成亲结为夫妻的一天。到时候,再如何亲昵都无妨。”

昌平公主所有剩余的话都被瞪了回去。

六公主主动执了黑子,显有相让一步之意。

……

林微微和方若梦频频分神张望,也没心思再对弈。索性算作平手,然后迫不及待地来观战。紧接着,萧语晗和尹潇潇也来了。再然后,李湘如盛锦月……

……

五皇子无奈地抱怨几句:“三皇兄,你也太小气了。说来给我参详一二便是。我又不会和你准备的一模一样。”

她自信同龄少女中,无人能胜过自己。

呸!

姐妹两人,已有两年多未见了。最后一次见面,还是永宁郡主被关入慈云庵后,谢云曦去莲池书院找谢明曦的那一回。

谢云曦:“……”提起兄长李默,李湘如就觉头痛。

盛鸿憋了一个晚上,到了寝室里,便忍不住吐槽:“便是要哄着让着母后,也不必这般模样吧!”

盛鸿都替三皇子难堪:“堂堂太子,做到这份上,也太憋屈了。”

“江家可真是倒了大霉。几个小子被放回来了,江二郎江三郎可都被关进了大牢。听说在里面吃了不少苦头。”

江老太太本就刻薄,如今江家遭难,两个儿子都被打伤关在牢里,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将积攒了多年的银子尽数拿了出来打点,也没人敢放江二郎江三郎出大牢。只允了江老太太可以进牢房探视。

建文帝冷然问道:“朕问你,这封信上所写之事,是否属实?”

这副傻乎乎的样子!

阿萝身为大齐最矜贵的公主,便是什么都不做,也少不了一辈子的尊荣富贵。课业学的好些,当然是锦上添花。学业平平,其实也没什么大碍。

方若梦和颜蓁蓁并列第三第四,也令人始料未及。

谢明曦为顾山长倒了一杯热茶:“师父喝些茶,休息片刻再说话。”

轮到尹潇潇时,就见她笑着起身道:“我也学过几日琴音,不过,有李姐姐珠玉在前,我便不献丑了。”

最后四个字,软中带硬,噎得李湘如如鲠在喉,笑得略有几分僵硬。

今晚众兄弟齐聚四皇子府,是为了恭贺四皇子纳美妾而来,自然一致“对付”四皇子。一个个轮番敬酒劝酒。

周氏年岁也不小了,今年四十多岁,保养再得当,额头眼角也有了皱纹。

永宁郡主却已冷笑起来,扬声喊道:“来人,备马车,我和郡马现在便去淮南王府!”

救藩王们不难,想救皇上,怕是不易了。

宁王身手不及盛鸿,不过,比起他们两个还是要强一大截。刚才两人出手想制止宁王,被宁王各自踹了一脚挥了两拳。

“刚才真是大快人心!”尹潇潇神情激动:“江家人实在可恶,杨夫子早就该下定决心,和江家撇清关系了。”

侄女这么蠢,到底生得像谁?

没想到,这步臭棋今日成了妙棋。

左手执弓,右手拉弓弦。

翘首期盼等在书院的百姓们又多了一笔谈资,六公主的名讳不时被提及。几位钱庄掌柜却毫无谈笑的兴致,一个个木着脸。

丽妃:“……”谢明曦,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然而,谢明曦听了此话之后,神色却骤然变了,迈步上前,逼近六公主:“你不是六公主。你到底是谁?”

因为,前世六公主死的那一年,她不过是个十三岁的软弱少女,被嫡母嫡姐牢牢压制,活得卑微又无助。绝无可能知道六公主在宫中的死因。

“我还从宫中带了一些吃食,今晚,便陪着山长小酌两杯。”

说来轻描淡写,这一路上,不知要花多少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