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34章:伤心惨目

“那你还嫁给他亲弟弟?”

他大抵是看出来有些话她不想当着他的面说,于是也不点破。

“怎么没有螃蟹?怎么没有生蚝?这些东西烫了之后最好吃了,干什么不买?”陆离抱怨。

吴曦媛甜甜一笑道:“其实出去旅行也有旅行的好的,上次拓已君的妈妈给我从比利时带回来的巧克力很好吃,我一直都没有机会亲自谢谢她,要是旅行,正好可以到比利时去看看他们。”

一把拉开车门,曲耀阳快步进去,发动车子向着医院大门的方向,走得头也不回。

急匆匆地赶回来,东西还来不及放下就赶来了这边。

……

什么都没有发生?

裴淼心用力拉扯了几下,这围裙就是脱不下来,曲耀阳看她蛮力,也只好抓住她的手松开,“你先别拉扯,我办你把缠住的头发解开。”

梦里她看见很多小时候的情形,那时候大哥二哥已经在外做起自己的事业,三哥又一向不喜欢与她玩耍,所以她小小的童年,都在曲母为她安排的钢琴课、形体课、化修养课里度过,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童年。

他在夜色里笑如鬼魅,“等不到你来我床上,只好,我来你的床了……”裴淼心动了动,睡梦中也不觉得安稳,只感觉自己整个腿根往死里疼,那种酸麻与肿胀的感觉,全身骨头都跟散了架似的感觉,实在是让人不好受到了极点。

“耀阳!”她一声尖叫,实是觉得这样不该。慌忙从侧面伸手去拉他的大手,“求求你停下来,啊唔……停下来……啊……”

他从身后张唇含住她的耳垂,又吸又吮,感受着她的体温因为他的冲撞而越升越高。

裴淼心跪得双腿酸软,喉咙也早就叫得沙哑,猛然听到身后那男人一声重吼,紧接着那抹白灼的汁液一瞬喷涌到她深处,立时就烫得她微眯了眼睛……

她尴尬侧头,慌忙说着谢谢。

这时候的a市,到处都被灰蒙蒙的天色笼罩,快要天黑了,也似乎,快要下雨了。

裴淼心一下睁大了眼睛望着面前的男人。

易琛轻笑几声,“所以她还不知道,欣姐你在背后帮她安排了这么多的事情。甚至是,在俱乐部里用段家的一份欧洲订单跟我约定,看我能不能拯救一个就快失婚的女人,让她迅速放下前一段的不幸,重新开始一段恋情。可是欣姐,我现在越来越有怀疑,我这开始的初衷就不是好事,我现在……后悔得很。”

裴淼心简直要气炸,“谁让你表示默哀了啊?可能这车在你看来不算什么,撞坏了就撞坏了,整个车的修理费加在一起还没有你的车一个角的修理费高,可是我的车在我的眼里跟你的宝马suv是一个等级,撞坏了就得赔,你说怎么办吧!”

这一连串的声音惊骇了房间中的两个人。

也是那时候,他还不像后来的婚姻里对自己那般冷淡与厌恶。

她着急想要仰起头来,似乎只是为了印证自己的话,打算近距离凑到他跟前,好看清楚他脸上的每一丝喜怒哀乐。

曲婉婉点头,扯了下有些尴尬的唇角道:“我跟他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他醉心于自己的事业,总想趁着年轻做出什么成绩,就算我不去找他,他也不会来找我。我……早就习惯了。”

她低了头去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知道是他,可是并不想接。

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裴淼心才给好友苏晓挂过去一通电话。

想想还真是讽刺,她似乎早料到他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所以先前他从她手里夺过去喝掉的伏特加里加了重重的扎来普隆,扎来普隆,又称安眠药或安定片。这是早年她在国外刚生完芽芽却因为过度紧张和焦虑而睡不着觉所开始吃的安定片,如果与酒混合,那药力则更是加倍,再甚者,可能直接要了那个人的命。

曲耀阳喝完了水便转身,“我回去了,臣羽要是醒了你帮我同他说一声,我不习惯在这里睡。”

她歪头,轻笑,“那你呢?你为什么来丽江啊?”

裴淼心这才听出玄机,连忙说道:“我不是他女朋友,我想你大概是误会了。”

她说完了这句话便闭口不再说话,低着头,安静地等待吴曦媛将车开过来。

“你是想在这里继续淋雨吗?再这样下去吃亏的可是你自己,我这可都看见了!”

“曲耀阳你没资格这么说我!”

曲耀阳有一刻的怔楞,盯着她双眸红红的小模样看了一会,明明知道是不该,可抓着她的大手就是死活都不愿意松开。

“爸爸看重的其实并不是我,他看重的,是‘宏科’的总裁,是我背后的经济价值。”

她的眼角余光里,客厅里早就没了其他人的身影。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叫我‘老婆’?”她的声音极轻,小心翼翼看着他的模样,就像是怕他不会答应似的。

那怒目来视的男人猛然间贴近,牙齿狠狠咬在她的下嘴唇上,直到她吃痛开始抬手打他,他才贴着她的唇瓣道:“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值得信任的人?”

怎么样都放心不下,她还是更愿意自己照看着孩子。

她绷紧的神经就快要断开弦来,却还是拼命笑笑,“不骗您不骗您,嗨,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啊?我有多喜欢他多爱他啊!他想放手我都不答应!”

******

她经过他身边的时候险些被地上拱起的一块地毯绊倒,也不过是身子歪斜了一下,立马就被旁边的男人扶了个正着。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见你一直不大开心。”

裴淼心讶异地张大了嘴巴:“臣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是么,他要同ailsa结婚?难怪前段我给ailsa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有什么大事等确定了才会告诉我,原来是这件事情。”

他大步上去狠狠箍住她下颌,紧紧盯着她的眼睛,“别再让我听见这句话了行吗,裴淼心?如果你再问一遍我是谁,那我一定会用实际行动来向你证明我到底是谁!是,臣羽是我至亲至爱的弟弟,可他也曾背叛过我,如果不是他,当年你根本不会有机会离开我的身边,你说,就这样的兄弟,我还有没有必要顾忌他的感受,嗯?”

这趟回去探望臣羽的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做一个决定。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那是我送给你的东西,既然是送出去的东西,我从来都没想过要收回,裴淼心你出来,把它们拿回去!”

尤嘉轩一急,“皓子……”

她总以为,自己那年离开,他当一切都好。

先前帮腔的女同事徐姐赶忙递了茶到裴淼心面前,“这个……裴总监你别怪她,洛佳她也是感情路不顺,听说这段正在闹离婚!她跟她老公啊!交往七八年了,这不,好不容易结了婚,才发现这些年她老公一直都在骗她,他外面有人!却到秋天,那小三大着肚子闹上门来她才发现,原来她老公骗了她这么多年,那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二胎,老大都快上小学了!这到弄不清,洛佳跟那小三,到底谁是小三了!”

曲母情绪激动,曲耀阳安抚了半天,好不容易才让她冷静下来。

他回身看了那小姑娘一样,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眉心才道:“嗯……廖小姐,我结过婚,而且不只一次,你把心思放在我身上似乎是有些浪费了。”曲母走到曲耀阳跟前,令跟在身边的育幼师将芽芽从地上抱起。

爷爷自是认得a市这有名的厉家,见着厉夫人同他打完招呼以后又同曲市长与曲母分别握了手后才道:“我知道,我知道,那时候护士同我说过,说你跟长弓一块过来的,可惜我睡着了没见着,有心啊!”

他说话的声音让她呼吸一窒,竟似他周围空空荡荡的,到处都只余他说话的回声。

厉冥皓背对着她站在那里,直到背后吟吟的哭声让他回转过头。

她说:“苏晓你……”

“我可告诉你了裴淼心,芽芽是我们曲家的孙女,长孙女!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但是你休想把我孙女给害了,到时候我可饶不了你!”

他抽了两口手中的香烟,仰头的时候说:“臣羽刚才胃不舒服,怕你担心,自己上楼找药吃去了,你去看看吧!”

“你肚子饿了?”她继续喝水。

他说赡养费?

他拧了眉从面碗里抬起头来看她的眼睛,“还有每个月的生活费,你没有工作也没有收入,我会照顾你到你结下一次婚为止。”

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起来,经过她房门口时用力敲了几下,说:“桂姐叫你早点过去!”

夏母赶忙快步上前,“这么晚了,你是要到哪里去?”

夏之韵理了理自己染得红一片紫一片的头发道:“妈你不必在这偏袒姐姐!她是我姐,她花钱给我买东西是应该的,还有,这些钱本来也不是她的,是我姐夫的,要没我姐夫,她也买不起这些好东西!”

陆离一顿,仰起头来有些怔然地望着曲耀阳,“你刚才说什么?她还是个处/女?你跟她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能还是个处……这事伯母知道吗?曲耀阳你够可以的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进门,居然能守住这么多年都不去碰她……”

狠一咬牙,捏紧了自己的拳头,这死小子今天出现在他的跟前,怎么就是这么地让他想要开揍?

曲耀阳抬腿正要飞踹过去,狡猾如陆离,早就跑得没有踪影。

然而,在她打开门的瞬间就吓了一跳,房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佣人,正一左一右站在床头整理床上的被子,而那污浊又混乱不堪的床单早就已经不知道去向。

到底还有什么情况,会比他这段时日以来的所有感觉更糟糕的了?他已经在着手同夏芷柔离婚的程序里,可她终究不会为了他再等在原地。

两个人相拥着上了车子,入夜后的a市因着新年的关系,掩去了霓虹的颜色,除了街边放炮或是成群结对笑闹着的孩子,便再没有其他人了。

阿成安顿好他刚要转身,曲耀阳沉默着还是一声轻唤:“阿成……”

多时曲耀阳并不正面回答问题,只是弯了唇道:“军军跟芽芽的关系不太融洽,我想或许也是时候再给他们添一个弟弟或是妹妹了,多一个从小生活的伙伴,也算为他们多了一丝牵绊。等他们都有了当哥哥姐姐的自觉以后,就不会再像现在这样了。”

她换了电话甚至换了工作,就像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他这个人似的,彻底把他挡在她的生活之外了。

他一看着就惊了,从前刚认识她的时候对她了解不深,只当是经常在一起玩闹的朋友偶然间介绍给他认识的一漂亮妞。

主人家都发话了,别人还有什么资格插话?

他近来总是发现,自己的时间似乎怎么都不够用,跟她在一起的时间嫌短,分开了又总是想念,哪怕像现在这样抱着她吻着她却仍然不觉得满足。

聂皖瑜仓皇回头,正好看到同样一脸惊愕望着她的厉冥皓正睁大了眼睛望住自己。

他眸色沉痛,“对不起,是我害你……”

聂皖瑜吟吟哭了起来:“我疼……”

“我听说有皖瑜从扶梯上摔下去了,可是,你怎么样?”

“我认识她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事情……”

洛佳仰起头来看他,他已经恶狠狠上前逼视着她的眼镜,他说:“帮我照顾好她,送她回家。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一定第一个找你,明白吗?”

聂皖瑜说着又要大哭,旁边的聂父却早是看不下去,“我问你,皖瑜你给我好好说话,今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无端端地从扶梯上摔下来了?”

裴淼心点头,“所以我自问没有曲耀阳的那种能力,也没有他的狠劲,光凭我一个小女人的能力能同时对抗得了这么多人。”

“我的意思是,如果不相冲突,‘心工作室’完全可以和‘玉奇’合并。现在两家的老板都是你,你想合并一个部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婉婉,我同你说过了,你当时还小,再说我跟你哥之间的事情也不是你所能决定。有些过去了的事情咱们只要不要再去提再去想,那就可以都当它过去了。”

曲耀阳皱了眉,“婉婉,你年纪还小,你懂什么……”

他怕。

裴淼心想了想抬头对那经理道:“不用了,反正我们只有三个人,坐大厅就可以了,不用包间。”

陈妈抱起芽芽就往屋子里走,理也没理跟在后头的两个人。

“好好的你吓孙女做什么?”曲母拿眼睛一横,已经极是不快地走到裴淼心跟前把芽芽往自己怀里一拉,“你妈早就不待见你了,巴巴地往她怀里冲什么,一会儿她摔着了还不定怎么怪你,过来,到奶奶这边来!”

曲母勾唇冷笑,等到陈妈牵着芽芽到厨房找东西吃后才请呷了口茶道:“这里没有别人,你不用在这里同我装。”

“那菜哪里用得着你炒?我看你这孩子也真是的,这才下飞机多久啊!从一进家门就忙到现在,快到沙发边去坐坐,跟你二哥二嫂聊聊。”

裴淼心不解,“什么球球?”

聂皖瑜的小脸更红,“不怕伯母消化,其实我原不会做什么菜的,只是认识耀阳以后,他喜欢吃,我才特意去学,想着以后能天天做给他吃。”

“你有什么样的居心我是不知道,总之我现在公司里事情多得很,奶奶才刚走,家里人一时之间未必接受得了这样多的变故!东西我拿着,想什么时候递出去是我的事,不关你的事!”

“耀阳,你请个佣人吧,最好能会做你喜欢吃的东西!奶奶去了,爷爷那里以后可能有得桂姐忙的,你请个佣人,我来教她炒菜做饭,把这些你喜欢吃的菜都教给她,好不好?到时候我离开了,你工作要是忙起来没有人给你做饭,你也好有个人照顾……”

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你的事情也许从今以后都与我无关,可是这些菜,都是我这几年在爷爷奶奶那跟着桂姐还有奶奶学做的。奶奶说,你小时候最喜欢吃她做的白斩鸡,所以我好辛苦好辛苦,跟着她在菜市场从买鸡杀鸡开始学。”

曲婉婉赶忙在小家伙向曲耀阳冲过去的当口一把将她拉住,弯身道:“芽芽,还记得姑姑刚才跟你说什么了吗?以后只要有别人在场,就只能叫臣羽巴巴做巴巴,耀阳巴巴要叫大伯,知道吗?”

裴淼心正尴尬,不知道如何同芽芽解释,身后一道身影忽闪,是曲耀阳。

伴郎团一声声尖叫,大叫着“吴姐姐”,俱都欢欣雀跃得不行。

“大哥,你醒醒吧!好不好,就连我都能感觉得到,咱们这个家容不下你们的,别说是妈的心里接受不了,就算是爸爸……以着他的脾气你应该能料到他会做些什么,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破坏咱们这个家安定统一的人存在的……”

狂风大作的天气,吹得卧室里的窗玻璃动摇西晃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