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38章:形制之势

可,飞落的喜帕、摔碎的凤冠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她遇到这世间最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眼神太他妈的给力了,观众一看就明白这是一个苦恋女配,绝对有看点……

呜呜,蓝弦向来坚强,可此次被墨云天这么一折腾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个圈子什么时候这么多变态了,一个莫庭她已经够头痛了,好在她现在不用在莫庭面前装……

“能行吗?”邵阳听到这话,忍不住思考了起来。

你当这是你家呀。

墨云天看到蓝弦一有袭水蓝色的晚礼服,整个人透着一股出尘与高贵的气息,刚想上前邀请蓝弦一同前往,可在提步上前时,却发现……

当年,融柳他都看不上,更不用提蓝弦了,蓝弦比融柳差远了……

“咳咳,当然了,爷爷那里是就答应了。”莫庭颇有几分尴尬,爷爷那态度也不叫答应,只是不管……

莫庭可以容许karl使小性子,但是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r&m集团的工作。

莫放,你何苦……

白雪激动了,恨不得现在就去把蓝弦的经纪约接过来。

可是站在邵阳面前的是新的蓝弦,一个气场比邵阳还要强大的蓝弦,蓝弦心中暗笑。

这个圈子不是没有像蓝弦这样的人,可他们的下场大多好不到哪里去,不是转行就是惨淡为生。

他风光的日子似乎只有几天,当蓝弦被墨云天带着上节目时,蓝弦的广告和通告接到手软,现在呢?

“谢谢导演。”一听到导演的话,蓝弦立马从雨中跑了过来,全身冷的发颤,一把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将自己裹的紧紧的,双唇白的吓人,正准备往服装室冲,却被任泽宇给挡住了。

一路无声,直到来到星娱的大厅。

蓝弦小姐你今天可要好好表现呀,我们老板为人最是大方豪爽了,只要蓝弦小姐让我们老板高兴了,名车豪宅随你开口……”

“张导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工作了。”莫庭站在原地等剧组的老大张导上前,客气的握手。

剧组上下的人看着这情况,一个个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呀,蓝弦,你生来让人嫉妒的吧,拍戏那么好,找男人也找这么好的……

蓝弦心头一震,她当然明白墨云天的那些举动的意思了,可是墨云天一直很有风度的不说,有耐心的温水煮青蛙,所以她也乐得装傻。

“策,月都出来了,为什么你还不来……”悲伤定格,蓝弦以四十五度的悲伤站在那里,慢慢的闭上眼,将悲伤全部埋藏在心底,美人从此逝,江山与君夺……

“这几天嗓子不好,喝点蜂蜜水调养一下,别让我心疼。”这蜂蜜是蓝弦放在厨房的,莫庭看到后就特意挖了一块出来,很是有心端出一杯与从不同的水,以表示他和蓝弦的亲昵。

“笨女人,你一身的红肿还逞什么强,走,跟我去医院。”莫庭回头瞪着蓝弦,气恼的看着这个固执的女人。

“蓝弦准备好了吗?”蓝弦来到剧组临时搭建的一个山洞里,导演关切的寻问。

墨云天一来到剧组就看到这一幕,蓝弦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任那些爬虫在身上游走。

“请问你是不是凭借莫大少的关系,才拿到影后奖项的……”

越犀利越好……

不像是警告,反倒是情人间的呢喃,似乎也很享受一般,可该死的,她是没有防备……

“你是……”莫庭肯定的说着,同时惩罚的一用力,咬住了蓝弦的耳朵。

果然是莫庭去安排的,也只有他还记得融柳吧……

雄心壮志突然被打断。这首歌蓝弦很熟悉,这是融柳今年发布的同名专辑《融柳的爱》主打歌——融柳的爱。

“等一等。”墨云天大步走了过来,在蓝弦转身的那个刹那开口了。

“说吧,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蓝弦的声音很平静,平静到即使明知白雪所说的事情肯定和自己有关。

莫庭一个箭步上前,从后直接朝蓝弦扑去。

是吗?是吗?蓝弦真的会因此而激动吗?个人认为……不会。“莫总,饭好了,出来吃饭吧!”蓝弦轻敲书房门,看着拿着书本发呆的莫庭颇有几分不解,自己的书应该没有什么值得让人沉思吧,她看的书向来很偏。

路上,白雪看着神色如常的蓝弦,心中想好的千千万万安慰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蓝弦喜欢演戏,但是蓝弦从来不是一个笨蛋,在某国的国情下,她的个人意见,完全可以被忽略。

模特试镜的挑选,大家站在一起,任人点看上去很侮辱人,但至少有一个公平,大家一起出场吗。

更何况,大家都是在这个圈子里混的女人,用手段上位是正常的,她从来没有想过,用这种手段毁了谁的星路。

今天不仅看到了蓝弦拍那场戏,还发现了蓝弦不为人知的脆弱一面,墨天王心情大好……

站在电梯里,蓝弦已经将底稿全部看了一遍,笑道:“看样子你的那瓶总统之爱很有份量。”

虽说,娱乐圈ooxx事件无所不在,但并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女人,有的男人更爱名车、名酒、名品什么的。

a导演的手正放在某艺人的裙子里。

c投资商正与捏了捏某艺人的胸.房,然后调笑的将人带了出去……

小美人,今晚你是我的……

蓝弦略低着头,眼睛的余光扫向众人,将众的人情绪尽收于眼底,好半响后,在认为众人的情绪被调的差不多时,蓝弦才开口:“既然如此,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可惜如此不专业的演技,怎么能逃的过蓝弦的眼睛,蓝弦笑着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

当两人走出来时,没有任何意外,让全场的记者们再次惊讶了一把。

不知谁提出了,蓝弦在法国所拍的那组照片,而很快众人就忽略了莫庭的存在,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蓝弦,恨不得现在就上前采访一番。

蓝弦不错,这两天身上的衣服,足够引出一股中国风了……

最佳男主奖入围的墨云天,也不知这个奖项会不会颁给他。因为墨云天还有一个终身成就奖的提名。

“蓝弦小姐,蓝弦小姐……”

记者追问声不断,可是蓝弦却只是笑而不语,看看手表发现离去剧组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蓝弦更加的不急了。

以上无可能,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蓝弦和他拗上了。

“蓝弦,不是blue,我记住了。”美国佬没有一丝的反感,反而更加的欣赏了,名字是父母给予的,是父母对孩子最美好的期待……

有莫庭在身后,蓝弦的工作就简单了许多,那就是出门、拍戏、回家。在莫庭的干涉下,八卦记者、那些所谓潜规则的导演哪个也不敢惹上蓝弦,就怕莫庭一个不爽,报复了去……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叫蓝弦的运气那么好呀。

看着手中的请柬,一些曾打压蓝弦的人深感不妙,尤其是x导演,他更是颇为担心呀。

她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不能有一丝的嫌恶与烦感,她怕莫庭那只狐狸发现什么。

而做为一切事因的主角莫庭莫大人,此时正郁闷的在自己的办公室批阅着件,把最后一叠件处理好后,已是七点了……

“白雪,你什么时候换办公室呀。”蓝弦一踏入白雪的办公室,就卸下了温婉的笑,嫌弃的皱眉。

蓝弦微眯着眼,任美食在舌尖徘徊。“好吃。”

不会有并不表示完全没有,当镜头拉近时,导演通过镜头看到蓝弦完美的表情有,痛苦挣扎、想要死却更渴望活着,眼角缓缓流出害怕的泪,但脸上却是更加的坚定……

而在蓝弦眼中,只有王亦诗是她的对手。

蓝弦可不能被丑闻给毁了。

待到蓝弦消失在玄关处,颜末才站了起来:“众位都辛苦了,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请各位缓一步再走,我们星娱准备了一些茶点,希望大家赏脸捧个场。”

而且这经纪人也很没素质,跟在这样的经纪人手下,估计出息不大,难怪这个组合里三个女孩子各俱特色,经营两年了还是这种三流状态……

奖项一个一个的颁发,中间过场时,请了很多当红的歌首演唱,有几个还和以前的融柳交情不错……

蓝弦,你是我莫庭的新猎物……

白雪一边走一边哼着小调,墨云天的姿态很明显,他会力保蓝弦,而这样就够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替蓝弦拿下好莱坞那个角色。

“颜总?我是白雪……”白雪连忙接听,心里隐隐有几分不安。

走到地下停车室,莫庭的脸色已恢复平常了:“算了,既然蓝弦不来谢我,我就亲自上门,狠狠吃她一顿……”

那赫然是蓝弦家的钥匙,估计是蓝弦在浴室的时候莫庭顺手牵来的。

“这是?”莫庭不解的看着地上的拖鞋,这东西干吗用的?

当然了,既然是庆功宴,《无可救药爱上你》的剧组也是会参加的,不过他们的位置就没有蓝弦的那般好了,很偏,很不适合拍照……

而此时t台上的模特正万分不舍的转身,一个个无限留恋的看着莫庭,转身的刹那每一个模特都没了专业水准。

“那个女艺人叫沐菲,初入圈子,小有名气,据说是沐氏的千金,最近经常见报,偶尔也能上头条,被媒体称为小融柳。”

态度强硬,不经意便流露出女王气场,把众人给震住了,场上的气氛又有一瞬间陷入了尴尬。

“代言?这个时候还有人找我代言?”蓝弦嘲弄的一笑,什么公司这么有眼光,知道做长远的打算。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蓝弦和融柳拥有共同的地位。

影连身形都未动一下,似乎他就一直站在那里,而不是突然冒出来一般。“宇敏之见过爷爷。”

只可惜,他是个贪恋美色的凡夫俗子,他与她,在他选择将她推向皇兄时,就注定了是敌对。

“宇府。”说完后,静待宇敏之变脸。

“是,也不是。”

“你们是谁呀,一大清早的。”

“回爷,是的。”跪在下面的人,很是肯定的回着。

司徒将军看着眼前这个几近疯狂的女子,摇了摇头,他对这个计划一直都很担心,他不像皇后那样,认为那个孩子很好掌控,连那个被他们万般宠爱长大的孩子都掌控不了,怎么能掌控的了一个从小被教成一件武器的人呢?人,是这个世界上最难掌控的东西。

知心现在的生活非常充实,每日吃了早饭便散步到轩辕晗的院子,陪他聊聊天,轩辕晗的腿保养的极好,即使三年没有下过地,但肌肉却没有萎缩,知心有一次无心的说着,还好你的腿上的肌肉没有萎缩,不然的话,那就永远没有站起来的希望了。这话原本不没奢望轩辕晗回答的,哪知轩辕晗却答了。

“爱妃可来了,娘正在等你呢?”娘?是的,轩辕晗就在刚刚那么短暂的几分钟成功的攻下了秦夫人的心,他也跟着知心叫秦夫人娘了。

“知儿,来来来,快快来坐,让娘亲看看我的知儿变美了没。”秦夫人的语调轻松而欢快,知心已很久没有看到如此开朗的母亲了,睁着眼睛盯着秦夫人看,娘这是怎么了?

不顾秦知心打量的眼光,轩辕晗竟直在侍卫的帮助下,出了大厅。

“是呀,知儿没看到,你二娘那表情呀,像是吃了苍蝇一般。”知心哈哈一笑,好没形象呀,想到那二娘的表情,那肯定是绝了,原本以为自己在这相府充大了,连相爷也让她几分了,可听到晗王这一说,她哪还敢动秦夫人一根汗毛呀,要知道,晗王虽然没什么权势了,但那皇子的身份在那,晗王说要待秦夫人如亲娘一般,这相府还有谁敢让秦夫人不开心呀。

“王爷给您送礼物了?”这轩辕晗讨好我娘吗?

看到知心严肃而又认真的样子,轩辕晗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摆出一副委屈样,他那样子,害知心也不好继续骂下去,只好细细给他拆了绷带,清洗伤口,上好药,重新绑上绷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