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55章:揉眵抹泪

曲母似乎为着这话微微一动,转头看着车窗外的夜色,冷冷一笑,道:“是啊!曾几何时,我们都对爱情抱有这样那样的幻想。可是,你相信妈妈,不只咱们家不会同意你们两的事情,就连这个社会、这个世俗,他们都会觉得你们两人恶心。同一个女人在两兄弟之间嫁来嫁去,他们就只会觉得你们这段感情恶心,觉得裴淼心恶心。”

不只出现,他还带来了她的“庄周”,把“庄周”跟“梦蝶”搁在一块拍卖,他到底想要羞辱谁?

“不用这么麻烦,我只是过来跟你说这句话,说了,你听着记着,什么时候想通了就给我电话。”

裴淼心忘了呼吸,手脚并用也使不上什么力。在丽江的那段记忆翻来覆去在她脑海里出现,他抵着她的坚硬如铁,亦害她整个人都跟着颤抖不已。

“是,可是,裴淼心你知道他是怎么对我的吗?你知道耀阳他是怎么对我的吗?这些丑闻爆发的起点都是从那天夜里我无意出现在那间酒吧开始的!原先我也只是觉得奇怪,那些男人怎么会像约好了似的全都出现在那里。可是后来我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这一切其实全都是耀阳他安排好的!是他,早就已经查到那些男人的存在,故意在那天夜里将他们约到酒吧里,先打击我的自尊,害我慌张,再一波一波炒起了后来的新闻!”

他在她身后疯狂,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大力。

裴淼心听着都要笑出了声,“那你打算怎么不亏待我呢,曲耀阳?我们已经签字离婚了,我早就已经不是你的女人,就算是昨天……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跟你之间也早就结束了,这是你对夏芷柔的承诺,难道你忘记了?”

“那为什么还是低垂着头,不开心啊?”

“婉婉,相信我,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舒服到,你以后都只会认我一个男人……”

在发生了那天那样的事情,他都还没来得及同她解释一些什么,就因为过分的尴尬而临时出差去了马来西亚,本想着一个人在待上几日,等到他想清楚怎么认真并妥善地处理好她同夏芷柔之间的关系,他就回来找她,同她解释,他其实还是有那么点喜欢她,想要跟她在一起。

“曲先生,好巧啊!怎么会在这里遇见你呢?我到现在都觉得好开心,谢谢你打我这一巴掌,让我看清楚我是谁。那么现在,你可以转身从这里走出去,再顺着走廊回到你本来的房间,不要再呆在这里。豪哥很快就要回来了,我不管你们之间谈什么生意,但我现在是他的女人,请你,出去!”

她越挣扎他扣着她的脸越是不愿意放开。

声音有些沙哑,“没事,芷柔,你知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会一直在一起的。”

“我绝对没有看错你,易琛。你相信欣姐我的眼光,我第一次在草地上看见你,就觉得你跟其他富二代不同,至少,淼心她有可能会喜欢你。”

她那一拉一扯,前头的曲耀阳正好回过头来。

一听夏芷柔提起关于芽芽的事情裴淼心就不想久留,这一次无论她在身后如何叫唤,裴淼心就是头也不回地走出探监室,甚至开始有些后悔,自己擅作主张地跑来跟她见面。

曲耀阳也看出她心底的顾忌了,知道她是不愿意多说,只是自嘲一笑,压下心底的闷——她其实一点都不需要他的,她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从几年前到今天,她已经用自己的行动证明她是一个有胆识有担当的现代女性,她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是他非要恬不知耻地来打扰,来用自己的热脸颊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曲耀阳在落地窗前的大班椅上坐下,戴上摆放在桌角的金丝眼镜,这才重新打开自己面前的件,头也不抬,“从哪里寄过来的?”

“香港,何爵士夫人。”刑俞晴看了眼手中的包裹,将它递放到曲耀阳面前的办工桌上,“里面的东西我们已经检查过了,没有危险物品,好像是张照片,和一对胸针。”

她纵是白痴也看得出来,定是这辆宝马suv在停车倒车的时候,就这么活生生地把自己的小车撞了个凹陷。不过索性它还在这里,想是这开车的主人到底得有多么嚣张,撞凹了的车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跑也不找她,就直接把这辆肇事的车停在她的旁边,看她究竟能怎么着。

心里愤愤不平,裴淼心深吸了口气,放下手中的东西,索性就站在自己的车旁等着这车的主人,讨要个说法。

那一天似乎也像现在这般下过一场大雨,大雨过后的学府大道尽头就是栽了茂密梧桐的临街长椅。

拿着电话的裴淼心闭了闭眼睛,曲耀阳夺过去的那杯酒里,正好就被她放了一片扎来普隆。那杯酒她原意是要给自己喝的,她这一辈子似乎都在做错误的事情,接受着臣羽的爱情却又与曲耀阳发生那样的关系,她简直没有办法面对自己,到还不如喝一杯那样的酒,不管是睡过去还是死过去,都好过清醒着痛苦好上一些。

“谁说……谁说我喜欢的啊!”裴淼心转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女儿,却见后者正歪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副好认真的模样望着曲臣羽。

“那麻麻说她有点喜欢吃哈根达斯的香草冰激凌,你会不会请她吃啊?”

她回头叫了他一声,他头也没回。

他忍不住箍住她手臂的力道更紧了几分,“那你为什么到这来?该死的裴淼心我没给你钱吗?干什么一个个的不学好,什么不好干偏要跑来干这个!”

翟俊楠其实完全二米料到会在这里碰上裴淼心的。他不过刚刚同先前那些兄弟吃了顿午饭,正准备下午再接再厉的时候,突然接到秘书一通电话,到大厅来取点东西。

两个人重新将车开上了高速公路,裴淼心就坐在洛佳的车上将手中的件袋拆开。——一瞬间的瞠目,所有的不敢置信,好像都像映衬着聂皖瑜先前在商场同她说的那般话一样,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份报告的存在。

“我就不信那报纸上说的全部都是假的!夏芷柔你扪心自问,你在我们家待了这么多年,我们家人到底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了?你看看你这一身的名牌,你还好意思在这里给我享受什么早茶……不行了,我们曲家究竟是做了什么孽才引得你这样的人进家门?你给我滚出去!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曲母一声令下,那些早就看不顺眼夏芷柔的佣人赶忙上前,一左一右架住她的胳膊就往宅子外丢。

曲市长冲她点了点头,“淼心你继续吃吧!你妈她那个人就是这样,子恒出车祸进了医院,她看着着急又帮不上忙,已经留了婉婉在那边照看着,我们上楼换件衣服还要过去,你就在家里等着,等耀阳回来了问问他看这事情怎么处理好吧!”

原来这就是曲市长不想让她知道的秘密啊!

就算他不找,他也犯不着去找这裴淼心。

裴淼心也是一怔,直愣愣望着面前的男人,难道说,他们之间,还发生过别的小插曲吗?

“你给我下来!”曲市长脸色黑臭,径直绕到车前,阻断他的去路,“还嫌不够丢人?你现在就给我下来!”

她将手里的食物袋子交给开门的佣人,让她把客厅的茶几收一收,用报纸垫好了再把东西往上放,她上楼看看女儿去。

他皱眉笑看着她,“你把我当你女儿?”

她一看见裴淼心便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刚才看见曲总一个人在外面,我还在想他今天是约了谁,没有想到是你。裴小姐,你好。”

“我问你,你答应我的事情到底还做不做数了!”曲母怒目而视。

……

“我刚刚才下飞机,几乎是在那边落地之后接到消息便立马又搭返程的飞机回来的,所以你现在最好别惹我生气,我头很晕。”他将她拒绝的话直接打断。

站在街边的曲耀阳紧紧望着餐厅玻璃窗的方向,沉吟了一会,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那么冷静,那么平和地将电话贴在耳边,静静望着她所在的方向。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裴淼心听着电话里嘈杂又似安静的声音,侧眸又望了望小街的对面。那个身材颀长又相貌英俊的男人竟然还站在那里,睁着一双憔悴的双眼巴巴地望着这边,她甚至通过那么远的距离都能清楚看到他下巴上的青胡渣,这感觉忒的让人心里不舒服到了极点。

他也会红眼睛?

二人应声回头,却见本来想要同他们一起离开的曲婉婉被曲母抓了个正着。

两个人一齐过去,到了那房门口,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房门。

“等等。”裴淼心怔然,“易家不是还有一位继承人吗?易琛,他后来没跟汤蜜回公司吗?”

裴淼心抿唇没有说话,身旁的陈副总也喝得二晕,只有另外一位女同事赶忙来打圆场。

“没事。”裴淼心招呼那两个有些手足无措的男同事回去,这才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包纸巾来递给抵着墙壁的洛佳。

“曲夫人,您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小孩子的有些毛病惯不得,因为他们现在还小,所以很多东西都要教……”

曲母还要吵吵嚷嚷半天,可裴淼心一概视而不见。

一家三口一起在大超市里推着东西选购,期间裴淼心又找机会与芽芽说了很多,威逼利诱什么都用上了,就是告诉她小孩子一定不能贪心,做人要适可而止。

其实大胆的女孩之前他见得多了去了,借着这个那个关系想要接近自己的女人也不在少数,只是这会儿他一副心思都是他的小女人,早无心去搭理谁。

陪同厉夫人左右的年轻人刚刚开口说完话,爷爷便微眯着眼睛去望:“这位是……”

曲耀阳点了点头,迈步往屋子里走。

他的女儿,他的芽芽,凭的让人觉得心暖。

他说话的声音让她呼吸一窒,竟似他周围空空荡荡的,到处都只余他说话的回声。

身旁的曲臣羽翻了个身,呜咽了一下,半睁开眼睛,看到她坐在床头,便抬起手来抚了抚她的面颊,带着满足的笑意,继续沉沉睡去。

医生从病房里面退出去之后,站在病床前的男人沉默了一会。

奶奶早早令人挂了电话过来,睡意朦胧之间,无意将电话接起的人正是曲耀阳。

他将车从裴淼心所在的小区停车库里开了进去,搭乘电梯上楼之后用钥匙开门,玄关处一盏小灯的光明,算是她留给他这个暗夜造访者最后的欢迎。

“你这么晚了还吃东西对胃不好,少吃一点早点休息,天亮了我们还要到爷爷奶奶那去。”

夏芷柔还是一副不依不饶望着曲耀阳的模样,夏母赶忙过去拉了她的手往门外拖,“还有你也是的,大半夜的不让你老公好好工作,你在这嚷什么东西!”

“不是我要去惹他!他现在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他到现在还想着那姓裴的小狐狸精!可是跟他结婚的人是我!曲家的大少奶奶是我!我们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找了那么多的新闻记者,把当年我要跟他结婚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就是不想给那小狐狸精后退的机会么!可你看看他现在对我的样子,他其实早就不待见我了!妈,你看他怎么对我!”

“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你自己不学好!你说你姐姐前前后后在这圈子里头给你介绍了多少青年才俊,你要随便相中一个,能到现在都还没嫁出去吗?!”

他话还没有说完,她已经侧身来用力推他。

而她现在所要害怕和担心的,只是经过昨晚跟今天早晨那些纠缠以后,她会不会怀孕……

好多想要解释想要呐喊着说出来的一切他全都说不出口。他甚至看到病床上沉痛闭上双眸的臣羽只安静了不过数秒,还是轻声对医生道:“好,我知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

曲耀阳看也不去看她,转对旁边的民警道:“到底怎么回事?”

只要她给他打电话他就回她,说他们不闹了,还像从前一样只要想起对方就在一起过夜吧!不管接下来还有多重要的事情、多重要的人找他,他都可以通通不去管了,夜里的时间他肯定是留给她的。

洛佳弯唇一笑:“婉婉,你怎么就知道你哥当初不收购苏晓他们家公司,是因为这个?他跟你说的?”

“不是。只是我始终觉得,我哥这人虽然在商场上一贯地贴面,做什么事情都很果断决绝,可是在唯独面对感情时,他偶尔会有失去方向的时候。”

赶在裴淼心也跟着曲婉婉的方向去坐后座以前,吴曦媛抢先挤了进去。

她说完了话他就轻笑起来,都是游戏人间的男女,谁又会真的想谁了?

裴淼心跟曲婉婉一起往前,听到声音回头:“哦,朗少,刚才都忘了同你说了,这位是拓已君,梨园拓已,他来自日本的札幌,现在在a市的一间中日合资企业里面担任销售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