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66章:渔夺侵牟

吼...!

大混沌亿万年时光过去,从一开始的安逸到后来的征伐,很多魔神走的走,都往外面跑了,超脱已经没有了限制,林逸不做这一个限制。

“王兄,你一定要帮梦儿出这口气……”夜若梦见夜无痕望向她,更加卖力的哭诉,还真的让她挤出了几滴眼泪。

她刚刚明明都已经点头了,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不知道今天太上皇这么隆重的召集我们,所为何事?不会是想要辅佐绝王上位吧?”另一个大臣,极力的压低声音说道。

并没有像其它的女子那般去刻意的引起凤阑绝的注意,甚至并没有多看凤阑绝一眼。

当时,老夫人以死相逼,非要让他娶二夫人,只是,他不想负了鸾儿,一直不肯答应,后来,老夫人竟然真的服毒自杀,幸亏发现的早,救了过来。

她知道身为女人的她没有选择的余地,特别是身为皇室中的女人,多半都是成了政治的牺牲品,但是,这一次,她就是想要叛逆一次,那怕被治罪,她也不怕。

所以,此刻应该是有人发现了国库中的银子丢失,禀报了皇上与太上皇,他的人这个时候,应该也都已经撤走了。

“啊,皇兄回来了,皇兄回来了。”凤忆希听到那太监的喊声,猛然的跳了起来,一脸欣喜的欢呼着跑了出去,去迎接凤阑绝了。

这一切,不是她的错,所以,他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他似乎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似乎压抑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再次说道,“就让岚儿跟在本王的身边,本王会管束她,也会看着她,绝对不会让她出不该做的事情。”

这一次,她想不赢都难了。

此刻,那些观看的人,只怕比她们两人都还紧张,至少要比上官云端紧张了很多。

他们刚刚看到,王妃翻动的很快,只是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翻动了三分之一了。

“岚儿,云儿事先的确不可能看过那本书。”坐在蓝岚身边的皇后也忍不住的说道。

“这个,臣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还没有消息。”丞相微愣了一下,连连的回道。

这个皇上,根本就没有一点身为国君的样子,不管百姓的死活,只知道自己享乐,这种时候,为了一个公主竟然这般的浪费。

现在,这个女人坐在她的身边,她倒要看看,她还能不能写的出来。

例如,第一个数字是4,就是二与二的相加,第二个数9,就是三加三加三,第三个数是16,则是4个4相加。

她平时虽然喜欢玩闹,但是却如同凤阑绝一样狂妄。

“你,你这丫头,实在是太过无礼了。”老夫人气结,一张脸微微的涨红,她竟然在自己的府中被一个不明身份的丫头给当众顶撞,这让她的面子往哪儿搁?

“柔儿,你做什么?我们今天是为了你的病而来的。”夜无痕也快速的走了过来,想要将秦思柔带走。

“云端。”凤阑绝只看到秦思柔出去,没有看到上官云端,便快速的跑了进来,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却仍就一脸担心地问道,“没事吧?”

“我说,这天下没有我医不好的病,放心,我一定会医好她。”叶寒望向秦思柔,有些得意地炫耀道,只是,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就是有些麻烦,时间也很会很长。”

所以,他要让人监视阁厢院,确保那些大臣没有离开。

隐并没有在前面带路,也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各位大臣一个一个的从他的身边走过,隐此刻的脸上,仍就如同平时一般的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双眸子一一的扫过那些从他的身边走过的大臣。似乎是在观察着什么。

不过,那个过道就如同一般的凉庭一样,并没有太多的异常呀。

“你去哪?”皇上脸色愈加的阴沉,再次怒声吼道。

“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说,跟本王之间,早就没有任何的关系了?”蓝魅辰听到她的话,一双眸子猛然的眯起,冷冷的盯着她,那一字一字的话语,带着太多的怒火,那望向她的眸子中,更是有着一股似乎想要将她直接的焚烧的怒火。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突然死了。”苏月情一脸惊愕,略带轻颤的喊道。

“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呀,那人不仅仅毁了臣妾,也毁了王爷,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太狠毒的,皇上一定要查清这件事呀。”李贵妃这才附和着夜无志的话说道,一脸的委屈,还带着几分呜咽。

不知道这绝王有没有见过那个傻子的真正的样子,若是以前没有见过,现在见到了不知道会是什么反应,不知道还会不会娶她。

“李妈,你去把这个链子给绝王,让绝王给小姐戴一下不就知道了吗?若是链子不掉下来,就证明绝王是真心爱小姐的,若是这链子掉下来,那。”

不过,他们以后有的是时间,绝王也有的是机会给云儿戴上,只要能够戴在云儿的手腕上,便证明绝王是真心爱着云儿的。

“你以为我想管呀,只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你若是喜欢她,就去争取呀,你这样坐在这儿算什么?”秦思柔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着急。

他这是糊弄谁呢?

凤阑绝此刻半蹲在上官云端的床前,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双眸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细细的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生怕她在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看不到他。

想到这种可能,秦思柔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管闲事了,不过,她突然觉的,他生气的样子,比起先前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要顺眼的多了。

叶寒对上秦思柔投过来的眸子,看到她仍就没事般的样子,心中更多几分懊恼,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随便你怎么喊,只是这个称呼,以后除了云端,谁都不能用。”凤阑绝一脸坚定地说道,话虽然是对叶寒说的,但是一双眸子却是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她对他的称呼,就应该是独一的。

所以,对于那些人的伤害,他是防不胜防。

凤阑锐的身子微微的僵滞,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脸色也更加的阴沉了几分。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凤阑绝听到太上皇的话,不由的愣住,当年的事情,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太上皇怎么会知道的?

不得不说,她的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的确很高明。

“我当然记得。”那个男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反而更多了几分激动与兴奋,连俩的回道,只是话语也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继续说道,“当年,老爷把我捡回来,说让我好好的保护小姐,那年我才只有十三岁,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就知道,这一生注定要为你而活着。”

上官云端微微的愣住,如此说来,她们早就认识了,而这个男人更是早就动二夫人动了情了,只可惜,这二夫人心中显然一直没有他。

他这样的低喊,就连上官云端这个外人听了都有些心酸,有些不忍。

“小晚,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果然,片刻之后,他那低沉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到了这个时候,他在意的仍就是二夫人的安危,而不是自己的。而且他现在也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很显然是中了别人的计了,刚刚他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现在想要掩饰也来不及了。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她只是站在主子身后,便感觉到一种惊心动魄的压力,夹杂着太多让人恐惧的寒气。

丞相的身子更是明显的僵汪,一时间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中隐过几分紧张与担心,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低声说道,“王爷误会了,本相绝无污蔑王爷的意思,本相刚刚只是一时口误。”

竟然直接的剌进了他的舌头上。

“皇嫂,太好了,连叶寒都说一切正常,现在你就可以完全的放宽心了。”站在一边的凤忆希一脸欣喜的笑着。

“恩,是呀,叶神医的医术可是无人能及的,由叶神医在此,云儿就什么也不必担心了。”皇后也微微的点头轻笑道。

叶寒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微眯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危险的冰冷,才再次开口慢慢的说道,“那人可能知道,凤阑绝并没有碰过云端,造成云端假怀孕,是想让凤阑绝误会云端。”

“我已经让隐将这事通知凤阑绝,不过并没有跟做任何的解释,我倒也有些期待他的反应呢。”

树上的凤阑绝看到两那个丫头进了房间,只是这么片刻便又出来了,而且直接的向府外走去,一双眸子微微的眯起。

这些女人,只怕是被欺负,被压迫惯了,凭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却只能默默的伤心留泪?

所以,她提出蓝岚捐款的事情,也算是对凤阑绝的一个解释。

“你不要看这些百姓单个的力量薄弱,但是他们若是团结起来,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最的话,这份力量就是最强大的。”上官云端的眸子也望向那些百姓,一脸严肃地说道。

他毕竟是夜阑国的王爷,想要进宫,应该也不是难事。

而且,以他的身份,若是真的有什么意外的话,想要保护她,应该是没问题的。

“对不起,太上皇下旨,只有得到太上皇传招的大臣们才能够进宫,其它的人,一律都不准进宫。”那个侍卫看到上官云端时,微愣了一下,只是却随即再次一脸冷硬的说道。

那个侍卫本来就有些担心,一听到夜无痕,身子便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但是态度却也变的更加的恭敬,连连陪着笑道,“王妃,这真的是太上皇下的命令,太上皇下令说,谁要是违抗,私自放其它的人进宫,就要处死。”

“恩,本王妃明白,就本王妃跟公主进去。”上官云端知道,他们能够放她进去就不错了,这个时候是特殊时候,夜无痕是肯定不能进去了,所以,接下来的事情,她只能靠自己了。

两个宫女这才转身,望向她们,有一个宫女似乎认出了她,脸上更多了几分惊愕,不过,神情间的害怕,倒是少了几分,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总管还说,若是发现有人随便出去,就处死。”

“母后应该不会有事。”上官云端的眉头微蹙,沉声说道,既然皇上都要被废了,皇后就更没有威胁了,所以皇后不会有什么危险。

“从不管朝中的事情,而且腿上还有伤,不能行走,竟然也进宫了?”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沉思,一个不理朝事,腿上有伤的王爷,这个时候进宫?

“当时,可有其它的人在太上皇的身边?”上官云端再次接着问道,她跟凤阑绝去给太上皇请安的时候,还很早,当时,太上皇说要再睡一会,很显然,皇后去的比她们迟,不知道,皇后有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不过,从这个皇子生下后,皇宫中,便再没有传出喜讯,再没有那个妃子为太上皇添个皇子,甚至连个公主也没有。

上官云端听到他们的话,仍就是一脸的平淡,并没有丝毫的情绪的变化,甚至没有半点的不满,唇角反而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红唇微动,然后一字一字慢慢的开口说道,“那只怕要让刘贵妃与王爷失望了。”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

直到凤阑绝与上官云端走到他的面前时,他才发现了他们,微惊了一下,突然的站起身,有些意外地问道,“你们怎么会来这儿?”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我是害怕,她给的毒跟你身上中的毒,或者会有那么一点细微的不同,但是只要有一点的不同,到时候,药不对症,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这老家伙还真会装无辜,他岂会不知道是为何事?

上官云端的脸色也微微的阴沉,心中更是有些后怕,她刚刚站的位置离那丫头那么近,若是当时凤阑绝没有快速的带她离开,不知道此刻死的会不会是她?

凤阑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而且又是十分的了解她,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遂配合着她说道,“谁说她已经死了?”

凤阑绝对着她微微一笑,随即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在场的所有的人,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任何人不准泄露出去。”

只是,这宫女怎么神出鬼没的,刚刚她竟然一点都没有发觉她的靠近,她就这么突然的出声,吓死她了。

“其实,我……”上官云端刚想拒绝。

但是那个宫女却显然并不想给她任何拒绝的机会,再次开口道,“上官小姐,我是奉命行事,请上官小姐不要让我为难,皇上与上官将军等人都已经在大厅等着了。”

她到底是谁?为何非要逼着她参加选亲?

竟然连腰上,胸部都是该死的丝毫不差,若不是专门量过,绝对做不到这般的精确。

到底是谁?是谁竟然会这么清楚她的尺寸?

放眼天下,能够设计,做出这样的衣服的只怕不多。

二夫人一听,腿的都吓软了,这儿可是在夜无痕的府中,可没有她说话的份,更何况现在老爷已经离开了,心中虽然对上官云端恨到了极点,却也不得不离开。

老夫人本来就对上官云端不满,听到二夫人的话,更是怒火升腾,再次狠狠的瞪了上官云端一眼,想要再说什么,但是唇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说出来,而是与二夫人,上官凌霜一起离开了。

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公子,他的容貌只怕不比皇兄逊色。

南宫雪倒是反应的快,向前恭敬的行了礼,然后才慢慢的抬眸,望向凤阑绝。

“来人,将她的舌头给本王割了。”只是,恰恰在此时,夜无痕却突然冷声命令道。他不会再让这个女人这么骂云儿。不过,他也不会让这个狠毒的女人这么轻易的死了。

“不是,不是,你骗我,从小到大,你就只疼她,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所以,你才想让她嫁给绝王。”上官凌雨的眸子中再次的多了几分先前的疯狂,不甘心的喊道。

“王爷,雨儿到底犯了什么错,竟然让王爷下此狠手?”老夫人微微的停了一下,然后才望向夜无痕,低声问道。

二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再次的惊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怕,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绝望,谁都知道夜无痕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

众人虽然暗暗嘲笑上官云端,但是此刻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着了。

月儿虽然心中担心,但是见上官云端不再出声,似乎睡着了,便悄悄的退了出去。

月儿可能是怕她昨天晚上太累了,也没来吵她。

“你这架子倒是不小,本王都请不动你了?!”过了片刻,夜无痕出现在翠菊院,未进房间,他冰冷而危险的声音便已经传来,只是,这次却更带着几分压抑的怒气。

凤阑绝望向她的眸子中也隐过几分紧张,毕竟,他也不知道,她到底记了多少?虽然她刚刚翻动的很多,但是他也不太相信,她能够全部记住,就算换了是他,那么短的时间里,也绝对记不得那么多。

但但就这一点,她就算背的跟蓝岚一样多,也算是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