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末日之光重生 > 第87章:损人益己

现在还好,隐藏的这一招总算没有白费。

“皇太孙殿下,你要问什么?”倪月见秦寂言一言不发,便直接让人淋水,不得不主动开口,可是……

天知道,他带人来到漠北,却没找到秦殿下和顾千城,心里有多害怕。

“挑完了。”太复杂了,顾千城发现自己的脑容量不够,只得拿着抄好的数字出来。

顾千城这不是自贬,而是这个身体没有经过特殊训练,根本不可能下达什么强的催眠暗示,驯马都是吃力的。

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前一刻为利益结盟,这一刻自然能为利益成为对手。周王都直接打赵王府的脸了,赵王要不吭声,那就是孬了。

“好好好,你小子上道。放心,我们会让你多活几年。”为首的老怪物满意的点头,一副我很欣慰的样子,其他三人亦是满意的点头,怎么看秦寂言怎么顺眼,可是……

就算他没有到过西北,可也知西北离京城有多远。

说完,就去挠顾千城腰上的痒肉,顾千城笑得直岔气,边躲边道:“太孙妃、皇后什么的弱爆了,我眼光这么高,怎么可能看得上。”

不得不说,是五皇子成就了景炎。要不是有五皇这张牌在,景炎也没有那么顺利的收拢江南的兵权。

“怎么办?”暗卫和武定对视一眼,两人都拿不定主意。

天下不公平的事太多了,她能管一件管不了所有,不过遇上了,多少也会关注一下。

顾千城的反应已是极快,可还是晚了一步!

暗卫前不久才失职,虽然秦殿下还没有处罚他们,可他们也是极不安的,见到顾千城打出来的手势,暗卫简直是要哭了。

顾千城从来不是什么善茬,之前在长生门的手里吃亏,那是没有办法,谁叫她实力没有人强,只有认栽了,现在?

龙宝寒毒发作后,会有一段时间身体极度虚弱,不过这一年来有唐万斤为他调理,龙宝的虚弱期变短了,只需要好好休息一天,第二天就和无事人一样。

面前这个一看就出身不凡的少侠,居然看上一个那么丑的女人,简直是暴殄天物呀。

暗自吸了口气,无视心中的不安,景炎一脸微笑的道:“顾千城,现在与我无关,只要你想出去,想救你儿子,就与我有关。你应该很清楚,没有我,你不可能走出火城。”

“小姐……我苦命的小姐,这一辈子就生生被他们给害了,你以后,以后要怎么办呀。”孙妈妈跪倒在顾千城脚边,失声痛哭。

顾千城的手已经好得差不多,只是结了笳,有点难堪,并不妨碍写字。

“皇爷爷,孙儿的为人你还不知吗?”秦寂言抬头,眼神平静,在皇上的威压下依旧坦然自若,一脸自信的道:“皇爷爷,孙儿能看上的人,又岂会差。”

顾千城咬着唇,努力压下心中的愤怒与杀意……

士兵一怔,被倪月的气势震住,停在原地。

不过,带自家的孩子吗?

因秦寂言的强势,顾千城没法留下来等唐万斤,可她走之前却叮嘱了武毅,让他等唐万斤下山。并且见到唐万斤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唐万斤的脸包起来,最好身上也缠几道绷带,然

这就是傀儡皇帝的下场,名声权势与他无关,可一旦出了差错,就是他这个帝王的错。

顾千城上前,捡起木板一看,“画板?”顾千城虽然不懂欣赏书画,可耳濡目染下多少也能看出一点。

“没有可是。”顾千城冷声打断:“不是每一次付出都会有收获,找不到东西很正常,真要每次行动都有收获,那才叫奇怪。”

不对,荣王世子回来就是罪人,最好的下场就是和云楚、五皇子一样,被圈禁起来。到时候就是想要折腾,怕也是没有能耐了。

他们,他们……倒是想出了几个法子,但却不敢保证皇上会采纳。

“母子平安?是个男孩?”凤于谦一脸狂喜,激动的问道。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孩子的父亲,担心正在生产的妻子。

言倾、封似锦、焦向笛皆榜上有名,而在这一群青年才俊中,秦寂言给顾承欢的封赏并不起眼,和在西北立功的将军一样。

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众朝臣并不意外,只是……

想到这里,众朝臣虽然心里不认同,可还是没有一个人敢多说,可当他们听到先太子妃的谥号时,又是一阵纠结。

说话间,猪头六自己先跳上了小舟,“快,我们要走了。”

“这并不是小事。”茶水已经凉了,带着一丝苦涩的味道,顾千城喝了一口便不想再喝了。

和揪出奸细相比,其他的都不算什么。

秦寂言和顾千城坐的马车,在半路上被黑衣杀衣人给毁了,他们此时只能骑马回去。

和马车相比,秦寂言更喜欢两人共乘一骑。

“不懂没关系,你很快就知道了。”太上皇扭头看向窗外,“还有半个时辰,吉时就到了。你说朕在吉时现身太庙,在文武大臣面前指责寂言软禁、谋害朕,寂言的登基大典还能办下去吗?”

顾千城心里不安,可面上却不露半点,悄悄移动脚步,将顾老太爷挡在身后,“我不赌。”

有老皇帝暗中敲打,这几天秦寂言除了例行公务外极少外出,大部分时间都放在程家的案子上,而很快程家的案子就开审了。

秦寂言此刻虽然一肚子的火,可却没有出手的念头。景炎手下的人不动,他便端坐在马背上,威严十足。

天牢位于皇宫地下,阴暗潮湿,没有光线,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都靠两旁的火把照明。坐在里面的人根本分不清此时是何时,只能凭借三餐来默算时间。

顾千城也不失望,抬脚将人踹开,从食盒底端,找到跛脚男人口中的匕首。

锁芯刚刚被她挑坏了,顾千城直接扣死,正好让他无法解开。

手按在9528这组数字上,第三道石门缓缓上升,露面第四道石门的真容。

他们进不来!

对八卦图顾千城了解的不多,只知道八卦图中阴鱼用黑色,阳鱼用白色,阳鱼的头部有个阴眼,阴鱼的头部有个阳眼,表示万物都在相互转化,互相渗透,阴中有阳,阳中有阴,阴阳相合,相生相克。

不知何时,顾千城手里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

顾国公今天能叫四个人围攻她,明天就能叫十个、百个,她能打过四个,那十个呢?

“混蛋。”害姑奶奶我丢这么大的脸。

北齐太后不长眼,触了秦殿下的逆鳞,只能自认倒霉了。

话说出口,秦殿下不可能后悔也不会后悔,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北齐太后,完全无视北齐太后气得冒火双眼,甚至火上添油的加了一句:“只有凤座没有龙椅,贵国皇帝要坐哪?莫不是要坐在本王下首?”

“他们因我而死。”顾千城闭上眼,将眼中的泪水眨回。

很想将面前的人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