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聊胜于无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真要一战,我们也不是没有胜算。”文臣不比武将,在思考出不出战的问题上,文臣的想得更多,“我们虽然缺少粮草,可我们打赢西胡后,粮草必在能得到补给。凭西胡的国力,他们的粮草应该足够支撑到我们与北齐打完。至于战后,我们只要熬两年就能熬过去。”

封家这一对儿子教育得真好,完全不像顾家,即使顾国公与二老爷,是同一个娘肚子里爬出来的,也是明争暗斗。

“夫人,二公子。你们累了一个晚上,也该去休息了,让一个丫鬟陪我一起照顾大公子就好了。”顾千城要丫鬟,并不是真要丫鬟陪,而是正大光明的让封夫人派人监视她。

“不行,我不能带你走。我也没有办法把你带出去。”顾千城想也不想就拒绝了。

撒娇求安慰?

他什么都没有了!

一瞬间从享有权贵的侯爵,轮落为人人可欺,见官就要跪的平头百姓,不是谁都能接受的,老太爷一瞬间白了老发……

可很快,一字后面又开始亮了起来,这一次快了许多,是一个“统”字。

朝臣见状,不管心里怎么想,这个时候也只能跟着高喊:“祝圣上一统江山,万岁万岁万万岁。”

林琳一看顾千梦的眼神,就知道她这是看上了孙家的公子,还真是……

心大呀!

这是大秦军方的地盘,暗卫实在不宜出现。另外,她需要实战锻炼,面前这七个不会武功,又不会对她手下留情的人最好。

顾千城举着刀,抵在红衣妇人的身后,瘦弱的身影,几乎完全被红衣妇人遮住了,可秦寂言仍旧一眼看到了她。

“哦……忘了告诉你,秦寂言没有给你身份。倪月是元后,而你的儿子也记在元后名下。”换句话说,在名份上,顾千城什么都不是。

景炎强压心中的不忍,冷酷的道:“我不在乎你信不信,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你若不答应,我便带着火焰果出去,至于你?我不杀你,你就永远留在火城吧。反正,我不说出去,天下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

顾千城的脚伤已经好了,只要不用力快跑,平时走路和正常人没有什么不同,让人扶着不过是为了走得更快。

结果,言倾却把他们推给封似锦,让他们去找封似锦,理由是封似锦是读书人,读书人聪明肯定能想到好法子。

因倪月没有离开的找算,所以……凤于谦一抓一个准,甚至连防守的人都没有遇到几个,就直接杀到了倪月的面前。

秦寂言看凤老将军这样,很想问一句:凤老,封大人最近得罪你了吗?你怎么非要把置身事外的封老爷子拉进来?

想归想,这话秦寂言是不会问的,凤老将军此举甚合他意,把整个封家拉进来,对他有利无害。

就好比,北齐七年前发生雪灾,马羊死伤无数,他这个皇帝就要下罪己诏,说是他做错了事,上天才会降下惩罚,他为此在太庙里呆了一年,以赎自身的罪孽。

这么假的消息报上去,他们会不会被上面人削?

顾千城为了证明自己有足够的实力,趁一个暗卫不备时,快速将人放倒。那暗卫摔倒后,除了震惊就只有后怕,他们没有说什么没有准备好,顾千城不应该偷袭一类的话,因为偷袭成功本身就代表他们无能。

“啊……好浪费呀。”顾千城心疼的快哭了。

看在秦殿下的份上,焦大人已经给顾千城少算了一点,只算出一百多万两,只是……

当然,秦殿下绝对不是好心,而是打着让这一窝山羊,遮掩掉他们的痕迹。

顾千梦吓得慌神,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正想失声尖叫声,顾承欢却快一步叫道:“姐姐,姐姐……快,快去给祖母拿药,不要管我,我没事的。”

顾家一行人义愤填膺的指责,可偏偏拿不出证据,女尼一筹莫展,连连赔不是,却只能干瞪眼。

顾承欢虽然也吓到了,却比承志要好许多,至少他没有见到什么七孔流血的女尸,他还能保持冷静,靠在老夫人怀里卖乖,陪老夫人说话,借此转移刚刚受到的惊吓。

老夫人和顾夫人就是欠教训,一个两个以为她是包子呢,想捏就捏,也不怕烫手……

他会放过他的叔伯们,并不表示,他会放过这群土匪。

“好厉害!”看到秦寂言不需要借力,踏风而去,一干土匪傻眼了,而秦寂言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更加傻眼了。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以猪头六为首的一干土匪,吓尿了。离猪头六最近的一个汉子,扯着猪头六的衣服,颤抖的求证,“老老老大……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朕?朕是什么?是我听错了吗?”

秦寂言后退一步,委屈的道:“我真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顾千城看着秦寂言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摇头轻笑。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去,叫景炎出来见我。”秦寂言没有在这些人面前,自称“朕”。这些将士虽然大秦人,可并不曾见过他,就算曾在江南见过他,这个时候也不一定能认出来他。

秦寂言沉默的往前走,直到来到关押周王和荣王世子的地方,这才停下脚步。

“周王叔是聪明人,不是听明白了朕的话吗?”秦寂言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淡然,从容而自信。

言倾这才看向赵王,神色平淡的道:“赵王,你这是什么意思?拿全城百姓的性命要挟朝廷?”

“赵王叔,住手。”秦殿下打马上前,两旁的人自动退开,给秦殿下让路的同时,又自发地保护秦殿下的安全。

说完这话,秦殿下打马离去,留下赵王气得想要杀人……

想要唐万斤的命,赵王真得天真了……有了盼头,便有了希望,有了希望这让人窒息的舱底也就不那么难受的,至少对顾千城来说是这样的。

当然,这怒火不是针对顾千城的,而是针对暗卫。他手底下的暗卫,最近一直在吃屎吗?人都到了城门口也没有发现?

“殿下,你别怪他们了。当时情况紧急,大家注意力都放在赵王叛乱的事上,在小事上有所疏忽再所难免。”顾千城觉得自己真心是好人,这个时候还记得给暗卫求情,可是……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顾千城毫不犹豫,将手按下,根本不听长生门的人劝说。

至于孤零零,躺在山拗处的风遥?

她不擅长开口求人,可她不知道,除了秦寂言外,她还能找谁帮忙,这个地方她最熟悉的人,不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秦寂言。

他身后的凤于谦和焦向笛也是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

皇爷爷年纪越大,越喜欢粉饰太平,为了平息三位皇叔的不满,只能牺牲他。

摄政王看了顾千城一眼,却见顾千城一直低着头,根本看不出什么来,再加上秦寂言面露不满,摄政王也不好再看,忙让太监去搬座位。

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没有声音,无声垂泪。

“他们因我而死。”顾千城闭上眼,将眼中的泪水眨回。

没办法,形势没人强,他除了低头外,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

坐上大秦皇后之位,是她唯一能从谷底爬起来,摆脱棋子命运的机会,她绝不会放手。

三年!

结果呢?

每当禁卫的刀刺下,土丘就移开了,十几个禁卫也没有拦住土丘,只眼见那块土丘离秦寂言越来越近。

除去叫嚷的最大声的太监外,其他几位文臣、武将也都在用生命保护秦寂言,只不过他们不像太监那样叫出来罢了。

话落,剑起,风遥如同杀神,杀进战斗圈。手起,剑落,每一剑都正中目标,如同切西瓜一样,将面前的死士一个个切成两截。

管家没有犹豫,直言道:“老太爷,小人刚刚问过,大小姐的马车在门口等了许久,甚至让人叫了门,却没有人应。”

他们昨晚喝了一晚的酒,此刻一个个醉得不醒人事,寨子里只有一群老弱妇孺在做善后清理的活。

可偏偏秦寂言说得头头是道,作为不懂武功的人,她也无法据理立争的说秦寂言只要一只手就能灭杀那些探子,所以……

屋内的人要醒着,应该能听到吧?

顾千城一行人城镇出现,秦寂言立刻就收到了他们的消息,知道顾千城不仅平安无事,还把言倾几个人救了出来,秦寂言在松口气的同时,又不免郁闷起来。

停尸坊建在较偏僻的地方,别说晚上,就是白天这里也极少有人过来。顾三叔和顾千城两人走在空荡荡的路上,手中的灯笼只能照出一小段光……

下人一脸不解,却没一个人敢上前寻问。

太丢人了!

士兵压根不理会单增,又是一个刀背打过去,打得乌于稚咳了一口血,单增气得双眼充血,凤于谦抬了抬手:“给单将军一个面子。”

“你,你要叛乱?”单增气极,握刀的手不停的颤抖。

秦寂言一听,心情大好,伸手就将人搂到怀里,“本宫的乖……”

顾夫人挑衅地看向顾千城:嚣张得意又如何,后院是她的天下,她就是把黑的说成白的,也没有会多说一个字。

顾千城说,便后退两步站好,顾夫人面露愠色,手上的帕子再次扭成团:“千城,你这是威胁我?”

顾千城平日里是个没主意的人,所以孙妈妈才会事事为她出头,如今见顾千城心中有盘算,气势也比平时强,孙妈妈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小姐,这是……”孙妈妈指着床板下的木盒,一脸诧异。

而这话也是程将军想问的……

现在秦寂言说,他事先不知,老皇帝派人传诏他回京的事,可见这事透着蹊跷。

“郡王,回头对众将士宣布,钦差奉皇命犒赏三军。”秦寂言轻敲桌面,将事情定性,“至于辛苦跑来的钦差们?在路上遇到西胡的兵马,九死一生跑进大营,当晚就去了,身上什么也没有。”

老爷子的口才那是不用说,就是老皇帝也曾被老爷子说得一脸羞愧,连连认错。可顾千城呢?

一说完,丫鬟就缩了起来,生怕被老爷子盯上。

顾千城就是因为知晓这一点,才不与老太爷辩解,事实上她也无法辩解,因为老太爷说得都有道理。

“奇怪了,这看着像是迎接大人物,可看排场又不像呀。”围观的百姓,也不敢对着那些官员指指点点,只敢悄悄议论。

内斗是最残酷的斗争,他们相信皇上不会乐意看到大秦的官员内斗,所以他们的存在就很有必要。

那些看热闹的人,都影响了其他人正常进出城了,到底是谁在扰民?

“早就可以绾髻好不好。”虽然还没有及腰,可也不短了。

“你不会以为,没有我帮忙,朝廷会收你的银子吧?你真以为朝廷在这个时候,提出要银子做赔偿是巧合吧?”顾千城继续用,你是傻瓜的眼神看君亦安。

说完可疑人员,又说了城中的人口数量,最后一句是:“我们的粮草,如果供城中的百姓与大军吃用,最多只能支持七天。”

秦寂言临走那一脚,虽说没有踹到要害,可却伤了景炎的小腿,景炎跌入火海中,有那么一刹那根本无法动弹。

承欢的仇,她会报!

可结果呢?

子车的运气不好,游错了方向,到不了岸。可同时,他的运气又极好,在他即将脱力、昏迷时,他遇到了一艘船,而船上的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哪个方向?”秦寂言脸色一沉,一脸凝重的问道。

悄悄的抬头看了长生门的特使一眼,看到他们面无表情的死人脸,君亦安慌忙别开脸,不敢再看。

高兴自己眼光好,挑到了天下最出色的女人!“咔嚓。”

华大夫给顾承欢接好腿后,并没有休息,而是拿出自己配得药敷在顾承欢的伤处,包了一层白布后,便用木板固定腿骨,再用白棉布层层包扎,将骨头固定好。

“不疼就好了,不疼就好。”顾二爷搓了搓手,不知怎么表达心中的激动和对儿子的关爱。

“姐姐,我疼。”在老太爷和顾二爷面前小大人的顾承欢,此时就像一个小孩子,在顾千城面前撒娇。

秦王府的老太医说,秦王让人给他传信,让他快马加鞭赶过来,不得耽搁半分……

“嗯。”拖这么久,皇上想拖,可旁人不想拖。

心腹为景炎出了一串的主意,其中有几个确实不错,可和丢下一切去找顾千城的秦寂言相比,都弱暴了,他就是做再多,也换不来顾千城那一刻的怦然心动。

龙宝强忍着泪水,哽咽的道:“父皇,策儿不想做皇帝,只想父皇你一直陪着我,策儿不能没有父皇。”他不是普通的孩子,他在很小就知道死亡的含义了。

一个个围着顾千城像是什么样子?

“死者眼眼睁开,眼珠翻白,嘴角歪斜,嘴角边和有鼻孔中有涎沫流出。平躺,面朝上,手脚拳曲,右小腿有一处暗伤,青紫色,系死前所伤,不致命。”

一群学子也敢拦他的路,想必要有在暗中出手。

风遥虽然没有与秦寂言事先过好招,可也知秦寂言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既然事先就知晓了赵王与西胡勾结的事,又怎么可能不早做准备。

“希望,等本王再见到你时,你的头发长出来了。”秦寂言看着顾千城的短发,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从那俱风干的干尸来看,凶手并没有将尸体切开,尸体虽然扭曲成球状,可仍旧是完整的。”顾千城手指沾水,在茶几上画了一个坛子的状形,摩挲着下巴,思索各种能把尸体放进去的可能。

秦寂言现在在户部,户部管银钱的,他要给六扇门多批一笔银子并不是难事,而有银子手下的人自然肯卖力办事。

长生门放话说要灭了封家,可以说是欺到了封家头上,封似锦要是能忍才有鬼。

“怎么,你这是心疼皇上了?”封似锦笑着打趣,眉眼间都是戏谑,可天知道他此时心里有多么不好受,而藏在衣袖的手,又握得有多紧。

秦寂言早不移宫,晚不移宫,偏偏在这个时候说要移宫重建皇宫,必然是有目的。

按说,这样的情况下,顾千城腹中的孩子早就掉了,可她腹中的孩子不仅没有折腾掉,反倒越养越好。

明显,老管家手上还有可用之人。

见宫女肯定的点头,五皇子咬牙切齿的道:“查,立刻给我查,我要知道是什么人动得手。”居然敢算计到他母妃头上,死定了!

他好不容易腾出手,准备清理身边的人,结果还没有动手,母妃这里又出事了!

顾千城最近似乎越来越了解秦寂言,即使秦寂言什么都没有说,可看他的神情,顾千城就明白了,“你在担心程家的事?”

秦寂言默契的接话,“如此一来,众人就会将目光放在北齐身上,不会再关注程蕊,他们会认为这是北齐的阴谋,意图毁掉程家,毁掉大秦一位名将?”

“我……我,”顾千城开口,却无法吐出字,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就像是缺水的鱼。

秦王府的绣娘,手工活会比千城差吗?

“准备容器。”顾千城开胸后,便开始检验腹腔里的器官,而这个时候,她需要可以装东西的容器,比如:“干净的盆碗都可以。”

万能的侍卫再次行动,很快就拿了一大碟碗过来,按顾千城的要求,一一摆在尸台上。

果然,顾老太爷并不是真要教训顾千城,在老妻发火前,顾老太爷先一步开口:“好了,都说少说两句,千城身上还有伤,来人呀,拿我的帖子去请太医来。”

至今没有一个出来,连尸体也没有。

长生门的人听到季诺的话,脸直接黑了,“我们长生门最擅长阵法的圣女,被困在阵里一个多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