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平心易气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是说这皇浦王朝的皇上太了解三皇子吗?

孟千寻的唇角微扯了一下,然后,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窗外,这个房间,刚好临窗,从此处可以清楚的看到楼下的一切。

白容的话语微微的顿住,但是那言下之意,却是十分的明显,若是她自己不配合,那么他就让人来’请‘她了。

以前,没有人问过,她可以不说,但是,现在北尊大帝亲自问了,她还能不承认吗?

而从他此刻的神情上,她可以看的出,当时一定很凶险,而且,这件事可能让他很痛苦。

“朕原本以为,你们回来了,她会安份些,没有想到,她竟然又来闹。”北尊大帝的眸子仍就有些黑。

李逸风微愣了一下,唇角似乎只是下意识的微微的抽出了一丝轻笑,她的听力越来越好了,反应也越来越敏捷了,不错。

跟着自己的心走,那她的心中到底想的是什么呢?

既然他如此说了,便说明月无双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掩饰什么了,而且,这次招亲过后,她再嫁谁也不管他的事情了吧?

“娘亲可否能够联系到独尘道长?”孟千寻望向李灵儿,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急切,其实,她早就想到这么一个人选。

冷婉儿没有想到,这么问都没有问的倒他们,而且李逸风竟然还说,马上就要成亲了。

他这话,不仅仅是对孟冰的侮辱,更是对李逸风的侮辱。

要比毒舌,他李逸风绝对会比他毒上十倍,百倍。

孟冰的眸子中隐过几分为难,但是,却并没有丝毫的怒意,只是有着几分隐隐的担心。

“而且,公主还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她跟蓝宁辰成亲的第二天就被人休了,那件事情,对她肯定是一种沉重的打击,若是这一次,逸风在新婚第一次不进新房,那她还不要急疯了,那丫头还能受的种这第二次的打击吗?”李老爷子再次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

她相信赢儿。

“好吧。”秦敏儿微微的点头,声音中隐隐的有着几分无奈,再次的望向李逸风时,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你说,北尊王朝的公主招亲这么好的事情,逸风这傻小子,怎么就不去参加呢,听说皇上都来参加了。”

现在的放手,今生可能会留下遗憾,但是随着时间过去,那种痛至少会慢慢的消减,而且,以后,逸风也可能会再遇到其它的好女孩,或者会再次的去爱。

众人再次的彻底的惊住,一个个惊的,眼珠子都掉地上了,这,这算什么呀?

本来众人对于花断尘此刻的动作还有些疑惑呢,如今听他这么一说,便再没有任何的怀疑了,看来,花断尘是真的喜欢男人了,要不然此刻也不会这么抱着那个清令馆的男人不放手了。

“我不会让你走的,绝不。”花断尘的唇角微动,此刻说出的话更加的让众人错愕,绝不放他走,那样的话语在此刻真的是有着太多的暧昧。

“花公子,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你就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即去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连一点自己的自由都没有,就要必须的任人摆布吗?你以为我是清令馆的人,就可以随便的强迫我吗?”不跳字。那个男人听到此刻花断尘的话,脸色突然的一沉,声音也一下子冷了下来,好声音中,更带着明显的怒意。

“他把那个人喊住,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不少字”更有人不由的为那个男人担心、

除非,她对着他平摊开她的手。

“关于那具尸体,我已经让人小心的运回了北尊王朝,皇上可以让人去细细的查看,虽然已经有两年的时间,看不清容貌了,但是骨骼却不会变的,而且,我曾经高人相传,得知一种鉴定是否是亲人的秘方,我可以帮皇上鉴定。”

但是,灵儿当年,却只生了一个女儿,根本就不可能会有一个双胞台的姐妹的。

“给他看。”这个时候,北尊大帝倒是极为的配合,慢慢的开口说道,虽然那声音中有着太多的冰冷与愤怒,但是毕竟还是同意了的。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隐在衣袖下的手,此刻却是在不受控制的轻颤着,向来冷静的他,此刻竟然是忍不住的轻颤。

更何况,听说,当时三皇子还是用皇上的圣旨逼着她嫁的,那样的情形下,李逸风若是在,肯定不会让她嫁。

李逸风身子微跨,一脸的郁闷,像是突然打了霜的茄子。

至于那个凤阑国的三皇子,他与他见过面,那时候,她说,那个三皇子是她现在所爱的人。

而此刻他的身子明显的僵滞,猛然的抬起头,直直地望着她,这一次,他的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紧张,或者,隐隐的还带着那么一丝的害怕。

不过,她也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有着太多的困难,毕竟,他刚刚也说过了,这一次来参加招亲大选的人太多,而且是来自全天下各个地方的,里面也有很多优秀的男人。

夜无绝再次的一愣,唇角随即微微的漫开一丝轻笑,突然明白了,她早就有了计划,也对,她本来就不是那种冲动之人,做事向来都是面面俱到,也绝对不会宣布招亲大选继续进行了。

只要见到了北尊大帝,只要揭开了孟千寻真正的身份,她就不信孟千寻的这个公主的位置还能保住。

其实,花断尘此刻的想法也太过偏激了,要说,孟千寻根本就没有戏弄他的意思。

“放心吧,我有办法,而且,我也已经造好了证据,到时候,你只要把我准备好的东西交给北尊大帝看,北尊大帝一定会相信的。”段红的一双眸子中此刻更是让人恐怖的算计,她现在可是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对付那个女人的法子,所以,这办法,她早就想好了。

段红说着,一双眸子中便慢慢的多了几分兴奋,而且,她的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得意,不过,那声音却是极力的压低。

此刻,花断尘这么一抱,狠狠的闪了一下。以前的她可是十分的丰满的,现在的她却瘦的似乎只剩下骨头了,这相差实在是太大了。

李老夫人暗暗懊恼,“你说,你这是做什么,还真的要绝食呀,身子可是你自己的,你若是饿出个毛病来怎么办呀?”

正在想着,便看到那个手下远远的走了过来。

想来想去,还真是没有。

或者,他真的会一生不娶吧。

她可是公主,现在招亲大选正是为她选驸马的?父亲竟然说,跟招亲没关系。

“招亲大选是为北尊大帝的女儿选驸马,现在是你跟冰儿的婚事,跟那件事情有什么关系呀?”果然,老爷子再次接下来话,明确有的验证了李逸风心中的,让他感觉到有些可怕的想法。

“父亲,我跟冰儿只是朋友。”李逸风觉的,这误会真的是大了,他跟孟冰?

也就是说,他当初真的跟那个女人有一腿,虽然,她也知道,那个女人,向来都是以勾引男人为乐趣,勾引男人的本事,的确很厉害,而且,她还用了那种药物再加上她的催眠术,一般的男人,可能是真的很难抵抗。

房门外,他的身子微僵,站在花海中的他,微微摇动,身子碰到了一边的花束,那花束便倒了一边,这一次,他没有再去注意,甚至没有去做什么,而是任由着那花倒了下去。

此刻,书房外,那个男人仍就向着花断尘走来,那一摇一摆间的风情,就连女子都自叹不如呀。

而且,这个男人这也来的太突然了,而且竟然出现在的这皇宫中?

花断尘毕竟是聪明之人,而且在现代的时候,又是经过了特殊的训练的,所以,此刻,自然猜出了,只怕是人故意的想要整他。

更何况,她很深知朝中之事的险恶,若是突然换了她来处理朝事,那些老臣们只怕一个个都无法接受。

这可是她的特长呀,若是连这点小事都做不了,那她孟冰就白混了。

只怕她走到大殿就会被那些大臣们赶了出来。

那些朝中的老臣们虽然对北尊大帝十分的忠心,但是那也是因为清楚北尊大帝的能力,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敬畏,若是换了小小年纪的孟千寻,大家只怕未必会服。

但是现在李逸风却是十分肯定的说,可以完全的医好皇上,的确有些让他的面子上过不去。

所有的人都离开后,房间里便只剩下了北尊大帝跟李灵儿。

“当初,我下昭书,试探夜无绝是一个原因,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为了让夜无绝离开凤阑国,依当时的情形来看,夜无绝再继续的留在凤阑国,肯定会越来越被动,毕竟这一年多的时间,夜无绝为了千寻的事情,疏忽了太多的事情,让二皇子等人钻了不少的空子。”北尊大帝不亏是北尊大帝,虽然他不曾到凤阑国,但是对于凤阑国的形势却是十分的清楚的,而且,他做事,向来都是一针见血的。

“你呀,明明可以跟千寻说明的,但是却偏偏用这样的法子,让千寻误会了你,若是你不是突然的生病,千寻现在只怕都不会原谅你。”李灵儿微微的摇头,但是脸上却多了几分心疼,他永远都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在意的人,可以做任何事情。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她这话一出,那些大臣们定然会拿出朝中的事情来故意的刁难她。

不过,既然不能取消,那么,就由她来完全的掌控这件事情,掌控所有的游戏规则,既做到公正,公平,公开,让所有人都信服,又可以达到她想要的结果重生之快意纵横。

“是,臣遵旨。”工部尚书平大人微愣了一下,然后连声应道,声音中带着太多的惊愕,却也隐着几分激动。

这可是已经压了近三年的事情了,当年,皇上曾经亲自处理过这件事情,但是却并没真正的解决,而后来,皇上因为要寻找皇后,这件事便一直这么拖着。

连当初皇上派去的钦差大人都贪了,更何况是她派去的,能够真正的做到大公无私的人,只怕没有几个。

顿时,大殿中所有的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她手中的小册子,暗暗猜测着,她会让人去。

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被人怀疑。

那个男人,到底是在想做什么?到底又想要怎么样?他这接二连三的奇怪的举动让她觉的,他都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这件事情只有公主跟三皇子两个人解决才最合适,其它的人搀和进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

他甚至还让人去查过这件事情,初也调查的能力可是极强的,当时初也回来告诉他,说,孟千寻在那之前,根本就没有离开过皇浦王朝,甚至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京城。

“夜无绝,这件事情,听起来可能会有些荒谬,你会相信我吗?”不跳字。孟千寻想到她穿越的事情,微微有些担心,不知道夜无绝会不会相信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的确是太过荒谬了。

他跟她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所以,他此刻表现出来的那份惊喜实在是太过可笑,而且也太过讽刺。

这个男人这是从哪儿得来的讯息,以为她正在生他的气呢?

她对他还有感情?

而且,其它的人,只怕也没有那样的能力,这件事情还真是非他不可。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竟然变的想像力这么的丰富了。

只是,他却仍就没有离开,仍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双眸子也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唇角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却又清楚地说道,“我知道,你这次的招亲,是为了我。”

看来,北尊大帝想的还真够周到的,有时候,这种气势还是很重要的。

所以,两个人此刻跪在地上,不断的发着颤,头更是极力的垂着,那声音中更是满满的害怕,或者还隐着几分绝望。

将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她反而更放心一些,毕竟,虽然这是在皇宫中,看似每个人对她都是毕恭毕敬的,但是却也不见的就是全部对她忠心的。

平大人听到孟千寻的话时,明显的愣了一下,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异样,不过却连连的应着,“是,臣遵旨。”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虽然说那个男人伤害过她,甚至杀了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她此刻却也不可能会近凭大将军的一句话便处置他。

因为,当初他所做的事情,都是由皇上直接下令的,甚至没有圣旨,而且,他又不是朝中的大臣,所以,孟千寻也不知道,皇上让他做的是什么事情?

他的眸子再次的转向平时的那几个跟他站在同一条线上的几位大臣,示意他们也站起来说话,只是那几个人对上他射过来的目光时,却都下意识的微缩了一下身子,纷纷快速的垂下了头,一个个都装做没有看到他的暗示。

但是,就算再被动,他也绝对不会服输,若是今天,他让步了,那么,以后他在朝中的威严就会大大的受到影响,以后,只怕就没有人会再听他的,更没有人会再怕他。

“你就是北尊大帝的女儿,是北尊王朝的公主?”不过,他的错愕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是聪明人,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能交给谁来处理?

“公主,刚刚皇上突然生病。”一边的侍卫看到孟冰,恭敬的向前禀报道。

孟千寻的心中微痛,娘亲果然是知道的,只是,她此刻却是一语不发,心中肯定不好受。

而孟冰听到雪太医的话,身子却是再次的僵滞,脸色也是瞬间的变了,听雪太医这意思,那岂不是皇兄随时都会有危险?

她不相信上天会这么的残忍。

“公主,皇上如今身体不好,还望公主能够、、、”雪太医也面向孟千寻跪了下来。

北尊大帝的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了孟千寻的手,握的很紧,很紧,望向她的眸子中却慢慢的绽开一丝笑意,虽然他此刻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但是那笑,却仍就很美,有着一种让人感动的美。

只是想,把全天下所有的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我正要带着他去找娘亲呢。”宝儿不等夜无绝回答,便再次接着说道,娘亲可是一直都想着快点见到爹爹,相信爹爹也是一样的,所以,她才要给他们一个惊喜。

“我现在就要一个解释,还请皇上当着全朝大臣的面,给我一个解释。”孟千寻的眸子快速的望过那些大臣,脸上更多了几分坚定,她既然来了,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离开,就一定要一个结果。

此刻,整个大殿上,除了皇上的咳声,便听不到其它的声音,那些大臣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都直直的望着太医,等待着太医的检查结果。

不过,这一次,皇兄的昭书所说明的条件的确也是太过简单,笼统了,什么叫做,只要年纪适合,只要叫做只要没有娶过妻子,能够一心一意对公主的就行。

“那千寻,现在该怎么办?你还要回北尊王朝吗?”孟冰听到孟千寻的话更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再次小心的问道,看孟千寻这个样子,应该是会去北尊王朝找皇兄算帐吧?

答应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夜无绝肯定只怕正赶去北尊王朝。

这是此刻唯一不会跟夜无绝走岔的办法。

现在,她可是一点夜无绝的消息都没有,而身边的人都是北尊大帝的侍卫,根本就信不过,想要打听也没办法。

“你是谁?”宝儿的望着他,脸上漫开满满的笑意,清脆的声音有着一种让人瞬间的沉醉的魄力,让人无法拒绝回答她的问题。

不过,他真的很想在这之前能够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这小丫头这么聪明,肯定知道她的娘亲的姓名。

一时间,竟然不敢回头,那个女人可是这儿出了名的彪悍,男人见了都要害怕的。

可以想像的出这个女人平时有多么的彪悍了,而且,这个女人的家里肯定还是有点势力的。

不远处,一位一身白衣的男人微微的顿住了脚步。

当然,他也知道,主子未必是对北尊王朝的公主感兴趣,毕竟主子还没有娶妻的打算,主子应该就是对这昭书感兴趣,或者是对北尊大帝这突然的决定感兴趣。

初也听到夜无绝的话,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似乎还用力的咽了一口口水,双眸微抬,望了夜无绝一眼,然后又快速的垂下了眸子,那一刻,他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紧张与担心。

两人相遇,坐在高马上的一位男子,跟另一位男子打着招呼。

“你?”王公子的脸色瞬间的阴沉,望向那书童时,一脸的怒火,一双眸子也多了几分狠意,冷声道,“哼,那也不见的呀,说不定到时候公主就选中了我了,而且昭书可说的清清楚楚,参加招亲的男人必须是没有娶过妻子的,刘兄怎么着,也娶过正妻的,虽然说前天才把正妻休了,但是这件事情,难保就不会被北尊王朝的皇上知道,到时候,刘公子只怕不得不能被选中,还会、、、。”

王明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看到他此刻的样子,显然是害怕了,遂再次说道,“我们是同乡,我自然不会揭你的底。”

“把这两个人给本王解决了,特别是那个姓刘的。”夜无绝的脸色阴沉中带着几分让人惊颤的恐怖,这样的人竟然也想去参加招亲大会,就算不能阻止其它的人,这两个人,他也一定不会让这样的人去北尊王朝。

夜无绝继续向前赶路,而且,速度比先前更快了一些。

孟冰怔了怔,没有再说话了,不过,脸上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担心。

“到时候再说吧。”北尊大帝却仍就只是笑,似乎并没有太多的担心,不过,像他这样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本来就有些让意外。

她自己配制的沾了毒的银针,刚刚在那些死士围攻时,都已经差不多用完了,那些死士武功个个都很高强,而且此刻黑暗中,她根本就看不清楚。

虽然他口中说着没事,但是,此刻梦千寻却明显的感觉到他有些力不从心了。

“带她离开。”夜无绝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却几乎是同时的想都没有想的,便把梦千寻推到冷霜的怀中,冷声命令着。

他快速的迈步,走到了门前,急急的打开了门,沉声道,“去大殿。”

除了他与惠妃再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包括皇后都不知道。、

“将惠妃弄醒。”皇上望着惠妃一脸的狠绝,再没有了平时的信任与柔情,若真是这个女人让盗贼偷走了玉血灵珠,他绝对不会饶她。

躺在地上的惠妃因为猛然的疼痛醒了过来,只是双眸一睁开,便对上皇上那可怕的眸子,原本还有些迷糊的,顿时的惊醒了过来。

“惠妃,玉血灵珠呢?”皇上望向她的眸子中却是让人惊颤的冷意,说出的话,更是更直接的质问,很显然,他此刻是完全的怀疑惠妃的。

那个死丫头可能是猜到了她知道玉血灵珠藏在哪儿,所以才故意用那封信来骗她。

更何况,惠兰宫那么多的侍卫,难道都是死人吗?梦千寻一个弱女子又怎么能够混进去。

他身上多处受了伤,而且伤的很重,此刻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了。好像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敢了。

能够跟那个女人长的那么像的,只怕除了她的女儿就不可能有别人了,而且,此刻夜无绝还站在身边,足以证明,眼前的这个人,其实就是以前那个一无是处,长相丑陋的死丫头。

那个女人,还真够狡猾的,人虽然死了,但是却算计好了一切,可恶,真是可恶。

“千寻,是你吗?”不跳字。那一刻,皇浦拓是呆愣的,一双眼睛似乎也直了一般,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孟千寻,眼珠都不转动一下,他真的不敢相信,此刻站在他的面前的女人,竟然就是孟千寻。

有道人,人要脸,树要皮,这人要是不要脸了,还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而且,孟千寻也明白,惠妃娘娘肯定是害怕皇上见到现在的她。

但是,他却没有。

惠妃并没有立刻的走向前,而是站在远处,隐在树下,远远的看着那边的情形。

“出什么大事了?”皇浦拓听到那侍卫的话,一惊,快速的转向他,急声问道,说话间,一双眸子也略带担心的望了孟千寻一眼。

“说呀,谁是母夜叉。”女人突然转到了他的面前,肥壮的身子似乎让那大地都颤了颤了,一脸的横肉,狠狠的瞪着刚刚背后议论她的女人。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真是同情那个娶了她的男人呀。

众人一时间都不说话了,因为,都知道那人说的很对,这样的事情,跟他们这些人根本没啥关系,他们最多也就是看看热闹。

“呵呵、、、”二皇子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那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深邃。

他本来对于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从来就不会多管,更何况,他现在,一心只想着千寻的事情,其它的,他更是没有心思去管了。

不过看到北尊大帝向着她这边走来,一张小脸上顿时漫开了开心的笑容,一双小手快速的伸出,伸向北尊大帝,口中喊着,“抱,抱,外公抱。”

他一个大男人,被人喊美人,那像什么话呀,就算是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孩子也不行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