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爱人以德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如果自己当总统不被南方各省和袁世凯承认,那自己和整个国防军就会沦为笑柄。还有就是,谁也不敢保证,自己当了总统后,南方各省会不会连个袁世凯一起来反对自己。

杨夫子也有些头痛。

李湘如没好气地白了颜蓁蓁一眼:“还不是你出的好主意!”

谢明曦将那两句话说出口后,阴郁了几日的心情反而彻底冷静下来,轻声笑道:“别人若知晓我们此时的对话,不知会怎生的震惊。这天底下,竟有人为了自己即将做天子向妻子道歉。这个将做皇后的妻子,一脸宽容大度,岂不更是可笑?”

然后,心里涌起些许异样的感觉。

有资格进宫跪灵的诰命女眷,俱在三品以上,多是年过四五旬的老妇人。平日养尊处优,哪里经得住这般辛苦。

谢明曦虽是庶女出身,竟也无半分庶出的拘谨胆怯,同样骄傲自信,令人激赏!

淮南王世子憋了一肚子火气顿时冒了出来:“什么尽力而为!有半点差池,我立刻要了你的狗命!”

目光扫视一圈,明知建文帝没来,李太后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皇上呢?”

谢明曦只当不知,放下笔,稍微活动手腕。

永宁郡主在宫中长大,和她本就相识。一个月前派了赵嬷嬷暗中来说项。她无资格阅卷,只在巡考的时候放一放水。只要无人揭破此事,便安然无虞。

就像蓄了一身的力气,准备重重挥出去,却被人漠然无视。

可惜,她的身姿再优美,也未能令四皇子动容。

江老太太狠狠呸了一声:“你娘是个丧门星,你也不是个好东西!要是你二叔三叔有个好歹,我就将你卖到窑子里去!”三皇子府离皇宫颇近。

这是淮南王的声音。

谢明曦睡足了半日才醒。盛鸿一边喂谢明曦喝米汤,一边诉苦:“山长抱了半日,也不嫌累。我只抱了阿萝一会儿,山长就将阿萝抢走了。”

季夫子苏夫子杨夫子廉夫子也一同随之而来。只有董翰林缺了席……

“他们几个心中惊惧惶恐,却不敢声张。丁主事唯恐自己渎职之事被察觉,伙同这三个低等武官一起将此事瞒了下来。在武库司的库房记录上,将这三架不知被何人偷走的弓弩记做损坏。一时无人察觉。”

一开始知道此事,顾山长错愕震惊,还有几分被欺瞒的恼怒。

盛锦月咬牙暗恨。

盛渲笑着哄她:“你日后多邀明曦表妹登门做客,想要什么,只管张口。”

“祖母前些日子病了,我心中颇为挂念。”谢明曦含笑说道:“好在祖母身体痊愈,今日已能进宫,我心中颇为安慰。”

谢钧听到赵嬷嬷的声音,残余的理智终于回来了,略一犹豫停了手。瑶碧点翠也各自停了。

陆迟俊秀的脸孔如笼罩着一层冰霜,寒气逼人:“李默,你什么都别问了。我已和四皇子斩断昔日同窗之谊,今后永不来往。你若心疼四皇子妃,不愿再登陆家的门,也随你的便。”

盛鸿顿时手足无措:“哎哎哎,师父别哭。这要是让人见了,定会以为是我这个弟子忤逆师父。”

唯一没变的,是六公主一直坐在谢明曦身侧。

所以说,董翰林的“坚强坚韧”,也实在值得钦佩!

从她嫁给建文帝的第一日开始,婆媳两人便互相憎厌,互看不顺眼。她身为儿媳,天生便居于劣势。声称爱她的丈夫,同样是个孝顺的儿子,多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她也因此生生受了数年磨搓。

“皇上和皇后娘娘是少年夫妻,情深意长。不过,男人的心最易变。远的不说,就说当年先帝在世时,和太后娘娘也是恩爱夫妻。后来还不是一个接着一个往宫里纳嫔妃?”

“传哀家口谕,立刻治服宁王。”

俞太后冷笑连连:“一朝刑部尚书,你说打就打。金銮殿上,你想闹腾便闹腾。说到底,这是没将皇上看在眼底,没将哀家放在眼底,更未将朝廷法度放在心上。”

顾山长目光一扫,沉声吩咐:“上课时间已至,你们还在这儿发什么楞?还不快些进书院去?”

盛鸿定定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明曦,幸好我有你在身边。”

早知如此,当时她也该装装样子。白白便宜了谢明曦,靠着几颗参丸便结交了林御史的女儿……还有之前的尹潇潇!

万一谢明曦心存怨怼,考试时故意“失手”,害得谢云曦考不中。永宁郡主定会大发雷霆,将这笔账都算到她和谢元亭身上……

“要是松竹书院输了,我们这次得赔多少银子?”其中一个掌柜,木着脸问道。

肯伸手扶一把出丑的妻子,总算有了一些人样。

谢元亭从头至尾没吭声,此时忽地迈步追了出去:“母亲勿恼!二妹愿回谢府便回,儿子留下陪伴母亲!”

顾山长倒是未推却,只揶揄地笑了一笑:“看来,我今晚是沾了明曦的光。”

俞皇后从来不说,顾山长也能看出几分。

尹潇潇立刻接了话茬:“可不是么?我吊了榜尾,我爹还是高兴的很。连着放了三日炮竹,吵得四邻都无法安寝。害得我都快没脸出门见人了。若是有人问我考了第几,我哪里好意思张口。”

方若梦站在莲池书院外,看着属于自己的那三间店铺,黯然低落的情绪,瞬间被治愈了大半。

说起来,这也是莲池书院里广为流传的笑谈了。

待嫁的女子,无非是亲手做些针线活。谢明曦什么都擅长,唯独女红平平。索性不费这份心,重金聘了两个京城有名的绣娘做绣活,到最后亲自填补两针便是。

“谢侍郎身为蜀王殿下的岳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等时候,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几位皇子下意识地对视一眼,心中了然。

可千万别被气昏!

芳巧确实心灵手巧,荷包上绣了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衬着碧绿的荷叶,颇为精致。

扶玉比从玉大了两岁,今年十三,生得粗笨壮实,颇有力气。一张黑黝黝的脸蛋平平无奇,离清秀尚差了一截。

心里在打着什么主意,一望而知。

谢明曦越想越觉好笑,口中溢出如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俞皇后笑着看向李贤妃:“今日长卿为何没来?”

俞皇后眸光微闪,故作不经意地笑道:“她大概是有喜了,因时日短,羞于张扬。”

阿萝没有令谢明曦失望。

盛芙。

李湘如倒是聪明通透,抱起孩子来有模有样,特意哼着小曲儿哄芙姐儿。芙姐儿颇为舒适,自不会哭闹。

芙姐儿倒是没尿,却扑哧一声拉了出来……芙姐儿一身臭气不说,闹得她也一身臭气。

“四皇嫂刚才的脸色你看见没有!”尹潇潇想起刚才的情形,笑个不停:“诶哟,我认识她这么多年,还从没见过她那等脸色。”

只有安然活下来,才有报仇的机会。

唯有她,是个失了宠爱的病秧子,懦弱温软无用。只能用这等荒谬可笑的笨法子保护自己的儿子……

从玉略一犹豫,仗着胆子低声道:“往日小姐和穆小姐还算和睦。只是,如今穆小姐已嫁到淮南王府,小姐何必再见她?”

好在皇后娘娘未落下风,和俞太后平分秋色。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