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牙白口清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卧槽……

弘治皇帝气的七窍生烟。

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你倒是打的好算盘,这功劳,朕倒是想赏赐,可是朕来问你,以什么名义进行赏赐呢?”

于是,向萧敬:“你来说,到底如何了?”

这冕服穿在王守仁的身上,格外的刺眼。

方继藩咽了咽口水,他突然想吃甘蔗了。

张懋忙是带着几个礼部官员前去銮驾那儿见驾。

这显然,是奇耻大辱。

可现在,越来越多的牧人,开始想要体验全新的生活,尤其是某些跟着汉人,发了财的牧人,他们衣锦还乡,回到了自己的部族,带回了无数的宝货,给所有人发丝绸的衣衫,将茶叶和盐巴,都分给自己的族人,让部族上下,为之感激,而反观这些贵族,人们越来越察觉,原来脱离开了他们,也可以生存,而且……还可以生活的更好。

方继藩脸色惨然:“跟我没关系呀。”

当然,方继藩对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

朱厚照道:“父皇自己要找死,看来是没得救了。”

他们是第一批学习语言的人,朱厚照亲任院长,方继藩乖乖去观了礼,热热闹闹的到了正午,朱厚照的兴奋劲还没有过去,见方继藩魂不守舍的样子,道:“怎么,见本宫做了院长,你不高兴?”

方继藩道:“你有何事?”

……

而现在……

哪怕来一段山歌,那也美得很哪。

“可还是差得远了。”方继藩道:“须知,眼下的钢铁,可是产多少,就能卖多少,不愁销路,按理来说,成长应当惊人,不少的作坊主,都该立即进行扩产,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拿出所有的身家,向钱庄借贷,也要满足修铁路的需求,趁此机会,疯狂的扩张不可。”

直接丢到库房里去吃灰,好像……有些可惜。

虽然是一副痛苦的表情,可这一身行头,却依旧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王不仕觉得心惊肉跳。

翰林们顿时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王不仕也算是服气了,正要匆匆上车,这时,却听身后道:“老爷,老爷……”

说着,带着一个箱子,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眼镜来,这眼镜,有些不同。

只不过……

方继藩看他面上果然……有点惨不忍睹,安慰他道:“还好,看不来什么。”

时代变了,玩法也变了。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会,便道:“继藩未雨绸缪,果真是一番谋国之言。”

“厚照啊。”弘治皇帝微笑:“今日……怎么见你这般本份。”

想要真正的做到,无孔不入,这就意味着,战略保障局,不但要招纳汉人,还要招募和笼络各国之人,以西洋作为立足点,确实是一手妙棋,而打着商行的旗号作为掩护,进行活动,也可谓是深谋远虑。

因为这个大陆,压根就没有马的存在,自然,也就不存在骑兵。

可唯独,他们最害怕的,就是火铳和火炮,炮声和铳声一起,顿时便是摧枯拉朽。

石头,通体晶莹,在阳光之下,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王文玉内心,依旧激动无比。

“你看,在这黄金洲里,竟能发现这样的祥瑞,这足以证明,我大明经略黄金洲,乃上天的恩旨,这黄金洲,乃上天赐予皇帝陛下的礼物,大明据有此地,定当万世永昌,国祚绵长!通知所有人,立即赶路,不要逗留了。”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大气……

带着几分久远的记忆,是那熟悉的味道。

让保定府去死吧。

“是的。”王细作信心满满的道:“他们的京城,距离港口,不过百里,只要能消灭他们的水师,占领他们的港口,这个港口,叫天津,接着,便可向他们的京师进军,擒拿他们的皇帝,那么,整个明帝国,就会束手就擒,他们……那里有数不尽的财富,他们的皇帝在宫城里,更是藏着数不尽的宝藏……”

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

梁储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一般,摆了摆袖子,只剩下了苦笑。

弘治皇帝眼里带着冷漠:“卿家怎么回京里来了。”

你陈列,好歹是奴儿干都司下头的指挥,那奴儿干都司,是何其苦寒的地方,怎么会受不住?

朱秀荣却莞尔一笑:“夫君是驸马,有些事能做,有些事,不能做,还请三思。不过……我岂会不知,男人在外,谁没有妻妾呢,倘若夫君当真……”

弘治皇帝竟是沉默了。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

一般情况,能准其设石坊的人家,不是致仕的高官,要嘛,就是立有大功的臣子,最次,最次,也是名气极大,以至于惊动了朝廷的人。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何时退的婚,为何梁女医不知?”弘治皇帝脸色越来越差,眉头轻轻扬了起来,声音不禁透着几分不悦。

这不说还好,一说,更令弘治皇帝暴怒。

…………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梁家安静了。

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

朱厚照咕哝,敢情自己白安慰了方继藩老半天哪,这样一想,便觉得好似吃了大亏似得。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她神情焦灼,显然……自己也不确信,是否有用。

一旁的小环,则手搭在太皇太后的脖上大动脉上,惊喜的道:“成了。”

张皇后朝他轻声说道:“将刘家这位青年才俊,诏来,明日清早,预备见驾。”

朱厚照无奈,顿时没有气焰,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安静的等待着。

刘文华也不知,何故突然在半夜三更,有人寻上门,紧接着,说是皇上让他清早入宫觐见,他忙是询问,而宦官自是晓得规矩的,不该说的,不能说,而且传旨的宦官,在东厂里当值,是里头下了一个条子,让他紧急去办事,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自己也不清楚。

刘焱说到此,便没有说话了。

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现在……心里还激动万分。

弘治皇帝道:“卿在广东布政使司的乡试,成绩如何?”

更多人一头雾水。

这御医院和女医院,为了应对紧急的情况,可是一直准备着车马的,虽然平时不得在宫中动用车马,可到了紧急情况,大夫们便立即坐着车马飞驰而来。

因为……这病太过突然,事先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

弘治皇帝上前,几乎要扑倒在太皇太后身上滔滔大哭。

她是读过书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

方继藩说到此处,顿了顿,叹息道:“哎,当然,陛下对母后,历来是宠爱有加,想来,并不是生了什么嫌隙吧。”

这样说来……这事,十之八九了。

张皇后抿了抿朱唇,轻笑道:“噢,想来,是你的父皇,他近来操劳国事,随口瞎说的话,秀荣,你不必放在心上。”

本宫无用?

真是匪夷所思啊。

现在要看书了,自是心如止水。

弘治皇帝显得有些恼火,因为这球经里,都是骂声一片,哪怕是锦衣卫的奏报,也大抵都是如何。

自打朱大寿撰文,认为此次保育院是黑马以来,倒是有不少球迷,开始对保育院队看好起来。

方继藩笑吟吟的道:“陛下说的是。”

弘治皇帝却显得极冷静,直到一场球赛结束,方才起身,他面带微笑:“后生可畏,这些倭国少年郎,倒是厉害。”

方继藩不喜欢足球,对他而言,足球是他赚钱的营生,他反而关心的,乃是妇人们的街jie放运动,这才是利在千秋的大好事啊,娱乐终究只是娱乐,可站在方继藩这等角度,他所关心的,岂只是娱乐这样简单。

他穿着冕服,行动笨拙,待又行过大礼,而后,率百官至东配殿,东配殿里,香火鼎盛,弘治皇帝目光,落在了方景隆的神位上。

刘健沉默了。

随即,他皱眉,龙颜震怒!

可现在是什么场合。

“……”

“不算!”方继藩倒是急了:“陛下,说话要凭良心啊,那边来的奏报,是中了三十多刀,儿臣一直说,家父吉人自有天相,绝不是短寿之人,是陛下一口咬定,说家父薨了、薨了,儿臣以为,就算是欺君,那也是陛下欺自己呀。”

却见此时,东配殿里,弘治皇帝在朱厚照、方继藩等人的拥簇之下,疾步而出,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出了太庙,不见了踪影。

或许是无法接受,又或者是,内心深处,总是盼望着奇迹,又或者,这是他的本能。

跌跌撞撞的被方继藩拉了出去,方继藩才松口气:“什么事?”

“走的是私船,当然,表面上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方继藩道:“这就好极了。”

朱厚照道:“怕就怕这个王细作,一旦出了海,就翻脸不认人了。”

安赫尔伯爵绝望的看着,那已靠近的巨舰。

硝烟徐徐的消散了。

可怎么就……

远处,也看不到敌船舰影。

整个人间渣滓王不仕号蒸汽船,已是如临大敌。

所有人都看向弘治皇帝。

武官颔首点头:“诸位,有什么要说的?”

…………

安赫尔意识到,大明舰船的弱点,他们的舰船,还停留在大的阶段,认为只要舰船足够大,就可以以其巨大的船身,和大量的水兵来取胜。

当他们用可怜的炮口对着对方的时候,却突然发现,对面的巨大船身上,竟是密密麻麻的,全是炮口。

对面的火炮声,也开始轰鸣。

眼里布满了血丝,咬牙切齿,这一刻,方继藩久久不能平静……他内心深处,已涌出了无尽的怒火。

只是一个回合,这坚固和以火力强大著称的佛朗机舰,就这么……彻底的葬身鱼腹。

这一刻,任何海战的所谓经验,所谓的高超的战斗技巧,以及海军的训练有素,都无法弥补这个巨大的代差。

自己还在船上呢。

许是受了这些的感染吧。

远处,突然传出了哗然的声音。

可想了想,他晃晃脑袋,算了。

巨舰一路向南,天色暗淡下来,而后,又迎接了清晨的晨曦,迎来了烈阳,海水涛涛,顺着既定的航线,那烟囱不断的翻滚着乌烟,巨大的船身,在海天一线之间,全速而行。

“只是……”马文升咬咬牙:“陛下下旨出击,本意是要歼灭西班牙来犯之敌,可是……陛下,这怎么追的上?那西班牙的快船,宁波水师的快舰,尚且追之不及,何况,他们是登州出发,而臣等却是天津卫出发,这中途,相隔多远啊,老臣在出航时,本不敢说,只恐败坏了陛下的兴致,可是……到了如今,如鲠在喉,是不得不说了,陛下……佛朗机舰,是追不上了,齐国公要追,这是因为,他的父亲过世,满怀着国仇家恨,这才变得不理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是……这于事无补,意义何在呢?”

“儿臣不悲伤呀,这消息,是数月前发生的,现在说不准,我爹不但活着,还生龙活虎呢,说不定,我有一个弟弟,要出生了。”方继藩朝弘治皇帝眨眨眼。

朱厚照极小心的,要看方继藩的眼色行事。

弘治皇帝眯着眼,颔首点头。

而远海航行,则大多借助于洋流。

“嗯。”弘治皇帝若有所思:“一定花费不菲吧。”

让方继藩来取名,这不啻是车祸现场啊。

总算……回来了。

当人们纷纷举起望远镜,却发现,那巨舰上,也有人举起望远镜看着自己,细细去看,这个人……很面熟啊……

于是,忙取下望远镜,一副心有余悸之色。

弘治皇帝背着手,欣慰的颔首点头。

他发现这些人,还停留在过去的自己时那般的心思,当初,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的心思呢。

弘治皇帝见是一个宦官,气喘吁吁,他侧目看了这宦官一眼:“何事?”

“已是远遁,只恐追之不及了。”一群随驾的大臣已是吵闹不休的时候。

他心里……对于这方继藩,颇有几分复杂。

“鲁国公立下大功,他的儿子齐国公,又何尝没有为大明立下大功劳呢?”

有人翘起大拇指:“以忠义而论,方家世世代代,真的没得挑,诸公,快去见驾吧。陛下只怕……”

而弘治皇帝看到了奏报,他惊呆了。

又如黔国公沐英,在其死后,朱元璋甚是痛心,则追封其为黔宁王。

这是规矩。

“……”

“是。”马文升点点头,他退了出去。

所有随驾的大臣,统统都在行在外住下,因为大臣太多,只好挤在一起,辛苦是辛苦一些,可也没有办法。

“这个……”方继藩道:“陛下,若是失败,自是哪里出了问题,当然是找出原因,而后,继续改进。”

方继藩忙是上前:“刘公有什么吩咐。”

梁储怒气冲冲道:“老夫就问问,老夫女儿怎么了。”

女儿还被方继藩捏在手里呢。

而后,骑兵翻身上马。

传令兵飞马,传达方景隆死战的命令。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