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枉尺直寻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奴婢觉得这样也省事儿,更妥当一些,希望轻歌公子能不再隐瞒。”侍画道。

谢芳华坐不住了,对侍画吩咐,“去问问,怎么这时候了还没回来”

连他都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那二人喷薄溢出的心头血,快速到极致的流逝的生命。

南秦江山多少人对之寄予厚望?家族至亲多少人对之担之重之?他们的性命何等的重值?

谢芳华看着郑孝扬,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虽然秦铮和郑孝扬不比秦铮与燕亭、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从小玩到大,但这份能在以为他们死时横剑自刎甘愿陪死的情分,却极其可贵。

言轻接过马缰绳,带着昏迷的云水,上了马。

秦钰忽然笑了,“这么说还是我不识时务,打扰了敬魂?”

初迟点头,从怀中拿出一幅画卷,就着火把展开给言轻看。

秦铮的手指似乎缩了缩,不过又很快僵直。

秦铮瞅着她,攸地笑了,肯定道,“定不会太难的!”

刘侧妃又怔了一下。

刘侧妃从左相府待秦浩的态度来看,让她心里总算安慰些,问道,“那卢雪莹呢?”

“你竟然还笑?”听言顿时不满地道,“你的武功是怎么练的?我真是怀疑了,我自小陪公子一块儿长大,每日陪他练武,可是与公子比起来,我还是差得远,每次都在他手下过不了几招,而你就不同了,竟然能和公子对打,还能挑掉公子的玉佩……”

八皇子、王芜、郑译三人对于秦铮下厨烧火的动作本来就觉得稀奇了,如今见他竟然亲手端菜,眼珠子都睁大了一倍,如今再看他身后跟着进来的谢芳华,三双眸子一瞬间齐齐露出几分惊艳来。

秦铮坐下身,“嗯”了一声。

“我来吧”谢芳华走进小厨房,看了一眼切好的菜和准备好的材料,挽起袖子洗手,同时对秦铮说,“你给我烧火。”

林七傻眼,“小王爷,小王妃,您二人这是将明天早上的材料都做了,明天一早,奴才还得去找大厨房采买。”

春兰挑开门帘,谢芳华走进了屋。

刘侧妃点点头,立即追问,“孩子还能保住吗?”

秦浩有些讶异,似乎没想到这么快卢雪莹就怀上了,但他转而又想起了什么,嗤笑了一声,不以为许。

秦铮看了她一眼,有些后悔刚刚让她换了易容,他眸光扫了一圈,这屋中也寻不到一块面纱。他知道这个毒蝎子的毒厉害,此时也顾不得了。毕竟秦倾的命打紧,他一咬牙,拉着她出了房门。

了。连来福楼也不安全了。”

“那就先将那十几位草药现在给我抓了。”秦铮吩咐掌柜的。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她笑着对秦钰道,“这两个孩子虽然有心隐瞒,但也是情有可原。如今他们毕竟是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若是传出去,因为这个打了他们二人,可就是笑话了。有损皇上英明。皇上若是有什么气,跟我一样,都给秦铮和华丫头攒着。待他们回来后,找他们算账。”

喜顺连忙应声,打着伞转身匆匆去了。

“皇上还好好地待在宫里呢,太子也好模好样地待在西山军营呢,如今既然她让人来喊铮儿和华儿,交给他们就是了。”英亲王妃话落,对谢芳华和秦铮说,“你们要去的话,小心点儿,多带点儿隐卫。”

谢芳华让开床前,对秦钰道,“应该是极细的一根针,你现在对着他后背心运功,用内力吸,他的后背心应该会吸出一根针来。”

小童将准备好的千金送去给酒肆主人。酒肆主人今日一顿饭便赚了千金,大约高兴,免费送了一坛酒给小童。

谢云澜背着谢芳华向里面走去。

“那边是东跨院吗?”谢芳华伸手指向一处大一些的院落。

“我靠近他时,他起初的身子是僵硬的,不止一次。后来便好了些。”谢芳华道。

小童守在门口,有些担忧地看着里屋紧紧关闭的房门。

二人出了府,向城楼而去。

谢芳华道,“就是让背后之人疯狂出手,只有他们出手,我们就除之后快。”顿了顿,她道,“这里是南秦京城,是世代秦氏皇朝盘踞的地盘,也是谢氏盘踞的地盘,难道还怕了区区背后扎根的北齐暗桩和背后算计之人就算他们再厉害能在重重围困下,做什么”

谢芳华拿出火石,点燃了火盆里的卷宗,泛黄被保存得完好的多年的卷宗顿时都烧着了。

明夫人听闻孙卓和秦钰如此说,身子晃了晃,几乎站不稳。马车来到宫门口,守卫侍卫见到秦铮和谢芳华,立即打开了宫门。,

“你别告诉我你没发现”谢芳华没好气地看着他。

秦铮端起茶盏,慢悠悠地晃着,茶水在杯子里晃出一道道螺纹,他忽然端起来,一口气喝尽,放下茶盏,对秦钰道,“今晚会会郑孝扬。”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过了片刻,那辆车没抬来,一群人从里面呼啦啦地出来了。

右相夫人一噎,刚要再怒斥,右相拦住他,皱眉道,“让你不要跟来,你偏偏跟来,不就是一辆车,铮小王爷来看,让他看就是了,你激动个什么。”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总要查出来是什么人动的手。他在京中,在你身边,我心里踏实些。”英亲王妃道。

英亲王妃闻言压下担忧心急,看着她,“好吧,听你的,不喊他回来吧。”

英亲王妃低头寻思,片刻后,她揉揉头,“昨日早上起来,一直忙着里里外外布置花草,小厮、侍婢,来去匆匆,除了春兰,我到不记得当时我和春兰看这盆花时,还有谁在场了。”

“来人!”英亲王妃大喝。

“是。”有人立即去了。

“春兰,去取府中所有人的名册,我要点人。”英亲王妃又吩咐。

英亲王妃知道谢芳华既然将药方给侍墨,她自然是她信任的人,便也就没说什么。

“届时视情况而定。”谢芳华低声道,“兴许有很多的事情要办,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京城。”

街道上还残留着昨日大雨过后的清新之气,马踏到地面上,也无丝毫的烟尘卷起。

------题外话------

车夫认出了秦铮和谢芳华,扭头对车里说了一句,车帘幕缓缓从里面挑开了,金燕露出脸,吩咐了一句,“停车!”

金燕也察觉了秦铮竟然对她笑了,态度转变得如此明显,让她暗暗心惊了一下。

谢芳华看了一眼,伸手拿起一个翡翠的凤凰奔月簪环,看了片刻,跟着金燕手里的对比一番,对她道,“你手里的这只和我手里的这只雕工相似,但我到觉得这个更好些。凤凰奔月,华而不奢。”

在门口,正巧碰到了秦钰和秦怜、李沐清和李如碧四人。

秦铮这样的人,只会让人越来越喜欢,是不是~o(n_n)o~ ~ ...    屋内传出的声音是谢云澜的声音没错,但是这般无奈压抑痛苦的声音又十分不像今日所见时他那温和疏离偶尔露出宠溺无奈的声音。

    风梨想着既然公子出声,那么自然是允许这芳华小姐进去的,他想着多年下来,芳华小姐在公子面前真是一个特例了。连他也不懂为何公子独独对芳华小姐特例。要知道谢氏米粮除了一堆公子外,也是有一堆小姐的。可是从来不曾见到公子和她的其他妹妹亲近。他只能点点头,“回芳华小姐,是我家公子,他在屋内,在喊你。”

    还是他一直就是这副样子,还是今日她来到他身边,他故意使得赵柯和他共同在演戏。

    鲜血入腹,似乎阻挡住了那奔腾入胸口的恶气,他**的身子能清晰地看到那两道粗气不动了。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谢芳华看看日色,已经偏西,知道他早先说要去陪英亲王妃用晚膳,转身回了房。

片刻后,秦铮忽然出了房门,走到她身边,轻轻伸手揽了梅枝,往她的花篮里抖,数片花瓣便落在了她的花篮里,他不说话,又够了一株梅枝,做着同样的动作。

一行人等在门口迎接皇上圣驾。

右相夫人哭着摇摇头,“我不出去,我就在这里看着诊治,都怪我,若是我不掀开帘子质问那个郑孝扬,也不至于让碧儿替我挨打。”

谢芳华沉默了一下,“也不是全无可能。”

李如碧道,“爹,我不诊治了,就这样吧。反而对于我来说,容貌好坏,也没什么用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