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备多力分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曲耀阳看了眼躺在病床上陷入昏迷的弟弟,“我只想知道,现在还有什么药物可以控制住他的病情。”

光是想到这些乔榛朗都觉着自己想要大笑起来。

先来的头批人马,是“宏科”的财务审计团队和律师团,于康恭敬上前,说:“现在就开始工作交接吗?”

“我知道,那个人是裴淼心,你母亲已经同我说过,当年她也曾经义无反顾地爱过你。不过可惜,她的意志不够坚定,也没有我聪明,她除了默默爱你她什么都不会做,可是我不一样,我相信我才是最适合你的那个人,我能够坚持到底。”曲耀阳说完话后就走了。

窗外轰隆隆的雷声响起,接着是噼里啪啦的暴雨,重重砸在窗台上边,惊得她从梦中清醒。

裴淼心点头,“谢谢你臣羽哥,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这个家里我最好的朋友。只是我现在真的都挺好的,耀阳他不爱我,我并不怪他,我只是觉得有一点点可惜。好可惜,这个世界上我最的那个男人他不爱我。”

曲耀阳沉吟,“继承这间公司之后,你是不是一次都没到公司去过?”

她的唇是肿的,脸颊也是肿的,不过这样就好了,这样已经足以让她对这个男人完全死心。

他在紧要关头箍住她后腰,将她紧紧定在身前,迎面撞进她有些仓皇无措的双眼时,他模样淡定霸气外露,那种不怒而威的贵族的姿态尽显,不过一个扭头,就吓得那些记者再不敢多说什么。

“等等!”夏芷柔一怔,“你说谁?”

母女两人选购好自己要买的东西正准备出门,哪晓得刚走到珠宝店的门口就碰上一身妖冶装扮的夏之韵。

“是我。”赖欣的声音。

她声音有些沙哑,却忍不住轻笑出声,“没有,臣羽,我们几个挺好,再说我们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你安心做你要做的事就好。”

陆离果然快步绕到她手指的那个方向,弯了弯身,“哎呀,真是凹得有点厉害。可惜,可惜了……”

“摩士集团”梁家老太的生日,就刚好在这个春天结束以前最后的日子。

曲耀阳整个人一怔,身体的感触和拥有她的快感已经让他完全无法自已。

想想还真是讽刺,她似乎早料到他没那么容易放过自己,所以先前他从她手里夺过去喝掉的伏特加里加了重重的扎来普隆,扎来普隆,又称安眠药或安定片。这是早年她在国外刚生完芽芽却因为过度紧张和焦虑而睡不着觉所开始吃的安定片,如果与酒混合,那药力则更是加倍,再甚者,可能直接要了那个人的命。

裴淼心没来得及回话,出租车司机已经将她送到了航站楼的外面。

吴曦媛已经完全看不下去,这分明就是一个纨绔又闲得发慌的公子哥在这儿调戏良家妇女呢!

到达大门门口,来为裴淼心开门的人是陈妈,后者正站在门前犹豫的时候,裴淼心已经不由分说夺门进屋,快速奔到楼上曲耀阳的书房。

……

“什么受害者?”敢情这曲子恒出的车祸还不小,竟然还有个受害者的存在……那也就是说,曲子恒他极有可能是肇事伤人。而昨天晚上她记得他出去之前还同曲耀阳伸手要过钱,他说他要请朋友出去喝酒去。

她掌心触上一处高耸,坚硬滚烫且炙热得像要穿透她的灵魂与皮肤。

裴淼心嫁过他们曲家的两个男人,且这两个男人还是亲兄弟。

“我跟心心是自由恋爱,我未婚她未娶,我们两人在一起有什么问题?”

聂皖瑜看了看曲耀阳,又去看跟在他身后的裴淼心,“真巧啊!耀阳,你没时间接我的电话,却有时间陪别的女人在这里吃午餐。”

“嗯?”她笑笑望回奶奶的模样。

“这是……”奶奶虚弱地望着那块苏绣的帕子,只觉好生漂亮大方。

******

可让裴淼心完全没有想到的是,那聂皖瑜,竟然没过几日就跑到了她的公司里头。那时候她正开完了会从会议室里出来,刚刚推开自己办公室的大门就看到正坐在会客沙发上冲自己微笑的小女孩。

“那就好,那就好。子恒,快别玩手机了,好好吃饭。”

“嗨,我那车,不论款式还是颜色什么的都有点过时了,昨儿个我才看见我一朋友开了一款德国新晋的跑车,那拉风的劲儿,好像多瞧不起我似的。”

曲耀阳又道:“其实这次我去丽江,就是去看看‘宏科’在那修的度假酒店弄成了什么样。我到那儿的时候住的还是我们曾经住过的客栈,我也碰到了阿坤,他向我问起那个总是表面含笑却眼带伤痛的小姑娘现在到底过得怎么样。”

曲婉婉着急想要上前,却被曲母用力抓住胳膊,寻到楼梯根的地方,强行拽了她上楼。

听到他的声音,她委屈得差点又要哭出声来,却还是强忍着对电话里细语:“我都不知道应该跟你说些什么,我好抱歉,我也没有想到会发生刚才的事情……对不起,嘉轩,对不起……”

起身到梳妆镜前重新装扮,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再有一会儿就要开始晚餐,到时候便是所有人给爷爷祝寿送礼的时候,曲家未必真就有人关心了她的去向,可是曲臣羽若是不见,定会上来寻的。

曲臣羽二话不说转身推开书房的房门,过不到一会儿手中一只小钥,几下就将房门给打开了。

曲母的话让裴淼心顿觉有些难堪,但还是忍着气回身,蹲下来同芽芽好好说:“芽芽,你还是不是麻麻的好孩子?”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耀阳啊!我跟你爸先搭老王的车回去,老陈送你爷爷回医院再休养几天,你喝了酒,要不也跟我们一起?“

曲婉婉一直等到曲耀阳好些了才打算送他回去,哪晓得曲耀阳摆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并说今晚并不打算回大宅,就想去自己在外面的公寓住一晚上。

他把卡片翻过来一看,原来是一张代驾的名片,很土的黄底蓝字,上面一串放大的数字。

……

客厅的灯光昏暗,只有电视机墙那块开了一整排的射灯,将整个黑暗里的物什笼罩在朦朦胧胧的光影里头。

他的女儿,他的芽芽,凭的让人觉得心暖。

印象中,那么骄傲那么霸道的男人,怎生会在这样的情绪下崩溃到哭?不,那绝对不可能会是她所认识的他的!她印象中的他就算再难受再难过都能撑得住,他一向都是无所不能的曲耀阳的,他是曲家的长子,他是“宏科”的总裁,他得天独厚,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他何至于会崩溃到哭了?

很快,男生那边有人牵着自己的马过来,一张眼,就看到这边的情形。

苏晓连声冷笑,连连后退,她说:“我也很想要信你,可是你们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你既然已经决定嫁给臣羽,为什么就不能好好地只做他的妻子?如果你现在真的觉得后悔觉得难过,那何为当初就不给曲耀阳一个机会重庆开始,以至于现在祸害了他们两个!”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他不知怎的突然就回了身,一双眼眸犀利,堪堪就是之前餐桌上不动声色看着她的模样。

“曲家的其他人看不起我们也就罢了,就连你们家随便一个佣人也能拿脸色给我看、取笑我也无所谓,可是今天,我只是臣羽一个人的妻子,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合该就是他的。这是有医院开出来的正规证明的,不信你大可以去问问。”

裴淼心喝完了水杯中的水,过去抢了他手中的袋装泡面几下将面撕开。

她点了点头,说:“是啊!旧车配旧人,这车你早该给我了,我现在每天走好远出去坐车,我脚都疼得不行。”

他敲了几下门门便打开,她妆容整齐地站在门边,“我早弄好了,就差你。”夏芷柔咬着唇,“可是,我还是想要一个我跟你的孩子,从前你不要是因为我们还没有结婚,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还有什么不可以?而且你看你爸妈的脸色,这么些年你妈好不容易容得军军进门,就是以为他是你的儿子,但若让他们晓得军军是领养的,那他们对我……”

……

他在病床边上坐下,想要安慰臣羽什么。可是张嘴张了半天,终究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曲耀阳的眼睛虽然看不见,但心里仍是会分,“我的意思是,你在调去帮我母亲开车以前,给我太太开了多久的车?”

最重要的是,自从臣羽的葬礼之后,她当真一次都没再见到过她。

那时候天色已经快要大亮,他在朦胧的困意里,看着她白皙的肌肤一点一点,在昏暗转明亮的光线里逐渐清晰起来,连带着她的模样。

洛佳还要急争,裴淼心却转头道:“大家都是朋友,如果朗少不嫌弃的话,就留下来吃顿便饭吧!”

她张开双臂紧紧抱住他的脖颈才道:“你说,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好事,才会在这辈子遇上你这样的人?”

所以,她也才会这般义无反顾地,想像他照顾她与保护她那样对待他。

“大哥!”路边的人群当中突然冲出一个娇小的身影,是曲婉婉,她正好在这附近逛街,却不曾想无意撞见了这边的情形。

她是知道这段大哥和聂皖瑜之间的所有纠葛的,而她也知道,大哥最近一直都在动用北京的关系,尽可能地想办法去制约聂家。可是北京那边回来的消息都称,这聂家在京里的关系早是根深蒂固了的东西。除却聂家,还有一个更大更有权威的家族是这个家族的姻亲。

“可是曲耀阳他欺负我,他们全家都欺负我,你看着我被人欺负了也不管是不是!”

他拽住她的手往停车场的方向走,“不,你有。”

“我听说有皖瑜从扶梯上摔下去了,可是,你怎么样?”

曲耀阳皱眉站在原地,听着阳台边上的聂父一声冷哼,被转过身去,似沉痛到了极致。

吴曦媛侧身看着裴淼心,出了好一会儿的神。

裴淼心想了想先前在那办公室里遇到的高定部主管,那主管看到她在他房间里逗留的神情已经颇为警惕,可能他也有从外间听说,她在外经营着自己的高定公司,若是两家公司合并,“心工作室”完全接管了“玉奇”的高定部的话,他很有可能就会失业。

裴淼心皱眉,这事好不好跟他说呀?以着他的铁腕和狠劲,有可能很多事情只是有那么个苗头,他就会果断将人开除,将一切尚未萌芽的“毁坏因子”直接掐死在摇篮里。

“你是担心现任高定部的主管eric会生异心?”

“行,关于孩子的问题我们仍然有空间跟余地坐下来慢慢谈,暂且并不急于一时。”

“在我们彻底解决这件事情之前,你跟孩子哪里都不能去,你们必须待在a市,待在我的视线范围之内!不然难保你又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样,说消失就消失,届时谁来保障我的权利!当然,你可以拒绝!”

“不可能!”裴淼心瞪大了眼睛,“芽芽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再说了,你刚刚不是已经答应过我……”

“我是答应过淼淼,关于孩子的问题暂且不急于一时。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女儿还是你的。可是裴淼心也请你公平一点好么?女儿不只是你一个人的,她也是我的。若说今时今日我还不知道她的存在也就罢了!可是莫名其妙空白掉的这许多年,我就这样错过了我女儿从出生到现在这么多美好的珍贵时光,难道仅是这一晚上,你都不愿意将她交给我吗?”

曲耀阳的话让裴淼心一怔,曲婉婉也在这时候回转头来,“淼心姐,我哥……是真的很疼爱孩子,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他是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只是这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是到这么多年后才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我哥的心情虽然我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可是他的意思我懂,就一个晚上,让他跟芽芽相处,让他了解一下芽芽,好吗?”

曲耀阳冷脸看着她和她面前的东西,呼吸愈沉了几分,“这些东西哪来的?”

裴淼心放下手中的筷子,似乎再好的食欲这一刻都吃不下任何东西,“我知道是你帮我缴了住院费,可是五千多……好贵。我分期付款还给你行不行?”

有午餐结束的护士过了叩了叩门,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背对着站在那里的曲耀阳,只是一愣,“曲总,您在这里正好,您妹妹现在要不要退房,刚才我听护士站的人说她要出院了?”

“芽芽你搞什么鬼?你巴巴呢,怎么没有跟你一起上来?”她有些狐疑地低头看着女儿,小芽芽却在这时候跳起来指着她手里的鲜花道:“看卡片,快看卡片!”

她弯腰去拖,他从后面用力揽了她的腰际一下。

小家伙这会正同朋友玩得欢畅,抬头看到裴淼心时搓了搓小手,摇头,“麻麻,啊!巴巴来了……”

“子恒……”

裴淼心看着停在路边的那辆深黑色轿车,后座的车窗正好缓慢下降,露出曲市长那张冷凝到极致的脸。

所以,他才会去了瑞士滑雪。

爷爷大抵是真累了,冲她缓慢地闭了下眼睛以示同意。

桂姐笑嘻嘻地收拾好包里的东西,起身准备上楼的时候又去逗了逗芽芽,“小可爱,待会准备跟妈妈到哪里去?”

曲耀阳说着话已直接转身,抱着芽芽向外面走了。

“巴巴,还有还有……”

“曲先生,编瞎话得有个度,你知道吗?更何况是现下这样的情形……”

一说到这事苏晓就来了精神,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推了她进更衣间,强行要她换上自己早就为她准备好的一套银白色肚皮舞服装。

所以私生子的名份,在他头上一扣就是七八年。等到曲市长好不容易坚决同原配离了婚后与母亲再婚,才有了曲子恒跟曲婉婉。他虽然疼爱弟弟妹妹,可他们谁也不会懂得那许多年来他在“私生子”这顶高帽下所过的日子。

他同情那时候她的遭遇,因为感同身受,所以他总格外疼爱这位弟弟。

“可不是这么说么,昨天我看郭太太那样子,坐在车上就已经盘算着要把这卖了那卖了,总之先给儿子把这三成首付凑出来,以后的按揭款什么的,就等日后儿子工作稳定,自己还着走,也好减轻一点他们的负担。”

“可不就是这样。”张太太弯唇笑道。

小手触上门的把手,也不过是灼热与冰凉的接触,她的手背却突然一热,似被什么更加火热的东西一覆,怔怔就推开了门去。

“够了!”夏芷柔一把甩开他的掣肘,慌忙弯身从自己先前丢在地上的包包里面翻出现金往阿成手里塞,塞了现金仍然不觉得够,她甚至急忙把自己手上的链子以及耳环统统都摘下来塞进他的手里,“这个给你,还有这些都给你!这些东西加在一起的总价值是你十年都挣不到的!你不就是想讹钱么,现在我都给你,拿着这些东西立马滚!我劝你最好不要在这不自量力!”

夏芷柔惊呼着睁大了眼睛,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像要活过来,那颗被曲耀阳刻意冷落了多年的心,这个被他刻意不去碰的渐渐冰冷的身体,都像是在瞬间,被这年轻的生命烫得灼烧起来,再出口的,只剩呻吟。

他养高了她的消费水平,养叼了她的嘴。即便明面儿上不说,她也能感觉得到,这男人正在用他商场上的那套,潜移默化地让她在他面前再也没有反抗与拒绝的能力。

耍无赖就耍无赖吧!反正他今晚是不想走了。

曲耀阳满脸的黑线,“那为了公平起见,你想一个有新意的,我也想一个,以后私底下没有别人的时候,你就得那么叫我,我也这么叫你。”

他狠一咬牙,“是。”

他曾经那样珍惜那样珍惜自己的弟弟,可是刚才,他到底都在做些什么?

呼吸彻底停止以前,曲耀阳终于在最后关头放了她一码,松开了些与她的距离。

洛佳在电话那端沉吟,“总之这件事情现在不太好办,我坦白跟你说吧淼心,先前朱总和陈副总临出门前已经研究过你这件事情,不管‘祥福生’那边的当事人最终告不告得了你,也不管这件事的事实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因为珠宝这一行最重要的就是名声和信誉,所以他们的意思是,这件事能不能请你跟当事人解释一下,尽量采取庭外和解的形式。”

“庭外和解?那不就是要我公开向她赔礼道歉?这样跟间接损害‘玉奇’的声誉有什么不同吗?”

裴淼心咬唇同洛佳道:“你在哪,我现在就过来?”

“michelle。”陈副总一声轻唤,过去已经有要将她往外推的意思了,“洛佳跟你说的话你可记着了?”这察言观色的老狐狸,还是一眼就看出了裴淼心不打算配合的情绪。

“不用。”说完就皱眉挂断了电话,又一抬眸,“你怎么还在这里?”

她话还没有说完,他就阴沉了脸,“没事。”然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他已经太久没有过女人,也太久没有碰过她了,一个人的时候最是辗转反侧,那些白天还能够强烈克制着的情绪,每每到了夜晚,便如一只只挠心的蚂蚁,害他恨不能在床上嘶吼。

“她们过来本就是想见你,既然你没在,我就让她们都回去了。”

“李卓刚才还在跟我说你缺钱来着,怎么这会又是不必?刚才她在场我不好说些什么,可从上次在俱乐部里遇见你我就记得你,我知道你,报纸上看过,你是那什么‘裴氏’的千金,你们家有钱,只是可惜,现在一无所有,没想到你还要出来做这份工作,打工赚钱。”

裴淼心没有说话,小脸却煞白到了极致。

咬了牙,他说:“裴淼心,你怎么能这么狠心?你教教我,怎么才能这么狠心?”

他甚至都已想好,只要她承认她还爱他,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喜欢,他都愿意相信,即使她骗他,他也会觉得,能骗,也好。

夏芷柔听着就有些恍惚,侧过头来望着自己的母亲,“妈,你……”

裴淼心!

下巴上突然多了一双大手,她莫名怔楞的当口正好被那大手一拨,把头扭向另一边时,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的脸正好压了下来。

她莫名其妙地眨了几下眼睛,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反而让干了这等搓事的易琛有些不上不下的摸不着头脑。

“你甭叫!总之耀阳他爸现在的身子不好,还在家里休息。我在教育局的事情也多,反正你没什么事情,正好搬回去帮忙照顾你爸去。”

去过易琛家位于半山的豪宅,也遇见过他说的关系并不怎么好的他爸现在的太太。

“曼哈顿与国内的环境不同,你们过去,如果有什么不习惯或是需要帮忙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国内的我们。公司的事上我帮不上什么,‘宏科’虽然坐拥这行的龙头,可是公司做得越大越是身不由己。”

目送着裴父裴母走进安检,俩老频频回头,裴淼心也伸长了脖子望过去。

“耀阳,我们已经离婚了。”

她的话使得他立时就是一惊。

“没关系,有朋友来接我。”

没有听到他在自己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她的大脑一片空白,却还是猜想得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