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美言不信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江宁郡城,归元宗北大门外,一名年轻男子牵着一匹‘青鬃马’身穿青『色』长袍,长发随意披散着,显得不羁,身后背着包裹,腰间挎着一柄长刀。

有时,在酒楼内碰到一些武者,也会乐意喝上两杯,交个朋友。

……

“青山,师祖他是的,你就喊他武长老吧。”诸葛元洪笑道。

按照另外三名修炼过《幽月枪典》的前辈心得体会。

“统领的‘玄铁重甲’,果然是最重的。”一托在手上,滕青山就清楚重量。百夫长的‘赤铁重甲’,连战靴、头盔等一整套,加起来足有两百余斤。而都统的一整套寒铁战甲,则有过三百斤。毕竟单单一个寒铁内甲就数十斤了。

在归元宗门下,是按照年龄论师兄弟的,因为一般都是十岁以下就入了归元宗。很少出现年纪大,才入归元宗。而且即使特殊收年长的弟子,那一般特殊收的弟子,都有一些天赋、本领。

这里是赤鳞兽老巢,空间大多了!滕青山可以躲避对方利爪,施展绝招了。

滕青山惊得脸『色』大变:“赤鳞兽口吐火焰,能融金化铁!融金化铁,果然不虚。不过这头赤鳞兽,似乎疲倦的很!”滕青山也发现,那赤鳞兽喷出一口火焰后,口鼻中就喘息起来,似乎很疲倦。

“不跟你斗了!”滕青山目光一瞥,在这老巢旁边就是巨大的黑『色』鳞甲,滕青山猛地窜过去,右臂猛地抓住,猛地一拽,直接圈在肩上,整个人就仿佛一阵风,从老巢旁边被赤鳞兽火焰融化出的洞口窜了出去。

看在身上的破烂,滕青山看了看身侧卷成大团的黑『色』鳞甲:“这一团鳞甲,圈在一起,都有一人高!完全展开,估计得盖住一个庭院。”回想起刚才一战,滕青山也明白,“那赤鳞兽应该是刚刚完成蜕变!高度大概才两丈七八,并非书籍记载的过三丈。而且那吐火,仅仅吐一次,就似乎没后继之力了。”

“滕都统,找到那赤鳞兽了吗?”

“嗯?”

这一块绝壁旁的沙石地上,鲜血染红沙石,司马庆尸体已经破烂不堪,而滕青山此刻正走了过去。

前世滕青山当杀手,易容伪装也学过。

如影随行枪法,生生不息,连绵不绝。一旦被枪法盯上,将难以逃脱。

滕青山只觉得接连几股奇异劲道,作用在轮回枪上,减弱了攻击力。

司马庆笑着再一次闪身,同时右手五指朝滕青山的轮回枪拂去,欲要故计重施。可是这一次,这司马庆刚刚卸去滕青山一枪之力,滕青山的第二枪就来了!

“黑火灵根,哼。”银发老者冷笑道,“这一次老夫没料到那赤鳞兽竟然藏在火岩浆的下面。否则,我要这黑火灵根干什么?不过……没有黑火灵果。这黑火灵根,也算没让我老夫白跑一趟。”

滕青山连避让,依旧被一道碎裂刀光劈在胸口。

“不,不可能!”银发老者眼眸中难以置信,“一个后天武者,不可能挡得住那么多刀气。他身上有内甲,可脸部没有,怎么脸上都没伤痕。难道,难道……”

“呼!”赤鳞兽庞大的身躯轰然扑向五人!

“老白!”黑长老凄厉喊道,只能眼睁睁看着断了一条腿的白长老,无力挣扎着,最后掉进岩浆中,燃烧起一团火焰!

“这些武者,没有统一指挥,怎么能赢?”滕青山看得出来,能交战场地就那么大,“即使那数千名武者,都不惜『性』命和各大宗派高手厮杀。各大宗派加起来近千人。也能将他们杀光!更何况,这些人,大多只是来看热闹的。谁愿意丢掉『性』命?”

那黑火灵果一瞬间,全部变成赤红『色』!甚至于表面火焰燃烧!

“一!”杜九冷漠喊道。

对!

古世友脸『色』这才好看些。

“哼。”那秃顶老者冷哼一声。

“嗯……”滕青山站在一处岔口,耳朵仔细听着,跑步声正是前方传来,可他前面却是崖壁。

“没人?”滕青山眉头一皱,“我的感觉应该不会错!”

他如果朝下跳,肯定被抓住。

“将来得到这黑火灵果,你说宗里会给谁呢?”滕青虎说道。

“等一会儿。”滕青山说道。

“走,下去。”滕青山当先,一掀开藤曼,直接一跃而下。

“一个月零三天。”滕青山皱眉道,“黑火灵果,距离成熟也快了吧。”

又是重重的一棍,古世友整个人都忍不住连退十余步,他震惊看着眼前的穿着朴素,看似山民的中年人。

“这才刚开始!”滕青山一笑,脚下一蹬。

司马峰状若疯狂,他快被折磨疯了:“什么鬼枪法,一会儿阴柔不受力,一会儿狂猛爆发!”司马峰感觉,自己挥着重剑,原本以为滕青山一招火中取栗,他已经做好卸力顺势继续攻击的准备。

此刻,周围欢呼声一片!

“哼。”燕铁冷哼一声,却没上去。

滕青山在空旷场地中,站了好一会儿,见没人挑战,这才走回人群中。

人群消散,各回各处。

“嗯。”滕青虎眼睛放光,“这火中取栗和火上浇油,是青山教给我比较简单的两招呢,没想到啊……这两招,在青山他手里就那么厉害。我如果这两招,能赶上青山一半,百夫长比试,我就能夺第一!”

‘残废’还没说出来,便是一道青光!

可是,能在《地榜》上排前十,而孟田却是吊着末尾。

“青山,今天竟然三个人挑战你!不过,看起来都很一般,被咱们这些黑甲军兄弟气势就震住了。真是不自量力啊。”滕青虎感慨道,滕青山也是哭笑不得,这天下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还真不少。

……

拔刀之快,出刀之迅猛,太过骇人。从此这些护卫们再也不敢来惹这个赤脚青年。

随即,他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这些护卫说的不错,这一次肯定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武者过去!我闯『荡』天下,风餐『露』宿,已有八年,那些所谓的后天巅峰武者,尽皆不我一招之敌!这一次,高手云集,也该是我‘燕铁’苦修八年,名扬天下之时!同时名列《潜龙榜》《地榜》,师傅他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吧!如果再得到黑火灵果……”

“不过那头赤鳞幼兽,的确狡猾!这两天根本不出现,我进入火焰山搜索了三次,都没有发现赤鳞幼兽踪迹。”滕青山也想方设法去探寻,可一直没找到赤鳞幼兽,赤鳞幼兽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

“哈哈,青山!”冀鸿一看滕青山,脸上便『露』出笑容,走过来一拍滕青山肩膀,“你这次可是给咱们归元宗争脸了,竟然击败孟田,哈哈……对了,我问你,那孟田,真的被你杀死了?”

不管是击败孟田,还是杀死孟田。

顿时有人『插』嘴道:“黑火灵根,听说吃了,能改善体质,强化筋骨,让人拥有巨力!”

滕青山一回客栈,就立即召杜洪和滕青虎。

“宗主!”

“是!”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而黑火灵果,同样未成熟时为黑『色』,成熟后,才变为通红。

楚郡,槐城,红石帮门口。

“好了,现在忍一会儿,等到深夜,让另外一队人马再来替你们,到时候再好好休息。”滕青山安慰一声后,便背负着轮回枪包裹,走入黑暗中,速度渐渐快起来,开始朝大金庄方向飞奔过去。

滕青山未曾使用《天涯行》,而是靠肌肉力量爆发。

果然——

“满瓶不晃,半瓶子摇!”段侯嬉笑道,“越是得意畅快的啊,一般实力都一般。不过秦狼兄弟,咱们这些人中,还是有厉害高手的,你看那位,那可是铁衣门的高手‘靳涛’,是铁衣门门主的亲传弟子呢。”第四十八章 两大密典

在堂屋中央,两名高大汉子躬身喊道。

至于详细模样,并没看清。

“怪物?应该是妖兽!而且,应该是实力不算太强的妖兽。如果这怪物,实力能赶上碧寒潭的蛟龙,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类,要偷偷『摸』『摸』的!”滕青山身形如同闪电,激『射』向喊声传递的方向。

清脆的声音,而那妖兽却被这一枪蕴含的巨力刺得在地上滚到在地,而后立即一个翻身。

“断我一臂,此仇一定得报。”孟田心中大恨,“还追我,哼,他的速度,怎么及得上我!”孟田自信的很。

仿佛凭空一声巨雷,滕青山砸出的一枪竟然产生可怕的爆炸声,周围的土地因为可怕的气劲,都爆炸开来。

“朱兄,咱们损失怎么样?”滕青山询问朱崇石,朱崇石脸上浮现一丝悲哀之『色』:“我麾下的八十名护卫,死去三十六位,重伤十八位。其他的,也大多有着轻伤。也就是说,还能一战的,只剩下二十六人。”

俊秀青年有些不好的预感,他听琴声的时候,是不允许下人来打扰的。除非有大事发生。而现阶段,会有哪些大事发生?“我在兰泽湖的生意?还是去抢抢九哥的货物?”俊秀青年思忖起来。

高温,滕青山同样能承受数百度高温。

“实话说,咱们客栈都有些害怕呢。不过咱们这没丢过一个人。大家都心存侥幸,如果哪天,咱们这也没了一个人,咱们这些人怕是都要离开喽。”那小二摇着头,走离了开去。

“他娘地,这徐阳郡的蚊子,比咱们江宁郡的,怎么好像要狠不少啊。”滕青虎猛地一拍自己脸,拍死一只蚊子。夏天还要夜里赶路,最痛苦的就是蚊子太多。

……

“闭住呼吸,用『毛』巾沾水捂住口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有人施毒!”

那些护卫已经有几十号人倒在地上了,很多人身上都『插』着箭矢。

长枪呼啸着,仿佛一条蛟龙吞噬向那道光!

“全都杀干净了。归元宗怎么知道,是谁杀的他们?”大当家冷笑看着这一幕,远处,车队停下来了。

“是!”黑甲军军士应声,可是他们却疑『惑』看向滕青山,滕青山要干什么?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十岁时,众多野狼都伤不了滕青山一丝,如今,这些马贼还想杀滕青山?

“跃起来?”那几名马贼精英眼睛一亮,手中铁链立即扔出。

“小猫……”滕青山喃喃道。

滕青山索要这笔银子,并非是为敲诈:“刚进入徐阳郡没多久,我们车队,就遇到这么一伙强大的马贼帮派!徐阳郡地大物博,要走出徐阳郡地界,最起码还要六七天功夫。如果今天不狠狠惩罚这伙人。一旦传出去,估计其他马贼团伙也会抱着侥幸的念头,即使抢劫不成,也不会受到惩罚!”

“都统大人,我,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啊,一盏茶时间,太短太短了啊!”大当家急的都快哭了。

黑甲军军士们原本还愕然,此刻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嗯?”滕青山眼睛一亮。

所以,也是有等级高低的。

“刘三老哥。”滕青山脸上『露』出笑容。

随即,在杨柯、刘三等一群人目送下,滕青山他们都上了战马。

“成了都统,青山兄弟你不请客?”

花费了半个时辰,东西才全搬到新家。

昨天晚上刚来,滕青山就和妹妹谈过这事,在归元宗反正没事,还不如学习内劲秘籍。而《莽牛大力诀》不太适合女人学。而妹妹青雨,心中也很想学,当然不反对滕青山的提议。

诸葛青从小在归元宗长大,她陪青雨一起,青雨在归元宗,肯定能很快认识一群朋友的。自己也不必太『操』心了。第三十九章 远行

“青山是都统,我当然得听。”滕青虎嘿嘿笑着。

而滕青虎见状,咧咧嘴转头看向门外。

“这位就是朱九爷吧?”滕青山知道对方身份。

“朱兄这次拖家带口?”滕青山有些惊讶,询问着和他并行的朱崇石,“从这赶到楚郡,一路上危险可避免不了啊。何不让嫂子、孩子留在老家。”

九州浩瀚广阔,子民亿万。

那些穿着重甲的黑甲军军士,雨滴砸在他们身上,就发出震动撞击声。

朱童的父亲,只能算是一个小商人。而朱童十岁时,就开起了‘凤阳酒楼’,仅仅三年,凤阳酒楼几乎遍布整个扬州,为他赚了大量钱财。凭借这基础,朱童开始逐步渗入各个行业。

一步步来,每一次都只做一个行业,当在一个行业里面成功后,才会进入新的行业。

最要命的是……

可那些儿子们,能自足的有几个?人的贪婪是很可怕的。即使嘴上说不贪,心里有几个放着亿万家财,不在乎?

这大当家『摸』了『摸』自己光头,眼睛眯了起来,脸上渐渐浮现笑容:“就二十三个?哼哼……咱们的兄弟一人一个吐沫就能将他们淹死!不过,能请动黑甲军,看来还真是大买卖。对了,那商队的详细情况,说来听听。”

……

滕青山又从怀里取出一本《烈焰枪决》:“这一本《烈焰枪决》才是宗内赐予我的,实际上,你学了《烈焰枪决》大成后,再学《烈火五式》更好。不过,我也不能违反宗内规定。加上,距离下一轮新人招募,时间太短,让你先学《烈焰枪决》,你将根本来不及学习《烈火五式》。”

“认真点,可别成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传出去,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滕青山说道。

这一天傍晚时分。

滕青山微微点头,随即看向滕青虎:“青虎,我们走!”在众多军士在的场合,滕青山必须维护都统的威严,喊滕青虎,也得喊‘青虎’,而非表哥。

“青山,你看。”滕青虎大喜,遥指远处。

“青虎啊,你这是什么马吗?『毛』『色』都是漆黑的。”

“永凡,你儿子青山回来啦!”

“娘!”滕青山不由喊道。

“这是咱们家老爷吩咐的,以后滕家庄购买材料,一律八折。”这李二笑着说道。

周围人有些惊讶。

和儿子呆在一起,这的确是好事。

能当百夫长,谁是善茬?

“统领大人!”五人躬身。

田单也点头道:“我看,青山他熬上几年,说不定就能当统领呢!”

……

走了大概数十丈,来到火光昏暗处,冀鸿站定。

冀鸿看着滕青山,心中暗自点头。他最讨厌那些遇到问题就推卸责任的,不由的,冀鸿在心里拿滕青山和他的徒孙‘白崎’一比,不由暗自摇头。随即便冷声道:“紫金矿区,关系重大!我归元宗,宗主、长老他们,对此都非常看重。你看守失责,我暂时也不惩罚你,我限你,在十天之内,将紫金被偷盗出去的原因,给找到!其他四位百夫长,协同滕青山!”

田单摇头。

此时,正是正午时分。

他想报复,可是,他感觉不到自己有报复的能力!

……

“滚出去,滚出去!”很快就看到一名头发花白的老者狼狈跑出来,这老者一出来见到滕青山四人,便立即拱手:“四位大人。”

钱和权,从古到今,都拥有无穷的力量。

……

查,一查到底!

滕青山手持轮回枪,正在篝火旁,沉浸在枪法中。

第四招——烽火燎原!这一招是群攻的招式,极为的消耗力气,但是威力也很惊人。

在刺到极限时,枪头略微一震。

对紫金矿区的苦工搜身,才由黑甲军军士专门来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