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秘而不露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娘,爹死了,家没了。我们怎么办?那些贼人是什么人?”那少女咬着嘴唇,脸上满是泪痕。她忘不了,那飞溅的鲜血,那一个个倒下的尸体。她生活了十几年的家,没了!

众多黑甲军军士嘶吼起来,特别是原先滕青山麾下的那一营军士们喊得最是响亮,滕青虎喊得面『色』狰狞。须知,滕青山就是第一领的,自然,第一领的军士们都支持滕青山。而第三领人马支持臧锋。

“师祖,地底密道门的钥匙元洪没带,劳请师祖了。”诸葛元洪说道。

滕青山一看自己衣服。

“二师伯他为我归元宗,带领黑甲军战斗这么多年。劳苦功高!从今天,二师伯他便是我归元宗的长老!”诸葛元洪朗声说道,冀鸿脸上也『露』出一丝笑容,老了,退位当长老,也算是功成名就。

诸葛元洪停顿一下,才道:“然而黑甲军的统领之位,不能有空缺。”

“青山大哥,等到了二十一那天,咱们可就是师兄弟啦。”诸葛云笑嘻嘻说道,“嗯,我先在这提前喊一声,四师兄!”

“关统领!”滕青山突然走出大帐,“进来一下。”

冀鸿断臂后,滕青山就知道,冀鸿肯定要退位。可是四大统领位置,一律都是宗内核心弟子出身的人担任的。因为那位置太重要。滕青山实力是强,可要坐上那位置,更看重忠心。

爆发同样的力量?

平地一声爆炸巨响,轮回枪可怕的力量令空气瞬间压缩,待得长枪停,那压缩到极致的空气猛地爆裂开,仿佛一道道无形炮弹将前方的竹林轰炸出一大片,许多青竹直接被炸裂开。

贴身藏好,如果他被杀死,钱财才会被夺。而死了,金银对他也没意义了。

“哼!”滕青山人在半山腰,仿佛一只蜘蛛,随后双腿一蹬,整个人仿佛炮弹轰向下落的司马庆。滕青山下冲速度可比司马庆快多了。

呼!

肆虐的劲气朝四周崩飞,地面那沙石地面轰的一声碎石『乱』飞!仅仅因为碰撞产生的气劲,就有这般威势!

“你笑的太早了些吧!”一道冷漠声音响起。

赤鳞兽本来就是火行妖兽,体内沸腾的就是火的力量!一旦它吞下‘赤火灵果’再一次蜕变,到时候,它将能够口吐火焰,那火焰威力将比这岩浆流要可怕,能轻易地融金化铁。连先天强者也畏惧三分。

远处一片惊呼声,谁都没想到,赤鳞兽竟然隐藏在岩浆湖底。

一代高手‘杜九’,纵横过百年,就这么死了!

每一道枪影和一道刀光撞击!

诡异!

“师伯祖!”关绿忽然道。

“不好!”冀鸿、魏苍龙、古世友、杜九、黑白两位长老……一大群高手们脸『色』都是一变,以《地榜》第九的实力,吴越一旦能立足,脚下有凭依。那数十丈外的众人,将根本无法威胁到他。

所有人都惊呆了!

涌入这地底的武者,很多很多。

鲜血飞溅,幸亏逍遥宫的‘黑白’两位长老一口气狂杀,才终于震住大量疯狂的武者。最终,逍遥宫人马也只是挤到离岩浆湖十丈处,再往前,没人肯让了。因为现在在最前面的,几乎都是高手!

在这个隧道里温度都达到六十度的地方,呆上三天。即使是厉害武者,许多人都热得头晕了。不少实力弱的武者,都已经离开了地底,到地表上去了。对他们而言,他们来到地底,只是看戏。

在后面的武者们也不甘于寂寞,一个个想方设法往前冲。而无法往前冲的,更是高喊着‘杀死他们’‘抢啊’,唯恐天下不『乱』。整个气氛一下子变得疯狂。那数道飞向黑『色』岩石的人影,更是令气氛一下子达到巅峰!

“啊!!!”

“弯刀……”古世友笑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嗯,我的护卫那,刚好有一本人级秘籍《狂风刀》,这本秘籍内有配套的内劲心法。”

乌岱心中狂喜。

下午,峡谷底部一共有四个人,除了‘乌岱’外,就是古世友,一名略胖的中年人,以及生就一双三角眼、秃顶的老者。归元宗黑甲军军士也就第一天,潜伏在草丛中蹲守那精瘦汉子出现。而后来,为了不暴『露』,黑甲军军士们也不敢总是在这。

“那灵根,能生长在那种石头上,灵根绝对不凡。”

滕青山立即极速飞窜,闪电般,一会儿就窜到了那个拐角处,朝两边一看。

当初滕青山面对碧寒潭蛟龙,也是一脚踹开,才能逃命。

这精瘦汉子一看对方装束,脸『色』大变:“是归元宗的人!”

二人都是一流武者,爬的也是几块,几个呼吸时间,就进入了洞『穴』。

嘴上这样说,可精瘦汉子心中却焦急地很:“这些大宗派,有哪一个心慈手软的?现在我还有用,等他们看到黑火灵果,怕就要杀我灭口了。我一定得找一个好机会。”

那精瘦汉子连道:“这应该是书中记载的火岩浆!”

滕青山看着前方那一条炽热泛红的火热岩浆,岩浆『液』体缓缓流动,同时还时而泛着泡泡,那可怕的温度甚至于令杜洪他们都鼓动体内的内劲。

十余丈的高度,厉害的一流武者还是敢跳的,这也不会暴『露』滕青山实力,只会让那些黑甲军军士愈加佩服滕青山。

……

滕青山却不知……那个精瘦汉子是永远不可能再出来了。

能名传天下,即使死,也甘心啊。

他们二人,一人是归元宗黑甲军统领,一人是铁衣门长老,年龄相当。这人老了,反而会有小孩心『性』,‘老小孩’‘老小孩’,这个说法并非没道理。二人谁也不服谁,论实力,二人相差无几。

……

司马峰眼睛突然微微眯起,单手持着重剑,一步步朝滕青山走去。

……

夜,一片寂静。

《烈火五式》是一个契机。

滕青山说道:“杀死就不必了,让他们终身难忘就行了!”

“玩我们?”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兄弟们,教训教训这个残——”

轰!

“好快,很可怕的刀。”滕青山有些震惊。

骑黄鬃马,太没面子了。

贾梁这才反应过来:“竟然走了!”

这天下高手层出不穷,不进步,那就将会被后进者替代。魏苍龙十年前曾名列《地榜》,可也仅仅是派第七十一名,而现在,早就被更强的高手替代。当然,能在《地榜》上短暂停留,也代表那位铁衣门长老实力。

江宁郡城,归元宗,诸葛元洪的书房内。

滕青山连起身,苦笑看向冀鸿。

楚郡,槐城,红石帮门口。

随即在朱崇石等一群人的目送下,滕青山等二十人骑着战马,飞奔着离去。

随着滕青山一声令下,马蹄高高扬起,二十名骑兵都整齐划一停下。

“小二,你可别瞎说。”旁边的杜洪喝道。

“好了,现在忍一会儿,等到深夜,让另外一队人马再来替你们,到时候再好好休息。”滕青山安慰一声后,便背负着轮回枪包裹,走入黑暗中,速度渐渐快起来,开始朝大金庄方向飞奔过去。

耳边狂风呼啸,滕青山奔跑的速度,比那战马飞奔还要快些。

大门开启,有数人迎上来,为首的是一名白发老者。

朱崇石捧起旁边的茶杯,喝了两口茶,目光中神光内敛,哪还有一丝醉意:“爹说的对,不能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如果这次没有青山兄弟,我这批货物,怕真的难保全,我的实力,还不足以对付那孟田!如果这笔货物被抢夺……也只剩下范氏兄弟这笔货了!”

臧锋、关绿两大年轻统领,诸葛云等人,可是,外界依旧认为归元宗后辈子弟不行。

段侯只觉得一阵风,一道庞大的黑『色』影子便出现在庭院中,段侯只是看清那隐隐闪着寒光的密集鳞片,那黑『色』影子便又再度一闪,跃出了庭院。

……

“闭嘴!”金氏族长连喝道。

“秦狼兄!”段侯陡然大喜,朝远处喊道。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我求求你了,大哥哥。”那个孩童哭泣道。

“全身通红?”段侯一怔,随即眼睛亮了。

“你瞪我干什么?”段侯旋即便笑起来,“哈哈,我懂了,你是想让你们铁衣门独占那宝贝?”

那靳涛立即瞪向滕青山,可滕青山无视他。

“找死!”滕青山速度也是飞速冲去,一道血『色』人影和一道黑『色』人影,一前一后,就冲入了荒野黑暗当中。

一力降十会!

死伤大半,的确惨。

且不谈这些人厮杀,滕青山和孟田也厮杀的兴起。

血月舞,孟田名震天下的绝招。

锵!锵!锵!锵!

楼梯传来脚步声。

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听得都有些惊惧。

如果有金钱,那就好办了。可一般庄子,如果没田地,怎么养得起迁徙的族人?迁徙的过程,那就是非常悲惨的过程。

那可不单单是朱崇石海外吃苦几年,同时也代表着,能不能取得将来朱家家主之位。

在外行走,一言不和,拔刀相向,血溅五步,这是很常见的。

“竟然有不少内劲高手!不好,这样下去,我黑甲军军士怕都要死去大半!”就这么一会儿,就有两名黑甲军军士倒下了,当然,对方倒下人更多。

“轰!”

“哼,杀你们,死的兄弟越少越好。”那大当家骑着战马上,慢吞吞在后面追着。他这边带领的三千兄弟,只有一千马贼是有着战马的。而现在因为追赶的缓慢,所以,两名马贼共乘一匹马。

擒贼先擒王!

“到时候我们让他们学画画、学钢琴……过平常人的生活!不让他们学杀人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厌倦了。”

两名『妇』人心中一松。

“哼,担心什么。”这中年人哼了声,“叁石客栈,地图上肯定有,九少爷就是在海外呆上几年。可毕竟是富家少爷。就是天黑多赶上十几里路,熬到咱们这,也很正常的。就是九少爷没过来,咱们也一样可以赶过去动手!”

被滕青山盯着,那大当家额头渗出了颗颗汗珠,这并非天气太热,而是他惊恐出的冷汗。经过刚才短暂的交手,大当家非常清楚眼前的黑甲军都统是何等可怕的一个高手:“都统大人,你,你要什么,尽管说?”

滕青山索要这笔银子,并非是为敲诈:“刚进入徐阳郡没多久,我们车队,就遇到这么一伙强大的马贼帮派!徐阳郡地大物博,要走出徐阳郡地界,最起码还要六七天功夫。如果今天不狠狠惩罚这伙人。一旦传出去,估计其他马贼团伙也会抱着侥幸的念头,即使抢劫不成,也不会受到惩罚!”

不惩罚,不足以震慑其他马贼!让他们恐惧,才行!

“嘿嘿,五十万两银子!都统大人真够狠的!”

“我也要!”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也连道。

大当家脸『色』大变。

……

“这东海,无边无际。”朱崇石感叹道,“没出海,你永远不知道,这大海是多么的可怕。在大海中,也会有不少海岛。有的海岛空无一人,有的海岛却是有大量的人。有的是野蛮未开化的。当然也有不少咱们九州子民住过去的。”

一天,大概也就前进一百二十里左右。

可在其他郡,得看你黑甲军来多少人。如果人少,人家可不在乎一起灭了你。只要手脚干净点,不留下把柄就成。

一名赤『裸』着上半身的光头汉子走出堂屋,他的胸口有着两道狰狞的伤疤,此刻,他不满地看向这精瘦独眼男子:“小四,你说有肥羊?一般事情,让手下兄弟们做就是。”

“宗主,你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冀鸿询问道。

当然范蠡早死了。

“这一趟,可得好好看看天下间的高手实力了。”滕青山心中期待,在归元宗内他不好打杀,可在外面,他就是首领。到时候爆发真正实力和些高手厮杀,隐瞒身边这几个人并不难。

精瘦汉子知道,自家大当家看似粗鲁,实际上心思却很细腻,现在明显在思考怎么对付那商队。

这车队一天才行进过百里,自然有不少时候是住在野外。当然……这官道上,路边偶尔也会出现一两个客栈的。不过荒郊野外的客栈,条件很差。

归元宗宗规森严。

“放心,青山,我不会让你丢脸的。”滕青虎说道。

……

对所谓的‘置之死地而后生’那种意境,一点体会都没有。

这一天傍晚时分。

十二岁就毒杀一富商全家,的确够狠够毒。

“终于可以回家了。”滕青虎大喜。

……

滕青山看着远处,那隐约模糊的庄子,正是自己生活了十几年的滕家庄!

看守族人们疑『惑』的很。

响亮而蕴含着兴奋的声音,响彻整个练武场。

“青山和青虎,难得回来!而且咱们滕家庄出了一个黑甲军都统,这可是光宗耀祖的事!准备摆宴!”滕云龙大笑着说道,“青山,青虎,这宴席事先没准备,你可要等一两个时辰,到时候可要好好陪族人们喝酒。”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