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海天云蒸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弘治皇帝看着他们一个个激动万分的样子。

突兀发出了一声惨叫。

那些没有参与突兀谋叛之人,心里松了口气,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恐惧,他们拜下,竟不知如何是好。

王守仁见恩师快步登上了台阶,在自己身后,他没有回头,只是身躯微微一颤。

刘瑾道:“陛下要出关,不过萧公公身子有所不适,陛下垂怜他,令他在寝殿中暂歇一会儿,你们不得吩咐,不得靠近,靠近一步,杀无赦!”

太阳可毒辣的狠哪,习惯了戴墨镜,这突然见了火辣辣的日头,便觉得眼睛不自在了。

当然,心里的话,得藏着。方继藩总是露出笑容:“体重量了吗,如何?”

说着,方继藩下意识的扶了扶蛤蟆镜,这蛤蟆镜,果然很有用,能掩饰内心的想法,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内心。

朱厚照抠着鼻子:“还有一个更可怕的问题,若是……没有人对昏君不利,我们会不会很惨?”

方继藩道:“陛下圣明。”

他又不是西山钱庄印刷银票的作坊,想拿多少现银就拿多少现银来。

细细一想,还真是。

而现在……

谁也不知道,这四洋商行到底是什么路数。可它拿到了海贸特权,就足以让所有的商贾为之动心了。

陛下格外开恩,也可看出,这四洋商行的厉害。

萧敬打起精神:“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猛地又开始忧心起来。

…………

于是任他们摆布,穿戴一新,洗漱的时候,用的竟是参茶,他也已经懒得去问价格了,指望着去账房里看账目的时候,可别吓死自己就成。

说着,带着一个箱子,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眼镜来,这眼镜,有些不同。

弘治皇帝看着方继藩,方继藩看着弘治皇帝的眼神。

弘治皇帝发现方继藩变了。

弘治皇帝也觉得索然无味起来,懒得再和朱厚照计较:“都退下吧。”

方继藩叹口气:“不是不要你,是有一件天大的事,要你去办,办成了,就是利国利民,是拯救苍生,办不成,少爷就将你剁了喂狗。”

邓健呜嗷一声,认清了事实,忍着腰间的疼痛,忙是翻身起来:“少爷力气又见长了,少爷越发有气吞山河的气概,少爷英明,少爷威武。”

说出这里时,方继藩下意识的脸微微一红:“我觉得,陛下当然是原谅太子殿下。”

“呀?”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卧槽,小朱,你将我卖了呀。

方继藩小心翼翼的看了弘治皇帝的脸色。

弘治皇帝抚案,皱眉。

太祖高皇帝时,大行株连,这也是事实,可问题在于,弘治皇帝作为太祖高皇帝的儿孙,自然不愿提及此事,这叫遮羞。不过,弘治皇帝也清楚,这些事迹,在不少文臣和士人口里,乃是极恶劣的事,大家虽不敢明面上,可是心里,却多有牢骚。

一旦方继藩所描述的情景发生,那么单单京畿一带,就会有数十上百万户百姓失去生业,重新沦为流民,而一旦有人挑动,那么……这江山社稷,可就彻底的在自己手里,玩砸了。

邓健连连点头。

若说财富是水,这水从传统的士人手里,流到了新兴的商贾阶层手里,只是可惜,到了商贾这里之后,就流不动了。”

王文玉颔首点头,除了无数巨石的建筑之外,他还看到,这里,有一处高塔,也是巨石铺设而成,很有气势。

“去那高塔上看看。”

众人一路登上了高塔。

京畿一带的地势,都是平原,铺设铁路起来,工程的难度很低。

就连大学士沈文,都开始惆怅起来。

这一句拜见,本是礼节,他是翰林侍讲学士,方继藩的身份,还不至他真正拜倒在地,行大礼。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邓健看都不看一眼,昂起下巴吩咐道:“孩子也不带,统统都不带,走了……”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有这闲心,不如读读书,养养神。

在成化年间的时候,成化皇帝多疑,因而在东厂之上,设立了西厂,打听的,就是妖言惑众之事,只是……这西厂借此机会,不断膨胀,弘治皇帝登基,却将这西厂给撤销了。

因此,大家议论的多,出手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你对此,以为如何?”

方继藩········脑海里,开始有了一个计划。

实验……

杨彪给他嘴里再塞一根肉干。

这家伙,也是大功一件。

“这牵涉到的,上上下下,是数十个产业,上百家的作坊,十数万的匠人。价格,都是西山建业以及西山蒸汽研究所费了无数的功夫,才得出的。若是这价格降低,就因为,欧阳志乃是儿臣的门生,那么开了这个先例,以后怎么办?倘若这铺设铁路,不挣银子,更糟糕的是,蒸汽研究所以及西山建业,还能花费大价钱,继续去改良蒸汽火车以及改进钢铁、枕木的建造工艺吗?陛下,不能做赔本的买卖啊,因为一旦赔本,或者是无利可图,长此以往,我大明的这些产业,就统统的止步不前,看上去,现在修了几条铁路,国家占了便宜,可长久而言,却是百害而无一利。”

萧敬打了个冷颤,拜下,艰难的道:“奴婢,该死!”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一旁的葡萄牙总督和教士,纷纷上前来,这是一副标注的再细致不过的舆图,舆图里,清晰的记录了整个大明京畿区域的兵力部署,以及山峦和河流……

欧阳志带着一群人,拼了命,如履薄冰的摸索着,他们在走的,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