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无敌圣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一谦,此处的房子你一直留着吗?”我疑惑的看着宫一谦。

反正这宫家本来就是靠着宫弦的庇护而发展壮大的,宫弦的意思自然没有人敢去反抗。

就在我不乱猜想的时候,张兰兰拉住我,让我跟她侧身的站在了路的一旁。

就连屋里的天花板上。都有一个巨大的吊灯。我在电视柜的旁边,看到了一个全家福的相片。

但是我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要谨慎,不能出现任何的差错。

汽车里的气氛活络开了,我也随意了许多,你是打趣大陈来。完全忘了他们刚才想要杀我们灭口的行径。

先前的那个警察在这个时候哭哭咧咧的说:“局长,我是清白的,我不认识那个人。”

我知道,我之所以能够走出来,一定跟宫弦有关。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张兰兰变成这个样子,一定跟他过不了关系。

听了我的话以后,沈小姐的眼中立即就充满了欣喜的神色,忙不迭的对我说:“当然了当然了,只要你能让这一切恢复正常,我立马就消除差评。”

“两位姐姐,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帮忙的。”曽小溪略略的犹豫了几秒钟,然后看着手中的笔,轻声说道。

只见曽小溪两只手扣紧了手中的笔,然后说:“你们有什么想要我帮忙的事情,就直接写在这个纸上就行。字丑了点没关系,但是一定要能让我看清楚是什么字。”

面前一个女鬼说道:“这件事情恐怕我也不太清楚,不过我想老爸应该会知道,你问问他就行了。”

“梦梦,你先出去,然后把我拉出来,出去之前你先滴一滴血在手镯上,然后再把这张符握在手上,那些蠕虫就不敢靠近你了。”

“啊,怎么那么容易就死了,不好玩不好玩,哇哇哇……”那宫装女子一边大声的哭,一边一根一根的将那黄莺的羽毛拨了下来。

无人问津,无人发掘。直到有一天或许会腐烂,散发出的奇异的味道,引人来观看。

想起自己经历的一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深渊,我不自觉的冷笑。

我害怕。

现在真的是见证友谊的时候了,张兰兰并没有对我说一句话,好像刚才并没有发生过我摔了她的手机的这一件事情似的。

我感到没来由的一阵恶寒,心想,昨天那个男鬼不是只在我的梦中出现吗?为什么会对我的身体上造成了这样的影响。

我看出了张兰兰的烦躁了。知道关于今天早上的事情,她一定是还有一些事情瞒着我,可能她也不想让我知道那么多,让我心中紧张。

瞬间我冒着星星眼看着张兰兰。张兰兰用手推了推我的头,对我说:“别太感动。”

还没有听到事件的真正正题呢,我就如亲临现场般的耳边似乎也听到了那“咯咯咯”的笑声。

可是宫一谦还没回我,他身后却传来了一个男声,这个声音听着我感觉有些耳熟。“我带他来的。”

但是话又说了回来,程凤也就是在点了蜡烛的第二天过来的。难道小溪用了笔仙就是把程凤给招了出来吗?

可是我的脑海中通过了回忆发现,张兰兰对付这些邪祟时,使用的都是符纸,要不然就是法器。还真没有看到脱离了这两件物件可以降服邪祟的情况。

金龙坐在张兰兰对面的沙发上,皱着眉头说:“你难道就是淘宝店上面的林梦?”

无论宫弦会不会帮我变回原来的正常样子,起码他给我的治疗将我从死神的手中拉了回来。

因为我可以看到丹凤家里面的情况,所以我反而不敢讲窗帘全部拉开,我反而怕别人能够看到我,所以我只是在窗帘的缝隙里面偷看。只见张会长听了张兰兰的话以后,直对我们说抱歉,说这属于他管辖的范围竟然出现这样的事情,而他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妖怪做乱,真是罪该万死。

我立即觉得我不对劲,因为我自知自己还不是那么一个不知轻重的。

我若有所思的看着电脑,算是了然了。也没有什么疑惑需要张兰兰解释了。

“亲爱的乘客朋友,您乘坐的班机即将起飞了,请将手机电源关闭。”冰冷的女声从广播里传来。

为此,我不敢再到处张望了,怕引起那个小鬼的注意。

我甩甩头,不敢继续想,最后的那个“同塌而眠”这个词语刚开始从我的脑海中蹦出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一阵的不舒服,甚至还有浓浓的反胃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这个女鬼活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但是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傻到去跟她争辩。当时我就怂了,点点头对她说:“当然了,当然了。”

现在的我,跟那天晚上宫弦冷眼看着我离开宫家的漠视,渐渐重合。我已经分不清楚,此时我也正在奔跑,就像是离开宫家的那晚时的情景。

看着跑得比小兔子还快的张兰兰,我也只好接受这个事实了,反正事已至此,也不是我可以改变的了。

张兰兰离开以后,我照例喝了一碗养生汤。我想以此来压压惊,也好分散分散我的注意力。因为那个小老头的脸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晃动着,那副阴阳怪气的眼神我想甩也甩不掉,只好找些事情来做,借以分散我的注意力。

“咚咚,咚咚”我尽可能的轻柔的敲起门来,也不知道屋里的人有没有午睡的习惯,真希望她们不午睡,否则如此唐突的去敲门,我还真担心屋主会不快。

“嗯嗯,大妈,你看这儿都没有餐饮店,我们有钱也无处使啊,不知道大妈你能不能卖些食物给我们呀。”

那只老实的水牛还以为主要是想要它跑得快一些呢,于是撒足了脚力就开跑起来。此时又恰好是下坡的路上,随着水牛的急奔,差点儿没把我给甩了出去。“怎么会这样,会不会你女儿本来就不正常,跟娃娃没关系?”我说。

当初那个客服自己撞到刀子上死的样子我还记得,想不到如今我竟然跟他到了同一家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