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天兵天将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宣!”秦寂言知道锦衣卫首领,不是一个没有分寸的,他说有紧急情况,必是紧急情况。

他管着天牢,可天牢的犯人却在他手上全丢了,要是一个都找不回去,他也就不用活了,安统不求立功,只求事后皇上的怒火能小一些。

这小子,这么有心机?

老太爷将三个儿子的表现尽收眼底,叹了口气,在顾千城的搀扶下,回到自己居住的院子。

秦寂言是不是早就知道京中的事,所以才会这么快赶到?

“看来,江家只有十八人,第十九是凶手的可能不存在。”江家并没有多大,要藏起一个人不让其他人发现,并不是容易的事。

在外人眼中,江家少爷是一个温和安静的少年,附近的村民对他评价颇高,只是……

顾千城眼眸一动,抬起头,一脸黯然的道:“忙着,怎么进你的后院。”

顾不得身上的伤还没有好,秦寂言连夜进宫求见老皇帝,执意带伤去江南。

就在两位世子想着怎么脱颖而出时,一青衣太监上前道:“圣上,秦王殿下送来贺礼,恭祝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怎么可能?”武定和暗卫都不相信秦王殿下会在这个时候走小路,那不是找死嘛。

“殿下请稍候。”那人行了个礼,抱着卷宗往里走,顾千城知晓刑部这样的地方,案卷千千万万,要从这里面找一份卷宗,不是一般的难。

冲在最前面的人,不曾想顾千城手上有刀子,被划了一个正着,捂着脸大喊。

之前,她拿嫁妆作价,让顾国公直接付八十万两银子,给她娘点长明灯,现在赵王府把嫁妆退了回来,顾国公把公中的部分拿走,剩下的全部丢给了顾千城,让顾千城自行处理。

承欢和同伴分享,那是承欢的事;她这个做姐姐的,给承欢的伙伴带点吃的,那是她这个姐姐的心意……

季家犯了这么大的罪,都能被放过,其他人会不会冒险犯更大的错?

顾千城这两天一直在顾家没有出去,连封似锦的药也是让下人送出去的。她就怕自秦寂言传消息过来时,她不在,……

“这,这……”副将一脸纠结,秦寂言也不愿意与他多说,只道:“你们下去,将人安排好,明日出征。”他并不需要程将军拿下赵王,只需要程将军拖住赵王即可。

凤于谦不顾寒风,七赶八赶的朝北岭跑去,可是……

“他们可有与宫里的人接触?”秦寂言不担心长生门有动作,他担心的是老皇帝为了把他拉下位,会与长生门接触。

“真的……”顾千城点头,可秦寂言还来不及高兴,就听到顾千城话锋一转……顾承意为什么会去顾家陵园,武定真得不知道,他赶到武家陵园时,顾承意已在外面。

现在老太爷病倒在床,即使清醒了也不愿意理这件事,只说顾国公现在本事大了,他说的话也不听了,他这个当爹直接养老就好了。

顾千城大声喊着,声音颤抖的几乎不在声。

官差得知程家姑娘病了,不敢擅自做让,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他们去禀报将军。

随着太监一个字一个字往下念头,朝臣的脸色越来越扭曲,可却没有一个人敢出声打断,只是悄悄地看向封大人。

“冲!”

“跟着我。”倪月丢下这话,就带头走在前面。蜘蛛女和一干忍者立刻跟上,一行人很快就消失在废墟中……

顾千城满头黑线,深知自己说错话了,朝秦寂言傻笑一下,秦寂言被她看得没了脾气。

圣女倪月对护城大阵颇为了解,在她的带领下,长生门一行人在天黑前找到废城。

就算对方有救援又如何,一旦他命人放火烧船,连救援的船也会出事。

难不成要让封老爷子自己醒了,可是……

显然,封老爷子是不会主动醒过来了,甚到太医来了他也不一定会醒过来。

于公于私,他都不会和太上皇对上。

公开审理的那一天有许多学子、百姓旁观,程家人也派人出面,当场向死者家属道歉,并承诺一定的赔偿。

虽然秦寂言和景炎什么也没有说,可封似锦却很清楚顾千城被老管家抓走的事,甚至知道顾千城中了择子,秦寂言与老管家有一个月之期。只是……

顾千城自己就是法医,她很清楚要把一个人伤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毫无反击之力。

略略松了松铁链,好让跛脚男人可以喘口气,可是抓他撞洞壁的动作却没有停。

他一直在想要如何安排风遥。凤家有凤于谦在,风遥就不可能再领兵权,之前他想过让风遥掌锦衣卫,可还是觉得不够,锦衣卫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机制,风遥在锦衣卫也发挥不出多大的价值。

小伙伴们只是一时没有想明白,现在想清楚后,立刻同仇敌忾的道:“赵王真卑鄙。”

“真得?”秦寂言的语气,恢复正常,仔细听会发现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既然不是逼朕退位,日后切莫再说这样的话。众位都是我大秦的栋梁,有众位在,朕很放心。”秦寂言一捶定音,完全不给朝臣说话的机会,“半年后,无论有没有寻到药,朕都会回来。众位爱卿这半年辛苦。”

她和顾千城根本没有办法比。要是她被父亲训斥,哪怕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受了委屈,她也不敢反抗,更不敢和父亲的打起来。

正上午,顾千城又累又渴,全身都酸痛得不行,正好奇别院的人,怎么没有出来找自己,就看到……

顾千城恨死自己了!

对方如此明显的拒绝,顾千城怎么听不出来,虽然失望但没有多愤怒,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是我得陇望蜀,贪心了。扰了王爷的兴致,还请王爷恕罪。”

焦向笛和凤于谦震惊顾千城的驯马术,可秦寂言的注意力,很快就转到顾千城的身体上。

估计是这两年,北齐全权掌控在手中,使得这个女人自信心膨胀,以至于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指腹摩挲着脸颊,微微刺痛,却让顾千城的眼落越掉越凶……

秦寂言略一顿,看向顾千城,略带一丝嘲讽的道:“千城,你认为一个从小就被人忽视,受尽欺凌,没有机会识字习武的公主儿子,有多大的可能,能凭自己的本事,在军中闯出一片天地?”

“当然,我潜入江南就是为了带你走。”秦寂言抱紧顾千城,不容许她挣扎。

很明显,倪月惹怒了他!

“文章不是,顾姑娘虽然提出了要点,可并不擅长写文章。而且,依属下查到的消息来看,顾姑娘之前并不知这是科考试题。是与江南那一块人的谈田产买卖时,无意中漏了几句,然后对方发现顾姑娘的天赋,特意套了顾姑娘的话。顾姑娘应该是科举结束后,才知晓自己被人利用了。”锦衣卫首领这话,可谓是彻底洗白了顾千城。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狼牙山离军营有十几里路,一来一回,等到暗卫带兵抵达狼牙山脚下,天已经亮了。

“老大……”被点名的老三,老四一阵哽咽。

秦寂言也知道这是委屈?

而更让人讨厌的是赵王。

“二十岁?还要三年?那个时候本王都二十五了?”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解释,心下稍安,可想到三年后才能有孩子,不免有几分失落。

莫非是心事太重?

“要不要寻个大夫来看看?”景炎放下碗筷,关心的道。

“大小姐?”孙妈妈连忙回头,吃惊的道:“大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她相信她家小姐。

平西郡王和程将军早就上了秦寂言的船,根本下不来。

封似锦进来时,就看到老爷子说得兴起,而顾千城则低眉顺眼的站在老爷子面前,一副好学生的模样,可是……

内斗是最残酷的斗争,他们相信皇上不会乐意看到大秦的官员内斗,所以他们的存在就很有必要。

坛中人见顾千城一行人迟迟不进来,又发出忽促的“嗬嗬……”声,这一次顾千城没有再理会她们,甚至连看都不曾看一眼。

“哦……这是提醒本宫,早点娶你进门,就这么急着嫁给我?”手指轻勾顾千城的长发,秦寂言笑得十分灿烂。

“这是傻了吗?”秦寂言晃了晃神,顾千城回过神,白了他一眼,脸微红,“以后不许对别人这么笑。”

暗卫不解的抬头:“啊……顾姑娘不是你说的,用火吗?”

君亦安不敢想象,要是大秦皇上知道唐万斤的体质,会是如何的疯狂……

“嗯,那条路虽然难走可最快,而且人比猛兽更可怕,那条路相对来说安全些。”秦寂言一开始就想找那条路,不过他之前担心顾千城的身体,可现在看来了,走官道他们一行人更累,哪怕有重兵保护,顾千城依旧得不到妥善的休息了。

这么一来,他就得老老实实的调息,或者像普通人一样,那一处火势较弱的地方冲出去。

打架?除了腿和心口外,他其他地方都没有伤,他爹娘到底是有多瞎,才会认为他是真得打架受的伤?

要是顾千城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三长两短,就是十个他也赔不起。

那些欠了药王人情的人,之所以没有行动,并不是忘了药王的恩情。不过是因为他们忌惮大秦,轻易不想与大秦为敌。另外就是,药王虽然被秦寂言软禁了,可并没有生命危险,至少明面上秦寂言代药王极好,看着就像是招安了一样。

“谢谢大人。”君亦安心里发苦,她一点也不想做什么傀儡谷主,可她能说不吗?

“多谢老太爷。”华大夫对多得一份诊金也很满意,留下顾承欢要用的药,又交待顾千城注意事项后,华大夫这才离去。

“神女塔的案子并不急,你不必太有压力。”一句话,缓解了顾千城半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的尴尬。

“不全是是假的。”顾千城一句,让秦寂言刚安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怎么?你真得要嫁人?”

秦寂言这才算是彻底安心了:“你这么想是对的,你现在的情况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家。过两年再说,等到时候……”

“秦皇客气了。”大秦的皇帝,圣后称秦寂言为秦皇,摆明是没有把秦寂言这个大秦皇帝放在眼里。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为了安全,顾千城离开山洞后并没有一直往里走,而是在差不多的时候,寻一棵树爬了上去,然后靠在树枝上休息,准备等天亮再做打算。

纸张的裁剪也是有特殊手法,毛边整齐,几乎看不到切口,这样的手艺同样不会外传,除了像朝廷报备的几家钱庄外,再无人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准。

“是。”

“如果能拿下大秦皇太孙做人质,就更好了!”出兵前,风遥不介意给西胡人画个大饼。

“不管如何总要试试,要是拿下皇太孙,这一战我们必胜。”说话的也不是支持风遥,纯粹是想着拿下秦寂言带来的好处。

“嗯。本王让雕刻名家看过,大小神女像皆出自同一个人之手,对方雕工不凡,水准在大师级以上,可是却没有人能看出是哪位大师之作。”成名的大师都有自己的风格,只要有作品在世,同行的人都能看出一二,可神女像却无人能看出。

“刑部一位官员,从他伯娘那里偷来的,据说她伯娘每逢初一、十五都要给小神女像上香。很巧,二十多年前,他伯娘家也走失了一位宠妾,说是跟人私奔了。”秦寂言轻敲着桌面,带着一丝调侃的意味。

封首辅踉跄一步才站稳,而站稳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往山下跑,而是跪下来谢恩,“臣,臣谢皇上救命之恩。臣愿唯一生永伴君左右,肝脑涂地、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皇上婚事,皇上的后代,也是朝臣们要关心的事,秦寂言的婚事不能再拖。

干呕了一阵,吐了几口酸水,顾千城捂着心口喘气,老管家适时递给上清水,“姑娘,水……”

“放心,我不会与皇上联系。”子车不敢拿顾千城腹中的孩子冒险,而且他相信这一路上,不管遇到什么危险,他都能保护好顾千城。

这一下不仅仅是顾国公,就是顾二爷也十分厌恶顾千城,只是顾千城有老太爷保着,他们不敢妄动罢了。

她们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程大人,”秦寂言转头看向程老太爷,眼中寒光顿现:他不会当作没有听到,程蕊这人他要办了。

“老大人起来吧,此事本王会禀报皇上,你也是受害者。”秦寂言使了个眼色,大管家立刻上前,将程老太爷搀扶起来,“程大人你且安心,我家殿下一向公正严明,此事错在吴六郎,贵府小姐也是被人诱骗的,就是怪也怪不到你头上。”

解剖比杀人血腥多了,不是什么人都能承受。

刀子切在皮肉上,吱吱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顾千城却完全无感,刀子有点钝,她用得力气也比较大,下手也就更加小心,就怕自己手歪,把内脏给切碎了……

“准备容器。”顾千城开胸后,便开始检验腹腔里的器官,而这个时候,她需要可以装东西的容器,比如:“干净的盆碗都可以。”

明显,秦寂言之前露的那一手,让小雪貂明白他才是强人。

轰……封似锦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爆炸声掩盖了,什么也听不到。

可是……顾千城进来了半天,秦寂言也没有抬头看她。

顾千城不由得失笑,故作夸张的道:“谁惹我们陛下不高兴了?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让陛下不高兴,拖出去斩了。”

“朕知道。放心,朕不会怪你的。”秦寂言朝顾千城招了招手,一脸温柔的道:“过来,朕不会对你怎么样。”

“放肆。”顾老夫人怒拍桌子,认为顾千城此举,是挑衅了她的权威,顾千城低头不语,也不去看顾老太爷。

她知道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她只是怕顺风局呆久了,秦寂言会轻视对手。要知道任何对手,只要他敢跳出来与你为敌,哪怕实力不济,也能咬疼你。

老皇帝身边虽不至于像筛子一样,可秦寂言想要知道什么消息,还不是太难的事。

不,不应该说不想起来,而是他们在准备起来时,突然听到老皇帝说:“你们怎么都跪在这里?怎么回事?”

皇上手握生杀大权,一言九鼎,他看谁不顺眼就可以罚谁,但是……身为皇帝,他能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满朝文武都罚了吗?

所有人都有错,就他这个皇帝没有错,怎么听都像是他这个皇帝做了让众大臣都不满的决定。

户部尚书真要尿在御书房,恐怕整个御书房的东西,皇上都不会再用了。

至于季诺火烧粮仓一事?

不出秦寂言的意料,顾千城没有出宫也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不过是去处理了一些琐事。

当老皇帝的心腹太监,捧着百余份五皇子亲手抄写的经书进来时,老皇帝的眼神柔和许多,看五皇子的眼神也是欣慰多余失望。

“罢了,此事你虽然做的不对,可能认清自己的错也是好的,朕就罚你禁闭半年,为荣王抄写经书,以慰他在天之灵。”

白跑一趟,虽然觉得晦气,可总比出事的好,总体来说,五皇子还是很满意的,这一点充分说明,那些举子不敢和国家叫板。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