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生生不已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容析元忽地又放开了尤歌,恢复了淡漠的神情,沉声说:“你要在外人面前跟我划清界限,要隐婚,我可以同意,但是我要警告你,以后如果再成为竞争对手,你不要在关键时刻进我书房,这叫避嫌,懂不懂?”

可容析元现在兴致正浓,哪里会肯放手?况且尤歌的声音在他听来更是一种难以抗拒的诱惑,让他身体里的**因子更加活跃了,想要找到释放的出口!

沈兆很不解,为什么尤歌要这么说?

许炎毕竟是在国外读过医科的海归人士,思维方式天马行空不拘一格,世俗的眼光不会束缚他,他的原则就是只要不伤害尤歌就好。哪怕是在一块儿出海也不要紧,正好,让尤歌看看他无论哪方面都不比容析元差。

龙晓晓尴尬得脸红,情急之下脱口而出:“我高兴那么说,怎么了?哼……”

容析元吻得正起劲,哪里舍得放手,不但没松开,反而抱得更紧,果真是个十足的无赖啊。

可她及时反应过来,她这么一说就真是等于不打自招了。此刻她也在暗暗咒骂,眼前这个警察看起来很不简单,她不能轻敌,不能大意,万一不慎说了什么对自己不利的话,那等一下律师来了她都无法脱身了。

尤兆龙的案子是命案,当年调查时也没人会去查尤兆龙第一桶金的来源,只会查跟案件直接关联的人和事。可霍骏琰面对着厚厚的资料,想想关于宝瑞起源关于尤兆龙的种种,他心底就有种强烈的预感,假如能将尤兆龙的资料完善,找到第一桶金的秘密,说不定会有什么可喜的发现?

许炎这是第一次将“追女人”列入了头号目标,头等大事,看他笑得这么妖媚就知道必定会想出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招数来了,至于尤歌会不会被他打动,就要看这货的运气了。

许炎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收下她送的衬衣,懒得去想那么多,太矫情就显得小家子气了,他现在就琢磨着要买条裙子,这样才算扯平,不亏欠她的。

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他淡淡地嗯了一下,眸光一暗,将这香软的小身子搂着,不顾她刚擦完药,他居然再次迫不及待地与她合二为一……

容析元是真心为翎姐高兴,他说得也很对,何家,虽然现在是由翎姐的父亲在掌管,但何宏森还健在。何宏森才是何家的最高决策人,只要他说翎姐是何家人,就没人敢反驳。

容家到此为止,才算是真正的消停了,那些怀着一点小心思的人也都不敢轻举妄动,生怕惹祸上身。就算容析元成了植物人,他们也很安份,因为老爷子又从乡下回来,重新执掌容家。

佟槿在容析元出事那天,人在外地,没能赶回来,之后再见到时,他的元哥已是植物人了。

容析元会是怎样,谁都无法预料。

容析元在一旁冷笑,凭他的火眼金睛又怎会看不出眼前的女人表情里藏匿的那一丝心虚。

尤歌下意识地低头,这才发觉自己看得太投入了,上半身都在玻璃上,胸前的波澜壮阔,虽是隔着玻璃,但还是让尤歌感觉到了脸红耳涨,赶紧地往后退了半步。

这一家子真是太幸福了,满满的正能量啊。

容析元是个有洁癖的男人,养狗也能看出来的,他为狗狗们请的两个保姆每天都会将狗狗打理得干干净净,时常都会带狗狗们检查身体,该打的疫苗可一个都没少。这样,狗狗们可是比别家的都要健康呢,尤歌和狗狗在一起也不用担心会影响到健康。

走出葡京赌场的大门,正好看见门口停着一辆加长型房车,下来一个戴墨镜的男人,在保镖的护卫下急匆匆往里边走。有人小声地叫出了他的名字,竟然是……何矩。赌王的大儿子,现在是赌场的负责人,代替赌王打理何家的所有产业。

原来,容析元在尤歌怀中早就心猿意马,装着还痛,可是出自本能的反应,他搭起得小帐篷出卖了他此刻的状态,哪里是受伤,分明就是一头随时会吃人的猛虎!

尤歌噗嗤一下笑出声:“你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正准备当小三?或者你已经是小三了?”

...这一幕,被旁观者看到,立刻就下去向苏慕冉的老爸汇报去了,当然还有许炎的老爸。

“郑总,尤经理……不好了……不好了!”工人气喘吁吁地跑来,一脸紧张。

容析元正烦着呢,冷着脸出去看。

佟槿一听,顿时来劲了,开心地连连点头:“有兴趣,兴趣大着呢!谢谢嫂子!”

大约半小时后,沈兆以及另外两个保镖一起将容析元和尤歌接走,目的地是容家。

...安静的会议室里现在只有容析元和尤歌两人,却充斥着十分怪异的气氛。在商场上,夫妻间各自为政的例子并不少见,但像这样毫不掩饰地面对面交锋还能淡定如常的,这俩绝对算是精品中的奇葩。

话音一落,会议室的门推开了,进来的是泰华酒店的老总以及秘书和律师,其中一个就是上次跟尤歌接触过的黄总经理。

尤歌再次看到容析元走神了,她能肯定,他真的是走神了,不是她看错。

虽然很瘦,但她的五官轮廓却是美得令人窒息,尤其是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有着迷幻般的色彩,她精美犹如童话公主的脸庞堪比那些经过p图软件出来的效果,区别在于她是货真价实的美,不是p出来。

她有着褐色的头发比海藻还迷人,她微笑时浅浅的酒窝有着魅惑人心的魔力,她哪怕是病弱时期都能美成这样,可以想象,假如她现在是健康的,她会令多少男人为之疯狂!

“你们是……”尤歌惊愕,她知道容析元的保镖长什么样,可这两个她没见过。

璇宝贝一转身看到霍骏琰,小肉腿立刻就跑过去,朝着霍骏琰伸出双手,求抱抱。

他有种感觉,尤歌可能有话要说。

香港奕居酒店。

那是她宝贝了四年的东西,她舍不得扔掉,她习惯了每天戴着,她珍藏着,可他弃之若履,她再留着岂不是笑话?

这么一来,相当于他与尤歌都是没有双亲,两人组成一个家庭,虽是二人世界,却也太单调太冷清。如今多了一个小生命,彼此都感觉这心里才算是真正的踏实了,幸福了,等孩子一出世,就是真正的圆满了。

秋海棠开得正盛,在绿树丛中尤其显得夺目耀眼,那美艳多姿的色彩,将萧瑟的秋季渲染得生机勃勃。在这样的环境中坐着,应该是身心愉悦的,可是翎姐却面无表情,眼里也没了神采。

很快,就见里边的窗户人影晃动,出来开门的女人穿着浅色翠花裙子,胖乎乎的身材肉嘟嘟的脸,灵动的大眼闪耀晶亮,笑容明媚就像此刻天上的艳阳。

有时候,或许真的不是爱与不爱的问题,而是输给了那个叫做“命运”的东西,那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黑暗,不是坚强就可以化去所有的障碍,有些无形的墙,就长在你心里,除非你再活一次,否则怎能除去?

如果是在别家,可能这些小狗会被分批卖掉,但是在容析元这里,他一只都没卖,全都留在了别墅里。

“我……”尤歌想起了老人慈祥的面容,是有点不忍心,可这裙子太值钱太贵了,她怎么能收这样的东西?这会让她不安的。

尤歌炸毛了,她对香香的感情岂容质疑?

“混蛋……大白天的,你又欺负我!”尤歌使劲掐他,捶打他,脱口而出。

“哈哈哈……老天爷待我不薄,尤歌居然生的是双胞胎!我有两个孩子,两个!哈哈哈……哈哈哈……”容析元笑得很狂,但这笑声除了喜悦,还含着说不出的凄凉,他眼角隐隐有晶莹闪动着……他恨不得能立刻出现在尤歌和孩子身边,可他暂时做不到,他被唐虞梅这个疯女人囚禁了!

他想起了大儿子在小的时候,也是这么顽皮,蹦蹦哒哒的,也是喜欢跟狗狗玩,抓狗狗的尾巴,还想骑在狗狗身上……这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了,但老爷子还记得那么清楚,可想而知,他对大儿子容孝光是有多疼爱。

容析元在考虑要怎么才能协调好事业与家庭。博凯集团是必须要他坐镇的,总部在香港,容析元重新接手董事长的位子,势必要在香港办公,可尤歌和孩子们在隆青市,他如果经常来回跑,不仅累,也会让他牵肠挂肚。他想每天都看到尤歌和孩子,每天都能在下班后享受家庭的温暖。但宝瑞是尤歌的命根子,她是公司董事长,她不在隆青市坐镇也不行吧?

“嗯,知道了大叔。”

她很直接,可对方更坚决。

那个冯奎站在门口抽烟,时不时看看这边。在他眼里,尤歌只是一个金钱的符号,只要他完成这件事,他就能拿到一笔丰厚的报酬,足够他挥霍一阵子了,到时候,他就可以去国外潇洒几年,甚至,他还可以去搞个投资移民什么的……

这狗叫声,从未那么凄凉,一声声在空气里回荡,那是狗狗在哭,在用它唯一能发出的声音发泄它的绝望和恐惧!

要的就是这样的轰动的效果,万一尤歌还在匪徒手上,起码她能保命,会送她来领赏的。

“嘿嘿……你在说什么呢,谁敢把你当傻子,我第一个不放过他。还有,既然你是今天挂号的最后一个病人,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享受一下特权,允许你跟我一起吃完饭,怎么样?”这货也真够皮厚的。

许炎很无辜地摊手,摇头:“你受什么刺激了,什么关系户,我没明白。”

这群人是知道了老爷子即将立遗嘱的事,可容析元不知道啊,就算知道了无法猜到老爷子的心思……

容析元当然隐瞒了关于尤歌父亲的存在,换了个名字,但故事内容还是那样的,尤歌在为容析元的父亲枉死而愤慨时,她哪里会知道罪魁祸首是自己的老爸?

“许炎,看在卢老先生的面子上,我今天可以不跟你计较,但是你别以为真的可以明目张胆地勾引有夫之妇。”容析元说完,再也不想逗留,搂着尤歌往前边停车的方向走。

时间已过十点半,许炎当然是要送苏慕冉回家的,这是最起码的绅士风度。

许炎跟着苏慕冉从侧门出去了,能感觉到她情绪不太好,刚才的美丽心情只怕是被破坏了。

泰华酒店的收购案虽然搞定了,可是后续工作还很多,尤歌是这个项目的大功臣,因此也就承担起了交接工作,每天要看泰华送来的各种资料,每天公司都在开会讨论关于泰华今后的发展策略,这酒店本有着良好的发展潜质,现在到手了,当然是要充分利用起来,将其打造成为一块金字招牌,这样,许氏家族又多了一棵摇钱树了。

总算说完解释,许炎那双桃花眼里含着一丝难得的紧张,不知道她会不会相信。

大家都没有再提关于婚礼的事了,因为许炎早就说了到时候不会去,礼到人不到,而尤歌也理解他,不会强求,只是有点心疼这个男人,不知何时才能出现一个好女人走进他心里?

不妙……形势不对,还是别出去了。

喜欢就是喜欢,一见钟情的喜欢,苏慕冉自从第一此见到许炎开始,就跟着魔似的,这种情况以前没有过,她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这么大胆。在此之前,她还不知道原来可以这样……奔放。

许炎这货其实对女人很敏感,从女人的眼神动作就能判断出对方对他是个什么心思。

小妮子勇气可嘉,值得赞扬,假如真的有一天能拿下许炎,那该会是怎样的一番情景呢。

但容析元不管那么多,他不能让尤歌一个人涉险。

看来这男人真是紧张了……

这一幕太不真实,但亲口从容析元嘴里说出来的,怎么会假?

容析元从椅子上站起来,一边迈着步子一边伸手解开衬衣的纽扣,胸前一片光洁的肌肤露出,魅惑得要命。

尤歌羞恼,这人的精力怎么这么好?

郑皓月这是在说醉话吗?语无伦次了吧?

尤歌还有点不好意思,两手不知往哪里放,羞赧地望着他,一步一步走来,她的呼吸都不由得变急促。

当两人打得难解难分时,苏慕冉忽然改变了战术,变得更加积极主动,更加勇猛,出拳带风,招招凶狠,像是越打越来劲,果然不愧是彪悍的女金刚!

龙晓晓愤愤地咬牙:“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龙晓晓也很久没见以前的同学了,爽快地答应。卓毅没有多逗留,寒暄几句就急着走了,但从倒车镜里还能看到龙晓晓目送他的车离开。

容析元却没有走,厚着脸皮说还要陪尤歌跑步。

他在做什么?他是故意的吗?他在她耳边呼吸,让她那半边身子都发麻!

尤歌也发现这位年轻女孩子在看她,她会报以礼貌的微笑,但双方都没说话,心里都在默默地思量着,这次招聘,自己会是两个名额中的一个吗?

要知道,两位面试官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种问题,而往往很多招聘者为了博得面试官的好感,会故意将自己曾就职过得公司进行贬低,有的甚至表现出极度厌恶,大放厥词,以为贬低以前的公司就可以向面试官表忠心,这恰恰是得到了反面的效果。

都这份儿上了,谁还会傻乎乎竞价?这项链,只有在容析元本人眼中才值这个价。

这感觉很像是自己心爱的玩具被人抢走了,才会涌现出莫名其妙的占有欲,恨不得立刻冲上去抢回来!

尤歌和容析元之间没有障碍物了,忽然感觉彼此如此地近,但又好像相隔万里那么远。

“……”尤歌终究还是没敢叫出来,她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开玩笑的,他真的做得出来那种事。

从容析元进屋子那一刻起,冯奎就知道自己今天只怕是凶多吉少了。落在容析元手里,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还能活着偶走出去。

也就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被警察从何家抓走,却还能很快脱身,只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实她谋害了尤歌的父母。

眼前,他的手机就像是在散发着无声的*,犹如一个穿着比基尼的美女在对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招手……

尤歌将香香带上,步行去了瑞麟山庄。

尤歌又是一阵感动,抱得更紧了,小手抚摸着他的脸颊,正琢磨着该怎么开口问,却听容析元的口气一变。

这对尤歌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常年在家深居简出,每一次出席大型的场合,她就会紧张,手心冒汗。

为了方便去看望翎姐,容析元将翎姐安排在了瑞麟山庄,由郑皓月照看。

终于,这小妮子爬到了一楼,距离地面只有一米了,快要安全落地。

...这软若无骨娇小馨香的身子抱在怀里,是个正常男人都会忍不住心猿意马,更何况,一不小心之下,霍骏琰有一只手还触碰到了尤歌胸前的柔软,一瞬间好似电流蹿过……

尤歌还在回忆,脑子里搜遍了却再也想不起其他的了。这种感觉很令人抓狂,就好比是一个在山里迷路的人看到前方有道,但就是怎么绕都出不去。

...浅浅淡淡的灯光下,空气中充满了温馨感,尤歌搂着容析元的脖子,笑得很甜,还不忘奖励地给他一个亲吻。

尤歌心情大好,因为知道翎姐要走了,这就好比头上一块乌云散去,自然兴致也好了,先前洗澡才确认了一下生理期已过,该做啥就做啥,该嗨皮就嗨皮呗。

这还是那个温柔婉约的翎姐吗?是善心慈悲的翎姐吗?

尤歌这一整天的心情都美美的,想到家里那个特殊人物已经走了,她就感觉神清气爽,那道围墙好像也没啥作用了吧?

“嘻嘻……我也挺佩服大嫂的,敢这么做,女中豪杰啊!不愧是元哥看上的女人,两人在某方面真能有一拼。”佟槿这小子竟也是跟沈兆一样的态度。

“顽皮?”容析元低喃着两个字,俊美无俦的脸庞浮现出复杂的神色……尤歌这么做,确实太出乎意料了,可这才像是他容析元的女人会做的事。抛开他此刻郁闷的心情,他真可以为尤歌的举动点个赞!

容析元拍着门,喊尤歌的名字,但没人响应,可他分明能听到尤歌在跟香香说话的声音,笑得那么欢快,而他却只能在门外发傻。

尤歌思忖着反正容析元现在也进不来,她想咋地,他都没辙!

就这样,俩货用这件事打赌,谁输了谁就要穿着裙子在周围几公里的地方走一圈……赌注这么大,谁都不想输啊,于是乎,两人决定今天就密切注意动静,冒着被骂的危险……

“知道了,翎姐真好!”

“这位女士,请您稍安勿躁,这当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宝瑞绝不可能用人工钻冒充天然钻的。”

这一幕都被记者记录了下来,当然还有不少围观者的手机相机都可以记录……宝瑞想不出名都不行了,可关键是,好名还是坏名?

“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你钱,不过你给我听好了,如果你收到钱之后还敢兴风作浪,我不会饶了你!”何碧翎也不是省油的灯,反过来威胁。

对方听到何碧翎这么说,当然满意了,两人很快达成口头协议。

但还没走到门口,警察已经闯进来,正好与赫枫撞上。为首的一位穿制服的警察,右边嘴角有颗黑黑的大痣,跟在他身旁的是两个年轻小伙子,一看就是警察里的基层,只有这个脸上长黑痣的男子才是领头的,是位警队里的老人了,虽然才不过四十左右,但干这一行已经很多年,像是很拽的样子。

田警官的脸瞬间僵住,他当然认出来了,这墙壁后边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就是先前搜查过的一个包厢!他,空欢喜一场!

相比起她的激动,容析元却是很淡定。对他来说,昨晚听到她喊“大叔”时,他就已经感到值了。今后的xing福,他相信不会缺少的,只差一步一步动摇她的心,让她习惯跟他过夫妻生活……

许炎对于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了,像这样假装来看病从而企图接近他的女人,最近越来越多,他对于女人们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感到无奈。

这都怪监控记录无法完整地表现出当时的情形,否则也不会给人造成错觉误以为是尤歌故意对何碧翎下毒手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