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积习难改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刚刚那女子的琵琶只所以能够顺利的弹完,也是因为,她看的专注,似乎挺喜欢的。

“你!?”老夫人气结,心中却更多了几分愕然,万万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的意思是真的不想再认她这个娘亲了吗?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如此看来,她的肚子里就是千真万确的怀了一个宝宝,只是应该不会是凤阑绝的,既然不是凤阑绝的,那么她一个怀了别人的宝宝的女人为何要到这绝王府来闹事?

“我知道,但是为了桐城的百姓,也为了你,我必须这么做,我不能让那些银子被他们那么运了出去,我也不想,你再为了去救百姓,而看皇上的脸色,被皇上为难。”上官云端的眸子直直地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

而晚上,夜无痕不出府的时候,也会经常的去秦思柔的房间,至于王府中其它的那些女人,夜无痕却是一次都没有去过她们的房间,完全的把她们当成空气一般。

“什么后果?”夜无痕那僵滞的身子在那黑暗中,微微的轻颤,唇角似乎也微微的有些轻颤,让他的声音中,在这黑暗中,多出几分回音。

从给上官云端的检查,以及刚刚看到凤阑绝的表情,他可是完全的可以肯定,凤阑绝在此之前,是绝对没有碰过上官云端的,那么凤阑绝这声谢谢,又是以怎么样的心态说出口的?

凤阑绝收到了她怀孕的消息,但是却不知道那是假的,那么凤阑绝自己自然很清楚,他没有碰过她,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凤阑绝唯一的想法,便是,她可能是被人玷污后,怀了这个孩子……

“云端,谢谢你。”听到上官云端的话,凤阑绝似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脸上也多了一丝淡淡的轻笑,毕竟,这个背后的人,可是伤害了她的,他知道,此刻,她心中肯定狠不得尽快的找出那个人。

而且,上官云端感谢的话都已经说了,她的话,也就不可能是空话了。

站在一边的凤阑绝听到太上皇的决定,眉角微微的挑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他也明白太上皇的心思。

“真的,太上皇真的准了,这样最好,以后也不用再提心吊胆的了。”丞相夫人略带惊喜地说道,她现在只希望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就最好了。

上官云端的唇角更多了几分轻笑,红唇微翘,半真半假的笑道,“其实,我本来就没有想过一直喊皇上。”

等待是最漫长的,五年的时间,对于一个女人,特别是一个这古代的女人而言,那是多么可怕的一个时间。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选书的时候,要尽量的选两人人都没有看过的书,当然,若是选的书恰恰是一方看过的,那就是天意了。”

对于自己的聪明,蓝岚可是十分自信的,她认定自己肯定会赢,所以便想要借此机会,跟上官云端赌点什么。

若是一个一个的计时,肯定会有误差,但是若是两人一起,就算时间上有误差,但是,对两人却都是一样的。

“是刚刚王妃说的,说王爷与那些朝中大臣都进了宫了,若是他们在这个时候进了宫,只怕。”丞相夫人再次一脸担心地说道,她虽然只是一个女人,不太懂那些朝中的事情,但是却也明白此刻事情的严重性。

“哦,听你的意思。”上官云端更绝,只是随意的,心不在焉般的轻声的应了一声,火光烛天淡的回道,明显的是可有可无的态度。

虽然上官云端走的很慢,便是从她的位子到皇后的身边,总共只有那么一点距离,她还是很快走到了皇后的身边。

夜如梦微微转眸时,恰恰看到了摆在上官云端面前黑墨,双眸微沉,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阴冷的笑。

“不如,先去拜访一个‘朋友’吧。”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心中有了打算,那两个家,她都不能回,不管是回了哪一个,都会暴露自己的身份,身后的那个男人,可不是一般的人……

“是。”那个侍卫再次恭敬的应着。

想要捉弄她,哼,她!是那么好捉弄的吗?谁捉谁还不一定呢。

“怎么了?玩忧郁?”上官云端看到他走了她的面前,竟然还没有发现她,仍就微垂着头向前走着,忍不住说道。

“这,这怎么回事?怎么好好的就突然死了。”苏月情一脸惊愕,略带轻颤的喊道。

“上官云端,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皇上的眸子再次望向上官云端,略带不耐地说道,特别是在看到上官云端那张脸上,他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厌恶。

什么叫做狗咬狗,她们两个应该说是最好的例子了。

“皇上,臣妾真的没有下毒,难道皇上不相信臣妾吗?”皇后惊滞,脸上更多了几分委屈。

“皇上的事,本王没心思管,本王在意的,只有本王的女人的安危。本王说过,若是她伤到丝毫,本王。”凤阑绝此刻亦是一脸的冰冷,狠声威胁道,只是,话语却仍就带着几分担心,毕竟进宫没有看到她,心中仍就有些不放心。

夜无痕本来也想要去看看她,但是,看到这面前的情形,总要有一个人来收拾,而若是靠皇上,只怕这件事,永远都查不清楚了,为了上官云端,他就管一次闲事。

“恩,要检查好了,可不能漏了。”李妈略带郑重地说道,说话间,也细细的检查着,生怕漏掉了什么。

所以,这么多年,上官云端从来没有取下来。

突然想到,若是李妈将那链子拿出去后,凤阑绝应该会为上官凌雨带吧?凤阑绝给上官凌雨戴链子的时候会不会发觉异样呢?

夜无痕的脚步微微的停住,但是却并没有转身,只是,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抢亲去。”

“不用,不用,哪敢麻烦天下第一神医的叶公子呀。”秦思柔自然看的到他的嘲讽,也明白他的心中是怎么想的,遂一脸轻笑地说道,她的声音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上官凌雨微惊,正在思索着发生了什么事,恰恰在此时,一辆极为华丽,也极为宽敞的马车停在了轿子的一侧。

凤阑绝抱起她时,身子似乎微顿了一下,双眸也似乎再次的闪了一下,脸上的轻笑也微微的隐去,唇角多了几分冷意。那跪在地上的五个黑衣人,正是他派出去的五个人,竟然都被抓了,他原本就是依靠对皇宫的熟悉,把那几个人早就悄悄的带进皇宫,吩咐他们,等凤阑绝成亲之时,暗中行动,他原本以为,那个时候是最松懈的时候,以为自己的万无一失,但是却没有想到,他的人竟然全部被抓,没有一个逃出去的。

“误撞?皇宫这么大,你们还真会撞,而且,若真是误撞,为何会对国库的路线那般清楚,竟然丝毫不差的打开了国库的几道门?”太上皇微微冷哼,直接的击破了他们的谎言。

上官云端眉头微蹙,双眸中多了几分沉思,突然眸子一闪,脸色随即一沉,难道二皇子是想要。

“这能怪我吗?我的话都没有说完了,就被你们打断了,其实我原本要说的是,她还没有醒过来,难道是睡的太沉了,结果,你们。”叶寒十分欠扁地解释着。

以前,她冷漠对他的时候会喊他绝王,而每次生气或者着急的时候,她会喊他凤阑绝,他怎么都想不到,她这次醒来,竟然会喊他绝,而且,还是一脸的轻笑。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这一刻,她真的很想去安慰他,心中这么想着,脚步便也下意识的跟着他出了房间。

这么多年来,在外人的眼中,夜无痕风光无限,威武神勇,却只有她知道,他受了多少的苦。

凤阑绝微怔,微微的抬起脸,直直地望向她,然后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心灵相通,本王那一刻感觉到,你就在那儿。在喊本王。”

他既然发现了上官凌雨是假的,那么会不会已经。

他已经知道,她的心中是有他的,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她知道,这肯定是夜无痕想要处置上官凌雨了,便微微的站起身,低声道,“我要出去看看。”

“你去查看一下,太上皇恢复了意识没?”凤阑锐低声吩咐着跟紧上来的那个侍卫。

那个侍卫这次悄悄的向前,暗暗靠近太上皇的寝宫,却查看。

“你?你们?”凤阑锐此刻也意识到了自己目前的情况,知道这一次,自己只怕是逃不过了,脸色猛然的一沉,一脸阴狠的望向凤阑绝,狠声道,“凤阑绝,你够狠。”

“他长的跟玲妃太像。”凤阑绝再次停顿了一下,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他应该是玲妃所生的,因为是你亲弟弟。”

有几个朝中的老臣,看到那女子时,顿时的惊的目瞪口呆,而凤阑锐看到她时,整个身子更是完全的僵滞,隐隐的似乎还带着几分轻颤。

那个侍卫虽然被当场捉住,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害怕,只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绝裂,到底是什么,会让他这般的义无反顾?!

那人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甜蜜,思绪也微微的飘远。

“是呀,雨儿已经死了,雨儿可是你的女儿,你不为雨儿报仇吗?”既然刚刚他说爹爹根本就没有碰过二夫人,那么很明显,上官凌雨就是这个男人的女儿了,只是,她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态度。

尚书大人有些犹豫的望向夜无痕,等待着夜无痕表态。

他不相信,她真的有什么人证。

话语在污蔑两个字上刻意的加重的语气。

上官云端心中虽然有了打算,却也不急着辩驳,一是,没有人配合她这戏不好演,二,她也想要看看,是谁如此的陷害她。

“哎呀,真的是清儿,清儿可是秦姑娘最贴心的丫头,这,怎么会这样呢?”二夫人与三夫人还没有回来,四夫人微微向前,看了一眼,故意惊呼道,只是,她也没有说明上官云端杀人。

所以只能想办法先引开他。

上官云端的身子再次的缩起,似乎还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那几个女人望向她时,嘲讽中更多了几分得意,随即纷纷找了位子坐下,如同她们才是这儿的主人。

此刻自然没有人再注意她,而上官云端则一脸悠闲的看着好戏。

“这。”那人一时间语结,毕竟上官云端现在的样子,可是跟傻子沾不到半点的关系。

上官云端发现,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一些女子。

这些女人,只怕是被欺负,被压迫惯了,凭什么男人可以三妻四妾,而女人却只能默默的伤心留泪?

略略带笑的声音中,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威严,更带着明显的威胁。

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却是越听越是心惊,那个还真是谨慎,竟然连宫女与太监都不让随便走动,而且发现了还要处死,还好,她们刚刚没有冒然的进去,否则的话,只怕现在可能没命了。

那些侍卫见两个宫女带着一个卖菜,都没有太在意,也没有过多的检查,便放她们进去了。

“希望如此,我们快点去看看吧。”凤忆希却仍就不放心,有些急切的向着皇后的宫院走去。

原本在里面房间里的皇后,只后劲凤忆希的喊声,快速的走了出来,看到她们两个时,不由的惊呼道,“你们怎么也进宫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想到此处,上官云端微微的扫了一个冷颤,不敢再想下去了,不行,她不能让太上皇有危险,绝对不能。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啊,天呢,绝王怎么会带回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呀。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另一个男子也附和着说道,此刻,他们目标,虽然看似是针对上官云端,但是实际上是针对凤阑绝的。

“大胆妖女,这儿岂有你说话的份,而且皇上的命令,岂由的你来打断,真是反了你了。”李贵妃回过神后,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

她自从来到这古代后,还没有好好的出来玩过呢,这次有个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玩个痛快。

“叶寒那边有结果了吗?”凤阑绝看到她略带思索的样子,不想让她去想太多,那些事情,她知道的越多就会越危险。突然想起了那毒药的事情,再次沉声问道。

御书房。

但是,在看到站在上官云端身边的凤阑绝时,脸色微变,双眸似乎也下意识的圆睁了一下,很显然是认出了凤阑绝的。就算他的脸画的再平常,那股气势都是无法隐藏的。

脸上也多了几分紧张与担心。

那丫头听到上官云端那轻柔的话语,神情微微的缓和了一些,似乎没有那么紧张了,只是,身子还是完全的僵滞着,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惊颤颤的问道,“王,王妃,奴婢,奴婢。”

“你不用紧张,没事的,相信我,不会有事的。”上官云端再次轻声的安慰着那丫头,她知道,素容向来话少,是绝对不可能主动的跟这丫头解释的,而此刻又有凤阑绝在场,又是这样的一种场面,这丫头不害怕才怪呢。

“知道,当时奴婢也在大厅,看到了的。”那丫头的双眸微微圆睁,连连说道,神情间又多了几分害怕,急急的喊道,“奴婢虽然跟她关系不错,但是并不知道她会害王妃的,这事跟奴婢没有关系的。”

上官云端安排好一切,才跟凤阑绝离开了那个密室,回到了房间。

“云端,对不起,让你受苦了。”进了房间,凤阑绝紧紧的抱着她,一脸心疼地说道,原本说过,会好好的保护她,这一辈子都不会让她受到半点的委屈,更不会让她受到丝毫的伤害。

“在这儿。”凤阑绝微愣了一下,然后快速的将那毒药拿了出来,沉声说道,“不知道这毒跟你身上中的是不是同一种?”若是同一种,她身上的毒解起来,就轻松多了。

“奉命,奉谁的命令?”上官云端再次略带疑惑的问道,她是奉了谁的命令。

只是,让上官云端惊愕的是,那件衣服穿在她身上,当真是无可挑剔,无懈可击的适合。

众女子正翘首以待,一个一个的都伸长的脖子望向门外。

因为,凤阑绝的身影已经出现在门外。

夜无痕的眸子微闪,快速的隐过几分伤痛,只是却又更快的掩饰下去,藏在了心底,他说过要放手,那么就不应该再给她带来任何的困扰,那怕是心情上的。

他不确定,此刻她眼中的痴迷是真的痴迷,还是装出来的。

只是,她双眸微转时,却恰恰看到了站在不远处,一身僵滞的上官傲天,微愣,不由的惊呼道,“爹爹。”

她的话语微微的一顿,一双眸子突然的转向上官云端,一只手,也恨恨的指向上官云端,狠声道,“一定是她,一定是这个恶毒的女人毁了姐姐的脸,奶奶,一定不能放过毁了姐姐的脸的人,一定要替姐姐报仇。”

上官云端又岂能不明白他的用心良口,心中不由的对他更多了几分感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刻钟,两刻钟,拜堂的时辰过了,王府的大门仍就紧闭,没有半点的动静。

“我来吧。”飞赢已经走了过来,捞起了那丫头,并没有怎么理会上官云端……

“月儿,我饿了。”上官云端装做没有听到她的话,大声的喊着月儿。

“哦。”月儿闷闷的应着,心下却是暗暗的叹息,她家的小姐,什么时候才能懂事呀。

她脸上的表情瞬间的僵滞,她原本是为他才向皇上求情,但是他却仍就这般的对她?

几个大臣的脸上多了几分失望,或者还多了些许的懊恼,原本王妃说不定可以超的过那蓝城公主的,就算背的跟蓝城的公主一样的多,但是王妃背的却是明显的比蓝城的公主更顺畅。

只是,被这么一打扰,只怕原本记着的,也忘记了,还怎么背呀,心中都暗暗猜想着,这蓝城的公主是不是故意的?

她原本还觉的这蓝岚不错,以前还经常的跟着她,现在却是越来越觉的她讨厌。

有人想要看她出仇,她偏偏不会如了他们的意,而且,一定要赢的精彩,让那些人无话可说。

这个问题,似乎比刚刚跟蓝岚的比试更让众人期待,更让众人紧张了。

“但是,你可是被休了的人,配个一般的男人倒也算了,竟然还想嫁给绝王,你怎么配的上绝王?”那个女人仍就不死心地说道,这次的话中更多了几分犀利。

这个女人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故做矜持,心中想的什么,她就说什么。

“是呀,是呀,女人有自己的主见,我们跟她们对话时,才不会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另一个男人也连连的说道,很显然也是深爱其苦的。

一时间,议论纷纷,都是对上官云端的赞赏,只不过短短的时间内,那些原本还极力的反对她进城,想要将她赶走的百姓们,便完全臣服于她了。

“当。”房间内突然传来一声猛然的响声,随着那声响,更散开连连的颤音,很显然里面的人,正将自己的火气发泄在琴上。

若不是他一再的坚持,就不可能会打动她,她就不会答应嫁他。

他的唇慢慢的松开了她的唇,只是却并没有离开,而是一点一点的吻过她的脸,从她的脸颊,到她的额头,只是那般轻轻的吻着,宠爱中,更有着毫不掩饰的珍惜。

“凤阑绝?”上官云端怒喊,他这意思说的她好像是那种蛮不讲理的人似的。

“你们在做什么?”轿子里,阴冷的声音突然的传出,更带着明显的狠绝。

绝王府中的几个侍卫,惊愕之中,却都纷纷为王爷开心,看来,王爷是真心的爱着王妃的,要不然断然不会这般的开心。

说话间,便拿过了一边的喜帕,想要遮在上官云端的头上。

先是装做热心的为她做嫁衣,紧接着,说是去给她祈福,所有的这一切的,只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让人不要注意到她。

好在,后来又出了一个凤阑绝,听说,凤阑绝从懂事起,太上皇就将他带在身边,教了他所有该学的东西,虽然他贵为皇子,却是从小吃很多的苦。所以,凤阑绝在十几岁时,便已经威慑天下。

“回皇上,太上皇只怕撑不了多久了。”刚刚为太上皇检查过的太医走到了皇上的面前,低声说道。

就算是他终于肯娶亲了,皇爷爷高兴,也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