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将门虎子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今天就算是凤阑绝,也别想带走她。凤阑绝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这个女的,真的很腹黑,刚刚分明是故意戏弄夜无痕的。

“还不退下。”皇上看到妩媚女还呆愣地站在大殿中间,厉声斥道,声音中隐着几分怒意,只是不知道是对妩媚女的,还是对凤阑绝的。

虽然,这件事极有可能是二夫人的阴谋,但是,他却明白,鸾儿肯定是老夫人逼死的,因为,老夫人一直都不喜欢鸾儿,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又怎么可能会放过鸾儿?

是他没有保护好她,才让她受到那样的伤害。

她的双眸微闪,红唇轻启,微微一笑,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听说,你也是夜阑国封的公主,那么这次的募捐,你捐了多少呢?”

“我倾其所有,只为桐城的百姓,而全凤月国的百姓,也都是尽最大的努力帮助着灾区的百姓,我们要与桐城的百姓共甘苦,我只想用最感人的行动让全桐城百姓知道,天灾,我们无法避及,但是,爱始终于心同在,我们全凤月国的百姓的心,都与桐城的百姓在一起。”

“这个女人的号召力倒是很强。”人群之外,不远处,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站在高台之上的上官云端,低沉的声音中有着几分深邃的意味。

而处理完那边的事情,因为不放心她,便急急的赶过来的凤阑绝,看到眼前的情形不由的惊住,有些呆愣的望着那些主动的向前捐款的百姓,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

而昨天凤阑绝更是把玲妃都找出来了,他的夫人也跟他说了上官云端的话,他便明白,凤阑绝什么都知道了。

第二天,上官云端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那透气房间的阳光,微微有些剌目,她慢慢的睁开眸子,只是,映入她的眸子的却是他那张完美的无懈可求击的面容。

她此刻完全的意识到,皇嫂真的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皇嫂是真心的爱着皇兄的,所以不管是什么人,什么事,都不可能会破坏到皇兄与皇嫂的感情的。

她相信,不管是什么书,她都不会输的。

看来,老天都在帮她。

上官云端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深处隐过几分寒光,这个皇上真是一个昏君。

“恩,也好,朕倒要看看你们能从那些百姓的身上筹到多少银子。”皇上微愣了一下,不过还是随了凤忆希的意思,随即吩咐人去传负责筹款的人进宫。

当上官云端与那年轻男子走到大门处时,管家转身,望向那年轻男子,然后再扫向上官云端,眉头微蹙,眸子中明显的有些不解,但是很显然是南宫雪早就吩咐好了的,遂略略提高了声音说道,“大牛呀,今天接你妹子回去,后天记得让她回来呀,小姐这边可是要用人服侍。”

夜如梦虽然极为的不甘心,但是,自己此刻这般的狼狈,只能一脸气愤的下去了。

但是怎么可能呢,就算她不傻,就算她再聪明,那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刚刚只有那么短的时间。上官傲天惊愕中,似乎带着几分迷离的伤悲,一双眸子也慢慢的变的恍惚,似乎在透过上官云端看着另一个人。

“丞相大人可知王爷这次找来我们,到底是为何事?”其中一个大臣久久的没有看到凤阑绝出来,终于忍不住问道。

皇上的命令,谁敢违抗,只不过三两下,王府的大门便被撞开了。

来到这古代,封建专制的统治下,那种恶势力更是猖狂,就像丞相之子李玉,平时里专门欺压百姓,看到略有姿色的女子,便强行占有,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毁在他的手中,但是因为他爹是当年丞相,而他的姑姑是当今皇上的妃子,所以,那些老百姓就算告官也没用。

他也知道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唯一能求的就是,凤阑绝能够让柳如絮少受点折磨。

凤阑绝微微的愣住,没有再说话,只是直直地望着她,片刻之后,才揽住她,轻声道,“走吧……”

“世上竟然有这种奇物?”李大人的脸上也多几分惊愕,然后小心的收了起来,“好,我一定会替你转给皇后的。”

他明白母妃的苦,而且,当从母妃带着他独自离开,而皇上却根本不管的那一刻起,他的心中便只有母亲,没有父亲,所以,他不会阻止母亲再追求自己的幸福。

她相信,若是母亲知道了这一切,也该欣慰了。

只是,蓝魅辰听到她的话,身子却是更加的绷紧,脚步更是一动也不动的,没有移动丝毫。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喊着清儿的灵魂,还是在说那丫头死了,清儿的事查不清楚了。

上官云端微垂的眸了中隐过一冷意,哼,想要诬陷她,李贵妃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她了。

“啊。”上官云端似乎这才听到皇上的话,快速的抬起头,一脸迷惑的应着,对上皇上那狠不得掐死她的目光时,身子微微的缩了一下。

谁都知道,这皇宫有雪凝的,除了皇上就只有她与李贵妃的,如此一来,岂不是也把她扯进去了。

只是,此刻李贵妃也是一脸的错愕,有些摸不着头绪了,她没有用雪凝呀,她先前也只是用的一种极普通的茶,她怎么可能把雪凝那么珍贵的茶拿给那个傻子喝?

事情既然发展到这个地步,她自然要拖一个垫背,既然不能拖住那个傻子,若是能够借此机会除去皇后,也算是解恨了。

刚刚的事情,上官云端也不算有什么危险,所以,暗中的侍卫并没有现身,不过两人去都得到了消息。

没走出几步的凤阑绝听到夜无痕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或者还带了那么一丝感激,他现在明白,夜无痕也是真正的关心她的。

“恩,知道就好。”老夫人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

二皇子越想越害怕,一时间,身子忍不住的轻颤,脸了也多了几分明显的害怕,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皇上,看到皇上此刻也是一脸的阴沉,眸子中同样的带着几分担心与害怕。

二皇子看到他们的样子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被他吓住了。

“奶奶,这种事又不是雨儿说了算的。”上官凌雨红唇微翘,故意的娇嗔,一脸的羞涩,但是双眸中,却是带着几分明显的得意与兴奋……

“雨儿,一定要争气,为我们将军府争光呀。”老夫人再次叮嘱道,脸上是满满的期待,唇角也绽开满满的轻笑。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在这种情形下,却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她不想成为焦点,不想引起那个什么绝王的注意。

而他那微侧在身边的手,狠狠的收紧了一下,若是此刻,站在他面前的不是叶寒,他不是还要等着叶寒为上官云端医病,他那紧握的手只怕早就掐向叶寒的脖子了。

那一刻,他便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人亲情,感情,能信的只有你自己,要看的只有你的势力,你强别人就服你,你弱别人就欺你。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变的强大,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势力,终于让皇上不得不重视他,让这夜阑国离不开他。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没想到,还。

那个侍卫再次解释道。

凤阑锐的身子愈加的绷紧了些许,双眸漫过一股嗜血的冰冷,那微垂在身侧的手,更是不断的收紧呀。

“你?”凤阑锐惊滞,看来,凤阑绝已经知道他的腿伤是装的。双眸再次的一沉,狠声道,“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凤阑锐微愣了一下,很显然有些不舍,有些犹豫。

“不错,我不是小晚。”上官云端将脸上的面皮扯了下来,这个时候,她也不必掩饰了,毕竟想知道的他也都已经说出来了。

而就算他不说,他们也不会放过小晚的。

“小晚,你?”那个男人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原本脸上的欣喜也快速的隐去,特别是在对上二夫人一脸的愤恨时,身子更是愈加的绷紧。

“绝王总不会是想让我朝这么多的重臣与朕一起学狗叫吧?”皇上此刻是真的怒了,虽然仍就害怕凤阑绝,但是心知,此刻若是再一味的退让,只怕真的要学狗叫了。

皇上再次的气结,一张脸更是瞬间的铁青,这绝王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这不是当众明显的嘲讽他吗?

“那王爷想要如何的证明?”皇上看到凤兰绝的一脸的绝裂,知道没有挽回的余地了,遂沉声问道,声音中带着些许的试探,心中却还暗暗有着几分庆幸的心理,这事,应该不是那么好证明的。

或者,平时的他不会说出这样的话语,但是今天,是他们的大婚之夜,又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必须要让她明白他的心意。

上官云端将自己的手慢慢的伸到了他的面前,这根链子是当年爹爹送给娘亲的,娘亲留给她的,今天由最爱她的人为她戴上,她的心中隐隐的有着几分激动。

而且,他明明知道,今天是凤阑绝是大魂之日,这个时候,就算有重大的事情,也不可能会来打扰他,但是,他却……

“那就让叶神医多费心了。”皇后听到他的话,自然也是十分的高兴,毕竟,谁都知道这天下第一神医的医术超过,而且皇后也知道叶寒与绝儿的关系非同一般,是绝对不会伤害云儿的。

所以只能想办法先引开他。

只是,却没有跟着南宫雪,而是直直的走进了南宫雪的房间。

上官云端怯怯的扫了她们一眼,身子微微的一缩,似乎是下意识般的躲在了月儿的身后。上官云端本就傻傻的,平时经常被人欺负,所以胆子也是极小,这样的动作,对于以前的上官云端而言是再自然不过,所以,自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怀疑。

月儿只当是小姐害怕面对她们几个,并不曾多想,便绕到了后面。

上官云端暗暗惊疑间,便感觉到一道冷光直直的射向了她。“是谁,要赶本王妃回去?”只是,恰恰在此时,花轿的帘子突然掀开,上官云端慢慢的走了出来,一双眸子微微的扫过全场的百姓,那气势,那魄力,丝毫都不输给凤阑绝。

而她只感觉到此刻自己的胸口似乎有着一种什么要冲出来般,竟然有些控制不住了,快要发狂了。

两个宫女这才转身,望向她们,有一个宫女似乎认出了她,脸上更多了几分惊愕,不过,神情间的害怕,倒是少了几分,然后用力的点了点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