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悲愤填膺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他可没有忘,以封大人为首的文官,是如何支持秦寂言,又如何给他没脸的。

为免太上皇真出事,顾千城不顾太上皇的意愿,强制将太上皇扶到椅子上坐下,然后……顾千城和秦寂言乘马车一同出城,路上秦寂言将京城,有关程三公子的流言简单的说一遍,顾千城听罢忍不住嘲讽道:“赵王和周王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他们拉拢不了程家,就想令你和程家交恶。”

“那不别打了。”秦寂言也不他废话,转身就走……

“怎么?不说话了?这么不想当本王的女人?”冰冷的的语气,饱含杀意,只要顾千城敢说“不想”,秦王就能立刻把顾千城抬进秦王府。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直到下人来报:“顾姑娘,秦王殿下说要走了。”

“看不上侍妾的位置?那你看上了哪个位置?太孙妃?皇后……”秦寂言知道顾千城故意逗他的,不由得恼怒。

之前准备的炸药包全部用掉了,而用过威力惊人的炸药包后,顾千城真的不想再动刀动枪,她不是师妹轻尘,没有轻尘的战斗力,她只能借助外力。

“儿子(儿媳)明白。”看三个儿子一脸恭顺,老夫人这才满意了几分,正想让人留下来给老太爷侍疾,老太爷身边的小厮就出来了:“老太爷醒了,老太爷请老夫人和三位老爷都回去,老太爷想要静一静。”

二老爷和三老爷得知,老太爷是被大哥气晕的,这两个没法继承爵位,只能自己在官场打拼的人,立刻就明白了。

母女俩抱头痛哭,又一起骂了顾千城半天,母女二人才稍稍舒心了一点。而被骂的顾千城这个时候也不好过。

而结果如秦寂言所预料的一样,季诺虽然野心勃勃,可这次他确实是什么也不知情,完全是被长生门的人利用了。

季诺拼命挣开侍卫的束缚,冲回殿内,跪在殿中央,“皇上,求你……求你放过季家一次。北齐,我可以再帮你对付北齐,我与北齐皇帝有过命的交情,北齐皇帝对我十分信任,我可以帮大秦……”

女人又如何?

凤于谦十分想要留下来,看唐万斤拳头碎大山,可是……公务要紧呀。

周王还有一股人,潜在京城。

就是打官司!

如果只有这一句话,封首辅定会惶恐的跪下来道歉。要知道,皇上用你,把一堆的事交给你做,那是看得起你,信任你,要重用你;要是皇上不用你,让你回去休息,那就表示皇上对你很不满,你可能要休息一辈子。

少女咚的一声跌倒在地,可她却不敢忽痛,急忙爬起来,紧随秋离冲进屋内。

太上皇有太多的儿子与孙子,他是太上皇最喜爱的孙子,但不是唯一……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路不算宽,停了一辆马车后,就只余三人并行的路,要给后面的马车让道,前面的马车都要大动,才能勉强让出一条可以让马车通过的路,而这也是身后动静闹得这么大的原因。

要知道,历史上谥号最多的皇帝,也就只有十六个字。

没有意外,最后输的是秦寂言,可是……纵观整盘棋,封似锦却是感触极深。“圣上英明,大秦之福。”

“护城大阵?”倪月站在一个角落,看着眼这一幕,平静无波的眸子闪着一丝亮光,见到蜘蛛女往废墟中走,倪月开口道:“叶霜,回来。”

“朕要这些人……全部留一口气!”秦寂言说这句话时,还在半空,风将他的话,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你确实是失职。”秦寂言一脸冷酷的说道,敲击桌面的动作不减,“仔细说一说,将消息传进宫后,你们做了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不懂?”秦寂言心里一跳,可面上却是一副无辜的样子,睁大眼睛直视顾千城。

秦寂言面无情的道谢,可心底却是腻味:他哪有时间研究棋谱?

当初顾国公和顾郑氏偷.情时,为他们守门的仆人和丫鬟。

秦寂言语速不快,语气也不强烈,漫不经心的样子,好似在念无聊的奏折,可就是这么一句话,却让荣王世子脸色大变,“不会,他不会这么做的。”

要是遇到那个胖女人,顾千城不敢保证,凭她现在的渣体质,能从对方手中逃走。

同一时刻,快马加鞭赶来的秦王殿下,已经和暗卫、亲兵们汇合了。

顾千城瘦了后,眼睛显得又大又黑,好似会说话一般,被她这么一看饶是铁石心肠也会心软,更不用提老管家对顾千城,本就存着一丝愧疚。

老管家一走出去,舱底那些人就齐刷刷的看得他,双眼冒着绿光,像是的恶极了的野兽。不过,那些人却不敢动,只是看着罢了。

既然做了坏人,就应该奢求保有良知,老管家这样做只会两面不是人……坐地上或者桌子上?

“圣上……臣等不敢。”跪在地上的大臣吓了一跳,一个个纷纷侧过身,不敢受秦寂言的礼。

“我相信自己的判断。”顾千城毫不犹豫,将手按下,根本不听长生门的人劝说。

“怎么回事?”顾千城脸色大变,顾不得酸痛,提起裙子就往废墟里冲……

“才二两银子,真小气。”焦向笛看顾千城,居然要脱困了,一脸遗憾。

长发随着这个动作滑下,扫在顾千城的脸上,痒痒的,可顾千城却没有动手去拂掉,而是怔怔地看着秦寂言……

指腹摩挲着脸颊,微微刺痛,却让顾千城的眼落越掉越凶……

当然,这不是证据,这只是秦寂言的怀疑,而这个怀疑值得深思?

“啪……”另一个扶手也被秦寂言捏睡了,走到一半的倪月脚步一顿,却没有回头,而是轻轻一笑,继续往前走。

老皇帝思索了片刻,又道:“齐茂的文章是谁写的?”老皇帝对前三甲的文章印像深刻,尤其是齐茂的文章,更是说到他的心坎里。

她等了封似锦三年又能怎样?她不可能嫁给封似锦,一如封似锦不会娶她一样。

他不会告诉秦王殿下,他很期待的。

秦寂言轻轻一带,将顾千城按在腿上——打屁股!

“想太多。”顾千城没好气的白了秦寂言一眼。

为了让圣后明白他的决心,面对长生门的大军,秦寂言没有退让,而是命战船上前,与长生门隔船对峙。

圣后不知秦寂言还有什么底牌,也不知秦寂言还有什么后手。圣后早就过了初生牛犊不畏虎的年纪,对秦寂言一无所知,心底难免会担忧,而一担忧就不免束手束脚。

染血的剑,指向其他的死士,风遥厉声道:“你们都该死!”

他们跟随风遥多年,曾不止一次见过风遥发狂的场景,而每次风遥发狂,都会控制不住住,都会杀很多人!

不过,为了打击西胡,封首辅等人还是留了一步,“圣上,有风遥将军在,死士一时半刻杀不过来,不如我们先一看看,风遥将军到底是不是云霁将军的儿子。”大家心里早已认定了,再看一眼不过是为了确定。

“罢了,你们……”老太爷刚要叫顾家大老爷与二老爷离开,就听到院外传来丫鬟欢快的声音。

他们这次得罪的人,非同小可。

“是人都怕死,那群侍卫士气一弱,便为再战之力,更何况困下本王对北齐有何好处?”秦寂言握着顾千城的手,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脚步比之前还要快了三分。

秦寂言并没有带着顾千城走大道,而是在一个岔道口快步一转,步入一条小道,随即轻功一起,几个跳跃……瞬间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顾千城莫不作声,只紧紧抱着秦寂言的腰,唯恐一个手松自己就落了下去……

“小人并无恶意,还请殿下原谅。”来人一上来,便抱拳告罪。

“我们必须调整打发,不然这么杂乱无章,随心所欲。”承欢立刻就做出调整,按战场上的阵法,前锋、两翼、中锋……

言倾仔细琢磨着顾千城的话,不由得笑了,“你这说法倒是有意思。”

顾千城无奈的道:“没办法,承欢虽然有些天赋,可并不是天赋异禀的天才,他只比普通人强一些,我不能要求他每样都做到最好。”不是不想,而是人的精力有限,做不到。

“嗯,很认真。”他想知道,在千城心中他是怎样的人。

顾千城不否认好的家世,可以带来更好的未来,可对一些不努力的人来说,就是给你好的家世,你也做不到比人家更好。

每一次战斗都是一次成长,他们又一次成长了!

“本宫在他们这个年龄,做得比他们都好。”他从五岁开始,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了,千城怎么就不夸他厉害了。

秦寂言愣了一下,俯身摸着顾千城的小肚子,一脸惊喜的道:“易困,还爱吃酸,你不会有了吧?”

“以吻为誓!”婚事一再被人提及,顾千城就是想要再装傻,也装不下去了。这一次老太爷直言不讳的提起,让她好好想一想,就是不容顾千城再逃避,要顾千城正视现在的问题……

顾千城一夜好眠,用完早膳后便让下人准备礼物,她要去封家,可还未出门,就听到门房来报,二少爷回来了。

“你在我这里要是瘦了,我会愧疚的。”景为说得诚恳,顾千城姑且信了,不甚在意的道:“放心,过两天就会胖回来。”

“于谦,去,中止战斗。”秦寂言道。

“哼……”顾夫人轻蔑地看了顾千城一眼,对抬尸的婆子道:“去账房领二两银子,买口棺材埋了。”

“孙妈妈。”顾千城知道,这孙妈妈是她的奶妈妈,当年她娘留给她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还跟在她身边的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