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徒托空言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我是秦倾!”秦倾也报出身份。

秦铮眸光微闪,心思转了转,不着痕迹攥了攥手,对她道,“以后将我爹娘分给你一半用。你也不必这副看着我眼馋的样子了。”

几人对看一眼,眼中都闪着相同的神色。

那么今生,她若是早先还有些犹豫,还想整合谢氏,好的留下,坏的分出去,那么与爷爷三年前退朝后不理会谢氏米粮,让皇帝吞并了大半的手软剪枝又有何区别?只会让皇上以为谢氏不是铁板一块,定能除去。

世人可知她会武功?

“那么久远啊……”谢芳华想着她离开京城去无名山的第三年在做什么?

孙太医计算着日子,不用派人去请,准时地前来英亲王府为谢芳华把脉。

秦铮看着他,凉凉地道,“你今日就是特地来看我的贴身婢女?那么你可以滚了。”

...《粉妆夺谋》内容介绍:

京中因为她的婚事儿闹得沸沸扬扬。

谢芳华沉下脸,“他是冲着我来的,知道我想哥哥了,偏偏不让他回来。可恶”

卢雪莹踌躇片刻,猛地一脚跺,扫了一眼四下无人,在燕岚耳边低语道,“是李如碧。”

孙太医收回视线,对皇帝请罪,“皇上恕罪,老臣医术浅薄,实在看不出芳华小姐是何病症。”

这天下间,没有谁能阻挡他和她相爱,哪怕天地九泉。

这个吻,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吻。

“你向来出现的都不是时候。”谢芳华道。

谢云澜不看他,继续看着前方道,“皇后怒闯金殿,以死相逼,右相从中求情,最后被废黜皇子身份,贬到漠北无名山。恰逢无名山被毁,他趁机落脚在了漠北军营。”谢云澜又道,“两国边境多年未起纷争,今年除夕之夜却是大动干戈。但不说起因如何,只说结果,就是四皇子一己之身,平息了两国边境纷乱,立下了大功,皇上恢复其四皇子身份,应诏回京。”

孙卓恼怒,“等着京兆尹来破案?这里没有人,只有你在,是不是你杀的我祖父?”

“是有一个女子说我祖父在这里被杀了。我就赶来了,我父亲外出,没在京中,母亲和二娘坐车赶过来,在后面。”孙卓看着谢芳华,犹豫了一下,问道,“你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

她的声音虽然淡,但是凭地让孙卓有一种安心的感觉,他伤痛之下,重重地点点头,“一定要追查出凶手,我祖父这么大年纪了,平时也未得罪什么人,怎么会被人这般杀死?”

两名仵作上前,一人给孙太医验尸,一人给车夫验尸,片刻后,二人又对换。之后商议一下,对刘岸得出结论,“回大人,孙太医是被人一招毙命,杀人者,显然会武功,正中太医心脏,而且是在太医遂不及防之下。时辰约莫是一个时辰之前。而这名车夫和孙太医是一样,被人杀害,时辰也是同一时间。”

刘岸感叹,“我刚刚来的途中,看到孙太医府中家眷的马车了,应该很快就来了。先将孙太医的尸首收回府中吧,毕竟孙太医是太医院的老太医,这被杀案大,京兆尹会呈报刑部破案。”

谢芳华指指自己。

落梅居甚至整个英亲王妃都陷入静寂。

英亲王书房的灯亮一直亮着没熄灭。

秦浩见英亲王没有见他的意思,便点头应声,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走了一段路,忽然觉得不对,猛地转回头。英亲王书房的灯依然亮着,虽然刚刚短短几句话,但长久待在他身边,他还是分辨出几分与往日的不同。

刘侧妃顿时讶异,“你是说这里面有隐情?”

谢芳华抬头看去,只见一白一紫两个小身影正在追逐玩耍,她想着畜生果然不知愁滋味,被困在这里,它们像是找到了安乐窝一样。

英亲王妃本来还待继续骂,闻言住了口,立即说,“快让她进来。”

英亲王妃自然是相信谢芳华的医术的,恼怒地看了刘侧妃一眼,“当初永康侯夫人都一脚迈进鬼门关,差点儿没命了,孙太医都救不了,是华丫头出手给她救回来,保住了母子平安的。你若是不相信她的医术?还能找谁来?”

谢芳华开好了药方,递给春兰,春兰拿着药方连忙下去了。

秦浩见英亲王妃不盯着他怒骂去给左相府报信,似乎松了一口气。

谢芳华一怔,“任命不是刚下来吗?哥哥明日就启程?”

时间。”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不多时,侍画、侍墨匆匆回来,脸色发白,“小姐,是丽云庵。”

大长公主转回头,对谢芳华说,“芳华,你也随我回京吧。丽云庵的事情,既然报了衙门,有官兵去,咱们都不必去了。你也是女子,虽然和燕儿、燕岚有些不同,但到底是女子。去了丽云庵,万一有危险,让我怎么跟王嫂和铮哥儿交代?”

饭后,秦铮不急着离开,对谢芳华道,“昨日我与娘说了,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

小泉子哀求地表情看着秦钰。

她笑着对秦钰道,“这两个孩子虽然有心隐瞒,但也是情有可原。如今他们毕竟是在朝中有着举足轻重的身份,若是传出去,因为这个打了他们二人,可就是笑话了。有损皇上英明。皇上若是有什么气,跟我一样,都给秦铮和华丫头攒着。待他们回来后,找他们算账。”

李沐清笑了笑,撑着伞跟着秦铮和谢芳华一起进了里面。

“他是死于金针刺中了后背心的穴道,一针刺穿了心。”谢芳华道。

过了片刻,只见一根细如牛毛的针果然从韩述的后背心渐渐地拔了出来,齐齐惊呼。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你可想好了,别后悔。”秦铮伸手关上窗子,阻隔了外面风雨侵染的水汽。

吃饱后,谢芳华十分不好意思地看着谢云澜,“云澜哥哥,你都没吃多少。”

谢云澜却不再说,对她道,“上车吧!天色也不早了。我们回府。”

明夫人一怔,训斥道,“不准胡说。”

谢芳华偏头,见谢伊少女的容色纯净,一双眸子明亮坚定,她点了点头。

她的命,担负着英亲王府小王爷秦铮的命。他们加在一起,就是南秦半壁江山基业。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秦钰脸沉了沉,“管好你的女人吧,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个未知数,还有闲心给人牵红线。”

小泉子脸一白,连忙道,“皇上,正因为您是皇上,才要坐在这皇城,坐在这宫里,只有您在这里,才能稳住这朝野上下文武百官,朝局不倒,南秦江山就稳稳健在。铮小王爷与您的身份不同,所以,有些事儿,他能去做,您才不能去做。这都是命。”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他。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一人又回话,“即便再高的武功高手,青天白日之下,要杀人,总能有动静有痕迹有风声,属下等人没听到。这样的白日,想要做到来去无踪地在王妃的院子杀人,并不容易。若真是高手杀人的话,那此人的武功应该比小王爷还要厉害。”

英亲王妃将人扫了一圈,怒道,“刚刚都谁在外面,可看到翠荷是怎么死的”

“是。”有人立即去了。

卢雪莹扶刘侧妃坐下,立即对谢芳华关心地问,“弟妹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

她拿着信纸盯着那句话看了半响,扔进了香炉里。

谢芳华见他脸上的明快褪去了些,也觉得自己过于揪扯怕是让他也没好心情了。立即隐了情绪,摇摇头,柔声道,“睡好了,昨日舅舅进京,皇上摆设宫宴,他吃得那么晚才回来,我还没与他说上话,我想回去看看他昨日可睡得好?与他说会儿话。”

秦铮跟没看到似的,没理会,继续往前走。

金燕羡慕的情绪顿时消散,脸色明媚得如牡丹绽开,立即抓住机会揪着秦铮确认,“铮表哥,你说的是真的?那我可真的放开手买了啊!”

秦铮当没听见。

掌柜的立即惊叹,“芳华小姐真是见识高远,这块砚台正是。”

掌柜的笑呵呵地将东西包好,将账单子递给秦铮。

    谢芳华几步便来到了谢云澜面前,伸手去摸他,眼圈发红,声音轻颤,“云澜哥哥,你这是在干什么?怎么……怎么这副样子……怪吓人的……”

一句。

    谢云澜无声无息地张口喝了,他脸色平静,却眉心皱着,面色有一种隐隐的灰凉之色。

“皇上知道这件事情了吗”谢芳华问。

谢芳华想了想,又问,“皇上还没回宫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