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火然泉达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也不是没有好处,至少豆豆痊愈后,做了一个重大决定,那就是……149皇家闲事

凤轻尘看着面前脸色不善的从位小姐,脸上闪过一抹笑。

王锦凌算到了王家人给他下毒,也事先准备好了解药,只是他没有想到,王家人给他下的会是沉睡,而沉睡的解药只有九皇叔有。

“怎么?尸体呢?烧没了?”男人气急败坏地站了起来,一连串的问题抛了出来,语气越发的阴寒。

“我不管,反正要让凤轻尘过来,正好给这位秦姑娘做开胸术。”谷主吹胡子瞪眼的。

凤轻尘忍不住为敏夫人的手段点赞,生个好儿子就是好,只要做做戏,全天下人就会同情她,而她……明明什么也没有做,却成为千夫所指的恶人。

这样的冷漠,这样的疏离,让敏夫人很心痛。敏夫人再也说不下去了,颤抖的从怀里取出一个小锦盒,一脸不舍地放在桌上。

“蠢!”步惊云缓缓转头,视线紧随秦宝儿,见秦宝儿脚下无数的血花滴落,步惊云眼神一变,立刻上前,三两步就抓住了秦宝儿:“跟我走。”

“很美。”王锦凌站在远处,看着九皇叔与凤轻尘携手,一家三口朝正殿走去,心里为凤轻尘高兴,可又有一种说不出来酸楚……

凭那些东西,至少可以让他们五个人,活着回到陆地。

普通人家的夫妻,应该就是这样吧,九皇叔如是想着。

“殿下受伤了,快,叫大夫。殿下受伤了。”

王七点了点头:“你不会想去下注吧?”

凤轻尘借机挣开九皇叔的手,上前接过药箱,九皇叔也没有勉强,事实上,在与凤轻尘双手相握的那一刻,九皇叔就后悔了。

想到这里,凤轻尘又再次开口劝说:“大公子,我的医治方案就是这样的,不是我逼你做选择,而是你的眼睛想要看得见,就必须移植别人的眼角膜,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与办法,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可以肯定,你的眼睛终生都无法看见。

“轻尘,她等不了,她的病很严重。”要不是这样,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来找凤轻尘。

就算她意识清醒,可身体却不受控制,她就是有一千种办法也徒劳。

没有让凤轻尘失望,玉粒虽小此刻却暴发出惊人的力量。玉1;148471591054062粒颤抖地越来越快了,凤轻尘都能感觉到,颈脖处的灼痛。

小厮不敢进凤轻尘的院子,只能把粥交给九皇叔的护卫,由九皇叔的护卫送进来。

室内,瞬间陷入了沉默当中,只有蓝九卿伤口的血,不停的往下流。

“你非要和母亲撕破脸吗?”九皇叔的桀骜,让敏夫人很不满:“我已经给足你机会了。”

能不能诈出九皇叔的话,敏夫人不在意,她只需要躲在暗处的鬼王,知道九皇叔手上有九州地图,甚至还有天子剑就好了。

貌似,打人脸是她凤轻尘最常做的事情,所以这对子她好好想一想吧。

“大哥,我觉得殊言先生肯定没有大公子有才学,如果我们能请到大公子就好了。”镜月双眼就差冒桃花了,脸颊依旧通红、眉目却不是怒意,而是含情。

王锦凌聪明的,没有去问九皇叔和轻尘之间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去劝说,两人默契的不提九皇叔,只问彼1;148471591054062此关心的事。

与其她絮絮叨叨的说一堆,不如让赤炼水和郭保济亲眼看一看,没有什么比亲眼所见,来得让人震撼。

凤轻尘看赤炼水和郭保济眼都看直了,坏心的笑了笑,上前一步,一副要打断孙思行动作的架势,这两人似乎洞悉了凤轻尘的想法一样,先一步拦在她面前,责怪的意思很明显。

“小姐,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佟珏、佟瑶也不甘势弱,紧随孙思行而来。

“没有……我就算想取代王族,也不会对战王下手。”六长老坦然地看着七长老。

好歹符临知道凤轻尘的情况不太好,只略略问了一下清况,便请王锦凌把洛王那些人交给他处治。

饿,实在是太饿了,再饿下去,他们真要吃土了。

“当初,父皇和母后在这里,不也待了上个月吗?他们的粮食怎么够?”奶宝也很好奇这个,他准备的干粮,已经到了极限了,再多下去他们就不用进来了。

“你想太多了。”暗卫甲一副过来的语气道:“皇上没有责罚你,不是皇上的脾气变好,而是皇上赏罚分明,这事错不在你,自然不会罚你。”

“你看看。”王七把信递到云潇面前,云潇飞快地扫了一眼,忍不住笑了出来:“这么多年,皇上还是这个性子了。也只有你大哥,敢惹怒皇上。”

蓝景阳气色很不错,看样子这段时间没怎么吃苦,只是手上和脚下带了铁链,凤轻尘开口叫了一句:“景阳先生。”

他出来一趟容易嘛,他连王锦凌和苏文清都没有去找,第一时间就来到凤府,结果他看到什么?

“你承认他是你未婚夫了?”九皇叔有一种想要把凤轻尘捏死的冲动,未婚夫什么的,叫得真亲热。

天太黑,再加上老者的眼神,也相当的隐秘,凤轻尘到是没有发现,不过和老者一起走,心里倒是有几分紧张。

所以,老者默默地收回视线,不再追问。

“皇上,臣弟没有骗你的必要,这是神机营此次行动查出来的钉子,九城四国都有。”九皇叔把这份大礼递到皇上面前,同时把神机营的令牌拿了出来:“皇上,臣弟失职,造成神机营损失惨重,这是神机营的令牌。”

说完,理也不理步惊云,转身下山!

这个距离够安全,哪怕是对方出手,她也来得及逃跑。

“活人?那就在死在我手上吧。”弦绷紧,在那身影反击的第一刻,凤轻尘再次拉开保险,对准那黑影。

“帮忙?就凭你?自以为是。”东陵九没有半丝的感动,在他眼中凤轻尘这种行为,太白痴了。

九皇叔慢慢地松开手,如无事状,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副无视所有人的样子。

“你倒好,昨天在永和殿睡得舒服,我们几个老头子却是连眼都不敢眯,天还没有亮又赶到这静秋园。”别的太医不知道凤轻尘是装晕,可孙正道却是明白,不能明说只能在心中暗骂凤轻尘这小狐狸太狡猾了。

皇上能力变强了,他只会高兴而不会怀疑,太医们也不敢触皇上的霉头,就算有太医提起,让皇上节制一点,别纵欲过度,可面对粉嫩年轻的宫妃,皇上会承认自己不行吗?

前者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笑。凤轻尘,这个世界,不是你想活,就能活下来的。

“除了他?你舍得吗?”凤轻尘虽然不知道九皇叔存得什么心思,可看他截下这批震天雷就能猜到,九皇叔绝不是一个安份的人,这个男人有着强大野心和实力。

她今天算是认识王锦凌了,这个男人骨子里的霸道与狂妄不亚于九皇叔,只是他比九皇叔还会装。这些人世家子弟、权贵男子,哪一个又会将真面目表露在人前。

“什么人?”凤轻尘并不害怕,要是坏人的话哪里会敲门,再说凤府不比以前,翟东明在这里安排了不少护卫,这凤府,哦不,应该是忠义侯府,这忠义侯府比以前安全多了。

“别进来。”凤轻尘大声命道,声音略有一些嘶哑,估计昨晚叫得太过了。

好在,得到自己身子的人是九皇叔,是自己喜欢的人,这样一想,凤轻尘心里又舒服多了,清白失在九皇叔手里,总比落在西陵天磊那样的手里好吧。

“是。”四美婢没有多问,很快就替凤轻尘梳好长发,又替她涂抹胭脂,不知怎地,明明和昨天一夜装扮,可今天凤轻尘看上去,却多了三分艳色。

在铜镜里,她已经看到自己的变化了。

“这个……”侍卫一难为难,这个时候往前凑,那1;148471591054062是笨蛋。

他不能见太阳,也不能碰火,一碰火全身的鳞片一样会带着皮肉脱落。他还要铸造自己没打完的那把剑,现在不可以出事。

把水和酱牛肉给了雪狼与蜥蜴人后,凤轻尘和九皇叔只吃了一点干粮。不是他们不吃,而是牛肉带的量有限,蜥蜴人的饭量实在太大,他吃一顿雪狼可以吃三顿。

强抢的事他们做不来,可凤轻尘开了口,再想要回去,那也是不可能的事……

“多谢谷主了。”凤轻尘也不矫情,大大方方地收下,看两人抱着玉华兰芝一直傻乐呵,凤轻尘知道,要是她不开口,这两人肯定忘了皇上的事。

谷主弟子虽然是来办私事,可对萌宝也是真心好,一路上遇到病人,都会带萌宝一起为病人看病,顺便教萌宝一些看病的小知识。

“十天。”黑衣人恭敬的站在书架边,低着头,看不出他的长相。

可远在邰城那盘棋,却不由得男子说了算,九皇叔到邰城后,一路畅通阻的来到城主府,黑骑远远收到九皇叔的命令,当即后退一步以示停战。

如果九皇叔另有准备,凭百鬼宫那点人手,绝不是东陵大军的对手,百鬼宫必然会攻破。他做了两手准备,先一步离开,就是为了下一个计划。

九皇叔知晓百鬼宫个人实力不凡,当船抵达岛上时,九皇叔并没有让人冲上岛,而是毫不吝啬火药,利用长长的桅杆,远距离投掷震天雷,先用城天雷轰出一个口子。

九皇叔,你到底有多难懂。

东陵子洛一直说一直说,到不是非要问出个所以然,只是像晚辈向长辈倾诉,说出自己的迷茫与困惑。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虽然有天子剑在手,却不懂驯蛟的手法,这两条蛟根本没有被他驯服,只是碍于天子剑,无法施展全力,要是反咬他们一口,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灰老和我们一同走。”这也是九皇叔让大军,押南陵锦凡和夜叶进城的原因,带着灰老他们路上绝不可能平静。

一件一件,一桩桩,看似全是小事,可每一件事背后都有联系,比如邰城对山东的增兵的举动。要不是有人许诺过邰城什么,或者暗中给了邰城助力,邰城怎么挑衅东陵。

“砍脑袋。”找到诀窍的九皇叔,在一剑削掉对方的脑袋后,发现头没了,这些鬼兵就无法再行动。

对凤轻尘和暄少奇来说,九皇叔与鬼王两人僵持了许久,可对他们二人来说,这不是刹那之间的碰撞,当两人内力相撞后,九皇叔手中的剑,已转了数十圈,而鬼王的手,也换了无数个动作……

“为什么不收?”陈家家主略略抬头,眼神与陈家大公子对上,深沉的眼眸少了平日的凌厉,多了几分黯然。

九皇叔看不上华园,但华园对我们陈家来说意义不同,我把陈家最珍贵的华园送给九皇叔,这说明只要九皇叔愿意,我们陈家愿为九皇叔做任何事。”

事实上,太医们选出来的十位病人都很不一般,不过凤轻尘也没有打听对方身分的意思,他们只是医患关系,彼此间建立基础的信任就行了……1495杀招,起死复生

“这冰墙也太次了。”豆豆眼睛都直了,这禁地也太神奇了,一不小心就踩到了雷。

这些古老的东西,就是身为医生的她,也没有办法。1819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这是谁?”左岸一惊,身上的气势本能的张开,小孩吓得全身发抖,嘴唇直哆嗦,死命地咬着唇,大眼布满惊恐与不安,额头瞬间沁出豆大的汗珠,精神完全处在半崩溃的边缘。

在血衣卫狭长的走道里,凤府的护卫与血衣卫就打了起来,血衣卫人多,但这走道小,人多更不好发挥,一不小心就打到了自己人。

得……想要做好人,她没那个本事。

毕竟,要让凤轻尘接受他的感情,很难,而让九皇叔变脸,却是现在就能办到的事情。

世仆,世代为仆,这是孙家的命运,他已经利用凤轻尘的不知情,让凤轻尘收他儿子为徒,摆脱了世仆的命运,做人不能太贪心了。

想来也是,明明是同一个父亲的孩子,可待遇却是天差地别,心里难免会不平衡,有不少妾室所出的女子,就做出了危害凤离族的事情。

在九州大陆,只要凤轻尘遇到凤离族的人,他们就会发现凤轻尘身上的秘密,知道她的身份,而凤轻尘自己并不会知晓。

一波波人冲上前,又一波波人踩着同伴的尸体往前冲,有几个身手厉害的,好不容易爬上梯子,眼见就要上城头,守城的人梯子一掀,连人带梯子笔直摔下来,直接摔得脑袋开花。

他是大夫不是神,哪能说不痛,就能让凤轻尘不痛。

“轻尘,你要不高兴,再砸我一次也没关系。”将枕头放在凤轻尘的身边,九皇叔心里都是暖暖的。

“什么招?”凤轻尘窝在九皇叔的怀里,一脸好奇。

王锦凌虽然年纪不小,可他一直没有娶妻,这些年来一直风度翩翩,风采不减,比以前还要受欢迎。

“只是什么?”王锦凌就知道,奶宝还有后招在等着他。

九皇叔的周身散发出的杀气,让他害怕,他根本没有再战的勇气。自从他从地下陵墓走出来,他就再也没有过体会过,什么叫害怕,可面前这个男人,却让他再次体会了一把,什么叫害怕。

说话间,自己则提剑上前,挡在九皇叔的面前。

她终究是辜负了教授的期望!

唉……凤轻尘叹了口气,睁着眼睛到天明。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