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当世无双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铁龙宗?”

杨兴国的眉头一皱说道:“你说得我都明白,但想要阻止袁世凯南下,肯定不可能!”

谢钧定定神,低声道:“我也觉得奇怪。穆大人是我以前的顶头上司,我对他一直颇为尊敬,从无逾矩冒犯之处。便是离职之时,我也十分恭敬。”

往日,每每遇到不顺心之事,每每陷于困境,萧语晗总是坚定不移地站在他身后。他也习惯了从温柔的妻子那儿汲取支持理解和温暖。

方若梦亲自在门口相迎,见了她们两人联袂而来,欢喜地上前:“你们两个来的最早呢!”

“你们虽是女子,却个个天赋过人,聪慧勤奋。自进了莲池书院以来,俱都勤勉读书。这两个月的集训,更是刻苦。”

“是我这个夫子错了!”

谢明曦清亮的眼眸中满是孺慕和信赖:“父亲这般疼爱我,一定不会心疼区区金银吧!”

谢钧少年时着实过得窘迫,少时的清苦,在谢钧的身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哪怕如今已官至四品颇有家资,也改不了能省则省的小气。

谢钧又遗憾地叹了口气:“听闻今年李阁老的孙女李湘如也要考莲池书院。你想夺得头名,殊为不易。若等上一年,明岁必是第一。”

盛鸿万般不情愿地停住了动作,维持着此刻的姿势。

盛鸿以复杂难言的目光看着谢明曦,半晌才叹道:“明曦,我真为你的敌人心惊胆战。”

“咚”地又一声,盛锦月又趴地上了!

这世间,多的是盲婚哑嫁,直至洞房花烛夜才知夫婿是何等模样。像谢明曦和七皇子那般情意相投定下终身的,凤毛麟角少之又少。

……胸中似有惊涛激浪,汹涌不息。在笔尖倾泻而出。

季夫子站在顾山长身侧,目光扫过众考生脸孔:“停笔,收卷。”

只有谢云曦三个字。

……谢明曦正低头和林微微说话,听到脚步声,笑着抬头。

湘蕙笑着上前,先行了一礼,然后答道:“殿下往日来莲池书院,奴婢自要跟着伺候。如今殿下去松竹书院读书,带的是魏公公。”

谢家也收到了帖子。

以前是四皇子背黑锅,后来背黑锅的成了陆迟。

两人互不相让,像两只斗志昂扬的斗鸡一般,各自瞪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地哼了一声,各自转身而去。

这倒也是。

“该!也不看看莲池书院是什么地方!那可是皇后娘娘亲手设立的书院,在里面读书的都是达官贵人家的千金小姐。听说六公主也在书院里读书。江家人竟敢去书院闹事,真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得不耐烦了。”

“现在可算是遭报应了!”

太医很快来了,匆匆诊脉后,塞了两粒参丸进丁闯口中。然后拱手禀报:“启禀皇上,这位公子额头经过猛烈撞击,怕是脑中受了影响。这般头晕疼痛,不知要延续多少时日。微臣也没什么好法子。还是静养为要!”

太医被丁主事的遍体鳞伤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探了探丁主事的鼻息,然后将太医院特制的上好参丸接连塞了几颗进丁主事口中。

一个纸镇重重地砸在四皇子脚边,碎屑四溅。

李湘如被一句话噎得张不了口,赵长卿和尹潇潇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她日日喝药,为何总不见好转?

俞太后命人将自己扶着坐到了椅子上,如此,也能稍显端庄威严一些。然而,这个举动,并未令她复杂矛盾的心情平静下来。

四皇子心里骤然掠过阴云。

神色冷漠的四皇子,目中难得露出一丝欣赏之色。

几位皇子无人张口解围,各自袖手看热闹。

安公公收得心安理得。无伤大雅的小事,四皇子妃问了,他说了也无妨。

俞大人活了七十岁,已是少见的高寿。现在一病不起,能熬多久委实不好说。看天子行事,俞大人一走,这承恩公的爵位怕是就要收回了。

满心欢喜期待的李夫人,一肚子的问题尚未问出口,便被面色苍白右手裹着层层纱布的李湘如惊到了:“莫非手受伤了?”

……

“谢钧!”永宁郡主目光阴狠,带着一丝疯狂:“我绝不会放过你!”

谢钧挤出愧疚的神色,柔声低语:“永宁,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生气,也是应该的。只是,家丑不可外扬。何必闹得岳父舅兄尽知。”

他当然可以硬着头皮主动前去……

天子有意封她为女将,奈何群臣皆反对。尹大将军身为武将之首,他的态度截然转变,才使得此事顺遂了许多。

他有才,杨夫子貌美。

更奇葩的是,董翰林接下来又将目光瞄向了更年轻貌美的廉夫子……

他也盼着谢明曦能早日生下嫡皇子。如此一来,谢明曦的皇后之位才能稳固如山。谢家的荣华富贵,也能安安稳稳地维续几十年。

身为天子,连一个藩王都压制不住!

缓步而来的六公主,瞄了谢明曦从容的俏脸一眼。

盛锦月呆呆地坐了片刻,不知何时,泪水溢出眼角。

谢云曦兀自不察,还想再说。

谢明曦慢悠悠地下了马车:“我只笑一声,何来嘲笑之说。二姐这般敏感,莫非是因为心虚之故?”

俞太后凌厉无双的气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四皇子到此时才缓缓松开陆迟的肩膀,和李默隔空相对,彼此双目中都是一片凉意。

为什么她考的是第二而不是头名?

尹潇潇立刻接了话茬:“可不是么?我吊了榜尾,我爹还是高兴的很。连着放了三日炮竹,吵得四邻都无法安寝。害得我都快没脸出门见人了。若是有人问我考了第几,我哪里好意思张口。”

“你为何说三日之内此事会了结?”

算了算了,还是明晚再好好休息吧!

李湘如思夫若渴,写的信也越来越厚。人却越来越单薄。原本端庄美丽的脸孔,如今憔悴消瘦,再没了往日的神采。

最后这几句话,纯粹是说着哄李湘如罢了。

久病的淮南王,今日竟也撑着下了床榻,在人前露了面。

河间王暗暗呼出一口气,竭力镇定。

昌平公主:“……”

一日夫妻百日恩。假凤虚凰的夫妻,能有什么情意?谢钧忍了十几年才闹腾开来,便是他这个前任岳父,也无话可说了。

铁一般的事实证明,靠脸吃饭的男人完全可以将此事业发扬光大!

谢明曦并未起身相迎,只略略抬头看了一眼,问道:“姨娘怎么忽然到春锦阁来了?”态度不冷不热,声音淡淡。

尖锐的哨声划破夜空。

十余个“逆贼”心中一凛,不约而同地住了嘴。心里却都浮上了浓厚的阴云。现在,他们该怎么办?

杨凝雪感激地笑了笑,搀扶着杨夫子的胳膊离开。

众人一楞,一起看向六公主。

……

六公主微不可见的抽了抽嘴角。

梅妃:“……”

谢明曦迅速抬眼一瞥。

过了三日,小女婴脸上的红色已褪去,小脸清秀白净。此时喝足奶水,心满意足地舔着小嘴。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看着十分可爱。

尹潇潇:“……”

……淮南王府。

淮南王越看儿子越觉糟心:“别在这儿站着了!滚出去!”

……

七皇子年少夭折,八皇子九皇子尚且年幼,都被养在宫中,很少露于人前。

她有种强烈的预感!

半大少年,正是争胜好强之龄。五皇子哪里咽得下这口闷气,迅疾策马追了上去。奈何尹潇潇总是领先一头。五皇子拼尽全力,也未追上。

陆迟心荡神驰,哪里还记得自己说了什么问了什么,下意识地伸手。没等碰到林微微的手,一直低头喝茶吃点心的林钰忽地重重咳嗽一声。

林微微巴不得四皇子就此一蹶不振。不过,面上却未流露,反而殷切地叮嘱陆迟:“陆大哥,我知道你和四皇子殿下交好。所以对他的处境格外关切。”

陆迟歉然一笑:“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一心为我着想。只是,我生性如此,实难更改。”

两个家丁都是一惊,一时间不敢应下。

……

简直不能更好!

李太皇太后:“……”

此时在李太皇太后面前,俞太后尝到了久违的被磨搓的滋味,心中颇为恼怒。面上却半分不露。

琴瑟笑着将信呈了过来。

鲁王定定地看着闽王,低声道:“平、平王哑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