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功遂身退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宫一谦却不一样,他不过是一个人类,完全就掺和不到这些事情中。张兰兰已经帮了我太多,何况她自己都还是个人类,又怎么能够时刻的顾及到我呢。

小珏欢呼一声,于是再不理我,直接就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我也索性躺在旁边。没几秒我就睡着了。张家肯定是不能久待的,虽然我跟宫弦也一直都是维持着相敬如宾的关系,但是我实在是不想要知道的太多了。

不过事情也这样了,就算宫弦没被收走,我可能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信任他了。

只见那个黑影双手握着自己的脸,他的脸上已经被化为利箭般的沙土划开了数道口子。脸上纵横交错看着尤其的慎人。

张兰兰一口气说完,显然是由于说了一通长话,而舌干口燥起来。她端起了桌上没有洒的咖啡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这个吴先生还有吴夫人,怎么看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张兰兰却又是一副沉思的模样,并没有立即回答我。蓝先生也站在了我的身边,等待着张兰兰的动作。

张兰兰跟蓝先生看到了我的举动以后也有样学样的,去寻找他们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取出来的。

“对了,张兰兰,刚才我在楼下看到了叶拓跋,我连忙把我刚才之所以未能冲到门外去,遇到了叶拓跋的事情,告诉给了张兰兰。”

这一切都是巧合吗?我心里暗自打一个问号。

一路上我是心怀忐忑的,生怕一过去,就发现厨师已经把东西给收拾好了。

在这不知名的山里。四周黑漆麻漆的。只有满天的星星告诉我,此时已经是晚上了。

只见他支起身体,然后又挥了挥手,他的衣服就自动穿好了。然后宫弦走下了床,再没看我一眼,就扬长而去。

突然间他的声音又变得跟之前一样诡异,只见他一边朝着我的方向飞过来一边说:“咦,这边还有一个,哈哈……我就知道。”

我的心情大好,一扫刚才的哀怨的心思。乐天派的我决定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先抛到脑后。目前当务之急还是先解决我们在磨盘上的事情。

“一万元。你们赌得倒也挺大的。只是你想想我们是人民警察,我要不要支持你这种赌博的行为了。”

“啊?”我惊讶的看着他。不会吧,我不会遇到了一根筋的吧?我知道还真的有这一种人,他们对原则的坚持,那是打死都不会改变的。

好奇怪,这里的东西生怕我会认不出来似的,都是有着明显的标志。就像大陈脖子上挂的那串佛珠,正是那每隔三粒珠子就出现一粒红珠子一样,让我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我们店里的物品。而这辆牛车也是一样,记得那天初坐上这辆牛车时,我还觉得奇怪好好的牛车为什么在要车轴上涂上红色,也不怕牛对于红色是最为敏感的,若是惹得牛发狂那岂不是麻烦了。

张兰兰看到了我疑惑的表情。把我拉到了她的身后对我说:“别怕,有我在呢,我们出去看一看。”

宫弦此时的处境并不妙,他放手,我跟张兰兰会死,他可以得以脱身。可是他若是不放手,他身上可以用作武器之用的冰块已经所剩下无几,待那些冰片耗尽之后,他就没有了跟对方对抗的武器,那时死的就不是我跟张兰兰两人了,恐怕连他都会受到牵连。

不错,你说得真不错,真是个笨女人呢。她若不动,你也不需要耗费更大的灵力去维持那辆车子的平衡,也就还有与我一战的能力。现今那车子需要你耗费更大的灵力去维持不掉下去,如此一来,你与我一战的能力就大打折扣了。”

“喂!你……”我气不过,第一次处理差评还被人口头上的侮辱。可是我的话才刚开口,却被曾大庆拉住了手,然后对我摇了摇头。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的就走到了我跟张兰兰的身后,说实在的,我是不喜欢他这样现在我的背后,因为我一点儿也不相信他,所以我就总是感觉他站在我的身后就是会趁着我不注意的时候,直接用刀子捅穿我的后背。

长发随清风飘起来。款款的朝一谦走过去。一谦该会被这样的我迷死了吧。我将头抬起来,又趴下去。我知道这都是不可能的了。

还好很快就有人过来打开了门,我一看是宫一谦,而且他的衣服还算是得体的,穿着正装而不是睡衣类型的。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头就松了一口气。

站在她旁边的医生也点了点头,忽然护士转头看了一眼张兰兰,发现张兰兰也对着护士点了点头。

他的手指头不停的在桌面上弹来弹去,“服务员,给我来一杯冰水。”

三轮车司机看来是一个内向的人。也有可能觉得打听别人的隐私不好吧!

如果宫一谦没过来,真是客死异乡都没人知道了。

“这个事情真是太邪门了,难道我们是遇到鬼了吗?”大明有些惊恐的看着我,他的神色有些难看。

张会长也并没有向我们做介绍,见状我们来此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于是张兰兰起身跟张会长告辞。我也连忙站了起来。张兰兰跟张会长又是一翻客气话说了好一会儿后,我跟张兰兰才离开了张会长的会所。

“嗯,我们快走。”张兰兰也同意了我的想法,于是我们不再走路,而是直接叫了一辆当地的特色代步车。

当那张符咒贴到了我的身体时,我一个激灵马上就清醒了过来。

现在想想,真的好后悔。我在脑海中苦苦的回忆着《百鬼谈》这本书,可是除了书页最下方宫弦霸气的署名后,我竟然再难想到别的有用的东西。

我习惯性的看向张兰兰,往往遇到这种邪门的事情,她就是我的主心骨。

宫弦没有回应我的呼喊,倒是我此时觉得天气忽然很凉爽,只是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不是山风,而是阴风。这里一定存在着邪物,才会造成这里阴气过重。

只是此时山里阵阵阴风飘过,想瞒过大明已是很难,因为此时山里的温度已经很低,非正常的温度。

我早就想去泰国看看那惊艳的人妖了,所以我就索性将行程定在了泰国。

我的脚步越来越慢,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诫我,千万不能停下来。可是我的脚步却是越来沉重。

我没有掉头往回走,而是倒退着往后退。当我退了好几步时,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叫我掉头往头快跑。

我看到了正常的常见景物,心中的狂喜无法用语言来表示。

难道是我的手机时间显示有问题吗?我拦住了一个经过身边的男士。向他询问此时的时间。

我抑制不住心中的狂喜,又连连拦了的好几名路人。他们的回答都是一致的,时间跟我手机上的时间并无差别。

“咚咚!林梦,你在房间里吗?我有些东西想要给你,你在不在方便我进来吗?”吃完饭,我正好在房间里面休息,突然听到了从外面传过来的声音,听到是宫一谦的声音我有些惊讶,不过同时也在疑惑,他这么晚了到她的房间里来有什么事情呢?

我静静的坐着,决定不掺和。毕竟我知道,我什么事情都做不了。

虽然我很不愿意相信,宫一谦又找到了我的事实,可是现实的又不允许我有太多的自欺欺人。

我察觉到了机会,于是顺水推舟的问下去,“如果我让你女儿变回正常的样子,你就删评价吗?”

“照片,陆雅无聊的时候在里面翻找宫一谦的东西,无意之间发现宫一谦桌子上的文件夹里面夹着一大堆照片。而那些照片,竟然都是我们家太奶奶的!这个消息是不是很劲爆!”

那罐鸡汤也放在那里一直变冷。我有时候都在想,要不要拆穿陆雅的假面,可是转念一想,宫弦都还无所动作,我着什么急。她要是愿意演,我倒是可以陪她演下去。

突然间闷闷不乐的小鬼魂冷不丁的冒出了一句话:“我还可以投胎到妈妈的肚子里吗?”

我只好放下身段,陪着笑脸的对买家说:“请问你能具体的说说吗。这样我才好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够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我几乎没有犹豫的就接通了张兰兰的电话,那边传来了张兰兰着急的声音:“梦梦你怎么跑那里去了,这个小区不能住人你不知道啊。什么破事情啊?你现在还好吗?没有碰到什么异常吧。”

可怕。那个女子舔完了丹凤,脸上又变回了我之前在电梯里看到的那个花季少女的样子。不同的是,那个时候她是有些愁眉苦脸的,但是现在脸上却是洋溢着浓浓的满意感。

“嗯…我想想,倒也没吃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今天中午吃了洋葱……”

张兰兰想都没想的就直接叫来了空姐,说是旁边这个男人精神有问题,并且吩咐空姐快些将他带走。

本以为我跟张兰兰这么争分夺秒的赶过来,事情一定会进行的很顺利,然而才刚刚出了机场,我们就立马被冷成冰霜的温度冻成了狗。

我瞄了一眼联系人信息,这才知道了这次给了差评的人,姓沈。

大部了就是产品质量有问题,使用起来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什么的,而不会像沈小姐的这个好朋友那样,而是整个人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种情况若是说不跟那些邪物扯上关系,我都不带信的。

就像我现在一样,我无法用语言来描述我究竟在面前看到了一种什么样的东西。面前确实是有一群……

说话间我们已经到了黑雾迪厅,有感于的士司机对我们的坦诚相告,我多给了他100元作为小费。

我们在他的称赞之中,下了车,往黑雾迪厅方向走去。

说着兰兰就轻笑出声,我虽然觉得这样的说辞也太粗鲁了一些,但是无疑,这样的解释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兰兰投去了感谢的目光,也对蓝先生露出了不好意的笑容。

我站直了身体,往左右的山路看过去,此时连阿明跟小功的身影也看不见了,倒是隐隐约约的还是可以听到他们呼喊张兰兰跟大陈的声音。

这种冷意就在离我仅有几米远的距离时停了下来。我有神色如常,在脸上并没有表示出我已经得知有恶灵靠近我的样子,我的手镯的这种能力,我还不想让别人得知手镯的这个功能,免得被人惦记上了去。

而我们的周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人群。我顾不上他们,连忙就近路边拦了一辆车。然后吩咐车上的司机送我们去一旁的宾馆。

我也点点头:“那就好,你想开点,我们静观其变。看看接下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到那个时候我们就再说吧。”

她想了想说,“我也不知道,是听我爷爷说的。应该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事吧。”

欣欣像只小鸡仔一样被提起来,她在半空中徒劳的挣扎着说:“我不想死……我还要变美……我还没发财……我有男朋友的……他知道你们欺负我一定会杀了你们!”她的样子看起来特别恶狠狠,丝毫没有服输的意思。

我仔细的听了听,似乎是夫人的声音。夫人这个点找我要干嘛?

我紧张的同时,又对着张兰兰埋怨道:“你一开始没睡着为什么要装作睡着了,你知不道我一个小白碰到这些恐怖的东西,简直吓掉半条命了。”

弄得我周围都是雾气,简直就像是在蒸桑拿一样,空气现在是彻底的不够用了,特别是我一慌乱,空气就会被我猛烈的给吸收进去了。那么这么几次循环,能够用的空气就越发的少了。

甚至还有许多人,自发的发出了100万的悬赏启事,呼吁广大市民行动起来,一起掀出这些虐待动物的变态人。

现在谁还用钢笔啊?我心里嘟囔着。

我终是将宫一谦的电话删掉,现在我没有立场跟他走那么近。想想陆雅总是嘲笑我说你别总想着吃着碗里的,霸着锅里的。

“听到了又怎样?”我懒洋洋的问,根本就没有把宫弦铁青的脸色当做一回事儿。

自从再一次接到了张兰兰的消息,得到了与我同行的三个男人当中有可能存在着居心叵测的人之后,我就更加的为刚才,随意的透露出张兰兰已跟我建议起联系的事情,透露出去而感到了懊悔。

我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心中的恐惧感,吞回去了差点儿喊出来的声音。赶紧假装想要看看大明他们回来没有的的样子,走到了山路了中间去四处张望。

“胭脂是伪劣产品。”这是什么情况,就这么短短的7个大字的差评,看得我云里雾里的。

我跟品香梅两人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小到这样都能再会。

没想到我前脚一到家,后脚就听到管家来报,说是陆雅来访。指明说有急事要见我。

陆雅没好气的说着:“你啊,我说你什么好,真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不知道宫一谦看上你什么地方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