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织锦回文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这个名叫古腾的青年将摩托车头盔从头上拿下,然后揉了揉脑袋。

尤歌心里一暖,将香香抱起来,亲亲它头上的毛毛,轻抚着它的背,嘴里低声呢喃:“宝贝,今晚又是你陪我了……”

“这么惊慌做什么,大白天,你还害怕?”男人漫不经心地陶侃,嘴角冷魅的笑意里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疼惜。

“……”

顿时,沈兆有种强烈的自豪感,终于有一件事轮到少爷向他请教了!

...男人随即温柔地笑笑:“你错了,我说你的智力有问题,意思是说你比同龄的人更聪明。谁敢说你是傻子?说这种话的人本身才是傻子呢。”

尤歌粉嘟嘟的小脸皱着,低声在他耳边说:“你怎么来了?”

容炳雄和容桓闻言,都同时一愕……怎么容析元会这么说?会议涉及到他**的事情只有他和郑皓月解除婚约的消息,但也是刚刚才提到的,他怎么会知道?

屏幕中,郑皓月一身正装,端坐在办公桌,表情严肃地说:“各位,虽然我没有出席会议,但有些话,还是要借由这个视频向大家交代一下。关于我和容析元,我们之间的婚约是解除了,可这仅仅是私人问题,我们私下仍然是好朋友,在公事上更不会有任何影响,我们将会继续齐心协力为公司,不会因婚约的事妨碍我们在公事中的默契,希望各位可以放心地继续信任目前宝瑞的管理层,宝瑞只会越来越好,会为股东们带来更大的利益和发展,但这些都离不开我与容析元紧密的配合,缺一不可。我要说的话已经说完了,祝大家有个愉快的周末。”

预期中的疼痛没有降临,这人被突然出现的身影接住了,是个男人。

“你这小东西,跟你母亲香香长得最像了,粘人的功夫也像。”

尤歌醉得不轻,哪里还会伪装和赌气,只有问什么说什么了。她始终不如容析元那么狡猾啊,就这样被问了个彻底。

这样一比较,似乎尤歌就处于下风了,容析元会感觉这心头拔凉拔凉的。原本还想跟尤歌分享一下宝瑞最近的成绩,但现在他已经没了兴致,只有满满的疲倦塞在身体里。

这番话是挺诚恳,也很真实,站在翎姐这个角度来说,无可厚非的,可是,人都是有感情的动物,理论上的东西有时候并不适合现实。

尤歌接到电话之后脸上浮现出丝丝失落,但还是笑着说:“好吧,你先忙,我们在海上等你。”

“各位叔伯,家父虽然很少来内地分公司,但家父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惦记挂念各位对公司的贡献,特命我奉上一点小小薄礼,不成敬意……”容桓也变得很客套了,放下公子哥的架子,就像是真的以晚辈自居。

翎姐嘤嘤地哭泣,好一会儿才红着脸从容析元怀中抬起头来,羞涩地说:“对不起,我一时激动才……才……”

容析元见翎姐的表情有点失望,不禁出声安慰:“乐观一点,你就当是回去报个到,相信我,回到何家,对你来说利大于弊。”

许炎知道,这个混血儿男人刚才是在看尤歌!

唐副市长闻言,露出惊喜的神情,似是不敢相信居然这么容易就说服了容析元,太出乎意料了,他原本准备了很多说辞的,甚至还担心不会成功。但现在看来,一切都是他多虑了,容析元这么好说话。

但姜还是老的辣,翎姐在短暂的惊慌之后很快恢复了理智,知道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了。

“何碧翎,原来你一直都是这个目的,你……不得好死!”尤歌愤怒地冲上抓住了何碧翎的衣领,举起手臂,啪啪两耳光狠狠打在何碧翎的脸上!

透过茶色玻璃,能看到茶庄里有几个打扮时尚的女子在为顾客沏茶,看样子像是专业泡茶的,可是尤歌脑子里却浮现出最近看的新闻……大概意思是说有些茶室不正规,挂羊头卖狗肉,虽然看着是茶室,但实际上却是藏污纳垢之地,假借茶室之名暗地里却是跟夜总会一个性质。

赫枫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尤歌不是很温顺的小绵羊么?居然有这么泼辣的时候?

原本还会觉得是在欺凌小孩子,可仔细想想,尤歌就算智力只有10岁,但终究身体是成年人。如果她不是百分百纯洁,他绝不会怜惜半点,如果她是个很有心机的女人带着企图接近,那更是连靠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苏慕冉缩着脖子,感觉浑身僵硬,腰上那只手好烫……还有跟他这么近距离地面对面,她都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在脸上拂过,她会紧张,会心跳加速。

“我……我没把你当什么啊,只是,只是……脑子一时抽筋吧,你大人有大量,就别跟我计较了。”苏慕冉眨着眼,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算了,当我什么都没说。”许炎挫败地摆摆手,无言以对,只好叹口气。

这里没有都市的喧嚣,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汽车尾气,没有浓烟滚滚的烟囱,没有密密麻麻的人流……这里只是一个宁静的小岛,与现代化都市比起来,小岛显得很落后,寥寥无几的建筑都还是几十年前的陈旧,可是,正因为这样,它才是干净的,没有被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填满,它只需要有海水海滩与茂密的植被,就足以吸引到向往美景的人们前来,为人们提供一块心灵的栖息地。

佟槿怔忡了一下,冲她笑笑:“我还有朋友一起来的。”

“……”

许炎不愧是个聪明绝顶的脑科医生,立刻眼睛一亮!

...面对陌生的环境,容析元心里除了疑惑和迷茫,更多是一种莫名的惊慌,因为直觉告诉他,这里不是他所熟悉的家。

“你家太太是谁?”容析元没心思听这些,他只想出去,只想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瞧瞧这一双双眼神,简直就是数十道利剑啊!

唐虞梅竟然没有犹豫,眼都不眨一下,吩咐保镖放下枪,退到一边去。

不一会儿,这一杯水就喂光了,容析元还做了个舔唇的动作,而尤歌只能说这人的脸皮太厚,无赖的精神发挥到极致了。可是,不能否认,她心里甜滋滋的,就像这红糖姜水那么甜。

一瞬间,他整个人曝露在灯光下,他的表情也恢复如初,丝毫看不出异常。

“这么早就起来了?”轻飘飘的声音宛如空谷黄莺,柔软悦耳,带着浓浓的关切。

璇宝贝缩了缩脖子,肉嘟嘟的小脸露出一点害羞,圆圆的大眼睛望着容析元,犹豫不决的,最后还是凑上去在他脸上轻轻地碰了一下。

容析元没在家,尤歌也不打算问。既然他都能不闻不问,她又何必记挂?现在最要紧的是她必须去香港,顺利进入会场。

卢老先生滔滔不绝地讲述着许炎的优点,把这小子给夸上天了。

尤歌的身材比例很好,娇小玲珑但该有的地方有,该细的地方细,特别是修长美腿,那线条更是完美无缺。

这话,容析元说得很轻很低,不想引起现场的sao动,否则如果破坏了卢老先生的寿宴气氛,那就不太好,所以他只用了足够许炎听到的声音。

“我做事难道还需要理由?我不需要向谁交代,更不介意所谓的外界传言。”容析元嘴角的冷笑,噙着无情与镇定,他说的是真的,不是玩笑。

翎姐还令人安了两条长椅在那棵大榕树下,她喜欢坐在这里静静地喝茶,休憩。

“你听我说……”容析元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

容析元忽然笑了,自嘲的笑,笑得比哭更令人揪心:“原来你不是一个人在这里,还有他……你们已经在一起了,我来迟了,对吗……”

何碧翎这时候就好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含情脉脉地望着容析元,羞涩而又欣喜地期待着他点头。

字!

拼桌的事并不稀奇,互相也都没交集,各吃各的,互不干扰。

“可是……”

“蚊子?有这么厉害的蚊子吗?”许炎微微眯着眼,更加狐疑了。

尤歌也很无奈,昨晚的事,如何启齿?她和许炎这四年来,除了医患关系,更是朋友,并非真的如别人猜想的那样“鬼混”在一起,两人之间一向都以礼相待的。

四年前,尤歌被人绑架走了,她记得当时香香在后边追车,可是她也知道香香受伤了,她在车里眼睁睁看着香香倒在路上,她不知道香香能不能活下去。四年来,这一直都是尤歌的心病。

“明天我打算将香香生的狗狗拿去卖掉两只,毕竟,别墅里狗太多,照顾不过来,卖掉是最好的办法。”

“嗯,也是……万一唐虞梅忍不住打电话来试探你,知道你已经有了交往的人选,她就会放松对你的戒心。”

“汪汪汪汪……汪汪……”香香跳出来使劲

“嘿嘿……你在说什么呢,谁敢把你当傻子,我第一个不放过他。还有,既然你是今天挂号的最后一个病人,我就勉为其难让你享受一下特权,允许你跟我一起吃完饭,怎么样?”这货也真够皮厚的。

不得不说这容析元的体力非一般的强,昨天发烧那么虚弱,经过一晚的休息已经恢复了大半,早上这番激战之后他又睡了一会儿。

容樯跟着容老爷子多年,可他都不知道为什么容老爷子会同意容析元娶尤歌,一定是当中有着很特别的原因,也一定是容老爷子极不情愿的,否则就不会这么排斥尤歌了。

尤歌清冷的眼神睥睨着郑皓月,一只手挽着容析元的胳膊,从容大方地说:“郑皓月,你现在是总裁吧?可容析元是宝瑞的董事长,怎么他带人来,还需要你发表意见?喧宾夺主可不太好。”

许炎这张精美惑人的面容洋溢着犹如久别重逢的喜悦,张开手臂就想要来个热情的拥抱,但是,他快,还有人比他更快!

这需要多大的意志力和坚定的信念,许炎选择了尊重尤歌的决定。既然她是为了公司和香香,他愿意尽力去配合她,直到她的目标实现,那时,她就会离开容析元。

“今天我们新婚,该用行动庆祝一下。放心,有隔板的。”说着,他的手不知在哪里按了一下,驾驶室后边竟然真的出现了一块隔板,将后座与前方隔离出来,这样,驾驶室里的人就不会知道后边的人在干什么。

苏慕冉神色一变,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酒窝更深了,甜甜地说:“许炎,我改变主意了,下个月20号,请你陪我一起去参加晓东的婚礼吧。”

“许炎,我相信我和你的缘份,否则我也等不到你亲自来机场挽留我了。所以,我答应你刚才所说,我们在一起试试,交往看看,我相信我们会成为让人羡慕的一对。”苏慕冉眼含着两团水泽,深情款款地挽住了他的胳膊,踮起脚尖,在他嘴角亲吻了一下。

但苏慕冉不甘心,一次次地尝试,刚刚还追到病房来了。

...霍骏琰出了医院的时候,这心里总算是稍微好受一点,为龙晓晓缴了医药费,就算是对自己疏忽的补偿吧。

“许炎?”尤歌惊喜地叫着他的名字,这神情就像是单纯的小孩子突然发现了好吃的零食。

尤歌冲着翎姐打个招呼,低头安抚香香:“宝贝怎么了,乖点别吵。”

纯正的墨西哥咖啡豆鲜磨出的香味在空间里弥漫着,光是闻闻都感觉陶醉。正是这香味吸引了不少顾客,最角落的那张小桌子就是霍骏琰所在的位置。

不过,无可否认,尤歌确实很美,是那种越看越觉得移不开视线的美。她的明眸皓齿,她的每个神情,都是那么生动鲜活,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容析元在房间里干嘛?用剪刀将漂亮的chuang单剪烂,然后……

“你……许炎……你怎么来了?”龙晓晓没想许炎会来看她,在她印象里,这男人一向都是尤歌的护花使者。

“你是昨天坐在容先生车里的女人吗?”

“这么说来,他几年都没碰过女人?不去外边找,也没跟郑皓月那个,他……他……能忍得住?”尤歌不敢相信,在chuang上如狼似虎的容析元,能忍住几年做那种事?

“……”

郑皓月急忙跟上去,她预感到了某些东西。

生了孩子之后的尤歌不但没有身材走样,由于体质关系,加上她时常运动和锻炼,使得她有着比以前更诱人的三围,曲线比例更加完美,即使不需要衬托,她胸前的风光也能亮瞎眼。

“不错……不错,析元你做事越来越完善了,很好。”容炳雄的夸奖在表面,实际心在滴血。

:“我是卓毅,还记得我吗?”

唐虞梅又端饭菜来了,顺便还不忘又一次地给容析元洗脑。

她的穿着打扮很简单,没有名牌,没有珠宝,没有香水味,一切都是浑然天成的自然美。她嘴角浅浅的笑容透着镇定与自信,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简单而感到不适于尴尬,相反,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清风拂过,无论是视觉还是呼吸,都会因她的出现而被刷新!

现场暂时冷场了,卢老先生却不慌不忙,慈爱地望着尤歌:“丫头,这项链做工堪称完美,造型设计更是独具匠心,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名家的设计呢?”

这话可说得……谁愿意脑子出问题啊!

虚弱的香香躺在箱子里,懒懒的一动不动,像个病怏怏的孩子失去了活力,它的眼神也变得浑浊不清了,原本雪

原来,他一直就没糊涂过,哪怕是面对郑皓月的温柔,面对冯奎的狡诈与欺骗,即使刚才让郑皓月和冯奎面对面都没有露出破绽,可容析元依然找到了端倪。

苏慕冉本就是个大美女,长相清甜身材火辣,如今又喝醉了,确实对男人来说是很大的*,但好在许炎并不是那种会趁人之危的。

许炎暗暗松了口气,将餐桌收拾了一下,进浴室洗澡去了。折腾半晌,他也累,只希望能尽快入睡,消停消停。

她细滑的手指轻轻摩挲着他,从指尖传来的温情滋润着他的心田,仿佛有种神奇的魔力可以赶走他心底残留的阴霾。

尤其是,她还将他当朋友。

这是紧急避孕药,难怪尤歌这么说了。

“听听,叫老公叫得多顺口。”

习惯是件很可怕的事,尤歌在不知不觉间又习惯了每晚在他怀里睡去,每天清早睁眼就看到他的脸。

真奇怪,香香这是怎么了?

“宝贝快出来……不然我生气咯……快点到我这里来,香香……”尤歌进了花园,终于是看到了香香那雪白的小身影。

“哎,你们男人就是爱逞强,分明就是累了疲倦了,可在女人面前还要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这是你的家,我是你翎姐,在我面前你不用有压力,有心事或是烦恼,都可以跟翎姐说说,就像以前在孤儿院里那样。”

“嗯……那时候的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璇宝贝很乖,还差一点两岁呢,却已经很少尿在纸尿裤里了,很多时候她会告诉麻麻。可是,奕宝贝有时候就跟妹妹不一样。

原来是奕宝贝尿在了纸尿裤里,他感到不舒服了,当然会哭。

“……”容析元无语了,尤歌现在忙着给孩子换尿裤呢。

“尤歌,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容析元露出少见的焦急。

她记得曾经容析元说过那晚翎姐只是在他房里谈事情,而她居然傻傻相信了,可现在,残酷的事实证明,那晚根本就不是所说的那么简单!

不知何时,尤歌身侧出现一个修长的身影,一只男人的手为她递来一张柔软的纸巾。

尤歌没有说话也没打断佟槿,听他说了一个像是电影情节的故事……

但是,她却有着一副足以让男人喷血的身材,这样身贴身,他能感觉到她身体奥凸有致的曲线,加上她不安份地动,惹得他竟然会有股小小的躁动。

她的手术只有五成的机会能成功,那么剩下的五成就是可能会失败,一旦失败,那一根金属就会损伤到她的神经,永不可恢复,她的下场就是变成一个傻子,白痴,什么都不会知道,甚至会失去自理的能力。翎姐是个完美主义的人,内心的骄傲和尊严不允许她那样活着,所以她才会说宁愿死去。

拆墙?不拆?这个问题,容析元却说,可以留着做个纪念……

又过去了几分钟,尤歌好像依稀听到门外的脚步声,但她却谨慎的没有立刻开门,怕万一是容析元呢?

这怎么可能呢,钥匙只有尤歌才有,她不开门,谁能进来?

佟槿猛地一拍桌子,哈哈大笑:“我就知道苗小妹一定不会抄袭的!好,我就帮帮你!”

尤歌本来是在强忍眼泪,可现在却噗嗤一下笑出声,被许炎最后那句话逗笑了,故作嗔怨的眼神瞪着他:“三包?起码一打才够啊!”

容析元镇定自若的态度和他绝世的风采都令人赞叹不已,女记者惊喜之余立刻说了句:“容先生,我已经是您的粉丝了。”

“……”

美女店长依偎在赫枫身边,也不忘来个冷嘲热讽……

尤歌惊愕,第一个反应就是——我不走!

“你……不准说了!”尤歌愤懑,伸手又捶了他一拳,气得牙痒痒,小脸露出一抹动人的红晕。

“晚上啊……嗯,好。”尤歌说完之后立刻又问:“怎么你这么快就知道泰华收购成功了?你消息太灵通了吧。”

等待的滋味不好受,容析元的脸色不太好,拿起手机一键拨过去……

好半晌,尤歌才从混乱的意识中稍微缓和一点,颤抖的嘴唇里吐出破碎的音节:“我们原本就不该在一起的,是吗……原来我和你之间这么多的波折,都是因为我爱错了人,不该爱上你,而你也不该娶我,今天的一切,算是对我父亲的报应吗都报应在我身上,要让我来承担吗?你父亲的命,还有流产的孩子……这些血,是不会干的,所以我和你,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不是吗?如果你所说是真的,那我还有什么资格留在这里呢,我还有什么资格当你的妻子?不如就……离婚吧,这样,对我们都是解脱。”

容析元见状,大刺刺地坐着,像是没听到一样。

大家讨论得最多的就是今天去哪里玩,来一次香港,不好好吃喝玩乐一下,多可惜。

这货,太不领情了!

与龙晓晓一起进来的女人也是这次面试通过的,只不过是詹沁使了点手段将她安插进来的。

这尊大神降临,让在场的人都大感意外,最无法理解的是尤歌和他怎么这么亲热?这……太不可思议了!

一个人带头,其余人立马跟上节奏!

...每个人都有两面,这一点,许炎在今天再次有了深刻的体验。苏慕冉看似是个甜美可人的甚至堪称是女神级别的外表,可谁知道她内在却是那样的彪悍。能在拳击馆里跟许炎过招,最后还凭借一个迷惑人的眼神让许炎着了道。不得不说,苏慕冉好样的,值得100个赞!

这男人的态度,如果是换做别的女人,脸皮薄的早就跑了,但偏偏苏慕冉属于内心比较强大的类型,不仅没跑,反而还饶有兴致地望着他:“大帅哥,等你赢过我再说吧。”

“你们应该知道,公司一直想要打开香港市场而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但现在,老天爷都在眷顾我们,送来了容析元这个大客户,就算是用掉我们全年的大溪地无暇黑珍珠的资源,也要将这套首饰做出来。至于失误,必须是……零,不允许出半点差错,因为,我们一共只有220颗无暇黑珍珠,218颗用来完成这套首饰,还有2颗是客户已经订下的,也就是说,没有多余的一颗给你们失误。”郑皓月说完这话,自己都忍不住呼吸发紧,她明白风险很大,稍有差池就麻烦了。

这一天,尤歌和容析元各自忙于工作,都回家很晚,连照面都没打,各自回房休息。

这话一出,容析元瞬间连呼吸都一滞,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可不幸的是,等他们回到山洞,却不见了那个孩子,之后寻找也是没有音讯。这个孩子就是被人带到隆青市的何碧翎,而她的孪生妹妹就一直跟在母亲身边,回到西班牙生活。

忽然,尤歌想到了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暗骂自己怎么变笨了,这不是身在霍律师家么,霍律师是父亲生前好友,说不定知道一些秘密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