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荜门圭窦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孟千寻心中暗暗有些着急,她当然知道,段红这么做,就是为了逼着她认宝儿。

至于他到底是何目的,她一时间,是真的猜不到,不过,孟千寻知道,他只所以请她,定然是为了招亲的事情炼仙。

更何况这上面可是表明了时间,这时间,眼看着就要到了,她也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做其它的准备。

“白容,再加一条,侮辱公主,让尚书大人一并处理,告诉尚书大人,本公主会亲自去检查结果。”孟千寻唇角的轻笑慢慢的淡开,云淡风轻的望了那马车一眼,那神情极为的随意,轻松。

其实,花断尘此刻的话,可以说是别有用心的,他知道,以孟千寻的性格,是绝对不会说谎的。

毕竟,北尊大帝是何等精明的人,若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北尊大帝根本就不可能会相信花断尘的。

他微微的抬起了脸,再次直直地望着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刚刚自己听到了,再次略带小心的确认道,“寻儿,你说的可是真的?真的可以吗?”不跳字。

不过,这丫头醒了竟然还装做熟睡的样子,一动都不动,她跟夜无绝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不得不说,这丫头的耐力的确是够厉害的。

那声音中带着淡淡的轻笑,更有着毫不掩饰的欣喜。

在宫人的人会有谁呢?

北尊大帝的脸色再次的一沉,双眸中也猛然的多了几分冷意,“看来,这两年,我们不在皇宫的这段时间内,她在皇宫中的动作很大呀,朕倒还小看了她了。”

而且,刚刚还有两个侍卫是守在正门外的。

那她还能说什么呢?

隐在暗处的人,慢慢的转身,离开。

什么样的男人,可以将女人的风情表现的这般的淋漓尽致,这样的功夫,只怕不是一下子就能够演出来的吧,毕竟,他可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对,像这样的男人,就算长的再好看,也不能嫁。”更有人愤愤的低吼着,先前那些对花断尘暗暗倾心的小宫女们现在对花断尘可都恨之入骨了。

不过,他并没有真正的发誓,也就是那么说说,不过以前他怎么样的不信迷信,但是毕竟,现在,他从现代穿越到了这儿,那么对于那些迷信的事情,就不可不信了。

为何在这个时候还这样的望着孟千寻?

他没有把花断尘立刻处死,不是因为他心中还有什么怀疑,而是因为,虽然他是皇上,但是也不可能就那么随意的杀一个人,总要有足够的罪名才行。

而且,花断尘的速度,可是比白容都快,只怕比夜无绝都还要快上一些,她毕竟不懂轻功,自然很难避开他这速度的动作。

所以,圣旨的事情,可是万万马虎不得。

而且,当时太医就说过,若是皇上的病才急发,而加重的话,后果可是不堪设想的。

太医进来时,看到眼前的情形,更是惊的目瞪口呆,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公主怎么会被人挟持,皇上,只怕就是因为公主的事情,才会变成这样的的。

所以,那怕是明知道那一下会很痛,很痛,但是他扣着孟千寻的脖子的手,还是紧紧的,没有丝毫要松开了的意思。

到时候,他不但刺不到花断尘,只怕还会伤到孟千寻。

其实,李老夫人想的可是很多,李逸风如今也的确很大了,这件事也的确不能再这么拖着了,所以,这倒是一个机会,至少可以给李逸风一些压力。

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淡淡的带着情不自禁的幸福,更有着一丝无法压抑的激动,他终于来了。

此刻,他的声音中也是明显的轻颤,更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激动与紧张。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身体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猛然的圆睁,难过置信的望着她。

她现在的这个样子,看了就让人恶心,他都不想靠近,更不要说是抱她了。

说话间,双手已经快速的伸出,猛然的抱起了段红,段红现在收了一挑腿。

一进大厅,脸上的担心便快速的隐去,换上了平时一脸的惯有的轻笑,陪着笑,走到老爷子的面前,“老爷子找我有啥事。”

果然,老爷子看到他一脸陪笑的样子,脸色也缓和了些许,只是快速的扫了他一眼,然后闷声道,“坐下。”

“老爷子,你这又是发的什么话呀,弄的我还真是莫名其妙的。”李逸风的双眸微闪,一仍的不解,说真的,到现在他还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不知道,李老爷为何会突然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老爷子心中暗喜,看来这事有门了。

此刻,他的身子似乎有些僵滞,一双眸子微微的垂着,隐去了太多,太多的伤痛。

“恩。”李逸风并没有多说什么,甚至连句谢字都没有,便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你去帮我通报一声,我相信公主一定会见我的,一定会的。”但是,花断尘却并没有就此离开,只是略带急切地说道。

而他要杀那个男人,并不是难事,但是不是现在,今天,只要好好的诚挚一下那个男人就可以了。

“哦,原来,花公子跟公主早就相识呀。”那些围来的宫女听到他这话,纷纷的惊滞,有几个宫女还忍不住的轻呼出声、

“怎么样?我找的人还不错吧?不少字”夜无绝看到她的错愕,随即略带轻笑地说道,为了找这么一个人,他可是费了不少的力气的,这一次,他定要好好的整一个那个男人。

花断尘想到这种可能时,脸色愈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狠绝。

如今北尊大帝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是错愕的,也是意外,而且,心底深处是有着几分排斥的。

李灵儿仍就一直没有说什么,只是握着皇上的手,不断的收紧,收紧,而她的手,似乎带着微微的轻颤。

其实,她心中很清楚,当她答应北尊大帝的那一刻,便注定了有着太多的事情需要她去面对。

说真的,他跟她从一起学武,到后来回到了北尊王朝,相识也近十年了。

雪太医听到北尊大帝的话,身子似乎微僵了一下,一时间,却并没有立刻的转身离开,神情间似乎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

“那就都由着她了。”北尊大帝的脸上却多了几分欣慰,他知道千寻遇事冷静,沉稳,既然她答应了他,接下北尊王朝的事情,自然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皇上圣旨,从今日起看来,这丫头倒是一步一步的算好了,把他逼到了死角上。

大将军的双眸微微一闪,隐过几分冷意,也多了几分算计,既然如此,那么他就让她自己知难而退,他倒要看看她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大的本事,真是自食其辱。

“本公主决定粮食筹集好,就由刑部尚书项大人亲自押送,而且,亲自发送到百姓的手中。”孟千寻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亲自点明了要刑部尚书去。

“公主就能够保证这次送去粮食后,就能够解决问题吗?”大将军心中气恼,说出的话,也更多了几分冲意,当然那意思中也明显的带着几分暗示。

她竟然要把那些花都搬进来?

既然选择了他,就应该完全的相信他,那么也就不必再对他有任何的隐瞒了。

不错,若是以前,她对他还有恨,恨他的背叛,怪他的伤害,但是,她现在对他,像那份恨都没有了。

“本公主不知道你到底误会了什么,不过,本公主想你若是没有公事向我禀报,那就请立刻离开。”孟千寻仍就是一脸的冰冷,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所以,孟千寻嘴角微抿,并没回答。

所以,孟千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了桌上的奏折,微微的垂眸,认真的看了起来,完全的把他当成了空气,若是他还有那么一点的自知之明,这个时候,也应该会主动的离开了吧。

孟千寻觉的他现在肯定是听不懂人话了穿越归来。

若是那样的话,大家心中定然会有所不满,只怕会引起动乱,选出个三分之一,应该是最合适的,然后再用其它的比试,慢慢的去淘汰。

棋艺比试是一对一的模式,通过棋艺比较又可以淘汰掉一半的选手,然后再是武功比试,同样的也是一对一的模式,可以再淘汰一部分的选手。

“大胆,皇上跟公主岂是你们能够评价的。”刘公公微微瞪了她们一眼,神情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毕竟,在这皇宫中,奴婢是不可能随意的乱说话的,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这都是要时时刻刻的紧记的。

所以,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宝儿昨天晚上,几乎没有睡,直到天亮时才刚刚睡着,所以这会睡的正浓。

“周大人说的对,那些皇子个个身份最贵,又岂能跟赶羊一样赶到城外去比赛,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有意见,不如公主另外下一道旨意,那些身份特殊的,以及各国的皇子们可以不必参加这一论的比较,直接的进入第二论比赛。”另一个大臣也跟着附和道。

“大将军这话,也太过夸大其词了,事情也根本就没有大将军说的那么的严重,所以,这件事情还是等皇上身份恢复后,才做处理的好。”丞相大人此刻的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冷意,那话语中也更带着几分犀利,此刻竟然是丝毫不让步。

“你就是北尊大帝的女儿,是北尊王朝的公主?”不过,他的错愕也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是聪明人,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李逸风听到孟冰的话,脸色微沉,虽然他心中也明白,孟冰说的很对,所以既然自己已经决定了放心,就不应该再去奢望什么,更何况这种时候,他更不能去给她添乱了。

而孟千寻突然发现他捂着嘴的手上,竟然的多了几分可怕的颜色。

昏沉又是一个什么情况。

虽然着急,不过她此刻的声音却还是极力的压低了。

只是,说话间,一双眸子有些担心的望向一边的娘亲,娘亲从得知消息,一进来后,便一直守在这儿,一句话都没有说。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