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弃恶从善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那你怎么解释她七个月就出生的事实。”老夫人却仍就一脸坚持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你要告诉我,她在成亲之前就跟她有了,你是我的儿子,你的性格我最清楚,你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而她的那句,一百万两白银,也算不错了,让蓝岚的脸色再次一沉,这一百万两白银差不多就能够救全桐城的百姓了,她竟然说,还算不错,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她就是要让她当众出丑。

她的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向望与期待,在这丫头的观念里,凤阑绝可是向来都是无法战胜的,如神般的人物。

哼,欺负人都欺负到这个份上了,那就不要怪她不客气了。她真的好希望蓝魅辰能够听到她的话,真的醒过来,只是,蓝魅辰的眸子,却仍就紧紧的闭着,没有任何的反应。

她的泪珠慢慢的滴落,滴落在了床上,滴落在了他的手上,他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

但是,现在,她偏偏已经爱上了这个男人。

他向来都不是那种跟人针锋相对的人,但是这一刻显然是被蓝岚给激怒了。

一直保持沉默的皇后突然开口说道,所有的话,都是在称赞着蓝岚的,但是,蓝岚却明白,皇后的真正的意思,却也是为了上官云端的,生怕她再为难上官云端。

“对,对,诗词方面的不能选。”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附和,他们都以为,以前的上官云端是痴傻的,都以为她没有看过什么书。

蓝岚看到众人的表情,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略略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所以,她肯定是事先就看过了那本书的。”

好在,侍卫事先都跟他们说清楚了。

很快,夜无痕便走了过来,只是,夜无痕却并非一个人,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女人,正是那个身份极为特别的秦思柔。

“要不要本王告诉你,父王若是娶了你,你会直接升为四哥的什么?”等到皇上也跟着离开后,夜无忧一脸轻笑地望向她,那笑中,带着明显的捉弄。

但是,他却一直坚定跪在外面,他也知道,凤阑绝不可能因为同情他面放过留如絮。

“怎么了?玩忧郁?”上官云端看到他走了她的面前,竟然还没有发现她,仍就微垂着头向前走着,忍不住说道。

不过,既然是皇兄喜欢的,她也不好说什么,而且,既然是皇兄决定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更何况,皇兄也说了,这一次是来正式提亲的,那么也就是说,是经过了父皇跟母后的同意的,所以,这件事,也根本就没有她插嘴的份。

如今皇上都已经亲眼见到她与王爷之间的事情,所以,她也不害怕皇后再跟皇上说什么了,而且她相信这个时候,皇后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此刻,他的声音比起平时,更多了几分冰冷,想要害他,就要负出代价。

只是,听到他的惊呼声,秦思柔的心中多了几分担心,生怕有人去拦着夜无痕。

秦思柔微微轻笑,“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到时候就算你陪一条命给我,我也活不过来了呀。”

皇上的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异样,原本阴沉的脸,似乎更加的难看了几分,但是却又不得不开口道,“这几个人今天晚上,竟然进宫去偷盗国库。”

“这。”那几个人纷纷语结,国库之隐蔽,极少有人知道,就连皇室中人知道的也不多,更何况是外人。

“怎么,你那天不是很厉害吗?这会怎么不说话了?”上官凌霜见她不语,心中更加气恼,望向她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恨意。

“是呀,奶奶,大姐也要跟我们一起去参加选亲。”原先一直保持沉默的上官凌雨突然开口说道,轻缓的声音中,倒是并没有太多的异样,似乎只是单纯的告诉老夫人这件事。

马车很快便到了皇宫。

在秦思柔的心中,因为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所以,她对生命特别的珍惜,不止她的,也包括别的人。但是若是此刻夜无痕立刻杀了上官凌雨的话,她也不会觉的过分,她也不会有半点的同情。

想到此处,他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带着些许的不舍,带着些许的苦涩,却也有着他忍痛割舍的祝福。

“是,她现在正被夜无痕关在密室中。”凤阑绝没有想到,她会突然的转移了话题,微愣了一下,却仍就回答道。

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再拼一把,不拼,他便注定了是死路一条,若是再拼一把,若是会有一线机会。

“是。”那个侍卫恭敬的应着,然后推着凤阑锐向着太上皇的寝宫走去。

而且,他有一点仍就不太明白,凤阑绝明明一直都十分的相信他,而且因为当年的事情,一直觉的愧疚他,凤阑绝怎么会突然的怀疑到他的身上。甚至突然来查他?

公堂之上说谎,罪名本就不轻,更何况因此便可以断定了李玉与此案有关。

“哼。”上官云端冷笑,“我刚刚只是问了李公子几个最普通的问题,只不过是李公子自己心中有鬼……王爷与尚书大人做证,我何时陷害李公子了?”

就连他这段时间暗中让人调查丞相的一些事情却没有找到任何的线索,这个女人虽然聪明,但是毕竟势力有限,根本不可能会有那样的能力。

众人猜测着,可能是因为绝王此刻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一个是丞相,一个是自己的国家,熟重熟轻,这个可是不难分的。

惹到了他,岂能就这么算了,这个老狐狸也想的太美了吧,真以为,他是那么好欺负的。

凤阑绝石化了,见过绝情的,没见过像她这般绝情,而且还是这般理所当然,理直气壮的绝情的。

上官云端在七名那两个字,刻意的加重的语气。似乎是刻意的强调着什么。

若是再这样下去,云儿身体怎么承受的了呀。

而此刻听到叶寒的话,她的心中更是暗暗惊愕,看来,她的猜测应该对的,只怕,她叶寒是查出了,她最近几天又误食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奴婢,奴婢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奴婢原本与清儿从那边走过来的,走到王妃身边,想向王妃行礼,只是,奴婢只感觉到眼前一晃,清儿就躺在地上,就是这个样子了。”另一个丫头,便一脸害怕,略带轻颤的解释着。

“按我的吩咐去做,我自然会给你解药,若是你不配合,那就不要怪我了。”上官云端一边擦拭着手中的匕首,一边慢幽幽地说道,只是那轻飘的话语,那云淡风轻的姿态却是更加的让南宫雪害怕。

“等会丫头进来服侍时,你让她们在房间里停留片刻,然后分别吩咐她们一个去城东买点心一个去城西买胭脂。”上官云端红唇轻启,慢慢的吩咐着。

两个丫头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面面相觑,但是却纷纷的应着,快速的出了门,直接向府外走去。

片刻之后,装扮妥当的南宫雪走了出来,走出房间时,她的脚步微微的停住,然后一双眸子慢慢抬起,慢慢的环视过四周,然后才微微垂下眸子,低声吩咐着外面的丫头,“走吧,去给母亲请安。”

月儿虽然挨了打,她仍就紧张的将上官云端护在身后。这下意识的动作,让上官云端的心中,多了几分暖意。

五夫人虽然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但是却也毫不示弱的回击。

这整个局面就因着她的出面,她的这一句话,便完全的改变了,而凤忆希此刻也正在让人将那几个捣乱的人,抓出来。

而此刻的蓝岚,却是怎么都笑不起来了,一张脸已经完全的阴沉,甚至还有有些惨白,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让人惊颤的怒火,身子似乎还微微的轻颤着。

以前,凤阑绝对她虽然不够热情,但是却也绝对不会这般的生硬,虽然没有回应过她的感情,但是却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的绝裂。

她们身为宫女,本来生死就是掌控在主子们的手中的,主子们要她们生,她们就能生,要她们死,她们就要死。

“恩,那孩子的确不错。”皇后也不由的称赞道,看来,这三王爷的人缘还不错。

“皇嫂,不行,这太冒险了,你刚刚又不是没有看到,太上皇的寝宫外面到处都是侍卫,你要怎么进去呀,万一要是被发现了。”凤忆希听到她的话,连连的阻止,那阵势,她刚刚是看到了,就算是皇兄都未必能够顺利的混进去,更何况是皇嫂一个不懂武功的女人呀。

她在现代,毕竟是经常打官司的,所以查起一些事情来,也比较有经验,只要她能够想办法混进去,应该会有所发现的。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好在,后来又出了一个凤阑绝,听说,凤阑绝从懂事起,太上皇就将他带在身边,教了他所有该学的东西,虽然他贵为皇子,却是从小吃很多的苦。所以,凤阑绝在十几岁时,便已经威慑天下。

而此刻太上皇的表情也更是复杂,更没有人明白,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

凤阑绝惊滞,有些难以置信的望向她,而她对上他,微微的点了点头,很轻微,只有他一个人看的出。

不过,不管有多少的敌人,她都陪着他一起,一个一个的对付,绝对不会有丝毫的害怕,更不会有丝毫的退缩。

而且,刚刚那个李贵妃,一声一个傻子,一声一个丑八怪的,似乎喊的很顺口。

“都离开了吗?”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突然沉声问道。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上官云端也猛然的一惊,那些人,一路上都在跟踪着他们,一直跟着他们转遍了整个山,都没有离开,如今回到王府,却突然的离开了。

“怎么样,今天他又去哪儿玩去了?”此刻坐在轮椅时的凤阑锐一脸的阴冷与狠绝,此刻书房中,没有外人,只有他最信的过的侍卫,他也不必再伪装了。

“好,来人,去丞相府传李公子来刑部。”这次尚书大人倒是极为的爽快,连连吩咐着身边的官兵,只是,在望向那官兵时,却是暗暗的使了一个眼色。

上官云端却还是眼尖的发现了,心中暗暗冷笑,尚书大人无非是让那官兵通知丞相做好准备。

无防,她会让丞相防不胜防,因为,她原本就没有想到通过正规的方式取的证据。

上官云端再次的震撼,好吧,她终于意识,这位人兄不是一般人能够比的。

丞相暗暗冷哼,脸上也隐过几分嘲讽,这个年轻人这哪儿像是审案,只怕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认识,巴结他。

那个人难道真的成了神不成,竟然能够在这几个侍卫的眼皮底下,从那窗口处杀了人,而且还能够快速的,完好的退离?

此刻这弓弩上自然什么都没有,但是,先前,很显然,这弓弩上,有人预先放置了好了那根细针。

让它处于待发的状态,所以,刚刚那人,不用靠近这个密室,就可以在远处将那丫头杀死。

那几个刚刚在密室中的人,听到凤阑绝的话,都纷纷的惊住,刚刚他们可都是是亲眼看到那个丫头已经死了,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当然知道你跟此事没有关系,所以,我们让你来,只是想让你帮忙。”上官云端看到这丫头的反应,心中有些不忍,再次连连说道,不过,听说她跟那个死去的丫头关系不错,心中暗暗一喜,如此一来,事情已经会更顺利一些。

这一次,他要让那人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哎呀。”上官云端故意用力向前一挣,随着‘嘶’的一声,那原本被划破的口子便撕裂的更大了,走不动,上官云端便故意惊呼。

“我是奉命来带上官小姐的。”那宫女模棱两可的回道,并没有说明是奉了谁的命令。

“我知道。”只是那宫女仍就没有丝毫的停留,只是恭敬的回道。

还有依琴与流萧现在更是生死未卜,他们两人跟了她这么久,她已经把他们当成亲人一样的看待了。

很难想像的出这样的南宫逸竟然会是当今商业的巨头。

“夜无痕,有种你就直接杀了我,真接杀了我。”上官凌雨那双疯狂的眸子,这次是直直地望向夜无痕的,而此刻,她显然是一心求死,竟然敢骂夜无痕。

难道雨儿也要变成那样,怎么可以,这怎么可以,这太残忍了。

而她的手腕,脚腕处都不断的渗出鲜血。

上官云端唇角微勾,她就说嘛,夜无痕怎么可能会这般乖乖的来迎亲!

“继续去找,挖地三尺,也要将她给本王找出来?”夜无痕双眸微眯,冰冷的声音中隐着几分咬牙切齿的狠绝。

只是,凤阑绝根本看到没有看她一眼,对于她的话,更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有怒,有愤,有恨,更有着无法容认的羞愧。

众人听到丞相与严大人的话,一个个惊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真是神速呀。众人听到她的话后再次的怔住,是呀,谁规定了女人被休后,就不能再嫁人了,就不能再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这就是个人的魄力。

“主子,她进城了。”门外的女子微微的垂着眸子,沉声说道,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害怕。身子也明显的僵滞。

只是外面的女人很显然听懂了,连连的回道,“不是,绝王一直没有帮她。”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若说京城外的阻拦,倒也可以理解,但是如今这王府这么的冷清,他就有些不太理解的。

母后一向最懂他,他不相信母后会不明白?

他的声音极为的虚弱,似乎有些力不从心般,而且说几个字后,就微微的气喘着。

只是,一只手,却是直直的伸向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伸向上官云端的脸,又似乎只是想要碰触到上官云端,似乎是想要确定她的真正存在。

而他的唇角再次的绽开淡淡的轻笑,这次跟望向凤阑绝时不同,这次他的笑中似乎有着几分梦幻般的东西,似乎有着一种渴望般的希望。

“啊,天呢,绝王怎么会带回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呀。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另一个男子也附和着说道,此刻,他们目标,虽然看似是针对上官云端,但是实际上是针对凤阑绝的。

如今的皇上,共有六个皇子,大皇子从小受伤,腿残了,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坐在轮椅时。

“对,她打断皇上的命令,害死了太上皇,按着凤月国的律法,就应该立刻处斩。”李贵妃再次狠声说道,这次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幸灾乐祸。

凤阑绝此刻真的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似乎整个心一下子从冰到极点的冰窟中突然的升了起来。

升起一股无法控制的喜悦,更多了几分欣慰,还好,她没事。

没有想到,他只是选了一个空位而已。

但是现在,他却很清楚,她已经不傻了,所以,便更清楚,她此刻是故意的。

他不是应该回拒了她吗?就算对她有所怀疑,不是也应该尽量的拖延时间吗?

他竟然说今天晚上就成亲,疯了,真的是疯了。

“皇上,尽量的取一些简单的题目,相信在坐的都能够接的上来,所以什么样的惩罚,都无谓了,所以,老臣倒是觉的公主的提议挺有新意的,不过,学狗爬毕竟不观,若真有人接不上来,就学几声狗叫算了。”丞相听到李贵妃的话,连连接口说道。

上官云端的身边微微一僵,心底深处似乎有着什么突然的被挑动了一下,隐隐的有些轻颤。他竟然这般的纵容她,不管出了什么事,都由他罩着!

“你现在才知道呀?”凤阑绝唇角微扯,半真半假的笑道。

她这也不算是说谎,她刚刚的确是见到凤阑绝了,只是不像皇后想的那样罢了。

“这件事,暂时先不要告诉绝王。”上官云端自然猜出他的心思,不由的再次沉声道,这件事,若是让凤阑绝知道了,那银子就运不出来了。

“礼成,送入洞房。”

上官云端见一切都安排妥当,然后才跟李勇一起出了王府。

不过,五杯下去,二皇子也已经支持不住,慢慢的爬在了桌子上,皇上也早就醉死在桌子时。

十杯下去,所有的人都倒了下去,只剩下凤阑绝还是清醒的。

然后吩咐着一边的丫头,“通知他们的下人,带他们回去。”

难道王爷喝了那么多都没事呢?

此刻,上官凌雨被她点破,脸色微沉,一双眸子快速的漫过明显的怒意,也不由的怒声道,“你胡说什么,我何时拿了你的东西。”

竟然一下子就折断了霜儿的手臂。

上官凌雨连连打断了二夫人的话,心知,这事若是让爹爹处理,只要上官云端随便说了几句话,最后倒霉的就肯定会是她们。

若是这事,跟她有关的话,她一定会出现。

其实,凤阑绝也不太希望她来,或者是因为下意识里,他不想这件事跟她有关。

不过,若是伤害云端的人真是她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好戏也该上场了。

她同样的浑如无人般的走进了大厅,在下人的带领下,坐到了位子上,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而且,脸上的面纱也丝毫都没有取下来的意思。

其它的大臣自然也都跟着站起来祝贺。

而程红樱的脸上也隐过几分怒火,微垂的眸子中更带着几分明显的妒忌,身子也微微绷紧。

而柳如絮对凤阑绝的感情,知道人,本来就不多,隐是因为一直都跟在凤阑绝的身边,时时注意着凤阑绝身边的所有的人,所以才会知道她对凤阑绝的感情的。

“对了,云端如今怀有身孕,而绝身为王爷,身边总不能没有女人,不如,就给绝立一个侧妃吧。”皇上看到蓝岚一脸的愤怒,双眸微闪,突然开口说道。

这个男人就是霸道,不过,有时候,她真的很喜欢他的这种霸道。

毕竟,那人心中若是爱着凤阑绝,最见不得就是她跟凤阑绝之间的情意浓浓,而凤阑绝却是一二再的在这宴会上表明他的心意。

“来吧,过来休息一下,你爹爹一会就过来了。”李贵妃再次拉向上官云端,轻声说道,说话间,便牵着上官云端向着前面的小亭子走去。

上官云端微微的挑眉,这李贵妃还真是用心良苦呀,竟然准备的这么全面,而且还编了这么完美的谎言,要对付她一个傻子,有必要这么麻烦吗?

此刻,李贵妃望向上官云端时,已经没有了刚刚伪装的轻笑,而是一脸的狠绝,一脸的仇恨,唇角更是更为阴冷的笑。

慢慢的站起身,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抬起脚,狠狠的向着上官云端的腿踢去。

听说,这大皇子正是先皇后所生,只是,先皇后很早就死了,而皇上并没有封他为太子,所以,他心中一直恨着皇上。

也对,上官云端平时,只追着夜无痕,夜无痕与夜无志是很少在一起的。

皇上现在对他可以说是完全的失望了,所以平时根本就不管他。

上官云端感觉到李贵妃的手微微的松开,明显的是想要将她推进去,便暗暗的做好了防备,免的摔下去的时候摔疼了。

“好,就依你的,你把她脸上的妆卸去,让本王看一下。”夜无志这次极为爽快的应着,连连吩咐着李贵妃,声音似乎带着几分急,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欲望,“若是真的国色天香,那本王就先收了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