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熬清守谈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后来我也知道了,这座别墅的男主人叫王鑫。是我们这边比较有名的鑫式地产的老总,虽然说并没有宫家那么有钱,但是也算是一个比较有钱的家庭了。

于是我好声好气的对着百宝箱说:“小姑娘,我们谈谈吧,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我不知道百宝箱里的鬼有没有在听我说话,所以不敢喊她鬼,而是把她喊成小神,我的直觉是对的,此时我听到百宝箱里传来的鼓掌的声音。

跟张兰兰通了一通电话,我决定下楼去吃点点心,由于宫家里全都地板上都辅上了地毯,有时我图省事就直接光脚到处走,现在我也是连鞋也不穿就直接走到门前拉开了房门。也不知道张兰兰给的什么灵丹妙药。服下以后刚才那种心慌的感觉就好多了。

“然后呢?”我只能静静的听着,找不到任何插话的理由,我总不能跟她说我没有看过她的那个什么百宝箱吧?

毕竟张兰兰这一次也是因为我的事情过来的。我相信这一环套一环的事件一定有着某些联系。也许我们攻破了某一件事情,就对别的事情也迎刃而解。

都说人跟人斗,还有一线生机,可是如果人跟鬼斗,却是胜算不大了。

这个陆雅,自从上一回我们两人因为宫一谦迷上那个被鬼鬼魂近身的女人以后,难得的同仇敌忾合作过一段时间,可是我们毕竟是两路人,因此那件事情解决了以后,我们又各自桥归桥,路归路了。

虽然说我在车上口不择言,可是哪有哪个女人真的不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然后生下两个人都喜欢的孩子呢?

我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要瞒着张兰兰,毕竟两个人都知道的事情也好一起有一个计划。不然万一我不知道张兰兰什么时候完事,张兰兰不知道我有差评需要解决。两个人一直不停的磨耗时间,这就尴尬了。

“张兰兰他来了。”我惊惧万分。身体不停的往后退。可是我没有退几步,我就知道我没有退路了。

我百忙之中抬头看了看窗户的方西。只见刚才被张兰兰的桃木剑打中的那个怪物。他又站到了窗户边上,正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

大陈说着,他的眼中现出了,可惜、向往、依恋等诸多情绪。看得出来,他对这里还是有感情。

当时我就没忍住的一阵惊叫:“兰兰,你在发什么呆,你快救救我啊,我的腿啊。”

我的话再一次让广场舞大妈们雄起了,一段时间就如同山一样的挡在了出口。拉着张奶奶紧紧地跟着广场舞大妈,一步也不敢走远。

继母不说话,就这么看着我。她放下手中的活,“梦梦啊,这个宫家的人派人来说了。要你三天后跟他成亲啊,这不,嫁衣都给送过来了。”

我抽回视线,再度害怕的低下头。双腿不受控制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砰”的一声把房间的门给关上了。我靠在床上瑟瑟发抖。我不知道今后到底还会发生什么,但我能够肯定的是,我是一定逃脱不开嫁给宫弦的命运了。

周围的声音越来越响,摆着的东西被吴兵扔的一干二净,他站在喜堂的正中间,骂骂咧咧的说:“林梦才是我未婚妻,现在嫁给一个什么叫做宫弦的男鬼简直可笑。”

宫弦没有回答我,听完我的话反而把门给关紧了。正当我以为他要采纳我的意见的时候,我才发现我错了。

想到此,我不再耽搁,立即就往回走,算算时间,现在离我跟张兰兰的半个小时只约时间应该已经到了。

“林梦,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不知不觉中就走远了,所以回来的路程也就浪费了许多时间。”

尽管如此,山谷中却还是有不少痴傻的人,他们已经六识不全,不停的朝着那个女鬼的方向看过去,该不会是被这个女鬼给迷了神……

“宫弦,宫弦你快来看看呀。那是不是张兰兰呀……”我的声音里已经有了哭音,手脚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

宫弦的手就像一部升降机一样,慢慢的把张兰兰的身体运了上来。

张兰兰轻轻的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那么请问沈小姐,我们应该从哪儿开始呢?毕竟你这个是送给你朋友的东西,不像我们可以直接面对你。”

当然。我在心底这么说道。其实每次出门解决差评,对于住在别人家里的这种事情,我总是矛盾的。一方面是觉得住在别人家做点什么事情也都没有私人空间,但是另一方面却又觉得住在买家家里面倒是比较方便去了解事情的进展。

“大陈,小心,快松了牛绳。”见状,我吓得花容失色,冲着他大喊。只要他把套在手上的牛绳松开,他就不会被牛牵着跑了。

从宫弦走了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一个多小时。我正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只见门边有一个可疑的身影。我试探的问了一句:“一谦?”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碎碎念:“宫弦啊宫弦,什么时候过来吧。快救救我。”宫弦活了很长时间,不仅法力高强,而且懂的事情也很多。简直就是一部行走的百科全书。我感觉到自己的脸就像被火燃烧过一样,又烫又辣,甚至觉得耳后根都一起滚烫烫的。听了宫弦的话,我下意识的抬起手摸了摸嘴角。发现并没有什么可疑的液体,更没有什么黏黏的手感。

然后在“是”这个字上不停的画圈,就怕曽小溪不相信一样。两个姐姐都已经这么说了,曽小溪是真的不能逃脱了。

悬浮在空中的白纸上面稀稀拉拉的出现了几个大字“让她写”。

宫弦此时的处境并不妙,他放手,我跟张兰兰会死,他可以得以脱身。可是他若是不放手,他身上可以用作武器之用的冰块已经所剩下无几,待那些冰片耗尽之后,他就没有了跟对方对抗的武器,那时死的就不是我跟张兰兰两人了,恐怕连他都会受到牵连。

可能是车子的滑动惊动了那些游魂,他们纷纷散开,这让我看得更清楚宫弦的情况。

我苦苦的思索却想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他们斗法时间已经那么长了,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宫弦与人斗法,之前他出手时的那些招式哪儿算是斗法,根本就是他动动手指就让对方消失了。那个棺材里的邪物到底是何来头。

我是不喜欢陆雅,可是让我把陆雅这样自己扔在这里,我做不到:“你怎么了?”

陆雅瘪瘪嘴,“我扭到脚了,走不了了。”

走到了头,眼前零零散散的就是几个房门。我一眼望过去,发现这些门上面的门牌号分别都是“501,503,505,507……”

那个女孩子走进来以后,书包也不脱下来,就愣是一直背在身上。经过客厅的时候还笑嘻嘻的对曾大庆说:“哟爸,还挺浪漫的啊。现在知道找女人回家了?啧啧啧,你看着周围,这灯光暗的。”

见到金龙有退步的想法,我也自然不傻,连忙就点头说:“好的好的,刚刚都是我们太鲁莽了。那你赶紧带我们过去吧。”

如果生活变成了这样,如果再也无法逃脱宫弦的掌控,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宫一谦之所以能找得到陆家窃取机密证据,也要从我一次不小心看到了陆雅的短信说起。那天还在酒吧里,从陆雅的手机中看到了那个短信,是一个未知的号码发过来的,总得就是让陆雅继续接近宫一谦。

说到这里,张兰兰嘲讽的笑着说:“当时我还说她疯了,好好的一代名媛何苦变成这样。陆雅反而坦荡的承认说,没错,她就是疯了。就是喜欢宫一谦才变成这样的,至于要不要救你,全靠宫一谦的一念了。”

听到我这么说,那边的声音明显的从不耐烦变得愉悦起来:“是的,是的,请问已经发货了吗,你们发的是顺丰吗?那明天就可以到货了吧?”

“你就是恨不得我把陆雅带走,然后你就可以去找宫一谦了是吧!我跟你说,我是不会如你的愿的,我势必要一直纠缠你。直到我玩腻了为止。”说完话,宫弦就离开了房间。

坐上了张兰兰的车,我再一次感受到了她飙车的车技。

看着面前这样的情景,我感觉到心里面慎得慌。除了手术台上面的一盏灯,旁边均是用蜡烛来代替。

“陈媚,我叫陈媚。梦梦的朋友。”陈媚突然出声,然后对我挤眉弄眼。我也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毕竟陈媚这样的身世也真的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情。

单凭我在这胡思乱想根本也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不了,于是我还是编辑了短信发给张兰兰。这边整个房间里面我都感觉有不正常的气息,我也害怕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面,通过电话这种奇特的电波也能让一些路过的鬼趁虚而入。

张兰兰却摇摇头说道:“不是这么算的,在这种小破地方,买块地皮根本就没多少钱,如果要是卖你地方的人比较傻一点,十几万元都能拿到这个地。”

这名字真特别,我在心中想道。真是辛亏张兰兰还有些套路,要是换做是我的话,早就暴露了,到时候不仅东西没有问出来,还反而被赶走了。那样下一次金龙就会有防备,我们再想接近他就太难了。

金龙是看着沙发上的张兰兰说的,为了避免张兰兰这样的流氓行径吓到金龙,于是我连忙蹦到金龙的面前,然后指了指自己说:“不是的不是的,我才是林梦,她是我朋友。”

“想去哪?要不要去吃点什么东西。”宫一谦从后视镜中看了过来。

我惊恐的摇摇头,特别是在宫弦将我拎了起来之后,感觉自己整个人的人生都无法得到安全的保证,生命随时在收到威胁。尽管我也相信,宫弦只是说说而已,不会真的对我做什么。

从口中流出的口水滴到桌子上,就像是带着强烈硫酸的腐蚀性效果一样,在桌子上蒸发出一团热气。

特别是完全就能想象得到,我看到的东西已经是很惊骇了,如果要是看不见,是不是我连一个躲避的机会都没有?而且如果我要是不去看,是不是就算那个东西已经在我的面前,一口一口的要将我给吞食,我也连一个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我立即觉得我不对劲,因为我自知自己还不是那么一个不知轻重的。

小钰怔怔的看着百宝箱,然后又怔怔的看着电脑:“我同意你们的方案。毕竟刚刚兰兰也对我说了,不试就永远没有机会。”

“你们没有觉得此事很邪门吗?这么短的距离,别说我们已经走了近十分钟了,就是五分钟不用都可以走到了距离却走不过去。”大明已经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前方。

在宫弦这个霸道的男鬼强行掠夺的背后,还是处处为我着想的。看似无情却有情,这是我能对宫弦所有的评价。

我们才往前走了几步,小功忽然又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跟上来的两名医生,估计他们也是被吓到了,不敢再呆在那间房子里,也打算离开这里吧。

这一切的事情都做好以后,我直接就走出了地下室。地下室里面不仅阴暗潮湿,而且一点儿信号都没有。带着手机去地下室,都不过只能当作是一个照明的工具。

只能看看找个机会找曽小溪下手,这下好了,才大清早的我就已经醒了。总不能在这跟曾大庆大眼瞪小眼的一直到曽小溪放学吧?

对他,我的心一点儿也软不起来。我看到那些原本开着鲜艳的曼珠沙华瞬间就化为了黑水,若不是宫弦,那么地上的那摊污水里面也有我的的痕迹。这种人,我怎么可能心软而饶过他。

夫人一边娇笑,一边轻抿着红酒。纤瘦的指尖抓着杯子摇摇晃晃,巴掌大的小脸因为喝多了酒而显得两颊绯红。嘴唇如同清晨雨后的樱桃,真是比喝酒前更加的妩媚动人了。这究竟是酒的问题,还是杯子的问题?

我不知道为什么张兰兰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这样不会让华先生觉得很尴尬吗?

原来是这样,张兰兰这次真的特别认真,我本想劝她不要那么执着,但是想到这也关系到我的性命。我也毕竟不是什么大好人。

无论他们打的什么主意,至少现在他们同意与我一起先去找个酒店先住下来。

现在在我身上游走的这双手,不单单是在我的背上,还在我的全身上下帮我搓着身上的灰尘似的。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澡堂里被搓澡师傅搓着身上污垢的感觉……

当我跟张兰兰准备妥当出门时,我们这才发现大妈给我们找来的交通工具还真的就是一辆牛车,可是令我跟张兰兰惊得嘴巴合不扰的却是我们的向导竟然就是大妈她本人。

王先生说:“我不稀罕那1千块钱。我女儿都不能正常生活了,整天搞的家里人心惶惶。如果她能变好,别说删差评了,再给你一千我都行。”

宫弦这才没有跟我计较,一溜烟就没影了。面前还有这个小孩子,于是我也没有精力去关心我跟宫弦的关系。

只见张兰兰贴了一个只有拇指那么大的符纸到小鬼魂的头上,然后又贴了另一个这么大的符纸到酒杯上,只见那个小鬼魂仿佛被吸到酒杯里一样,而那个酒杯里突然凝聚起了一团雾气,久久不散。

我深深了叹了一口气:“就在刚刚,我手机一响,点开一看,又一个新的差评产生了。”

丹凤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脖子,然后皱着眉头对我说:“你在说什么啊,那有什么血。怎么突然间变得这么奇奇怪怪的了?”

说完我不由分说的就在旁边的羽绒服店里,购买了两套大棉袄。若是在平时,我肯定会精挑细选的,不差钱的我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发的。

张兰兰当下连忙就走到那个赶尸人的面前对赶尸人说:“你有一个尸体尸变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并不想让宫家的人知道我去了哪儿,所以我只是让司机把我们送到了我的单位,然后我们再换的士过去。

想到时,也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真的此处有异,我只觉得连吹过来的山风都是冷的,直到冷得我双手抱交叉抱住了自己的双肩时,我知道这已经不是我的错觉了,这是有问题了。

回到老家后,几个亲戚见了我就问东问西的。“你最近在外面做什么工作啊?”

“嗯。”我淡淡的点头,没有看他。而是准备离开,他拉住我说,“就这么走了,不多说几句?”

只好先回去再说了,我也不知道小月住在哪里。索性就先把她带去我那儿,有点什么事情,两个人也好有个照应。

饭后,我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在电梯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今天确实是给我折腾的也很累了。所以一回到房间里我就想睡觉,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进了房间以后,房门突然间“砰”的一声就关上了。

中间一会儿是华先生的声音,一会儿是夫人的声音,一会儿又是小孩子的哭声。中间还夹杂着我听到的诡异的风铃声。

我感叹:“早知道一开始就把你给抓醒就好了。不过比起这个,你能不能跟我讲一讲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我来说差不多过了要一个世纪那么久,那边才慢慢吞吞的回复了一句话:“困死我了。这几天忙的不行,我先睡了,明天白天我醒后,你要是方便我再打电话跟你一次性说清楚。”

听到‘紫色的花’这几个字,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竖起了耳朵准备从买家的那边得知更多关于花朵的信息。于是我“嗯嗯”两声,证明我有在听。

我把项链放到身体上被冰给禁锢的地方,慢慢的,那些地方都化成了水。但是项链一挪开,化成了水的地方反而结成了更粗的冰凌。我才明白,用项链去融化薄冰这件事情是多么的不现实。

一想到等会回到家,我又要开始雷打不动的练习,我就打怵。

虽然不情愿,但是我知道我不能不回家。

想到此,我的后背忽然就被自己的冷汗给吓湿了。虽然此时空气中的冷意是干冷干冷的,可是我却为我自己的这一个想法给吓到了。如果这那样的话,那么就太符合于有人总是想要贴上我的手背的那种感觉的原因了。

“哼……”

陆雅没好气的说着:“你啊,我说你什么好,真是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真不知道宫一谦看上你什么地方了。”

车缓缓地开着,我看着窗外的风景。碧绿色的树丛并没有让我的心情变得好,而是感觉树林中仿佛有种东西,一直在吸引着我的视线。不仅如此,我还感觉自己仿佛要被吸进去了。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了行李箱的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行李箱贴着的小票,发现并没有拿错行李箱,这个行李箱确实是我的。那么里面的东西,也一定就是冲着我来的了……

但是话虽如此,我也做不到那种见死不救。对了,鬼魂不是都害怕太阳吗?不如我把曾大庆他们家里的窗帘给拉开,说不定程凤忌惮阳光直射,就不会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

放松下来的时候我才真的觉得自己这样每天没日没夜的活着真的好累,比居委会的大妈一天天都还要忙。

我放下心来,继续找寻着回去的道路。可是我绕来绕去,却总是回到了这一片带着紫色小花的花园处。绕了好几圈,仍然绕不出去。

可是无论我怎么按,手机上都是提示一行字:暂时无法连接网络。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来告诉我?

真的是太可怕了。我虽然一直跟鬼魂在打交道,但是我现在却还是怕的全身发抖。现在的我百无聊赖的站在原地,走也走不出去,身边这些花朵又妖冶的可怕。

不管怎么困,都不应该会困成我现在这样,就感觉是十天半个月没有睡觉一样。我觉得我已经困到只要放松下来,不用一分钟就能进入梦乡。现在全靠我的意识在强撑着。

此时我的意识已经有些迷糊了,若是晕过去可能是饿晕的吧,我还有心情调侃自己,我在晕过去之前隐隐听到宫弦着急的声音,“你等着别动,回头还得寻你问话。”

太好的了,宫弦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我从他的话中听出了他并没有对黑雾如何。这我就放心了。张兰兰的的失踪我想着还得从黑雾那儿寻找答案呢。

应该是落在外面了吧,我连忙喊了一声:“兰兰,帮我拿一下浴巾。”

联想完这一切后,可把我给吓得不轻。当时我就一溜烟的冲到了床上,紧紧地抓住被子捂住自己,蒙住头。但是虽然我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但是来自身体上的触感却能让我感觉的更为透彻。

可是就当我放下心来的时候,灯光突然从柔软的氛围,突然变成了医院里面检查的探照灯。

我盯着那朵花,轻轻的开口道:“你说的就是这个紫色的花朵吧。”

脚步声从厨房里面传了出来,我必须要快点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作祟。于是我壮着胆子,不甘落后的回敬与它:“你才是无知的小民呢,有本事你出来,像个大人一样。让我看看你究竟是何物。”

可是通过我的询问,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除了我一人之外,我的同事他们所遇到的差评都是再正常不过的差评。

“这……”大明这一回是彻底的傻了眼,他看向小女孩,不可置信的询问她,“这些都是你们干的。”

确实是这样没错呀。我没能理解宫弦解释的意义,因为之前我碰到的几个宝物里面的鬼魂,都会听见我们在议论纷纷。但是我就算很好奇,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问出来,毕竟要干的事情还太多了。

这个类似宫一谦房间的设计,在我的大脑中给我太多强烈的冲击了。大脑一阵嗡鸣,耳朵就好像出现了幻听一样,不停的出现陆雅跟宫一谦的声音。

我得意地冲着他伸出舌头,挤眉弄眼的做了一个鬼脸。

“是的。也不知道是何人那么歹毒,竟然给他用上了噬魂虫。”

这个大妈她是可以随意的出入这个屋子,她是人是鬼。

监狱里的环境表面上看起来还不错,起码整洁干净。

此时,窗外已经看不到那双眼睛了。也不知道宫一谦跟陈媚目前怎么样了。自从我得到宫弦的帮助逃离了那个山谷以后。就再也没有他们两人的消息。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