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九洲四海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只要是同一个人的唾液,滴了那药水后,那唾液便慢慢的变的澄清,而不同两个人的唾液,加了药水后,却是慢慢的变的浑浊,那效果极为明显。

就拿上官凌霜而言吧。

“这件事,我一定会查清楚。”上官傲天却再次打断了她的话,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二夫人,眸子中那嗜血的寒光,便直直地射在她的身上,他的唇微动,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等我查出是谁伤害了鸾儿,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原来,你就是绝王带回来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眸子也一直都望着上官云端,听到他们的谈话后,突然一脸嘲讽地说道,“哈,先前便听说,两国联姻,夜阑绝把一个又傻又丑的女人塞给了绝王,今天一看,果真是如此。”

他以为,这全天下的人,都要围着他转吗?

“你,:”皇上气结,望向她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怒意,“你以为朕不敢处置你吗?”

“二皇子,您说这到底是什么事,要深更半夜的传我们进宫呀。”一个走在二皇子身后的大臣,低声的问道,声音中带着明显的谄媚。

想用凤阑绝的反应,逼着那个人现身。

什么叫做,不管发生什么事,在他的心中,她永远是她呀?

蓝魅辰便带着蓝岚向着王府外走去。

皇兄说来提亲,但是刚刚却劝她放弃凤阑绝,很显然不是为了她来提亲的,那么便是为了皇兄自己了。这个声音正是昨天晚上,她听到的那个轿子里的女人的声音。

“小灵。”那女孩的母亲惊住,急急的想要喊住小女孩,只是,小女孩手中的野花已经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朵很普通的野花,真的谈不上美。

不过,这些年来,他却并没有做过任何一见危害凤月国的事情,这些年来,他虽然按着玲妃的意思,在凤阑绝身边安排了很多的人,但是,每次玲妃让他暗中杀害凤阑绝时,他却都以各种理由给回绝了。

第二天,上官云端醒来时,天色已经大亮,那透气房间的阳光,微微有些剌目,她慢慢的睁开眸子,只是,映入她的眸子的却是他那张完美的无懈可求击的面容。

他那原本搂在她的腰上的一双手开始不安分的在她的身上游动起来,唇角的笑更是不断的漫过,“还舍不得起来,既然不想起来,那么我们就。”

那个女人这般的轻诉,似乎仍就丝毫都没有影响到他。

她这是什么意思?

上官云端再次的愣住,今天晚上的凤阑绝真的好奇怪,先前的没有任何的反应,到后来的模棱两可,再到现在的怒吼?

“你是想要逃开吗?是怕她知道什么吗?”那个女人显然仍就不死心,再次开口说道。

刚开始的时候,她差点就中了那个女人阴谋,差点误会凤阑绝了。

上官云端微愣,一时间也分辨不出,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在这凤月国的大殿上,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她现在自然不可能会与南宫雪见面,若是那个男人暗中跟着南宫雪,发现了她,只怕会看出破绽。

当然,凤阑锐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了,为了一个已经去世多年的人,若是仅仅是因为那结拜的姐妹之亲,可能不会让丞相夫人去为之这般的冒险。

来到这儿后才现在,这个朝代虽然是历史上没有的,但是字方面倒是没有太多的不同,只不过,跟历史上的一些史书一样,都是繁体。

坐在她身边的夜如梦惊的目瞪口呆,刚刚那幸灾乐祸的得意已经完全的消失了,换成的只有那不可思议的惊愕,怎么可能,这个女人怎么可能会在写的出那么数字呀。

她竟然来了这么一长串的‘理所当然’的说辞,让夜如梦无言以对不说,还要忍受她话语的摧残。

“怎么?难不成你想要的只是一个木偶娃娃。”上官云端眼角微抬,微微的白了他一眼,沉声回了他一句,这个男人难不成想娶的也是一个只会听话,顺从的女人。

“是呀,古人道,人靠衣装,看来是一点都没有说错呀,云儿穿上这件嫁衣,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漂亮了很多。”老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轻声说道,只是,这话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表扬上官云端的。

凭什么这好的一个男人,却被这个又笨又丑,一无是处的女人给霸占了,她不甘心,不甘心。

老夫人听到凤忆希的话,完全的惊住,这丫头竟然是凤月国的公主,那她刚刚。

上官云端却是听的愈加的迷惑,听她的意思心中并不爱夜无痕,既然她不爱夜无痕,又为何一直不明不白的住在王府中呢?

“走后门,不要被人发现了。”上官云端故意压低的声音,但是却也相信,这样的音量,那个男人绝对听的到。

“不过,听说,这一次,凤阑锐不仅请了所有大臣,还把各位大臣的夫人都请去了,听说是王妃的意思。不知道这里面会不会有诈?”那个侍卫微微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

“要娶,你自己娶。”夜无痕这才慢慢的抬起眸子,扫过一脸浓妆的上官云端,然后转向皇上,一脸的嘲讽。

“要不要本王告诉你,父王若是娶了你,你会直接升为四哥的什么?”等到皇上也跟着离开后,夜无忧一脸轻笑地望向她,那笑中,带着明显的捉弄。

只是,只有了解她的人才会明白,此刻的她,是多么的危险。

“你不要再问了,总之我跟你是不可能的。”秦思柔用力想挣开他。

他跟她之间,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对,她以前是爱过她,这两年也因为他的悔婚痛苦到生不如死,但是,现在的,听到他说会娶她时,已经没有了那种激动的欣喜,反而有着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抵触,或者,还有着一种害怕。

上官云端双眸微沉,这件事,所有的线索都在这个丫头身上,如今这丫头死了,事情只怕就更麻烦了。

“恩,要检查好了,可不能漏了。”李妈略带郑重地说道,说话间,也细细的检查着,生怕漏掉了什么。

一行人已经走到了将军府大门处。

“不用,不用,哪敢麻烦天下第一神医的叶公子呀。”秦思柔自然看的到他的嘲讽,也明白他的心中是怎么想的,遂一脸轻笑地说道,她的声音中,也带着毫不掩饰的嘲讽。

不得不说,太上皇的确够高,这件事,本来就是由二皇子与皇上一起密谋的,此刻太上皇竟然故意让皇上当着众人审讯二皇子。

皇上也是不由的愣住,有些不明所以的望向二皇子。

而在此时,二皇子的眸子再次望向他们,眸子中多了几分阴狠的威胁。

此刻的她仍就是跟以前一样的伪装,不想再继续装傻是因为不想再任人欺负,但是这张绝世的容颜,她却不想轻易的展露。

上官云端脸色微沉,但是在这皇宫之中,在这种情形下,却不想把事情闹大,因为,她不想成为焦点,不想引起那个什么绝王的注意。

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男子,谁都想要嫁给他,今天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她们绝对不允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这个男人,不会是为了她报打不平吧?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随即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她突然发觉,醒过来,第一眼看到他的感觉特别好。

“你觉的你自己需要同情吗?同情,那是对弱者的可怜,你是弱者吗,还是你觉的现在的你需要别人的可怜。”凤忆希忍下了想哭的冲动,突然怒声吼道。

秦思柔那双如水般清澈的眸子直直地望着他,唇微动了一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忍了下去。

不得不说,她的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的确很高明。

其它的女人,都是一脸的嫉妒,但是谁也不敢多言,也都跟着急急的离开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竟然中了那年轻人的计,原来,他先前是故意让他和玉儿掉以轻心,连他都失了防备,从而……

心中暗暗的惊叹,这个女人,还真是够大胆的,她就不怕……“皇上,这规矩可是定好了的,刚刚皇上也是亲口答应了,不管是谁,只要接不上来,或者接错了,都是要接受惩罚的。”

只是,他无法证明,那答案不是他告诉上官云端的,这件事就好办了。

恰恰在此时,凤阑绝突然的开口说道,他唇角的笑仍就灿烂,声音也仍就轻缓,只是,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众人时,眸子深处隐隐的闪过几分锐利的狠绝。

她的语气很无辜,似乎还带着几分淡淡的同情,但是她的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就没有人知道了。

“本公子已经说了,不认识说是不认识。”李玉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怒声吼道,他以为,上官云端是想逼他说认识那些受害人。

上官云端心中虽然有了打算,却也不急着辩驳,一是,没有人配合她这戏不好演,二,她也想要看看,是谁如此的陷害她。

“按照我朝的律法,杀人者要打入天牢,情形恶劣者,要处以极刑。”丞相再次说道,得意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阴狠。

“这。”皇上似乎更加的为难,微微的叹气,望向上官傲天,欲言又止。

“哎呀……”

他微依在一端的树枝上,悠闲而舒适。

上官云端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暗暗冷笑,笑吧,笑吧,看你们还能笑多久,羞辱她,打她的人,这代价希望她们能够承受的住。

上官云端假装害怕的躲在椅子后面,手中的细针,却对准四夫人的手,掷去。

“你不过说是夜阑国的一个傻子,怎么配的上绝王,回去,大家将她赶回去。”那几个隐在人群中的人,回过神才,再次大声的喊着,鼓动着百姓们。

而且更是快速的去执行命令,就如同接到了是凤阑绝的命令。

蓝城的事,可不是由她做主的,她这么做只怕是另有目的。

凤阑绝的眸子微闪,错愕中更多了几分赞赏,唇微动,低声道,“你说的很对。”

上官云端看到那侍卫神情间的犹豫,自然猜到了他的心思,遂冷声笑道,“你确定,真的要拦着本王妃?若是让王爷知道,你拦着本王妃,这后果,只怕是你担不起的。”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皇嫂,现在怎么办?”凤忆希看到这阵势,也不由的惊住,一脸错愕的望向上官云端,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希儿说的对,母后不能让你那么做,那样太危险了。”皇后也是坚决的反对。

只是,刚刚走进来的凤阑绝的身子却是明显的僵住,一双眸子中快速的漫过无法控制的心疼,拉着上官云端的手,更是下意识的收紧,还带着微微的轻颤。

但是,那些大臣们此刻听到他这样的话,却都是纷纷的惊住,这个时候他说出这样的话,若是皇上同意了他的提议,那便表示,他以后在朝中,便没有了地位,便如同永远的放了他的假,他以后就可以天天在家陪着他的王妃了。

这样一来,他们心中的紧张与担心,便略略的放下了些许。

“不必了,就先让他在王府中待几天。”凤阑绝却是快速的打断了隐的意思,凤阑锐现在对他可是有一百个的不放心,就算他们揪出了那个人,凤阑锐也一定还会再想办法派其它的人来。

所以,这儿的人,都相当的安全。

只是,没有想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人忍不住给上官云端下了那种毒,才让凤阑锐暴露了。

他还说什么,老鼠的生育周期短,吃了那种药后,效果会很快,只是,这两天也没有听他的结果,应该是还没有试出来吧。

无防,她会让丞相防不胜防,因为,她原本就没有想到通过正规的方式取的证据。

上官云端听到凤阑绝的话,却是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天呢,这人说话还真语不惊人死不休,一看就知道,他身份了得,而且刚刚她看到夜无痕望向他的神情,便愈加的肯定了这一点。

只是,她们两人再望向那丫头时,却是纷纷的惊住,只见那丫头此刻正躺在地上,脸色发黑,连那唇角都成了黑的,唇角还渗出些许的黑血,已经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刚刚,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还正为王爷的举动感觉到奇怪呢,没有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这丫头就在他们面前中毒死了。

凤阑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而且又是十分的了解她,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遂配合着她说道,“谁说她已经死了?”

“等叶寒回来就知道了。”上官云端也知道这毒药的重要性,虽然这几天,叶寒一直没有说过什么,但是她却看的出叶寒这几天,没有了以前那种痞痞的样子,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沉重,所以,她已经猜的出,她身上的毒只怕没那么容易解。

第二天,一大清早,凤阑绝传出话出,要在王府中公开审昨天给王妃下毒的丫头,而且还让刑部的尚书大人也来到王府,协助审理。

那女子此话说的极为的巧妙,明理说不要让她为难,其实却是以上面的命令来压她,而且还故意的提出了爹爹来提醒她。

众人纷纷错愕,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皇上与皇后都已经到了,就连夜无痕都已经到了,就独独少了那个绝王了。

虽然此刻换了一副容貌,但是她却仍就一眼认出了他。原来他竟然是传说中的绝王?!

只不过,他要在查清了当年的事情后一起来跟她算这笔帐。

“那我就谢谢王爷了。”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更多了几分感激,这声感谢也是最真诚的。

她的心中便更多了几分心疼。

只是,凤阑绝是何许人,神话般的人物啊,岂是能用一般的标准来衡量的。

不得不说,凤阑绝真的是行动派的,而且这速度真叫一个快。

“哼,想死,那有那么好的事。”只是,夜无痕听到她的怒骂声,并没有丝毫的怒意,唇角反而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只不过脸色愈加的阴沉了几分。

凤阑绝的眉角微蹙,看到没有看她一眼,只是,专注的望着上官云端,他要的人,从来就只有一个,而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选,而是从一开始就认定了她。

“雨儿,爹爹对你们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因为云儿的病,所以才会特别的爱护她一些,爹爹不知道,就因为这个,会让你妒忌成这个样子。”上官傲天微微的垂下眸子,心疼中似乎多了几分愧疚,难道真的是他错了吗?

但是,感情的事情,却是谁也说不准的,他与她终究还是错过了。

只是,她在说这话时,神情似乎微微的有些不对。

不过,那些等着看热闹的,却都是一脸的嘲讽,她这不是捡别人的便宜吗?

她本来想着只比蓝岚多背出一点,也算是为蓝岚留点面子,不至于让蓝岚太难看,但是没有想到,蓝岚竟然故意的捣乱,那就怪不得她了。

凤忆希听到她的话,虽然心中仍就有些担心,但是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望向一脸自信的上官云端时,心中也多了几分希望。

此刻,所有人的眸子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专注的听着上官云端的背诵,此刻比试的结果已经出来的,众人只是想要知道,上官云端到底能够背出多少?

一曲终了,房间内,便没有了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动静,房门并没有打开,更没有人出来,整个阁院完全的寂静下来。

他的话语再次微微的顿了一下,又低声补充道,“由此可见,脸皮厚的好处还不少。”

而此刻他们的后面恰恰跟来了一座轿子,轿子的帘子遮住,看不出里面的人。

上一次嫁给四王爷时,主子故意的将自己化丑,她倒是还能理解,毕竟那时候四王爷十分讨厌主子,根本就不想娶主子,主子也不喜欢四王爷。

上官云端从端起那茶时,一双眸子便一直细细的注意着面前的月儿的神情,整个过程中,并没有发现在太多的异样,倒是与平时的月儿表情的相差无几。

“不错,是我?上官云端,我绝对不会让你称心如意,我绝对不会让你嫁给绝王。”上官凌雨也不否认,再次狠声低吼道。

其实上官云端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不得不说,这个上官凌雨心机的确够深。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媳妇也带回来了。”太上皇唇角的笑愈加的明显的几分,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动,从凤阑绝的脸上转向上官云端。

上官云端也是微微的愣住,不太明白在上皇看到她为何会是这样的表情?

而此刻,太上皇竟然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做出这样的举动,怎么能不让众人惊愕。

凤阑绝微愣,有些不解的望向她,却见她的唇角微微的带着一丝笑意,而另一只手,正搭在太上皇的手腕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你?”皇后听到那女子的话,气结,望向那女子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怒意,“李贵妃,你不要在这儿挑拔是非。”

凤阑绝的一双眸直直地望着她,眸子中的怒火毫不掩饰的升腾着,但是他的唇角却是微微扯出一丝轻笑,唇角微动,轻声道,“继续说,本王现在耐性不错,听你说。”

“恩,你就得瑟吧,总有一天,把你这条小命得瑟没了,你就满意了。”凤阑绝突然伸出手,在她的额头时,敲了一下。

“我觉的吧,还是气死好一点,听说吓死的人,很恐怖呢。”上官云端对于他的回答,更多了几分意外,但是,却仍就故意说道。

他知道她的特别,但是,他真的不忍心让她去面前那一次又一次的危险,真的想把她紧紧的护在身边。

这也正是当时凤阑绝虽然来到京城却并没有急着进宫的原因之一。

不过,却也仅仅是一扫而过,与其它的女子没有任何的不同,甚至不曾多停留片刻。

会不会是根本就没有听懂王爷的意思呀?

是呀,她以前那么爱他,那样拼命的追他,现在,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显然,她还是想回到他的身边的,只要她肯回到他的身边,他会……

他不会是说真的吧?真的要今天成亲?

但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多了几分异样的笑意,他自然明白,她是怕这样出去,被让人笑他,这个女人,终于知道为他着想了。

很显然是皇上有些等不及了。

双眸微转,再次望向那香囊时,发现似乎也并没有那么难看了。

想了一下,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然后慢慢的开口道,“对了,这么用膳实在太沉闷了点,不如大家来玩一个游戏。”

“恩,皇后的提议不错。”皇上也微微带笑的说道,心中想的自然也是跟夜如梦一样的。

王妃的命令,他自然要遵从,只是这么大的事情,他最好还是等会去请示一下王爷。

“我就不放,看你能把我怎么样?”上官凌霜已经气急了,此刻是什么都不管了。

“哼谁希罕你的东西,我刚刚只不过看这玉佩还不错,所以试带一下,看一下而已。”上官凌雨一脸不屑地说道,然后慢慢的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她口中说要试带一下的玉佩与珠子。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