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冥狂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三天后,三天后正是一个好日子,就在那天让他们成亲吧。”太上皇的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

“没有,没有,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疑心的,那你说,我跟太上皇之间能有什么秘密呀?”上官云端半真半假地笑道。

只是,夜无痕对于她的恨意,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慢慢的说道,“对了,本王知道,你很想嫁出去,那本王就成全了你。”

这个男人,根本就不懂的尊重他人,前年毁婚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他可曾问过她的意思?

凤阑绝与上官云端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快速的出了房间。

“如何?”凤阑绝听到他的话,一惊,忍不住急声问道。

凤阑绝一路奔驰,直接的进了皇宫,甚至没有理会皇宫外的侍卫,直接的骑着马进了皇宫。

果然,上官云端这话一出,看到她极力挤出来的那丝轻笑便挂不住了,瞬间的僵住,脸色更是愈加的一沉,不过,她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微微的垂下了眸子,保持着沉默。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当年,你我相拥在月光之下,你对我发的誓言,你难道真的忘记了吗?我们。”

众人看到凤阑绝脸上的笑时,却是一个个纷纷的惊住,虽然这些大臣们平时几乎是天天可以看到凤阑绝,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看到凤阑绝这般的笑过。

看来,老天都在帮她。

当然,凤阑锐的母亲已经去世多年了,为了一个已经去世多年的人,若是仅仅是因为那结拜的姐妹之亲,可能不会让丞相夫人去为之这般的冒险。

“是刚刚王妃说的,说王爷与那些朝中大臣都进了宫了,若是他们在这个时候进了宫,只怕。”丞相夫人再次一脸担心地说道,她虽然只是一个女人,不太懂那些朝中的事情,但是却也明白此刻事情的严重性。

他的唇角微抿,刚想要开口。

“梦儿,算了,你何必跟她计较,她也不懂的这些。”皇后看到夜如梦一脸的愤怒,也生怕夜如梦在这个时候节处生枝,连连的出声劝道。

他是知道那规律的,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多的数字,而她竟然一下子写出了这么多,这,这怎么可能呀。

那声惊呼很轻,而且她是刻意的学的公主的语气。

他这话虽然是在称赞着上官云端,但是却明显的是说给老夫人听的,什么衣服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的人。

这一次,上官云端是真的有些想不明白了。

“你?这是哪儿来的丫头,竟然在这儿撒。”老夫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气的身子都微微的发着抖,刚想要发威。

“本王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本王想请神医出手,医治。”夜无痕转向叶寒,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望向秦思柔,“医治她。”

本来,两人以为主子只是说给那跟踪的人听的,但是却没有想到,主子竟然真的快速的没有丝毫的迟疑的,准确无误的找到了人家的后门。

其实上官云端之所以此刻来南宫雪这儿,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皇上放心,属下一直让人在阁厢院外守着,这其间,没有一个人离开,就连一个下人都没有离开过。”那个侍卫听到凤阑锐的话,再次连声回答道,这次的话语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得意。

果然,当天下午,便有人将柳如絮的尸体送到了仍就跪在皇宫外的丞相面前。

这样,他自己可以有自己充足的时间,而且那些大臣们也觉的皇上如此的相信他们,就会更加的卖力。

蓝岚微愣,有些疑惑的抬起眸子,顺着蓝魅辰的目光望去,看到迎面走来的凤忆希时,才恍然,而看到蓝魅辰那微愣的表情,便也更加的明白了蓝魅辰的心意。

侍卫便松了手,那丫头瞬间如同一堆烂泥般的瘫在了地上,急急的喘着气,似乎是从阎王殿里转了一回。

只是不知道她是在喊着清儿的灵魂,还是在说那丫头死了,清儿的事查不清楚了。

谁都知道,这皇宫有雪凝的,除了皇上就只有她与李贵妃的,如此一来,岂不是也把她扯进去了。

凤阑绝听到她皇上的话,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她安全就可以了,只是,没有见到她,心仍就有些放不下,遂沉声道,“本王去看看她。”

“小姐被王爷休回家后,我以为,这根链子再也用不上了。”李妈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继续说道,“哎,我可怜的小姐呀。”

“既然你觉的那是最好的结果,那你就不要这个样子呀,这还是你吗?明明心中爱着她,却不敢说出口,难不成,你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她嫁给别的男人吗?我跟你说,到那时候,一切可就真的迟了。”秦思柔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着急,真狠不得直接的把他揪起来去追上官云端了。

“你才伤心过头呢?”秦思柔微微的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哪只眼睛看到她伤心了。

而与此同时,迎亲的队伍已经出了城。

皇上的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异样,原本阴沉的脸,似乎更加的难看了几分,但是却又不得不开口道,“这几个人今天晚上,竟然进宫去偷盗国库。”

“皇爷爷,他们只怕就是江湖上的一些亡命之徒,想要进宫捞一笔银子的,能有什么人主使呀。”二皇子心中更是惊滞,听太上皇这意思不会是怀疑他吧。

“今天是绝王的大婚之日,众人都去参加绝王的婚礼,这整个皇宫的戒备也松懈了些许,肯定是有人借此机会想要图谋不轨。”二皇子见众人都望向他,唇角微微的多了几分得意的冷笑,随即再次慢慢的说道。

“你在这儿做什么?难不成你也要进宫参加选亲?”老夫人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是一脸的厌恶,老夫人对她的厌恶,只怕已经深入骨髓了,不会因为上官云端不傻了,她的厌恶就消失了。

她进宫,本来就是为了爹爹,她也知道皇上的圣旨上明确的说着,只是要还留在家中,待嫁的女子都要参加。

说到此处,上官凌雨的话故意的停住,接下来的意思,大家自然都明白。

上官云端自然也站起身,向着那宫女的身边走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