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怒火冲天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其实排骨饭刚下单我就开始后悔了,想到晚上事情,说不怕都是假的。但是服务员远远端来的盘子就是盖紧了盖子,都阻挡不住里面飘香四溢的排骨香味。

张兰兰接触到了我的视线以后,立刻低下了头,不敢再乱说话了。

我正在暗中观察里,只见这时,陆雅的手机响起。看得出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陆雅,她原本不想理睬来电的,可是手机却一直在顽强的响着,连我都想接吧接吧,我都听得烦了。

小米说的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狠狠的劈在我的头上。什么叫做一个差评已经过去两天了,我完全天天都在耍手机,但是就是没有看到有差评呀。

一路上我一面紧紧的盯住蓝先生,一面也时不时的观察我们所经过的景象。

那个男人朝着我们一步一步走下来。没来由的,我的心中感觉到一股冷意,于是我不停的往后退。

不知道是因为房间的隔音特别差,还是陆雅的声音特别尖锐。我都已经将水龙头的水开的最大,还是能听到陆雅和宫弦的对话:

医生也在旁边附和了一句:“确实从未有过鬼胎的阴气,这么长时间过,而且我们现在只是打算把它给杀死,但是我们都还没有开始这个行动,就都已经招来了这么多的鬼。”

这么想着,我就越发的感觉到一阵心安。更加的认为在这个时候睡上一觉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也学着她的样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左右看了看。

回忆起刚才我所看到的情况,不会吧,难道那并不是我的幻觉,而是真实的存在。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这种诡异的声音就像是一个无形的手一样,不停的扼住我的咽喉。

“对不起,张兰兰,为了我,差点儿让你遭遇到不测。”我真心地向张兰表示我的歉意。有如此的闺蜜,我今生来这世上走上这一遭,也不算是白活了。

在这个寂静的山林里,别说是出现了一个人,就是出现一只小动物,都是特别唐突的。

这样的动作,还有这么大的声音。我不再尝试放弃脚下的力量了,因为那么做也是白搭。

并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人,就可以布得下这样困住人的迷阵。

我只能谨慎的躲在一边,找来一块石头挡住了我的身体,然后小心翼翼的观察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你真当我傻,我要是敢过来,一定是做了十足的准备。四十年前我爷爷能收了你,再放了你。就是知道了收你的方法。”张兰兰笑着说。

山村里的空气没有污染,倒是很新鲜。偶尔还能听到远处树林中传来的各种鸟鸣。

我但愿他是真的有事情先离开了。虽然这种可能性太小了。这还是我从凌乱的床上用品的感觉到的。因为宫一谦这个人是非常整洁的。他的东西都是摆放得整整板板的。若真是有事,那得是多大的事情才会让他连夜离开啊。而且连床铺也没有时间收拾。

张兰兰此时生死未卜,他不会就此撒手不管的离开吧。

“是你对不对,是你把张兰兰弄成这个样子的,对不对?”

沈琳听完我说的话以后,倒是没直接回答我,而是一边拧开了门,一边从随身带着的小包包里面掏出来一个手机,纤细的手指在上面飞快的滑动。长长的指甲跟手机的玻璃屏幕敲击,发出了“哒哒哒”的声音。

黑雾显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也许这就是他们做为魂体的一种感念吧,他还只是跟宫弦第一次见面,就把宫弦的习性措得很清楚了。

宫弦的话里不带有任何表情,可是我却知道,他说的不是玩笑话。

走着走着,很快就走到了白杨树的地界的范围。我回头看了看我们走过的道路,心中觉得好生奇怪,刚才我们坐过的那把软椅已经在我的视线中变成一个小黑点,说明我们走过的距离已经是非常的远了,可是我怎么觉得我们还没得走几步就已经走了那么长的距离了呢。

虽然我的心中埋下了很多疑点,但是我也知道,既然想不通就不要想了。那些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还是跟宫弦恢复了以后向他请教吧。

说实话,在这磨盘山的范围内,再发生点什么我可是一点儿也不会觉得奇怪的。倒是不发生点什么才会觉得奇怪呢,我总觉得这儿已经是属于邪崇的地盘了。

我一脸无所谓的说:“偌大个宫家,该不会连一顿饭都吃不起吧。”

果然他们的本就是一些没有智力的游魂,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我犹豫着要不要开了车门走出去。正当我的手已经放在了车锁上时,忽然想起张兰兰对我说过,一点点的一条小缝,灵体都可以进来。

棺材里的邪物说的话听得我手脚冰凉,宫弦他有危险,不仅只是简单的危及生命而已,还有可能魂飞魄散。想想我都惊得全身颤抖。

寄人篱下的感觉啊。我默默的坐在后座位上,手机滑来滑去都没有什么人可以联系。比较好的唯一两个朋友,一个宫一谦有了自己的女朋友,一个张兰兰离得远。如果只听其声不看其人,那绝对是一种享受,虽然害怕,但是那黄莺般悦耳的声音竟然安抚了我的情绪。使我的心安静了许多。

我们下到楼下,一眼就看到了张飞的车。待我们上了车后,各自通报了消息,原来张飞是由于不愿回到那个没有温度的家头,所以他昨晚送了我们以后,也就在我们住的酒店里也开了间房休息了。

说完,女孩子的话锋一转:“不过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别在躺过我妈的床上乱来,我嫌脏。”

还好这个地方并没有像电视里面演的那样,什么“刚走进去门就关上”,还有“密不透风的过道里飞来了几个暗箭”。总之,一些诸如此类的带着威胁的东西都没有出现,反而是一副人间桃园的模样。

说完,他还调笑着走到张兰兰的身边,“瞧这姑娘水嫩的,不如跟我混吧?”

等我怒气冲冲的睁开了眼睛,看见宫弦这个消失了好久的男鬼就这么坐在我的身边。他的唇边还带着一丝血迹,难道刚刚做的不是梦?

就算我有了白玉镯,但是一谦也有了陆雅。唉,不过为什么没有白玉镯,我反而更没有这样的信心去面对宫一谦呢?

这一声惊叫才将我那神游的状态拉了回来。

听完了我的话,张兰兰顿时开口就骂:“梦梦,亏你刚才还那样急火攻心的如没头的苍蝇般要跑去救他,没想到他正在温柔乡里美着呢?这种人你救他干什么,竟然能被陈媚诱惑的也是活该。活着时候他风流快活,那就让他做一个风流鬼吧。”

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毕竟也是跟医生们约的时间,我们迟到的越久,付的钱就要越多,占用的是人家的休息时间,我也没有办法有什么不乐意的想法。

看来我被他弄得真是神经质了,此时又觉得我们坐的小包厢里阴嗖嗖有冷风吹过。这个张飞真是喜欢卖关子,真以为谁都那么有空,就不能言简意赅的赶紧点名重点,能不能收掉这个小鬼我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司机松了一口气,对我说:“喏,前面就是三队了。那块地我车上不去,你们走走不要一分钟就到了。”

陈媚脸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我笑着跟她解释:“我朋友,一会过来接我们。”

笔仙?前世!这个曽小溪不会是去玩那种流传在民间的笔仙游戏吧。我就算对于这些事情是很孤陋寡闻的,但是笔仙,碟仙,在我上学的时候也经常听到身边的小伙伴在议论这个。

我回到了曾大庆给我安排的客房里,盘着腿坐在床上。今天跟曾大庆说的一席话完全都是骗人的,我一点保证也都没有。甚至如果真的是碰到了笔仙,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结局。毕竟我身上一个符纸都没有,也没办法像张兰兰那样可以加持能力。

就是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只要鬼魂不找到他,他就当作没有这回事。我不想让我身上发生的这些阴暗的事情添加到他的意识。

此时我们进退维谷,无论我们后退还是前进,最终都会再回到这里。如果没有那差评的最后一日的约束,那么我们就在这巷子里度过一晚也无事,往往这些邪恶的能量,都会在太阳升起时而失去效力,那时我们就可以看到正常的方向了。

我感到十分的不可思议,虽然这地方看起来不是特别的大,甚至还没有宫弦家的楼房高,可是能用十几万来买下一栋居住的地方,已经是十分的不容易了。

金先生长得倒是比较老实的样子,没想到耍起人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面前的金先生用手抓了抓头发,然后想了想就要伸手接过张兰兰手中的快递盒子。

宫一谦点点头:“确实,我感觉到他们的车就停了下来,而我也不敢靠近,只能呆在车里。看不清前面的东西,只能留意车什么时间发动。可是等到天都朦朦亮了,那辆黑色的车却还停在那里,我借着微微的光看向车里,却发现车里面一个人也没有。”

从早上张兰兰将我从那个怪物手中救出来看,张兰兰撒过去的那药应该是可以制得了那个怪物的,否则我们也跑不出来。

虽然并没有看一场景在后退,而我们往前走却又是一直都无法靠近那株大树,这一回连大明都直觉不对劲了。

“现在在怎么办,就可在这儿等待天亮吗,还是张兰兰你有办法出去。”

她的话令我跟张兰兰心生警惕,看来这个小女孩不是简单的灵魂。她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的阴气,说明她的体内阳气充足,足以让她即可以保持人形,又可以出现在阳光之下。

我的脸上已经现出的惊吓到的样子,手也跟颤抖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应该是已经被吓到的样子。

另外一个阿姨附和的说道:“就是,什么本事不会,就光顾着吹牛玩了。宫建章根本就不会治理宫家的一切,特别是财产问题。太爷爷这段时间也没有显灵过,加上太奶奶也不知道去哪了。现在宫家一时间金钱周转不开,唉,真担心我的年终奖。”

曾大庆已经在我的前面走了很远了,整个楼梯里面都空空荡荡。要不是在我的头顶上还回荡着一些脚步声,我几乎都要以为曾大庆抛下我走掉了。

“啊啊啊啊——”

看来她还没有发现刚刚是因为我手上的戒指起的作用,不过也还好,不知道有不知道的好处。未免打草惊蛇,非要逼得我动用戒指,那就是两败俱伤。

忽然钟明暴喊一声:“灭。”

他的每一刀都落在的后备箱上那个模具人体上。随着他的几刀下去,那个栩栩如生的女模特身上被砸出了几个大窟窿。

“梦梦,你别这样,你应该知道,我对你是没有坏心的。”

都是我,如果不是我,他们也不会现在陪着我站在这磨盘镇的大街上,不知何去何从。

其实也不需要找,磨盘镇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一眼就可以望到了尽头。

虽然我的好奇心是很强,可是这并不代表着我是个铁打的人不需要吃饭。

“嗯嗯,大妈,你看这儿都没有餐饮店,我们有钱也无处使啊,不知道大妈你能不能卖些食物给我们呀。”

任谁都喜欢听奉承的话吧。只见大妈的眼又乐得眯成了一条线了。

吃完饭后王先生把我拉到一边,小声的说。“她刚才的举动你都看见了吗?都是为了那个雕像,她管那雕像叫宝贝。”

哟,瞧瞧瞧。我就知道陆雅不会这么稳,这不,刚装了没两天就开始露馅了。

只听见第一个阿姨说道:“今天陆雅去找宫一谦,这不,宫一谦正好没在办公室,你猜猜陆雅在宫一谦的房间里发现了什么东西?”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么了,在我说道大叔叔三个字的时候,身边传来了一阵貌似宫弦的声音的可疑的咳嗽声。我再三环视一圈,确定宫弦已经走了,我才拉着小鬼魂往外走。

等到雾气渐渐散去的时候,杯子里多出了一个小丸子。晶莹剔透。

张兰兰走在我的旁边,问道:“梦梦?怎么闷闷不乐的,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吓得移开了视线,不知道门外是什么东西。那个敲门声又响起来了,我瑟瑟发抖的靠在门边不敢开门。

门外的女子明明就赤裸裸的站在丹凤的旁边,为什么丹凤却说没有人?

“张兰兰不带这样的,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还担心你在屋里劳累过度晕倒过去了呢,你倒好这睡了大半天。白白害我担心了一整天。”

张兰兰救过我的命,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它等同于我的再生父母。这点小事我当然不会跟她计较。

正在此时,我手腕上的手镯隐隐的发起热了。我的心中是又喜又惊。喜的是:我的手镯发热,说明它的预警功能又恢复了,往往手镯可以发出预警功能时,说明它也一样在关键时刻可以打开保护我的结界。只是另一方面让我惊的却是:说明此时在我的周围真的有邪物出来,否则我的手镯不会预警。

“这个线要怎么修呢?”老奶奶戴着老花眼镜看了看,问了我很多,我都耐心的回答了。

他说:“这就叫碰了?为夫还是有需求的,只对你用手,是为夫能做出的最大让步,你别不识好歹。”

电工又看了我几眼之后,离开了房间。在电工走后,我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取出充电器,就要给手机充电。

在我的短信发过去后,对方很快的就回复了一句:“客服小姐,你真敬业,这么晚了还没下班。”

我的眼皮子都在打架,疲倦的都快睁不开眼睛。但是还是敬业的回复了一句:“嗯,接着呢?发生了什么。”

我才到公司,同事小淘那大噪门就在那八卦起来了。昨天晚上张兰兰这个损友,说什么嫌我睡姿差,不想跟我睡了,然后就直接跑出了房间,留下我跟宫弦大眼瞪小眼。

这已经是不知道s市发生的第几起虐待动物事件了。

但是没办法,用宫弦的话来说是,无论我逃到天涯海角,他把我抓回来,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我感觉到了自己手腕上的手镯正在隐隐的发热。这种发热与我身边出现的邪物所发出的那种预警的热量的方式是不同的。现在这种发热是对于我的生命受到了侵害时正在做打开结界的准备的发热。

陆雅一副看不起我的模样。

宫一谦见到我这么说,笑了笑也没说什么,但是却突然问我说:“你喜欢小动物吗?我可以买一只送给你。”

车缓缓地开着,我看着窗外的风景。碧绿色的树丛并没有让我的心情变得好,而是感觉树林中仿佛有种东西,一直在吸引着我的视线。不仅如此,我还感觉自己仿佛要被吸进去了。

“好,那我姑且就信了你。”信与不信相信不久就能够得到答案了。

我的晕倒让我更加的担心起张兰兰的安危来,她也跟我一样,也是仅仅吃过一顿午餐,水也是没有喝过一口。既然我都能饿晕过去,想来她也不会好到哪儿去,我尽快找到她才短信行。

“这个……”他应和了一声,然后做沉思状。

这一切事情做完的时候,房间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小孩子银铃般的笑声。这种诡异的笑声出现在这个空荡的房间里。说不出来的古怪,这种声音,可不是一群小孩子在追逐打闹,而是只有单单的一个小孩子的声音,自己在玩着东西,然后又自己发出了这种空灵的笑声。

能跟我说话?难道是人类。看到同胞了!我喜出望外的说道:“我要去十八楼。”

听到丹凤这么说,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我当下就伸出手,朝着紫色的花朵那边伸了过去。可是无论我怎么伸手,如何使劲,那朵花就像跟花瓶连为一体一样。

今日是周一,每当周一都是我觉得时间最为漫长的一日。虽然我是可以以出去处理差评为由,提前下班或者是不上班,可是谁让我是一个敬业的小职员呢,我做不到阳奉阴违的没有公干也不呆在家里不来上班。这样的工作态度是我所不齿的。所以我只好认命的,在没有差评的时候就天天都准时上下班。

当然也不是说所有的妖怪都是善类,否则我也不会处理一单差评就等于是处理一个妖怪了。

那么现在又是为何,我隐隐约约的觉得这种平衡有被打破的趋势。虽然我也只是直觉而已,还没有确凿的证据。看来哪一天等宫弦的心情看似很好的情况下,我倒是可以从他那时打听打听,看看他有没有什么线索或者是预警。

“你好,小米,有什么事情吗?”这个点打电话过来,我也懒得跟小米客气了,也没有对他用到敬语。

张兰兰向宫弦保证之后,我们总算是可以离开这里。那个转过身来的女鬼看到了我们,她猛然龇牙咧嘴的,恶狠狠的对着旁边的另一个女鬼说道:“姐,你看这有几个人。好像似乎还能看见我们。”

不过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让曽小溪和曾大庆看到那一幕,也不过是为了让他们相信只有我和宫弦才不会骗他们。而那两个姐姐无非都是想要利用她,虽然不知道这两个女鬼的灵魂是怎么附身在这支笔里面的,但是可以明确的是,曽小溪的这两个姐姐早就已经变坏了。

不知不觉我看向程秀秀的眼神都带着几分同情。都是苦命的人呐。

这话说出口以后,我自己都让自己楞上了好一会。我的声音也变得十分缥缈,远的捉摸不到。

“林梦,你考虑一下,看是不是把宫弦给召唤过来。”

“没事的,看着凶险,实则问题不大,回去之后我给她开两剂汤药,休息几天就好了。

我在回家的路上,脑海中一直挥之不去宫一谦那疯疯癫癫的样子。我不由得有些担心。

我拼命地坚持着,强迫自己不要害怕。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张兰兰总算将她的药材都准备好了。

当这两张发光的符咒,放进了盆里,跟药材混合在一起时。那些药材也全部发出了火光。

我看了一眼旁边的铁笼,里面的人已经几乎麻木了。眼神都是呆呆的,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本能的将他的手从我的面前推开,不自然的对他说:“谢谢你的好意了,这个我不需要。”

而令我毛骨悚然的的我又觉得后背有被人盯着的感觉。

想到此我笑了,倒是忘了怨气鬼是不是能吸食喜气的。忽然间听到那个怨气鬼惨叫一声:“啊,啊,怎么会有喜气,这里哪儿来的喜气。”他的惨叫声声声不绝。

当我以眼可以视物时,我看到那个怨气鬼正双手抱着头,不停在空中翻滚。想来他是绝对没有想到我会识破他的真身,更没有想到我在这样的生死关头还能够笑得出来,一个不察让他吸进了我的喜气。

我看了看地上的欣欣,她此刻跟失了心智一样,傻了吧唧的没点反应。王先生上前关心的问,“欣欣,你没事吧?”

这情节似乎得逆转得太快了,耳边听着那声声哀叫声,想来此时是宫弦站了优势了吧。想到此我的心中除了后怕,还多了一些不明的思绪。如果宫弦选择放手,不再分出手来拉住我们那辆本会摔下悬崖的汽车,那么他就能够很轻松的应对,根本就不用受到对方的要挟及恐吓。

还没迈出两步,就直接被宫弦像老鹰抓母鸡一样的提了回来,被拎在原地。不仅如此,他还很臭屁的对着我冷哼一声,直接对这张兰兰摆了摆手。

我惊得差点儿就睁开了双眼,好在最后一刻时反应了过来,这才没有功亏一篑。

这样跑着很快我就感觉到累了,不得不气喘兮兮的停了下来稍作休整。

“扑通”一声,那个胖管事竟然就朝宫弦跪下去。嘴里还喊着:“殿,殿,殿下……”

我无语的看着他们两人,他们根本就是把我当做了空气。

真的是每一次来地下室,都像是做贼一样。真怕哪一天来的时候,真的就把自己的性命给搭进去了。

我从棺材里走出来:“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我被宫弦给弄的也有些不开心了,特别不喜欢这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对我来说总有一些事情是要弄清楚的,我想抓住宫弦,找他问个清楚。

想不到这样子的日子,就如此轻易的到手了。

但是我还是下意识的,手一直握着项链没有松开。

但是我却发现张兰兰的脸上现出了一种很奇怪的表情。

说完,杨美玲就拿起了今天杨先生放在鞋柜旁边的诡异的雨伞,然后就直接出门去了。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她,就只听见一声关门的声音。

说完这段话。张兰兰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甚至尽职的医院还开启了电视视频远程诊断模式,邀请国内外著名的专家学者一起参与到该病例的会诊中来。可是远程会议开了好几场,从国内外慕名而来想解决这疑难病例的专家学者,那是来了一批走一批,竟然没有一个人找出杨美玲的病因。”

张兰兰煞有其事的点头说道:“对,所以那些道士就单单只是说张美玲中了邪,然后就什么事情都说不上来了。叹了几口气就走了,你说这来跟没来有什么区别?”

由于雨伞中这种梅花的图案是贯穿于伞面上的。而且图案应该是复制的,所以雨伞的上上下下的这种梅花图案都是一模一样的。

开车的男人冷哼一声说:“最好是你不要跟我耍什么花花肠子,我可没心思去管你。沈琳,我也就是最后相信你一次,要是再有什么幺蛾子,我跟你就不需要再有联系了。”

我哭丧着脸指了指那面镜子,然后看着张兰兰说:“兰兰,你可算是来了,你都不知道这个镜子有多诡异,它竟然会自己出现画面,还会动。可吓死我了。”

“一谦。你怎么过来了?我刚刚收拾东西有点累,就出来走了走。”不想给宫一谦知道刚刚的事情,于是我胡乱扯了一个理由搪塞宫一谦。

没想到,一阵冰冷的男声传了出来:“你鬼哭狼嚎什么?”

宫弦冷哼一声说:“收起你的小心思吧。我对你这样恶毒的女人恨不得敬而远之。今天也只是过来看看,你还能令我大开眼界到什么程度。说别人恶毒,说别人心狠。林梦,你一个母亲对自己的孩子这样。你就没权利说别人。”

我点进评价管理,戒指的差评已经满15天,在刚才生效了。我说:“对不起,慢了几分钟。”

来人是我的未婚夫吴兵,他长的不高,只有160,跟我差不多,不到30岁却有一副啤酒肚,穿着普通的衬衫,走在街上就淹没在人海里,完全没有特色。

不是我装,我们真的不熟,要不是家里看见我也25了,急着把我嫁出去,才找了这么一个门当户对的相亲对象。我说相亲的都没感情基础,他们却说是什么结婚了就有感情了,感情是需要慢慢培养之类的话。你挑人家,人家还挑你呢。

“若是我的背包带出来的话还是有办法可以解决他的,可是你看……”张兰兰说着对摊开了她的双手,她手上除了有几张符纸之外就什么也没有了。

自从上一回,黑雾迪厅那一件事情以后,那一次,我的手镯也失去了预警的能力。我就知道我的手镯在某些特定的场所,有可能会失灵。

我跟张兰兰对视了一眼。

我一把把钱塞到了他的手中。他就此接了过去。

我们看着文化科离开了以后。我跟张兰兰两个人才往着那栋倒塌的房屋走过去。

“没有啦!”我恹恹地回答。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