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前仆后继
作者: 安家白粥章节字数:54582万

在她几乎都要以为他已经拒绝了的时候,那男人果断说完了话便将电话挂断。

她过去在他们跟前站定,分别礼貌性地唤了声爸跟妈后,才在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

曲母还是一样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没抬下,眼睁睁看着所有人的动作。

那也就是说,只要他能想办法拉拢裴淼心,就能拉近他与曲耀阳的关系。还有洛佳那边也是,去年洛佳离职时,说是因为家里的什么私事,所以才办的手续。可是这一行统共就那么大的市场,常在珠宝行当混的人都知道,从前从“玉奇”离职的新锐设计师michellepei出外单干,开了自己的公司。

夏芷柔笑了笑又道:“那时候我最恨的就是猪脚米线,天天吃,顿顿吃,简直油腻得不得了,可是哪曾想到,在监狱里待了这些日子,之前吃过的什么山珍海味我一样都想不起来。还就是这猪脚米线,让我特别怀念。”

“你是说让我爸妈不要再去告裴淼心?”

“啊!”

大床前的两个人,一个是已经穿戴好衣衫的曲耀阳,另外一个则是拢着身前床单,怔怔站在旁边怒视着他的小女人。

裴淼心懂,真的,全部都懂。

不高兴地皱眉向后退开,腰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只大手,一个用力收紧,正好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迎面撞上面前的男人。

她不断地扭动身子,却无法抵抗这致命般的诱惑,她不由红了脸颊,眼神氤氲,就连整个身子也在这诡秘的夜色中染上了一层更加妖艳的粉红,全身更是滚烫得吓人,似乎顷刻就要融化在他刻意挑起的火焰当中,只得挺直了腰肢,感受着那股酥麻快意直抵她的脊梁,逼得她不得不意乱情迷。

她站在门边盯着床上的他看了一会,看他由原先的隐忍克制到后来显而易见的躁动与慌乱。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宁愿你犯错后悔,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留我独自伤悲……

她一时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这么些年没见,他的容颜未变,可看人时的眼神却总让人觉得蒙着层霜雾,怎么看都看不透似的。

“好了,用不着猜了,我是曲太太名下‘心工作室’的首席珠宝设计师,今天陪同曲太太一起出席梁老太太的生日宴会,是以公司、公事的名义过来。”

苏晓从来也不是被吓大的孩子,可那一瞬,他拽着裴淼心却暴怒嗜血的模样还是吓得她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坐在对面的夏芷柔开口说话:“那时候他心里不说,每次我问起的时候他也说不介意,可他到底是个正常的男人,我曾经做过那样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会不介意?我后来是做过处女膜修补手术,我是骗过他他是我的第一个男人,可是那时候我是真的爱他!我长这么大从没有遇见过一个像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我怎么就不可以爱他?我只是想弥补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罢了,我要我在他心中永远都白璧无瑕!”

“他说他要养我,他那时候的模样那么诚恳。”

她说,这对胸针是夫人的一点心意,感谢他当天的善举,以及重新赠送给自己的宝石项链。当夫人看到这两只胸针同时出现,以着她对珠宝的了解与认识,也看得出来这两只胸针应该是一对。既然那天他送了份这样的大礼给她,而作为主人家,她也想回份礼与人情给他。

她纵是白痴也看得出来,定是这辆宝马suv在停车倒车的时候,就这么活生生地把自己的小车撞了个凹陷。不过索性它还在这里,想是这开车的主人到底得有多么嚣张,撞凹了的车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跑也不找她,就直接把这辆肇事的车停在她的旁边,看她究竟能怎么着。

“谁说……谁说我喜欢的啊!”裴淼心转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女儿,却见后者正歪着自己的小脑袋,一副好认真的模样望着曲臣羽。

该死!

翟俊楠说完了话就转身,一点反应的机会都不给裴淼心留下。

可是一闭上眼睛就是与她接吻的画面,唇齿纠缠的感度与热度,似乎每一样都娇嫩而美好……

洛佳再是拦不住了,裴淼心已经直接将车开到了机场去。

“妈,没发生什么事情。就是……就是我也想爸爸了,不管怎么说,咱们先见到爸爸,这个新年一家团聚。”

眼泪就要从眼眶滑出来之前,她努力吸了吸自己的鼻子,别开脸去,“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希望婆婆能够帮助我,让我跟耀阳离婚。”

“我怎么没资格了?刚才在客栈里人多,我方便跟你说些什么,可是现在这里不同,怎么旁边没人了你就不转了吗?跟你在一起的那些女的是干什么的你不会不清楚吧!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裴淼心,好好的裴家的千金小姐不当,你出来卖,你还要不要脸了!”

曲母苦口婆心:“‘宏科’的总裁不也就是你?耀阳,你到底在说什么胡话啊!你是不是真的病得不轻?”

他皱眉细想了一下,如果不是刚才被陈行打断,也许他就看清那道身影了。只是可惜,当时他正顾着与她讲电话,完全没大去注意旁边的情形。

“我问你,你答应我的事情到底还做不做数了!”曲母怒目而视。

裴淼心点了点头道:“你从前很爱很爱她,后来若不是我……还有她做错了事,现在待在你身边的人也不会是我。”

这一路上他都在同电话那端讨论公司股权分置的事情,裴淼心本无意去听,可也隐约感觉到他的公司前段应该是出过什么问题,所以回国以后他一直在忙于解决这些事情。

面前这个男人,跟他说不到两句话却总要争吵起来的男人,瞧他刚刚都说了些什么?他说他的心脏出了毛病,他说他生不如死还有别的什么。他指责害他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就是她!是因为她,他才会变得这么不正常的。

门外静默了良久,门里的曲婉婉却早已经哭成了个泪人。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屏幕又亮了一下,这一下她侧头,正好看到刚进来的一条短信。

“好好照顾臣羽,他很爱你。还有……早点休息……”

曲婉婉被他这么用力掷在地上,除了后脑勺,几乎全身上下都疼。

他本不打算去搭理她,可是时间久了,见她总那样歪坐在地上,心底也多少感觉到什么不对。

“其实吧!我看二少奶奶肯定还有别的心事,这怀着孕的女人,身子本来就不舒服,她再总想着那些个心事,心情怎么会不郁结?搞不好这样会得产后忧郁症的。”

曲耀阳作势转身要走,当真这就去接芽芽了。

“你肚子饿了?”她继续喝水。

他微有些囧,轻咳了几声,觉得跟她说话都是浪费生命。

吃饱了之后嗅觉便格外灵敏,她用的被子或是枕头,总有些轻轻浅浅属于她的薄荷香气。

“我告诉你了,陆离,我现在看你极度不爽!至少是短期之内,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不要怪兄弟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曲臣羽笑起来,“可是淼淼你现在还年轻,如果不是因为爱情,只是为了你心底的那点安全与安稳而选择一个你根本不爱的男人,那么过去的错误它还会继续下去,你仍然不会觉得开心。就算你选择嫁给了我,可你的心里仍然是空的。心空了,生命的喜悦也会有缺憾,这样你的人生永远得不到完整,而我不想剥夺这些。我爱你,即使记忆已不复完整,但感觉仍在,所以我希望你能幸福一生。”

“你刚才叫我……大叔?”

曲耀阳笑着将她揽得更紧,“我终于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这么喜欢你了。”

“蹲好!”旁边民警的一声轻喝,骇了夏之韵一跳,只能原地蹲在墙角。

“你怎么会在这里?”

“既然已经跑掉了,你们又为什么跑到我的家门口来抓人?”早就伤心难过得声息都没有了的曲母,眼见着儿子被擒,赶忙冲前来将他紧紧抱住。

也是因为过年的关系,早在年前裴淼心就放了死机小张回家过年,现下就连帮他们开车的人都没有一个。

她一怔,抬眼看他,“求婚?”

他刮了她的鼻头一下,一双凤眸来回梭巡过她双眼,才道:“爱我,留在我的身边。”

曲耀阳抬起眉眼看着弟弟,“我早说过如果你愿意到公司来帮我……”

正是情浓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开启,裴淼心一惊,慌忙转头,是穿着纯白色睡裙的小家伙兀自将门推开,唤一声:“麻麻,芽芽不要一个人睡……”

“可是曲耀阳他欺负我,他们全家都欺负我,你看着我被人欺负了也不管是不是!”

“你的脸颊都肿了,必须用药油揉一揉。”

“我有话想要问你……”

可是裴淼心并不愿意他的碰触,他越是想要制止她在这节骨眼上把话说下去,她越是情绪激动地挣扎,待到后来,他不得已将她往洛佳的方向一丢。

聂皖瑜说完了话便咬住下唇转开脑袋,一副痛苦隐忍到极致的表情。

她突然就开始沉思,已经有了危机感甚至抵触感的员工,就这样把他摆在高层管理人员的岗位上到底合不合适。如果,这个送钢笔给他的人再是他们的对头企业——

“那你只有去问曲总,他也是montblanc的高级会员,也许他去问,别人会告诉他也不一定?”

想起先前跟裴淼心分开时的情形,压抑了这么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他是从没想过也完全不敢去想在他这一生有限的生命里头还有机会与她再见。

裴淼心的眉头皱得更深,“一凯他是不是得罪你了,干什么这样说人家的排骨啊?”

“你跟郭秘书是怎么回事?”

“郭秘书他又不是外人,我以为……你应该跟他很熟悉才对,他不是你身边的人?”

“进去就进去吧!反正我早料到结局会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现在我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若不是午餐的时候,芽芽突然想起这家的火焰冰激凌,曲耀阳也着意办完所有的事后带她来吃,也不会匆匆忙忙打电话过来要了这么个包间,还害别人急忙取消了几桌订单,才帮他们腾了间包间出来。

“害我伤心难过?你如果真的觉得我会伤心难过,当时你要同耀阳离婚的时候就不会拿出这件事来要挟老曲,可见在你眼里,从来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过。”

举办的是半西式半中式的婚礼,裴淼心首先穿着纯白色的婚纱,由以前的一位世伯搀扶着交到曲臣羽的手里,再然后便换了一身火红的旗袍,在伴郎伴娘一群人的护拥下开始挨桌敬酒。

曲耀阳不屑,“不管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可毕竟是正式注册登记过的夫妻。法律与情理上我都会多照顾你一分,想要分赡养费就赶紧把这里收拾了,把菜重新热过,我要吃!”

所以,他才会去了瑞士滑雪。

夏芷柔僵硬着侧过头来看苏晓的时候,依然面无表情,只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够了吧!这就是你想要的,现在可以放手了吧!”

夏芷柔的眼眸明明都在颤抖,可仰高了的小下巴也是一副倔强到极致的样子。

裴淼心一怔,转头的时候脸对着脸,这距离挨得太近,呼吸着对方的呼吸。

裴淼心镇定了下心神后才报出了个地址,曲耀阳转动方向盘开出去后,芽芽才继续欢欢快快地瞅着曲耀阳问东问西。

裴淼心胀了一肚子的气后沉闷出声:“这关你什么事情?”

裴淼心的脚步在原地一顿,不过几秒,又继续大步向前。

“那不是我的孩子。”

她的一句“丈夫”,堵得他站在原地好半天没回过神来。

裴淼心更是被这个答案弄得怔忪在原地,好半天都出不了声。

“躲什么?”苏晓用力拉了她一把,将她甩进玻璃门,“你才是正宫,怕她一个妖孽做什么?”

几个人一出现在这门口,看到自己不修边幅的憔悴模样,曲母冲上前二话没说就给了他一记耳光。

他知道她已经不在年轻,更何况她还为他奉献过十年的青春。他原是爱着她、感激她、敬重着她的。他想不管她与裴淼心之间闹出什么样的事情,只要不全是她的错处,他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用这样的方式来回报一个女人无悔的青春。

她也其实早就与他无关了。

“淼淼……”

裴淼心见他久久没有反应,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有些奇怪地道:“耀阳,你还有什么话想同我说吗?”

“可是我怕!”曲耀阳直觉自己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心心,我怕黑!”

“庭外和解?那不就是要我公开向她赔礼道歉?这样跟间接损害‘玉奇’的声誉有什么不同吗?”

先前还抬头望着这边的员工纷纷低头,舒玲玲也是冷冷翻了个白眼走过来,丢一叠件到kity面前,说:“这报告赶着用的,你做一下,下班前拿到我办公室来。”

裴淼心回头,“洛佳我不骗你,今天不管是什么情况,即便她要告我我也会坚持到底,我的设计绝对不存在任何问题。”

他按响了桌子上的内线电话,“是我,有没有人上来找我?”

夏芷柔吻得久了,却没有得到回应。

她说不出自己那时那刻的心情,整个人随着他的动作起起伏伏不停。

严雨西叼着香烟笑了半天,“妹子,姐姐早就跟你说过,这行没你想的那么光鲜,就你那点脑筋水,恐怕被人折腾不到两天就得给人弄死!现在的有钱人都不好对付,你得自己脑子里有点东西,他才会往你的荷包里塞你想要的东西!如果你脑子里一团浆糊那可不行,现在做鸡都得交流,交流就是纯天然的润滑剂,你交流得不带劲,谁愿意搭理你?”

“有,除了刚才那枚戒指,我还要看你们店里最贵最大的钻石!”夏芷柔面无表情,在她玻璃柜台前的高脚椅上坐了下来,到是夏之韵盛气凌人。

大手紧紧握住面前的方向盘,曲耀阳极力压抑着心底的什么,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心间翻涌而上,到大喉头,一阵腥甜。他用力回吞,越是这般越是头晕目眩。他没想到才离开一天,a市就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他总以为在自己还没有办法面对以前的时候暂时走开一下或许能控制得住自己的心。

“求你,求你暂时先别跟我妈说好吗?求求你,我真的很需要这份工作!”

沉默数秒,她还是抬手将他抓在自己臂上的大手轻轻松开了去。

收拾完了东西又进浴室洗漱,这一番折腾以后,裴淼心也没管还在客厅里的男人正干什么,转身绕到自己的卧室掀开被子就躺了下去。

“在想什么?”

那两名会员说完了话就想闪人,裴淼心也不想在这样的场合再让大家难堪,正准备作罢,旁边的曲母突然快步上前。

“大少爷。”

也正是因为他的珍惜与宝贝,所以她知道他有多想看到她穿着他为她挑选与购买的礼服出现在公众场合。

人群中,曲耀阳好不容易穿过人墙挤到她跟前,眼睁睁看着摆在面前的现实情况,想要伸手拉她,却见她洞悉自己的意图时,更加仓皇的眼神。

“你饿不饿,要不然,我做饭给你吃吧!”

曲耀阳脸上的表情复杂地转换了许多,最后才在一声嗤笑中弯下身子,帮她一通把碗洗了。

夏芷柔看着看着就眯起了眼睛,恶狠狠咬了牙啐她:“裴淼心你别得意得太早,等我肚子里的这个生出来是个儿子,以后连你站的地方都没有!还有你的那什么女儿,你们全部得统统滚蛋,别以为现在坐在我旁边就有多安逸似的。”

“不用了,我要说的话很短,就在这里!”

裴淼心深呼吸几下,待稳住心神,还是侧过脸来对他,“你爱信不信!”

至于另外一道背对着她的身影,单靠外型也觉得其身形极高,光影里几乎遮住那女人全部的身影,可他只留一个背影给她,坚毅,而且挺拔的背影。

裴淼心捂住双唇久久没有回应,那一刻,却像是哭尽了这世上所有的伤心难过。

他的女人……呵!

厉冥皓也用房卡开了门进去,一扭头将行李箱往边上一踢,“任何感情好的场面也不过就是一场凭空作秀罢了。说到底这世上的所谓爱情不过都是一样,再爱对方又能如何,一样抵挡不了身体上的诱惑和精神出轨。人啊!就是这世上最贱却要故作高贵的生物,等那张假面具被人揭穿,才是最难看的时候。”

聂皖瑜的话吓得曲婉婉一个后退,前者却突然大笑着道:“哈哈,我知道你是他好朋友的女友,我刚才不过瞎说而已,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难道你心里真的有鬼?”

陈妈苦了脸道:“下午让他们幼儿园的张园长接回家去带带,夫人说晚一点再让司机把人接回来。”

这一下,曲耀阳恍如遭了雷击,瞪大了眼睛去看自己的父亲母亲。

“是。”她仰起苍白的小脸,对上他的眼睛。

说完就开始打电话,一边打电话一边推门出去。

更甚的,那车是军区牌照,模样就不像是一般人有资格用的。

曲耀阳模样温柔,看得出她心思沉郁,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看着她落座在桌前,便细心为她夹菜吃饭。

厉冥皓也不是会任人宰割的对象,被那一拳重重砸在颧骨以后马上回身,也给了尤嘉轩一记闷拳。

她在汤蜜的带领下来道渔村,见后者简单跟身边的人交代了几句后,才伸长了手指着不远处正帮老人家搬东西的男人。

也许在曲耀阳失踪之后,裴淼心想过多种与他重逢的场面,可却没有哪一种会是眼前这样。

曲耀阳的中指在她敏感的源泉一点上轻捻了一下,整个手掌索性都移了过来,从后面将她的花/瓣覆住,用力地一按——

裴淼心声声哀叫,早就已经忘乎所以。

“啊!”

“咔咔”的两声,曲耀阳似乎是在房门前扭动了几下,可那门依然还是紧闭。

“啊?”她赶忙快步到了跟前,也去拧了两把那门锁。

她看他模样不信,也是气极,“不怕坦白跟你说吧!你妈之前就有给我打过电话,她知道夏芷柔怀孕的事,可是她不喜欢夏芷柔跟她肚子里的孩子,甚至不想要她们进门,我这次应她的要求回来,一是想要报答当年你爸相救裴氏之恩,让我同你结婚;二就是想要跟妈把话说清楚,你我之间已无任何可能。”

“裴淼心,你起来!”敢情闹了半天只有他一人在这着急出去,她到好,真睡啊!

用脚猛踹,连带着用东西砸的烂招数他都用上了,可这房子到底是质量过硬,任凭了他怎么踢撞,门还是它原来的样子。

“你跟婉婉都还年轻,想什么时候过去看打个飞机就过去了。可是我跟你爸一把年纪,还有你爷爷那里,咱们这些老骨头动一动都费劲。要是你把孩子还给她,而她把孩子就这样带走了我可不愿意。还有你赶紧地安抚一下军军,别因为女儿来了就不理儿子,他刚才可生你气了,耀阳你不能顾此失彼。”

曲耀阳忍不住勾了唇,原来那小女人在餐桌上也不是真的完全无视自己,至少她知道他正吃着她做的早餐,而且因为开心和满足,吃了很多很多。

一个是深爱着自己,另外一个,便是现在的她。

裴淼心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你的干儿子啊!我压根儿就没同意,想当初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欺负我的时候,怎么不说这是你干儿子?你、你还给我……”

好不容易把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推进屋后,裴淼心再转身,对上的,就是易琛一份黯然神伤的模样。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4582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