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09章:林下之风

斩天发现后刚想要去阻止,却又停下来,他怕吓着梦嫣仙子使这个过程中断了。

故而,易峰稍稍恢复了会儿,便抡起开天斧,同时将斩天剑等法宝也祭出来,一起轰击那再次组成的光罩。

传送阵广场上高手无数,但却显得很寂静,每个人脸上都是肃穆的表情。

易峰一直在城中停留了三天,一个接着一个酒馆的进,却是对韩烟儿等人的影踪一无所获。

可老家伙手中的金牌却是蓦然涨大,挡在了他的身前,即便斩天剑与开天斧都是创世级法宝,却只能在那金牌上击打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肉身的改造很顺利就完成了,改造过后的肉身,宝光灿灿,似乎用着用不完的力气,似乎举手投足之间便能毁天灭地。

“那你知道另外三个兄弟的下落吗?而且,纵然是你们七兄弟集齐,全部完成终极蜕变,也不大可能战胜得了一位晋入天级多年的高手吧?”易峰不无忧虑地问道。

“这南宫老头会不会为了安全逃走而不惜让自己冒魂飞魄散的危险呢?”易峰盯着南宫老怪,心中思绪翻涌着。可恨的是斩天不在,不然就可以提醒自己几句。

上品仙剑与那仙符所化的金光接触后,顿时爆开,一股子强劲无匹的气浪带着莫大的威势冲刷向不断飞进的易峰。

抬出明火宗,若易峰乃是一般修士,肯定会有所顾忌,这事儿自然也就不了了之。至于自己的侄儿害死这么多凡人的性命,凌灵仙子倒一点也不在乎。不提自己的身份,就算是凌王府也有办法将此事遮掩。

方才的争斗,三位神王还有不少南武门高手被炸死,他们的随身之物都被摄入到黑洞之中,至于那些重伤的,易峰对他们也没有手软,让鬼头实力再进一步。

易峰的进度飞快,但是不常在飞庐山出现,认识他的人,两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不过,此时魔化神婴却提着魔剑杀了出来,而易峰也没有神魂崩溃,虽然由于身体的原因,他不可能再发出多么强大的法术神通来,但却可以与魔化神婴继续组成双重融合领域。

那金色光团乃是从易峰所在位置发出,越来越来,待到了近前时,五位天尊心中同时有了不好的预感,当他们身形稍缓时,才清楚地看到那金色光团乃是一只妖婴。

神丹分别可以提升功力与魂力,虽然品级不怎么高,但至少可以让袁清直接晋级到帝级后期,再有神石与神器的帮助,即便是易峰救不回龙皇妃,袁清一样可以在比斗中进入前十。

易峰知道,这是实力已臻化境的体现。天尊就是天尊,果然不凡!

可二者的容貌,还有手中的那根歪脖子木杖,实在太过相似了,简直就是一般无二。

不过,饶是如此,易峰有着十分坚实的基础,他的速度要比那些大主神快了很多。

易峰见冷依依如此吞吞吐吐,便将神识透入到她的身体之中,却是发现,冷依依身上不仅筋脉几乎尽断,就连仙婴也是形将溃散,已经糟糕到了极点。

在神园外围,如这群高大建筑一样的危险所在,其实也不多,分布得十分零散,而在神园的中央位置,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标注,个个都和这里一样,有的甚至更加危险,那里应该就是神园的核心区域了,那里也才是神园中最强大宝贝的所在之处。

两个麒麟此时怒目圆瞪,冲着易峰等人连连震吼,声音直冲长空,震得易峰的防御罩都不住颤抖,而远处的那些骨怪则是个个都站立起来,退后几步后继续张望这里。

“你有没有想过刚才我们做的事呀?”易峰见韩烟儿娇嗔的样子,心中好笑,恬不知耻地问道。同时,他也觉得奇怪:莫非这小妮子开窍了?

这就要是死了吗?若是自己的几位老婆知道了,会不会伤心欲绝呢?

此时六位仙帝却是心中苦闷无比,本来是来截杀三位超级神兽的,而且任务已经完成,却是忽然横生枝节,还是如此棘手的枝节。

吼吼……神界大陆某处的一个密室之中,一位脸色煞白的中年修士睁开了眼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走出了密室。

可易峰在小院子里等了一会儿后,又忽然想知道谭林现在住在何处,便以强横的神识跟踪谭林。易峰的神识强度高,而且十分特殊,康州城内虽然处处都是禁制阵法,但却是不能拦阻易峰的神识分毫。

谭林听了易峰的传音后,心中更是震惊无比,他虽然修为不高,可也知道在这康州城内想要远距离传音是多么困难的事情,如此便能想到,易峰实力深不可测,所以在短暂神色变化后,谭林显得镇定了许多。

战刀这次也是奔着九魅狐妖的本体而来,刹那间,风云色变,天地都在战栗。

易峰没有半分好颜色,冷冷地扫过那些来历不明的青年强者,淡淡地道:“收回此刀,滚回去继续修炼,不然……死!”

如此下去,噬魂魔杖的黑水势必会被负极能量攻破,易峰也要面对被腐蚀掉肉身与灵魂的危险。

可能是听到了陆长风的言语,那女鬼竟似疯癫了一般时哭时笑,而周遭的阴气则更加沉重起来。

而且,整个海域的天空之中,全是踏着仙剑的修士,如一张巨网一般当空笼罩着。

第一个被打击的二流仙门比较识相,他们的掌门仙君见到易峰气势汹汹地杀来,在易峰诸般法宝与手段出动后,当即就选择了投降,乖乖立下誓言。

而且,小黑的模样似乎参考了易峰的样子,与易峰有着五分相似,却是更加均称与帅气。龙嘛,通常都十分臭美,小黑也不例外。

龙皇顿时如遭五雷轰顶,脸色更显黯淡。

袁清与禾儿公主若是完婚,那么袁清就是禾儿公主的丈夫,以自己丈夫的命去换自己母亲的修炼,由此可见禾儿公主对袁清真是没有太多感情,就算是完婚了,也一样不会有感情。

随后,易峰又用容量较大的玉瓶,收起了一些那炙热的岩浆。

这里本来就是岛屿众多,不然之前易峰也不会选在这里停留,因为无数岛屿组成的群岛,风景十分美丽,沙滩上也多有贝壳卵石,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对突破境界有益。

紫色的剑芒弯如半月,拉成弧状,也不管那神君是否到来,直接就闪耀出去。

“还是斩天你来说吧。”裂天与戮天都看向了斩天。待韩烟儿从易峰床上跳下来,凌乱的衣衫还未收拾整齐时,来人就已到了屋中。

然而,六位仙帝自然是可以在大战之前就预料到这点,六合吞天阵更是不仅只有这点威势。六位仙帝几乎不用商量,便是同时加大了阵法的攻击力度,那些本来纷纷而落纵横肆虐的空间裂缝,蓦然组合到一起,随后猛然炸开。

可能是因为本来就胆小,也可能是易峰威名太盛,见到易峰亲自来对付自己,那位妖族天尊感受到了十系融合领域之威,见到魔化神婴拎着魔剑出动后,竟然二话不说直接转身就逃。

当然,想要将那些神功或功法完全领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易峰却可以将黑风老魔传来讯息再次整理一番。

“是吗?上次我可是拱手将两位帝君级手下的命交给你了。”九魅狐妖应道。

也就在易峰暗自思量之际,一池无极澜液的水位已经降了不少,如此下去的话,要不了多久,这无极澜液就要见底了。

直到天色明亮,易峰才停止为二人疗伤,二人的伤势也被稳定住了。不过,就两人现在的情况看来,短时间内也不会从入定中醒来。

如此多高手恰好等在这里,可见武门已经算准了自己二人的前进路线。而且,一旦这边战斗打响,其他星球上整装待发的武门高手,肯定能够由传送阵第一时间赶来。

左右没有太多事情,易峰便留下一缕魂力在骆风的传讯法宝中后,向南方而去。

“咦?既然你不是我剑宗弟子,如何会认得我?我与你们云浮宗可是从无来往的。”梦嫣仙子奇怪地问道。

易峰将诸般法宝收起,随后又落到河水面上,将那龙龟已经碎裂的龟壳也收进了储物戒指。即便是自己不用,拿出去也能卖个好价钱,说不定还能炼出仙甲来。

不过,这些青年高手心中却是已经认定,那位龙族的高手必定是一位与自己师傅同辈的绝顶人物,可如此人物怎么会在这里呢?这些人物不是都应该在……

随着炎傲的言语落下,四下里只有一片火焰之色在闪动,道道火龙凭空生出,张牙舞爪地扑向了小芙。二更,求收藏、推荐……

易峰观察了一会儿后,便是将一滴融合了自己魂力的精血沉入到那仙帝的灵魂之中。

妖族见大势已去,却依然不肯就此罢休。此番前来报仇,只取得如此成绩,而且最后还要败逃,这显然不能让几位妖皇接受。所以,战斗还必须继续进行下去,直到一方战力全无才行。

空间黑洞很快闭合,愤怒的东辰天尊当即催动月牙玉要灭杀易峰,月牙玉辉光也闪出来了,可东辰天尊又如何能够确定已经不见了的易峰是不是真死了呢!其实上次银甲地龙王随着魔龙追到大河之处时,就因为害怕那些渡劫期妖兽找自己的麻烦而放弃继续跟随,在易峰与那老者说话饮酒之际,它就已经返回了地龙谷,此时正焦急地等待着魔龙回转呢。

当易峰靠近地龙谷时,银甲地龙王与易峰同时发现了对方的存在。

于是乎,百息不到的时间里,飞上来的地龙就被鬼头吞噬,而鬼头大军中则是又多出了上前鬼头。易峰见此,以为冰霜巨龙以妖婴发动天赋神通,刚想要躲开,却是被斩天唤住,斩天道:“别跑小子,这不是天赋神通,只是龙语法咒,你以斩天剑和天火玉净瓶全力攻击妖婴即可。”

而妖婴似乎也知道斩天剑的厉害,根本不敢多留,一直躲闪着,连再次发动龙语法咒的机会都没有。

那冰霜巨龙此时已经是奄奄一息,无力地浮到冷水上,身体不住地抽搐着,不到百息时间后就挂掉了。没有妖婴的它,又身受重伤,岂能坚持长久。追了大概有半个时辰不到,那一片宛如浪潮一般的黑浪化成了一个个小蝌蚪状的小怪物,纷纷落入了水中。

一位天尊冒着大雨跑来,先是一通攻击试探,随后又和颜悦色说是来聊天,任谁估计都不会相信,就算那是事实。

延州乃是越玄神宗的大本营,在越玄神宗无数高手的经营下,境内倒是很太平,极少有强盗劫匪敢在这里撒野,也让易峰三人的行程中少了不少阻力。

看那雪人族男子对小芙的关切模样,似乎对她有点意思。

光明大主神乃是一只脚已经踏入主宰领域的强者,实力强悍无比,而且他的光明魔法之中有不少很强大的疗伤魔法,号称能够将白骨变活人。在一边观战的高手们相继骇然失色,在那一瞬间两把长剑爆发出来的威势,直接将他们推出数百公里,即便是他们全力去抵挡,也无济于事。

但斩天剑毕竟是实体,那金色只是能量构成,飞退之后,斩天剑并未丝毫折损,可那金色小剑明显受到了重创。

易峰也看过芸霜的比赛,对于她的上品灵剑与中品灵甲印象比较深刻,深知不能再与上次那般被先发制人,便一开始就毫无风度地抢攻。

易峰可以肯定了,自己的面子还真没有这么大,人家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接着,下面战斗的正道两道修士都看到,高空之中蓦然浮现出一个直径达数百米的空间黑洞,有些不小心太过靠近的修士,却是直接就被黑洞吞噬进去,不知死活。

而在斩天的提醒下,易峰也知道,这修士居然已经领悟了剑之领域。在其领域之中的修士,都会受到限制,只有实力超出他很多才有获胜的希望。

炎傲当空爆喝,战刀的杀意已经透出,不饮血是不会停歇的。

故而,易峰有理由相信,这妖君级别的三眼碧水猿就是守护那个建筑的。

易峰哑然,这才意识到自己那拍马屁的语言中居然有如此大的漏洞。为什么能知道,还不是因为有斩天的提醒,可斩天剑已经暴露,斩天的存在却是万万不能说的。

很快传送就结束了,易峰几人也出现在一个封闭的大厅之中。

两位主宰做完这些,当即收手,出人意料的是,功力大损的她们,气息明显平稳了许多,脸色也渐渐从苍白转向红晕。

可易峰收起噬魂魔杖后甚至没有来得及去收拾战利品,场景又立时转变。

饶是有着无数修士的阻挠,但易峰速度太快,很快就要突出重围。剑域太强了,挡者无不披靡,又兼易峰那斩天剑专门格杀了几位实力强横的仙帝,让大家也不敢力战。

而这次与上次不同的是:上次缔结金丹,丹田中还没有另外一个属性的金丹存在,而且丹田之中也只有一个灵根;可是这次呢,却是一边要全力缔结火属性金丹,另一边还需要维系好金属性金丹与金属性灵根千年庚金竹。

易峰这句实际上是忽悠人的,他根本不认得这株小树是什么品种,只是前世看过一些小说,根据那小说中的内容杜撰了这套说词而已。

在两女后面的麒麟兄弟明显没有想到沙鼠妖会如此大胆,脸色显得十分震惊。

想到此节,易峰不禁盯着自己妹妹看了一眼,而易可儿则是贝齿咬着嘴唇,一副随时都可能暴起的样子。

抱歉了,今天白天一直有事,更新晚了。

而南宫雪琪却是将自己一方的高手都拦了下来,她笑着说道:“阁下就是刘一川吧,闻名不如见面,果然是如传言那般不知廉耻!”

整整用了一天时间,易峰将这座死山翻了个遍,在那特殊波动气息最为浓郁的地方停了下来。而在这一天里,那位跟随易峰的不死强者,时时劝易峰离去,显得十分惶恐。留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可能会消失的概率也越大。

那位高大的人形不死强者得了易峰赐下的精神力后,当即就跑了,可到了死山之外后,它又停了下来,虽然没有返回,但却是遥遥地观望着,似乎在等易峰回来。

在易峰迟疑之际,耳畔却传来一道虚弱之极的声音。

难道这里是某位天级高手祭炼出的独立空间?而这里之所以万古长存,会不会是因为蕴含了天级高手的本源之力?易峰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

一直向神园核心区域前进,易峰发现这片神园大陆面积居然扩张了不少,如此便更能证明,这片空间是在不断壮大的,绝对存在着本源之力,甚至是本源之光。

不过,易峰可以看出,这里的宝贝对于神界的普通修士而言,都不错,纵然是对于天尊级高手也不可多得,但对于如今的东辰、梦嫣、南宫老怪而言应该不算什么。敢于杀入九幽深渊的修士,个个修为不凡,至少都有着不错的保命本事,不然绝对不会为了逢迎主宰或为了见识一番而冒险。

也不知道向下了多远距离,担心赶不上的易峰,冲到了所有修士的前面,感觉温度越来越低,而死气则是越来越浓重,空间压力也是渐渐加大。

易峰纵身进入了空间通道之中,无边的死气瞬时将他包裹起来,但却没有太强的压力,这无边的死气远远比不了不死主宰的死气束缚。

血焰魔帝则是道:“这个你放心,那人想要带走人质是绝无可能的,他只能随我们一起见魔尊。”

漫山遍野的枫树,呈火红之色,就像是冰山雪地里熊熊燃烧的火焰。

“这不是重点,关紧的是你如此作为,险些害死我的老婆!这就不是小事了!若是说你们没有恶意,就不应该攻击那神府!”易峰语气凛然如刀。

音波对灵魂没有影响后,易峰冷冷一笑,道:“我劝你还是收起这些把戏,免得我一会儿误伤你了!”

那九魅狐妖攻击力应该不算很强,决计不能破开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故而易峰才大胆地准备星云剑诀。而易可儿等人则是早早飞退了去,虽然没有上去帮助易峰,但也不想被易峰的剑诀攻击。

骨龙与两位麒麟商量的言语中,含含糊糊,却是没有将神牌的具体用法告之,这也让麒麟兄弟十分怀疑,暗道别中了这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家伙的奸计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