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12章:不成一事

方继藩便上前坐下:“父……”叫这父亲,竟有些不太习惯,怪怪的,见方景隆面上重新带着诧异,方继藩便笑了笑:“老头子,有话直说,还有,别提你那大胆的想法。”

“……”欧阳志和刘文善还有江臣有一种想死的感觉。

看来,坏毛病是会传染的啊。英国公不是东西啊!

显然,那位叫王政的同窗,若是再不医治,病情耽误下去,怕是活不成了。

可朱厚照才说到了一半,弘治皇帝顿时露出了萧索之色,竟是喃喃道:“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就……”

三个读书人面面相觑,怒不可遏,先前的那秀才道:“口出恶言,有辱斯文,公子……你……你这是有辱斯文。”

弘治皇帝厉声道:“朕念你方家祖上的功劳,所以久闻你方继藩横行霸道,便也没有过问,想不到你竟变本加厉,朕若不惩处你,往后不知有多少百姓要被你残害……你……”

“臣以为,无论在哪里,一地的百姓,都有三教九流,他们各自的需求不同,万万不可将其视为一体,一概而论,要治理土州,只能分而治之,对付土司是一个方法,对待聪明的土人,是另一种办法,对付一般的土人,又是一个方略,对待孱弱的妇孺,也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方法,只有如此,朝廷才能分清楚敌我,什么人是可以拉拢,什么人需坚决打击,只要朝廷顺着这个方法,派遣一个得力的大臣前去西南,主导改土归流之事,再令本地的军镇和狼兵分驻各个要害之地,三五年功夫,用流官去取代世袭的土司,这个问题,也就可以彻底解决了。”

方景隆打了个寒颤,刚放松下来的身躯,一口气有提了上来。

小香香便依旧红着眼睛,给方继藩戴上了香囊,见她仰起俏脸时,竟是泪眼婆娑的样子,方继藩又不免有些愧疚,心里又痛骂从前的方继藩臭liumang,邓健便在一旁道:“少……少爷……牙行的人来了。”

方继藩很激动,这是一个好时代啊,男儿大丈夫,作学问,研究历史,总不免有太多的遗憾,上一辈子没什么大出息,想不到终于来了有用武之地的地方。

方继藩深吸一口气,见众人手足无措的样子,心里既有愧疚,却不得不打起了精神,中气十足道:“杨管事,你亲自去请大夫,邓健,去取毛巾来,要沾水。”

匆匆到了正堂,便见一个白面宦官正背着手,一脸鄙夷的看着方家的正堂。

方景隆依旧大笑着道:“卖地而已,哈哈,卖个几十亩不算什么,随便卖,没银子就和爹说,往后哪……”

弘治天子接着道:“前几日校阅,亲军府送来了十数篇好文章,朕这几日,都在想着平西南之事,哎……西南之患,实是大明旧疾,这百年来,朝廷平叛了一次又一次,可年年告捷,却又接二连三的接到叛乱的消息,烦不胜烦,诸卿都是朕的肱骨,想来,也一直头痛不已吧。今日难得,这些子弟们参加文试,朕借此机会出了这个策论,或许,还真有人出其不意,提出良方。”

此诗意境倒是好的,不过方继藩却知这扇子主人对此诗的恶意理解,心里不禁骂,呸,臭liu氓。

额上已是起了血泡,小宦官疼得面色扭曲,而且最重要的是,方继藩居然敢说自己没种,上一次骂自己没卵子,这一次……

弘治天子不禁道:“竟有这样的人?”

弘治天子长身而起,在暖阁中踱了两步,沉吟道:“命御医诊治南和伯,还有,其子方继藩,不学无术、行为不检……”天子显然震怒,面带杀气,刚想狠狠惩罚,可转念一想,叹道:“罢了,子不教、父之过,南和伯新立战功,而今又受此劫,若再罚其子……反而令他心里不安,校阅在即了吧,令此子参与校阅吧。”

“爹…”方继藩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别老提祖宗了……”他缩了缩脖子:“我总感觉阴风阵阵的。”

酒客们听得啧啧称奇,有晓得内情的,便忙颔首点头:“那就没错了,保准是好了,曾大夫是神医啊。”

太子那个浑小子……这真是瞌睡正好送来了个枕头哪。

他忍俊不禁的道:“卿家……终是谨慎啊,不过谨慎也是好的,本来朕还想召翰林院的王不仕来,可这王不仕不过是一届翰林,虽懂商贸之道,可此等事,毕竟用不上。再者朕与诸卿就足够了,人再多,反而显得朕在欺负那小子。”

不得不说,他们此时也算是心悦诚服的。

弘治皇帝脸瞬间的阴沉下来,显得格外的可怕。

可是……当他的目光落在了熟悉的位置,却也懵了。

若是这样算,一个月也不过卖掉了十四万瓶。

更可怕的,还不是如此。

紧接其后,朱厚照便走出了公房去。

“父皇甚至……为了出货,居然还降价处置,这……简直就是要将作坊置之死地啊。父皇想想看,这么多的渠道商,下了订单,大家都是十两银子一瓶,可过了没几日,居然有人可以九两银子拿货,父皇想过,其他渠道商的感受吗?哪怕是能九两银子拿货的人,心里也会忍不住要打鼓,因为他们无法确定,几日之后,是否还会进行降价。”

有个美女作者今天生日,呃,好像跟接下来的事无关。妹子开了一本书,叫《骑遇》,嗯……老虎验过了,这本书的作者,真的是个妹子,大家可以去看看。弘治皇帝听了陈彤等人的话,心里不禁得意。

刘大掌柜前脚一走,后脚,陈彤便进去,先给弘治皇帝行了礼,弘治皇帝欣赏的看了他一眼,这一日下来,陈彤都在鞍前马后,一看,就是精明能干之人。

所谓的荣华富贵,现在已显得可笑了,而所谓的公侯,若是几日之前,还足以动人心,可现在……一切都已迟了,当陈军驻马在十里之外的时候,这一切,早已迟了。

他忙不迭的后退,退的越来越远,因为他不想死,不想死的如此憋屈。可迷糊糊的,项正却听到了嘈杂的声音。

梁萧抬头看着项正。

“梁萧?”陈凯之说话了,很简短的话,用的是疑问的口气。

他终于还是有了反应,于是苦笑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今日既到了这个地步,我无话可说,只有请死而已。”

梁萧骤然之间,有一些错愕。

五千人,上万匹马,马匹和草料都是管够的,毕竟都是从胡人那儿劫来的,要多少有多少,一匹马负重草料和黄豆以及随军的粮食,而骑兵们,则坐在另一匹马上。

他们是自关外来的陈军吗?

面对这天降神兵,莫说是战斗的勇气,便是逃之夭夭的勇气,竟也已丧失。

“你的意思是……陈军还在?”

他们提出这个疑问在于,他们宁可相信,自己遇到了鬼,也绝不相信,是陈军杀来了,陈军在附近,根本没有兵马,唯一的可能,就是出关的陈凯之,可陈凯之,怎么可能带人能杀回来?

…………

梁萧睡得迟,不到日上三竿,本是不会起的,此时一听到这动静,却是一轱辘翻身而起,他趿鞋而起,坦着大肚子,匆匆的走出大帐中去,抬头,果然看到那翻滚的乌云,仿佛将整个大地都压得透不过气。

项正慌忙自黑夜中醒来,却是发现,账外静籁无声,方才长长吐了口气,不知觉间,却发现自己的已是冷汗湿了衣襟。

却听账外传来嘈杂的声音,他咳嗽一声,便有宦官蹑手蹑脚的进账,见陛下醒了,忙道:“陛下,杨大人带着越军的都督吴燕来了,奴才还以为陛下没醒,所以不敢……”

瘟疫……

项正只笑了笑,不予置评,却是看向杨义:“杨卿家有何高见呢?”

晏先生也跟着失笑起来,他本是不苟言笑之人,可今日却是不免带着喜感。

又何至于,一个海外杨氏,可以兴风作浪?

对于楚人而言,他们所做的,本就是一件极为不义之事,难免也有一些心虚,既然如此,那么不妨便拉上蜀人,给予他们一些好处又如何?

钱盛乃是西凉皇子,却被陈凯之封为了凉王,倘若,陈凯之依旧保持西凉的话,就不会只封西凉皇室代表的钱盛为王了。

“皇帝万岁!”有人大喊着。

可哪里想到,自己和赫连大汗,在陈凯之面前,不过是无用的废纸罢了。

次日一早,各营集结,数万具尸骨,在辅兵们一夜的忙碌之下,俱都下葬,他们所葬之处,实在简陋,现在天气渐渐炎热,也不可能将这数万尸骨送回关内,因此,翰林官宣读了陈凯之的圣旨,将在此修建驰道,建立陵园以及寺庙,此处为定西陵,规格与皇陵同等,不日将派遣大量匠人在此营造。

他虽是感觉到了万千的屈辱,可心里却在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一时罢了,等回到了大漠,迟早有一日,要报今日之辱。

当然,表面上,他却是诚惶诚恐的样子。

一个待诏翰林一边匆匆用笔记录下陈凯之的话,一面道:“陛下,并没有消息。”

“胡人,只剩下数万人,已经远遁,他们逃了,再不敢回头……陛下没有下令追击……”

被长刀砍伤的人,只要双腿还可以直立行走,便依旧还疯了似得冲杀。到处都是洒下了血雨,倒在血泊中的人。

赫连大汗口里高呼着,也加入了战团,数之不尽的汉军朝着他的方向冲杀,使他身边的护卫越来越少。

可安军们依旧顽强,一个吓得转身向后逃的汉军,顿时惹来了胡人们残忍的大笑,一窝蜂的人跟着追了上去,可等他们将此人团团包围,这汉军士兵,瞧他年轻稚嫩的样子,脸上却没有了害怕,而是朝着胡人们笑了起来。

此时……他已不再称呼自己的军队为陈军了,在这里,他很清楚,自己所肩负着的,乃是数百年前,大汉王朝的使命,五百年之后,那个大汉的军团,在这里复活,并且此时,如数百年前的先祖们一样,做好了马革裹尸的准备!悲壮的胡人们,一波又一波的冲杀到了壕沟前,甚至,有的人只在咫尺的距离,相距不过区区的数丈而已。

一听到了意大利炮特意的声音,世界……仿佛安静了许多,不少紧张的士兵竟开始觉得,安心了不少,这等笨拙又没有任何准头可言,而且射程相比于步枪差了太远的家伙,却在此时,成为了神兵利器。

冲在最前的胡人铁骑,有人被流弹击中,直接倒地。

不过……陈凯之所忧虑的,那种最坏的情况却没有出现。

陈无极身侧,一个士兵直接被飞箭射中了肩骨,整个人呃啊一声,瞬间的仰倒,陈无极见状,口里大呼:“军医,军医……”

胡人已派了一支军马而来,催促着他们快行,到时一同围攻汉军,可他们朝主帅,也即是西凉的国师发了火,却依旧没有什么效果之后,却最终将这些人放弃了。

大汉的皇帝,平时是根本不会亲征的,即便是亲征,那也是被里三层、外三层的中军、左右两翼,前军和后军包围的死死的,而这一次,陈凯之所表现出来的勇气,无疑是鼓舞汉军,同时,也表现出了对胡人的轻蔑。

“不不不。”何秀忙不迭的否认,他可怜巴巴的看着赫连大汗,此时他已来不及解释,只是希望赫连大汗,能够理解他的苦衷。

他所考虑的,绝不是何秀这么简单,何秀所担忧的,是中汉人的奸计。这一点,赫连大汗怎么会没有想到呢?

假若此时,自己在遭受了羞辱之后,居然还强忍下去,下头的首领,还有各部的勇士们,会怎么看待自己呢?

他们自小开始,便骑马,便射箭,他们为杀戮而生,也为抢掠为生,在这里,自然没有任何道德的挂念,我强,便要你的命,你抢你的女人,便夺取你的一切。

天水城的城门已是洞开,浩浩荡荡的大军出征,只是相比于胡人,西凉军马,却显得垂头丧气了许多,大多数人都是无精打采,脸上几乎看不到任何的喜悦和笑容,即便是那国师的心腹,大抵也只是铁青着脸,任谁都明白,当初抗击胡人的西凉人,现如今却成了胡人的辅兵,去攻打同文同种的陈军,本就是一件极为羞耻的事。

“确切的消息?”陈凯之追问。

固然胡人们依旧斗志高昂,可不能给予汉军惩戒,身为大汗,难免会使胡人们心怀愤恨。

赫连大汗压了压手:“再看一看,看一看再说。”

那西凉朝廷妄图坚壁清野,却殊不知,许多西凉兵早已没了战心,有不少官兵一路东来,拱手而降;更有不少百姓,携家带口,亦是纷纷东迁。

果然,天水已经在望,有斥候来禀告,赫连大松的数万铁骑,出现了西征军的后方,他们截住了新军的粮道,烧杀了一支粮队,却没有贸然对西征军的后队发起进攻,反而是在那湖泊附近直接驻守,显然,是要阻断西征军与关内的联系。

许杰道:“这练兵之法,本就是陛下制定的,难道陛下自己不清楚吗?勇士营创立之后,此后有了参谋部,参谋部里,将陛下的操练之法进入了透彻的研究,这才知道,陛下的方法是何等的奇妙。”

尤其是陈凯之讨胡令,使大陈皇帝获得了极高的声望,六国的军民,无不向往,这……便不免使各国君臣们心忧如焚起来。

这赫连大汗听罢,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你说,你能令各国起兵?本汗便暂时信了你,只是,现在三清关就在眼前,本汗的大军和西凉的大军也都已经齐聚,而本汗听说,那陈凯之也已带兵屯驻在了三清关,你却为何非要阻止本汗攻关。”

赫连大汗若有所思,凝视着何秀:“那么,如何将他们吸引出关?”

大汗对自己倒还不错,可下头那些部族的首领,以及胡人中的贵族们,却大多对自己不屑于顾,若没有一个足够的功劳,如何能令他们臣服。

许杰苦笑:“卑下起初也以为这些胡人和西凉兵会趁机攻关,可谁料到,对方驻扎了一些日子,居然后撤了,卑下起初还以为,他们是伪装撤退,所以显得极为谨慎,派出了斥候去探访他们的踪迹,才知道,他们已经是无影无踪,陛下,这可是数十万大军啊,即便只是贼军的一部,那也有数万之众,按理而言,不可能凭空消失不见,所以卑下断言,胡人和西凉人虽然势大,显得目空一切,可实际上,那赫连大汗,却是个极谨慎之人,他们自知陈军火器厉害,能将这三清关守的固若金汤,因而,决不肯来攻关,他们故意退去,十之八九,是诱敌深入之策。”

夏日炎炎,这样的天气,辅兵们一个个为了避暑,不得不脱去了衣裤,赤着身子,身下只一件短裙,这酷热的天气实在难当,可他们经过新军的营地时,却不得不为之咋舌,他们能远远看到,新军的新兵们依旧全副武装,顶着烈日操练,一个个筋疲力尽之人,却在哨子的指挥下,或是放铳,或是填弹,或是弓身匍匐,或是搬运炮弹。

新军分为了十营,俱都以神机营相称,其余则有些偷懒,无非是第一营、第二营、第三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