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14章:意气相许

“这里有我的父母,有我的妻女,有我的朋友,有我的无数族人,我怎么能走”

时间的源头,这里时间是静止不动的,仿佛没有时间的流逝,所有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走到他的面前,恭敬地说道,“皇上,都已经准备好了。”

从言儿离开后,他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这么开心过,高兴过了,上天对他还是不薄的,在他有生之年,还能遇到他的后人,而且还是这么完美的一种结局。

那一次,是鸾儿救了他,然后一直照顾着他,直到他伤好,离开时,他说要带鸾儿离开,她微愣了一下,然后一脸轻笑的答应了。

“你现在终于相信了吧,你终于明白娘亲说的话是正确的了吧?”老夫人见上官傲天没有再说话,以为他是相信了,脸色这才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声音中也没有了刚刚的怒火,似乎还多几分欣慰,以为,她的儿子终于相信她了,终于可以回到她的身边了。

若是真的让他查清了当年的事情,会不会真的杀了她。

“不,不是的,我肚子里的孩子,其实不是绝王的,真的不是绝王的,求你,求你放过他。”那个女人是真的吓住了,所以只能说出实情。

“是。”上官云端知道瞒不过他,微微的点头应着,“二皇子还跟皇上约定了,今天晚上,会假装去偷袭国库,造成国库被抢的假像,所以,我通告了太上皇,让太上皇先回宫,将二皇子的人抓个现形。”

虽然他从见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定了她,也早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妻子,但是,在成亲之前,却从来没有做过任何越轨的事情,而成亲的那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来的及洞房,第二天,他便奉皇上的命令急的赶来了桐城,这其间,他根本就没有跟她发生任何的肌肤之亲。

从给上官云端的检查,以及刚刚看到凤阑绝的表情,他可是完全的可以肯定,凤阑绝在此之前,是绝对没有碰过上官云端的,那么凤阑绝这声谢谢,又是以怎么样的心态说出口的?

皇后连连的应着,毕竟人家小两口这么久没有见面了,她可不想在这儿碍眼,本来,她就想要离开了。

虽然说,这件事,那人一开始的目的是伤害她的,她也很想找出那个凶手,但是,她却也不想让凤阑绝为难。

“岚儿,你能这么想,就最好了。”蓝魅辰意外之下,却也多了几分欣慰。

“是,王妃心系百姓,让我们敬佩。”场下也有人高声呼道,众人也都纷纷的附和,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是一脸敬佩的望向上官云端。

“真的吗?皇嫂真的跟皇兄打赌了?”只是,凤忆希却当了真,一脸兴奋的说道,她的性子本来率真,喜欢热闹,听到这话岂能不兴奋。

一个冷静而聪明的女人,绝对会是一个危险的女人,看来,她以后要小心才行。

“本王再不醒过来,只怕就被淹了。”蓝魅辰微微一笑,半真半假地说道,说话间,也轻轻的擦过了她脸颊的泪水,再次轻声说道,“刚刚本王似乎听到有人说,只要本王醒过来,就立刻跟本王成亲,恩?”

不管怎么样,在她的心中,总是有些遗憾,毕竟成亲,可是一辈子的大事。

“你还笑的出来,快点起来去早朝。”上官云端有些气恼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这个时候还笑的出来,早朝可是大事呀,他竟然一点都不着急。

而他的那句,从来不会瞒着她,也让她的心中多了几分信任,是的,她是了解凤阑绝的,凤阑绝不是那种乱用情的男子。

似乎那里面的人,凭空不见了。

上官云端冷笑,这个女人,是想要置她与死地吗?只是,她有那个本事吗?

“皇上,不如就选律法方面的书吧,严大人前不久才按照太上皇的意思,撰写了一本我们凤月国的律法的书,那本书才刚刚印出来,除了严大人还没有其它的看过,此刻用它,可能是最合适的。”丞相大人微微思索了一下,建议道。

蓝岚的聪明,是众人皆知的,众人将此刻的上官云端与蓝岚做对比,却都纷纷的惊住。

她再次故意的提起了她的皇兄,而且在说那话时,还故意地望了凤忆希一眼,凤忆希虽然在心中暗暗的告诉自己要坚强,但是听到蓝岚的话,身子还是明显的僵滞。

蓝岚的脸色微沉,双眸也随即微微的眯起,隐在衣袖下的手,更是狠狠的收紧,心中的怒火也是不断的升腾着。

皇上怔住,皇上瞬间的阴沉,“你,你?”你了半天,却并没有再说出什么,双眸微闪了一下,可能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些问题,遂改口道,“只不过是娱乐,切磋,你何必把局面弄的这么僵。”

皇上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几分,毕竟当众被人这般的质问,身为一国国君的他,可真是一点面子都没有了。

上官云端直接忽略那一道道的目光,只是专注的写着自己的数字。

下面的人,虽然都看不到她写的什么,但是看到皇上与皇后那一仍的惊愕,便也可以猜出,她是真的写出来的。

凤阑绝拿过那张纸,慢慢的看着,前面的几个数,他还能算过来,但是后面的数字,他以口算,便算不过来了。

想到那大话西游上,那小妖可就是这么被唐曾给念死的,她的功夫虽然没那么高,但是,相信也足够让捉狂的了。

她这番话,的确却让夜如梦几乎捉狂,本来夜如梦害人不成反害己就已经够恼火了。

她竟然来了这么一长串的‘理所当然’的说辞,让夜如梦无言以对不说,还要忍受她话语的摧残。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这么多的数字,可能的确需要点时间。”

他所说的医治自然是为了堵住外人的口,让上官云端可以正常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那一次,南宫雪就是带着她从后门进来的。

“恩,怎么了忘了他了……”凤阑绝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声音中,隐隐的也多了几分激动。

“你倒是快就呀,急死人了。”上官云端看到他的样子,更加的担心,不由的催促道。

叶寒的身子微微的一僵,随即突然快速的离开,上官云端的唇角的笑慢慢的散开,有时候,真的是当局着迷。

当年母妃带着他独自去了遥远的雪山,只为了医好他的病,雪山常年冰寒,没吃少喝的,他还能承受,只是母妃的身体却是承受不了。

凤忆希的身子完全的僵住,被他这般的拥进怀里,再听到他这样的话,微微的有些恍惚,似乎这一切,都只是一个很遥远的梦,因为,以前,在梦中,她曾经有很多次梦到过,这样的情形。

而夜无痕的脸色也微微的一变。

若是皇后现在再说,皇上只怕还会怪她知情不报。

平时,她们之间的争斗,他可以睁只眼,闭只眼,算了,但是今天竟然用这种毒,而且还是给贵妃与王爷。

皇上大略的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了一下,越讲到后面,脸色越是难看。

她努力的想要伸出手,去碰上面的柜子,想要敲打上面的柜子,引起她的注意,但是却发现,她的手,根本就伸不出去。

“李妈,小姐不是马上就要嫁给绝王了吗?或者绝王是真心喜欢小姐的呢?”

凤阑绝一惊,那原本要握向她的手的手,便快速的伸出,揽向了她的腰,扶住了她,一脸担心地问道,“云端,怎么了?”因为心中担心着她的身体,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其它的异样。

夜无痕的身子微颤,心中的那股冲动愈加的膨胀,似乎马上就要炸开了。

“你是一国之君,这样的大事,自然是由你来处理。”只是太上皇又岂能不明白他的心思,再次冷冷的说道,而这次的话语更多了几分强硬。

“凤阑绝,你不要在这儿胡说八道,母妃在十五年前就已经死了,你……”凤阑锐听到凤阑绝的话,神情间突然多了几分异样,连连出声否认道,很显然,他很紧张他的母亲。

不过,凤阑锐的速度倒是极快,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便闪出了房间。

那个侍卫虽然被当场捉住,但是脸上却并没有太多的害怕,只有一种义无反顾的绝裂,到底是什么,会让他这般的义无反顾?!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丞相的脸色明显的一沉,双眸微眯,望向上官云端时,射出几股嗜血的狠绝,狠不得将上官云端给撕裂了。“哼,话可不能乱说,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否则……”

一个多月的时间,凤蓝绝已经将那些受灾的百姓都安排的差不多了,也帮着他们重建了家园。

因为秦思柔没有名份,所以府中的人都喊她秦姑娘。

但是,此刻南宫雪倒情愿此刻是个男人,那样她至少知道他的目的,不至于死的糊里糊涂的。

此刻自然没有人再注意她,而上官云端则一脸悠闲的看着好戏。

那些刚刚吵着上官云端配不是绝王,要赶上官云端回去的人,一时间也都变的鸦雀无声了,此刻,只是怔怔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有些回不过神来。

上官云端微愣,她倒是没有想到凤阑绝会当众这般的威胁蓝岚,毕竟,她可是凤阑绝的师傅的女儿。

“你不要看这些百姓单个的力量薄弱,但是他们若是团结起来,每个人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最的话,这份力量就是最强大的。”上官云端的眸子也望向那些百姓,一脸严肃地说道。

以太上皇对凤阑绝的喜爱,众人差不多都认为,这皇位多半是凤阑绝的。

太上皇之所以下那样的旨意,应该是怕人会捣乱,但是一个女人,又能整出什么事呢,他们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泰和殿?”凤阑绝眉头微收,沉声问道,脸上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担心。

他的唇微微的动着,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却只见唇在轻颤。听不到他的声音。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一眯,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唇微动,沉声道,“来人,先将这个女人押……”

只是,从她嫁给他到现在,他却没能好好的陪过她,更让她过上一天省心的日心,还让她跟着他天天担心,受怕。想到这些,他的眸子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歉意,今天,就算是是一点的补偿吧。

还是,他对凤阑绝真的那般的忠诚,这种时候下,还是选择帮着凤阑绝?只是这么做,似乎。

“老臣参见王爷。”

凤阑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而且又是十分的了解她,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遂配合着她说道,“谁说她已经死了?”

“这事,不能怪你。”凤阑绝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自然不可能会把这件事的责任推到隐的身上,毕竟,连他自己事先都没有觉察到,只是,听到隐最后一句话时。

上官云端安排好一切,才跟凤阑绝离开了那个密室,回到了房间。

“要不,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奴婢去禀报皇后。”那宫女倒是极为的客气,轻声的商量着上官云端。

“去参加绝王的选亲。”那女子仍就极为恭敬的回答了她的话,但脚步却并没有停。

走进一个院子,进了房间,上官云端不由的愣住,这个院子极为的幽静,房间的摆设也是十分的精致,但是整个房间里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是夜无痕?

她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份上,上官云端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便只能拿过她手上的衣服,心中却在暗暗想着,最好是这件衣服不合身。

“这个女人怎么还是来了,而且,她到底从哪儿弄的这身衣服呀?”坐在上官凌雨的身边的一个女子,愤愤地说道……

众女子一个个都看痴了,忘记了所有的反应,也忘记了应该有的矜持,都直直的,愣愣的望着慢慢走来的他。

而是因为他那神彩飞扬的气质。

上官云端并没有丝毫的怒意,脸上反而慢慢的绽开了一些轻笑,微微的望向二夫人,红唇微启,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好呀,既然没完,那我们就来好好的算,若是让我查出,是你害死了娘亲,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到时候。”

上官云端的话微微的停了一下,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再次轻声说道,“到时候,你的下场绝对会比上官凌雨更惨。”

凤阑绝的眸子似乎微微的闪了一下,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一丝沉思,却并没有回答凤忆希的话,而是转向了一边的上官云端,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犹豫,几分迟疑,这是平时的他不可能会有的情绪。

“是呀,皇兄,你还是快点回去吧,若是现在皇嫂走不开,你就自己回去,等处理完了事情,将一切安排好了后,再回来接皇嫂。”凤忆希也是一脸的着急。

凤阑绝的眸子微眯了一下,身子似乎也略略的僵了一下,但是仍就沉声道,“这事,本王自在分寸,你们不用再说了。”

“都拿到了。”流萧点头应着。

片刻,她的笑声止住,一双眸子却仍就狠狠的望向上官云端,一脸仇恨地说道,“我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你这个贱人,绝不。”

那冷冷的话语,冷情而狠绝,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

众人惊愕,这个女人,她凭什么认为,绝王要选的人是她呀?

突然想起了以前自己的被冤枉的经历,那时候,没有人帮他,就连皇上都冤枉他。

而她的手腕,脚腕处都不断的渗出鲜血。

这是什么情况?

有人会在大婚之日睡到中午过没起吗?何况就算王爷真的睡过头了,难道全王府的人都睡过头了?

“我想把她弄出去,她在这儿,我不敢睡觉。”上官云端略带害怕地说道,一双眸子,却是紧紧的盯着那丫头的手,那丫头的手指尖上,微微的有些红点,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

死人有什么可怕的,更何况她又没有做亏心事,就算真有鬼也不会来找她。

就在那丫头快要捉住上官云端时,上官云端突然的扬起手,用力的甩了那丫头一巴掌,怒声道,“大胆狗奴才,竟然敢打本王妃?”

而凤忆希似乎对上官云端很有信心,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兴奋的光亮,暗暗的为上官云端加油。

这个朝代,因为从小的教育,女人是不能顶撞自己的夫君的,夫君说什么,说是什么,不管是对的,还是错的,你都只能应着,所以,一个男人跟自己的妻子,特别是一个胆子懦弱的妻子说话间,的确像是有自言自语的。

更何况母后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希望,他能早点成亲,如今为何?

只是,那不是他的脸皮后,而是他的诚意。

但是这一次可是不同了,这一次可是最为优秀的绝王,而更重要的是这次小姐应该是自己愿意的,既然是小姐自己愿意的,为何还要这么做,这一次她就真的有些不能理解了。

“主子,我去通知流萧过来。”依琴微微的靠近上官云端的身边,低声说道,既然主子要嫁了,她与流萧肯定也要跟着去凤月国。

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再转向上官云端,纵是他再聪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哼,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一进皇宫竟然就杀了太上皇,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夜阑国派来灭我凤月国的。”刚刚那个男子冷冷的望向上官云端,再次厉声喊道。这罪名还真是越来越大,这男人含血喷人的本事,还真是了得。

她心以前之所以易容,就是担心有些男人看到她的容貌,仅仅喜欢她的容貌,逼迫于她,但是现在,她已经答应嫁给凤阑绝了,也知道凤阑绝喜欢的不仅仅是她的容貌,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伪装了。

只是,听到突然推开的房门,她快速的转眸望去,看来突然闯进来的,而且还是一脸呆愣,似乎还有些惊愕的凤阑绝时。

“恩,这还差不多。”凤阑绝这次满意的点了点头,双眸微转时,恰恰看到了放在桌上的极为精致的茶壶。

只是,她把这个茶壶抱回来做什么?

“恩。”凤阑绝的眉角微挑,低声的应着,但是那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单音词中,却带着他明显的警告,显然是在告诉她,她若是再想敷衍他,他绝对不会再这么好说话了。

他没有太用力,但是却仍就微微的有些疼痛。

但却不能确定是谁,要不然,他可以直接的点亲,就不必这么麻烦的选亲了。

她,就算隐藏在茫茫人海,就算是千变万化,他都会在第一眼认出她。

所以,他只能忍下心中的兴奋,极力的压下心中那股狠不得将她直接抱起,离开这儿的冲动,装出一副完全忽略她的样子,坐在她上方的位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