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17章:楚尾吴头

段泽涛的老部下们也都成长起來了,邱威因为在藏西省的优异表现,升任公安部副部长,张新贤也调任中央,升任发改委副主任,胡启东如今是闽东省代省长,王思强升任交通部副部长,周杰做了西江省省长,武战辉当了西山省省长,马南山成了国家食品药品监督总局局长,张小豪升任国家环保总局局长,他们能升任要职,并非因为段泽涛的举荐,而是靠他们的真才实干。

而不远的时间魔神,同样可怕,他找到了时间源头,从而一跃成为与盘古一样等级的可怕魔神,这才有了能力抗衡这位掌控者。

上官云端心中暗惊,但是脸上却并没有露出丝毫的异样,装做一脸惊讶地说道,“草民不明白王爷的意思:”

凤阑绝听到夜无痕的话,本来也有些怀疑,只是看到上官云端的表情,再听到她的话,便明白了是夜无痕在心思。

哎,这个女人,还真是他的克星呀。

上官云端一惊,脸上也多了几分心疼,下意识的想要去为他包扎伤口,只是却被凤阑绝揽住,他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这个时候,男人痛的不是手,而是心,你去,只会让你爹爹的心更痛。”

会杀了对方,只是,如今那个羞辱他心爱的女人的人,却是他的娘亲,他自然下不了手,所以只会更痛,更难受。

上官傲天的身子微微的摇了一下,似乎有些站立不稳,望向上官凌雨时,更是一脸的痛楚,如今的雨儿还躺在血泊里呢,竟然就要被送到那种地方,这,这。

王爷让他们好好的保护王妃,若是出了什么差错,他们要如何向王爷交代呀,而且外面的人很明显是来闹事的。

“上官云端,你?”听到她肯定的回答,他的眸子中再次的漫过几分怒火,这个女人,连太上皇都告诉了,却独独不告诉,真是可气。

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这些话,便以为,他是知道了实情了,暗暗猜想着,可能是叶寒已经将实情告诉他了。

蓝岚是何等聪明的人,岂能听不出凤忆希的心思,心中微沉,这丫头以前可是最粘着她的,事事都听她的,这才几天的时间,她竟然就向着那个女人了,那个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而第二方面,她装做一副完全没有听出她就是昨天的那个女人的样子,完全不知道她是谁的样子,暗示着,昨天晚上,凤阑绝根本就没有提起过她,不过,凤阑绝昨天晚上回去后,也的确没怎么提到她。

那些商户大户,就算是他亲自出面,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碍着他的面子,还是都捐了一些,但是这些百姓本来就没有多少钱,为何会这般的积极?

“我已经跟太上皇辞了官,太上皇也已经准了,我们现在就回乡下去,你去告诉絮儿一声,让她也收拾一下。”丞相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她此刻不想再听下去了,就算,这个女人,真的跟凤阑绝有什么关系的话,她也不想知道。

这一次,凤阑绝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带着上官云端直接的离开。

“你刚刚不是说一招定输赢吗?”蓝岚心中气恼,但是却也不能表现的太过明显,只得沉声问道。

蓝岚背完后,更是一脸得意的望向上官云端,故意装做谦逊的说道,“我只能背出这么多了,接下来就看王妃的表现了。”

“小的不敢欺瞒皇上,的确有那么多。”那管家再次低声回道。

“皇上,竟然银子已经筹到了,还是快点派人去桐城吧。”丞相心中也担心着桐城的百姓,略带着急的望向皇上。

只是,丞相夫人的身子却是愈加的僵滞,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也更多了几分担心,唇角微动,略带轻颤地说道,“进宫?”

双眸微微的抬了一下,她的唇微动,一字一字沉声道,“对不起,本王妃那没个兴趣,所以只能扫了公主的兴致了。”

蓝岚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怒火,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上官云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怎么?王妃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本公主吗?”

所以,在场的每一个女人没有一个不妒忌上官云端的。

但是怎么可能呢,就算她不傻,就算她再聪明,那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刚刚只有那么短的时间。上官傲天惊愕中,似乎带着几分迷离的伤悲,一双眸子也慢慢的变的恍惚,似乎在透过上官云端看着另一个人。

不得不说,她真的是费了大功夫了,整件嫁衣从上面到下面,从领口到衣摆,都刺满了图案,而且安排的恰到好处的巧妙。

“本王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本王想请神医出手,医治。”夜无痕转向叶寒,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望向秦思柔,“医治她。”

她并没有再去看叶寒,更没有去求他的,而是慢慢的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轻声道,“我可以跟你谈谈吗?”

其它的大臣听到隐的话,便也都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依着隐说的方向朝前走去,只是那个王大夫人的眸子却是微微的望向四周,神情间似乎隐过几分担心。

既来之,则安之,她知道,短时候内,她是不能离开这王府的,虽然夜无痕不待见她,也不曾跟她拜堂,但是,这是皇上赐的婚,而且是皇上亲自将她送进来的,所以,就算没有拜堂,她现在也是正牌的王妃了。

上官云端知道,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应该是已经做了决定了。

叶寒突然再次抬起眸子,直直地望向上官云端,如同看到怪物般的望着她,“她是夜无痕的女人。”

蓝岚惊愕中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在皇兄的心中,是喜欢着凤忆希的。

“皇兄,你还愣着干嘛,我告诉你呀,现在的凤忆希跟两年前可不同的,所以,这件事,你最好是事先跟她说一下,免的又像上一次在大殿是那样,遭到她的拒绝,到时候,事情只怕就不好收场了。”蓝岚看到蓝魅辰有些犹豫的样子,不由的再次急声说道。

侍卫便松了手,那丫头瞬间如同一堆烂泥般的瘫在了地上,急急的喘着气,似乎是从阎王殿里转了一回。

皇后想要害她,还想要置身事外,那有那么好的事呀。既然要玩,就不如大点玩。

她倒是没有想到夜无志会说出那番话来,他如此一说,这事就更热闹了。

凤阑绝的脸上多了几分了解的轻笑,随即快速的从上官傲天的手中接过了那条链子,略带轻笑地说道,“好,本王给云端戴上。”

“我真的没事,不要耽搁了时辰。”上官凌雨微微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低声提醒道,心下却是暗暗着急,怎么还没有到时辰呀?

“时辰到了,快上轿吧,月儿,快扶小姐上轿。”老夫人连连的吩咐着,生怕错过了时辰。

“你怎么知道她就是真的要嫁给绝王的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为了气,为了激你才答应绝王的,或者,她正在等着你有所行动呢,你呢,就打算干坐在这儿,等一切都成了定局后,两个人后悔,伤心吗?”秦思柔再次急声说道。

夜无痕的脚步微微的停住,但是却并没有转身,只是,一字一字坚定地说道,“抢亲去。”

“你在这儿做什么?难不成你也要进宫参加选亲?”老夫人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是一脸的厌恶,老夫人对她的厌恶,只怕已经深入骨髓了,不会因为上官云端不傻了,她的厌恶就消失了。

“你刚刚被休回府,竟然还有脸去参加选亲,你是嫌丢脸丢的还不够吗?你是想让全天下的人都取笑我们将军府吗?今天选亲的可是绝王,真正的人中龙凤,你这个样子,也配参加?”老夫人听到上官凌雨的话,脸上浮出几分明显的嘲讽,说出来的话,更是没有给上官云端留半点的情面,将上官云端贬的一不值。

虽然此刻她是对上官凌雨说的,却是明显的故意说给上官云端听的。

想到这种可能,秦思柔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多管闲事了,不过,她突然觉的,他生气的样子,比起先前他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要顺眼的多了。

特别是提起当年的事情时,更是恨的咬牙切齿。

“本王做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凤阑绝对上他眸子中的恨意,眉头微蹙,亦冷声说道,当年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他做事向来就不多做解释。只求问心无愧。

但是凤阑锐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那原本狠绝的眸子中,似乎也快速的隐过了一丝慌乱。

“属下对不起王爷,属下罪该万死,任凭王爷处置。”那侍卫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然后突然的垂下眸子,双膝直直的跪在了地上,愧疚中,却是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绝裂。

夜无痕双眸微闪,突然的站起身来,闪到了秦思柔的面前,快速的抱起了她,沉声吩咐道,“请太医。”

听说,恰恰在那时候,秦思柔出现了,陪着他在那雪山又待了几年,夜无痕的病竟然完全的好了,不过秦思柔却因此落下了病根。

那人此刻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切,却有着更多的轻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