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21章:乱极思治

这么关键的人物,容析元和许炎不得不合作,跑一趟,亲自出马。

容析元这一晚睡得很踏实,尤歌也做了个美梦。

“好,我就在这里等。”

尤歌一下子想到了什么,忽然一愣,随即疑惑地瞅着容析元:“弟弟?孤儿院?你怎么都没提过?是不是有什么需要解释一下?”

想到明天不上班了,尤歌可以睡个懒觉,手机固定闹钟也可以取消了。

一小时后……

尤歌想要挣扎,但身上的力气好似被抽干,心里乱成一团。

翎姐瘦弱的身子颤了颤,回头时已是亲切的笑意迎接他,仿佛她才是他的妻子一般。

尤歌稳定一下情绪,尽量让自己显得放松些,这才拨通了容析元的手机。

苏慕冉殷切的眼神看着他,可他就像是听到了好笑的笑话。

“你又忘记了,我们是未婚夫妻,后天就要正式登记结婚了,现在是预先练习一下,免得婚后你不适应。”男人大言不惭地说,还意犹未尽地舔舔唇,眸光灼热无比。

“嗯?你难道有被围观的经验?”

奇怪,新郎这是在搞什么花样?

“好哇……”

尤歌心里难过,她打电话给夏晴雪和乔馨,想问问黑珍珠还在不在,可她们的手机都关机。即使打通也没用,黑珍珠早被送去制作首饰了。

苏慕冉又进去更衣室了,嘴里小声嘀咕着:“难道是这种裙子太挑身材,所以我穿着不好看……”

看到许大朝,就知道许炎为什么会长这么帅了,跟遗传基因有很大的关系。许大朝虽然已经五十岁了,可脸上的皱纹并不太明显,由于长期健身的原因,他身材好保持得挺不错,没有大腹便便,肌肉还算结实,跟许炎坐在一块儿,一看长相就是父子俩,亲生的!

她生气的样子真好看。容析元不由得一呆,搂得更紧了。

许炎这小子不愧是医生,好像天生就是超人的敏锐,他已经过来了。

沈兆静静的等着容析元的吩咐,他这次猜不到少爷会怎么做,难道出手对付唐虞梅?那个女人可是何矩的正牌老婆啊!

尤歌情绪激动,四肢并用又掐又捶又踢,还带咬的,但还是无法挣脱开他。

但尤歌在气头上,哪里肯依,那么多天的委屈一直憋在心里无处发泄,凭什么他几句话就能打发她?

“当务之急先找到尤歌,然后再慢慢调查这件事。”

点到是可以放心,唐虞梅这次之所以能得到何家的默许,是因为她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而这代价能看出,唐虞梅确实很重视析元。先不论她这份母爱是真的发自内心还是仅仅为了弥补自责,总之,目前看来,析元在她那里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是谁抢走属于他的温暖?他不允许,他决不允许!

许炎往后退去,放开了她的腰,与她保持着一米的距离,看他淡淡的表情,好像刚才亲她耳朵的不是他。

就这傻愣的脑袋,能成功恋爱那才叫怪呢!

“……你”许炎心塞,顿时对技术宅的印象又加深了……

有孩子在堆沙堡,有人在打沙滩排球,还有人在浅滩处游泳。海面上有一排橙色的浮标,围起来的地方就是安全区域,可以游泳,浮标之外就不可以游出去了,属于危险地带。

佟槿抱着馋馋走过去,主动很女孩打招呼,对方显然很惊喜,想不到他会主动跟自己说话。

这货歹徒不但计划周密并且极度凶残,以大货车自杀式的撞击来达到目的,那个司机在丢出烟雾弹和催泪弹之后就死了,这显然是策划人早就安排好的,要牺牲一个人,而藏在车厢里的两个歹徒更是谁都想不到的。

容析元被打了!他是一时疏于防备才会让对方有机可趁。

那年,唐虞梅被带回隆青市警局,却因为证据不足只能放人,现在可好,她说的话,就是亲口承认了她害死了尤歌的父母!可唐虞梅太狡诈了,她的话说得很巧妙,从字面意思并不能认定,即使有人刚才录音,她也能凭自己说的话来开脱。

生活总是暗流汹涌,尤歌心里的预感也不好,从何碧翎回来那天起。

这男人变得更疼自己的老婆了吗?尤歌只觉得身在蜜糖似的包围中,心情舒畅,开心都写在脸上,这样幸福的感觉让人只想要拥有更多,拥有更久。

唐虞梅竟然没有犹豫,眼都不眨一下,吩咐保镖放下枪,退到一边去。

“呸呸呸,谁意犹未尽了,昨晚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不会让你得逞!”尤歌涨红的小脸含着三分羞赧。

不一会儿,这一杯水就喂光了,容析元还做了个舔唇的动作,而尤歌只能说这人的脸皮太厚,无赖的精神发挥到极致了。可是,不能否认,她心里甜滋滋的,就像这红糖姜水那么甜。

“你看看,我多辛苦啊……哎……”这货故意装出很可怜的语气。

容析元一边为尤歌洗身子,一边意犹未尽地说:“新游戏不错吧?我觉得你应该也会喜欢,等过几天我们再来试试。”

看似很简单的一件事,今天只需要报上最后底价即可,但实际上在此之前,却是要做很多必不可少的工作才能有今天的最后结果。光是底价的数据就让尤歌头痛不已,花费了大量的时间来研究,包括对容析元昔日收购案例,尤歌全都剖析透彻,试图去了解他的行事风格,以此来对他开出的底价做出尽可能的判断。

“谢谢……”尤歌脸上保持着笑容,可她在用力抽回自己的手,眼前这老头子的眼神分明有点色!

天知道这样的忍耐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控制住?尤歌内心的挣扎到了极点,可她很清楚,假如容析元真的成心瞒着什么,她即使问了也白问,他不想说的话,谁都无法逼他。

这就是尤歌以不变应万变的结果,她终于等到了匿名邮件再一次出现!

“离婚可以,孩子必须留下。”男人的冷漠无情粉碎了她最后的眷恋。

她身上有种宁静温婉的气质,加上她还有一颗善良的心,能得到男人的眷顾,这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我每天都睡那么多,实在不想睡了,盼着早点手术。”女人怅然的情绪在双眉间游弋,略显惨淡。

“……”尤歌不知道怎么说了,老人家好热切。

“许炎啊,他家是挺有钱的,不过他不靠家里,他就那一身医术就够他一辈子风光了。知道吗,现在他去上班那家医院里,好多女孩子喜欢他,倒追的可不少,如果你不想看着他身边有别的女人,你最好赶紧地把你们的朋友关系改变一下。”

一气之下,尤歌就干脆发短信给许炎,让他别再竞拍了,她已经决定捐出自己的项链。

喝了一点酒之后,尤歌脑袋轻飘飘的,困意袭来,小憩一下就到了家楼下……她住在出租屋里,是一个普通的住宅小区。

许炎的声音听着比平时略显低沉,因为有了几分醉意了,可尤歌的电话很重要,他在角落去接,还不忘再次向尤歌解释他没送她回家的无奈。

苏慕冉送了午饭就走了,没留下来跟许炎像平时那么聊天,只因为明天是三月之期,她不知道许炎会怎么想怎么做,这种事,她毕竟是女孩子,会紧张和忐忑,在不知道许炎会不会答应跟她交往的情况下,她为了避免尴尬,只好用卡片来传递了。

“你肯亲口承认,这样最好了,也省得我再费精力。这段日子让你继续住在我家,其实也是我在暗中调查,现在总算可以为翎姐做点事了。”

今天,在泰华酒店那一幕,就是尤歌初战告捷!

但女人的直觉很奇怪,尤歌在与翎姐的目光对视时,不知为什么总会感觉有什么东西蒙住了似的,说不上来是什么,兴许是因为她对翎姐不是完全接受,而是碍于容析元的面子,想着别让这个家出现更深的矛盾。

这家伙,一张嘴皮子够厉害的,不得不说,这折中的办法还挺有意思。

许炎平时嘻嘻哈哈的惯了,容易让人忽略他自身的精明,此刻,脸色不好,看起来也颇有几分严肃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尤歌嘟着嘴,像是很不满。

容析元沉默了,拍拍她的后背,两人都没说话,只是静静望着前边玩耍的孩子。

“嘿嘿,说得对,这么水灵的人儿,别可惜了……”

好像天方夜谭,尤歌惊诧的瞪着许炎,而许炎这家伙此刻内心并不平静,他一直都知道外界对他的看法,送他“败家子”的称号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他只不过是将一艘游艇以七折的价格优惠卖给了一位女xing朋友,结果不知道谁将此事传出去,以讹传讹,道听途说,最后的版本竟变成了许炎送游艇追女人……

“出海嘛,没问题,不过,谁是佟槿?男的女的?”

容炳雄一家子可算是给气得七窍生烟!他老婆此刻就拿出了嫂子的派头,横眉竖眼,怒不可遏。

吵架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