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27章:审势相机

………………

弘治皇帝也为此有些伤脑筋:“还是如以往一样,安置鞑靼军民,挖掘矿产,令他们圈养牛羊?诸卿,今日,大明已至盛极之势,越是如此,朕越是担忧哪,朕站的越高,越觉得如履薄冰,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这马上得来的天下容易,可要下马治天下,方才是最难的事。内阁……拟出一个章程来吧,拟定章程之前,先进行廷议,此后,进行部议,待拟定好章程,送至朕这里来。”

弘治皇帝没有刻意定下调子,先进行大规模的廷议讨论,看看百官之中,有没有可以切实事情的良方,之后,再缩小讨论范围,进行部议,这个部议,是内阁召各部的部堂,进行更具体的讨论。最后,内阁出了结果,再和皇帝进行磋商。

是啊。

朱厚照:“……”

“看来,你是有自知之明了。”弘治皇帝厉声道:“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朕若不是念及你的父亲,只怕要治你灭族之罪,可你如此胆大妄为,朕若不诛你,如何以儆效尤!”

…………

朱厚照笑的更加诚挚。

…………

不久……

方继藩心里舒服了一些。

这俱都是唐朝时传下来的礼仪,弘治皇帝安排这个礼仪,显然,是为了想要证明,大明的功绩,已直追汉唐。

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朱厚照戴着,忍不住道:“本宫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没想到,你小子,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说到此处,他两眼泪水汪汪,磕头道:“还请齐国公明鉴。”

弘治皇帝戴着墨镜,显得高深莫测。

下头七八个内阁学士和尚书,也一个个戴着墨镜,谁也不知墨镜背后的眼睛里,深藏着什么。

这世上的人,十之八九都是跟风狗。

弘治皇帝心里说,朕细细想来,你方继藩好大的胆,朕等所佩戴的,乃是小圆墨镜,你方继藩的镜片,为何就这么大,这算不算是坏了礼法?

当初唐太宗击败高句丽,横扫漠北,攻杀突厥,吐蕃和西域诸国,俱都闻风丧胆,于是联名,请求内附,尊称唐太宗为天可汗。

他又不是西山钱庄印刷银票的作坊,想拿多少现银就拿多少现银来。

他靠在椅上,墨镜之后的他,依旧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只是,有不少人,依旧还是小富即安的心理,这并非是他们不贪图利润,或是因为,他们安于现状,而是他们畏缩了,王不仕乃是京师,一等一的首富,儿臣就是要借他为表率,他越是张扬,这般张扬,还能活得有滋有味,其他人看在眼里,才能安心,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陛下,儿臣,也是未雨绸缪,非要立这个表率不可啊。”

弘治皇帝有银子,却也不是大风刮来的。

可是……

或许许多人对于方继藩的理解,还只是这个家伙好凶残之类的肤浅层面,可越是对经济活动的观察,王不仕对于方继藩,却深切的感受到了恐怖。

没好气地道:“困了,要去睡觉。”

王不仕一看邓健,就感觉头疼的厉害。

弘治皇帝眯着眼,眼里掠过一丝凶光,冷冷问道:“那么,若是你方继藩,也诽谤太祖高皇帝呢?”

方继藩不由解释道。

“这些该死的……”邓健说到此处,又沉默了,接着笑吟吟的道:“少爷怎么看?”

这朝廷和州府之间,就好像盲人摸象,地方州府瞎着说,朝廷也只好捏着鼻子认。

方继藩在旁,暗暗点头。

方继藩朝朱厚照颔首笑道:“不错,不错,这事儿,交给刘瑾办就对了,我生出来的……不是我生出来的,却是我认的孙儿,不会错的。”王文玉忙是起身。

呼啦啦的,大量的土人居然开始丢掉了武器和弓箭,居然转身便溃逃。

“呼……”王文玉取下了这两枚金刚石,放在手上,沉甸甸的。

…………

自宋以来,一夜暴富,本就是贬义词,若是有钱的过了头,这下,就难免要担心了。

这样的风气,若是依旧盛行,还有人敢买股票,敢投入作坊里吗?

少爷……已经有数年没有给过自己一丁点的消息了。

生活其实可以很愉快的,何必和人家,为了一丁点权力而费尽苦心去争夺呢?

王不仕微笑:“迟了。”

此时,朱厚照和方继藩被传召入宫来。

干爷爷疯了啊。

方继藩道:“这刺探之事,本就是秘而不宣,越是低调越好,哪里有锣鼓喧天,唯恐大家不知道似得。刘瑾……”

“可要花,也不容易啊,除了衣食住行之外,就是买宅邸了,偏偏这一年来,宅邸的价格,还算平稳,虽是略有上扬,却也不至于如从前那般一日千里。”

这倒并非是因为,王莽的新政,有多残酷,而是因为,这新政,十之八九,是一拍脑门决定的,他根本没有一群,真正去解决问题的团队,也没有一个调节社会矛盾,以及解决矛盾的方法。

每一个能优秀的飞行员,都能获得杨彪的赏赐……他娘亲自做的牛肉干。

这一生来嘛,叫的人都酥了。

一股浓烟腾空而起。

方继藩道:“自是陛下圣裁。”

这是朱厚照的专长,朱厚照道:“父皇,保定府、通州,还有京师,这三条铁路,都是儿臣规划的,由通州和保定府筹款……”

血液,还是自他的手腕处,涓涓而出。

公爵的脸上,在蒙上裹尸布的那一刻,那血如白纸一般的惨然。他张大着自己碧蓝的眼睛,可惜,那眼睛已经失去了任何的血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