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33章:珠玑咳唾

他,不再此界掌控之下,属于脱此界的人。

“原来,你就是绝王带回来了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眸子也一直都望着上官云端,听到他们的谈话后,突然一脸嘲讽地说道,“哈,先前便听说,两国联姻,夜阑绝把一个又傻又丑的女人塞给了绝王,今天一看,果真是如此。”

那个女人更是愣住,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所以,不知道说什么了。

他以为,这全天下的人,都要围着他转吗?

什么叫做,不管发生什么事,在他的心中,她永远是她呀?

她的声音,微微的提高,一字一字,都直直的击入百姓的心中,一番激情的讲词,一番感动心心的肺腑之言,让全场的百姓无不动容。

那些侍卫再次的愣住,不过看到上官云端一脸的坚定,还是不敢违抗她的话,最后留下了两个侍卫保护上官云端,其它的人都去帮忙了。

其它的人,也都是一脸的疑惑,谁都没有听说过这种比法。

真是太残忍了。

“皇上,竟然银子已经筹到了,还是快点派人去桐城吧。”丞相心中也担心着桐城的百姓,略带着急的望向皇上。

而现在,她必须要赶回王府,不知道王府中,等待她的又是什么?而夜无痕若是像上次那样突然回来,那她可就……这个时候,他可不能让凤阑绝有任何翻身的机会。

像这样的情况下,皇上,皇后都发了话了,凤阑绝竟然还问向上官云端的意思,似乎上官云端才是这儿身份最高的人。

而在这个时候,上官云端的脚,在她的椅子上微微的用力一蹬,她的身子便再也控制不住,直直的向前倾去,因为手是正向着上官云端的桌上的砚台的位置的。

夜无痕的眸子中,却是多了几分冷意,他是知道她的特别的,知道,她是一个有主见的女子。

然后微微的垂下眸子,开始对比,刚开始,他的唇角明显的带着几分轻笑,但是,很快的,他唇角的笑便完全的僵滞,那张原先带笑的脸更是慢慢的阴沉,甚至慢慢的变黑。

为她做嫁衣,而且还做的这般的完美,这般的特别,还要为她去祈福?

“恩,这样也好。”上官傲天自然明白的他的心思,微微的点头应着。

上官云端便与秦思柔单独去了房间。

而上官云端之所以知道今天那后门没有关,是因为知道每个月的二十五号,南宫燕会偷偷的出府,会特意的留着后门,这个,她是一次无意间从丫头的口中听到的,至于出去做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她不是八卦的人,更不会去刻意的打听。

“是。”那个侍卫再次恭敬的应着。

“丞相夫人,你可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呀?”几个夫人纷纷的望向丞相夫人问道。

他的话语再次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那些大臣的夫人们,也都刚刚进了阁厢院。”

看来,那侍卫也是极为的讨厌她,刻意的想让她离夜无痕远点。

“好了,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皇兄,你知道怎么做的。”蓝岚再次微微靠近蓝魅辰,低声了说道。话一说完,便自己先向前走去,这个时候,她留在这儿可不合适。

“希儿,好早呀,正好,皇兄刚要去找你,说是有话跟你说呢。”蓝岚走到凤忆希的身边时,亲切的说道,若是凤忆希,将来真的成了她的皇嫂,那她对她,自然不能太无礼了。

有人说,爱到了极限,便是恨,或者她也恨过他吧,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恨了,也不想再痛了。

“不会是清儿来索命的吧。”四夫人的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抖的,一张娇好的容貌,此刻却是一脸的惨白,双眸更是惊慌的望向黑漆漆的房外,似乎担心真的会有鬼魂来索命,只怕是坏事做太多了,心虚呢。

这原本就是她们事先商量好了的,若是李贵妃不说,或者皇上不会怀疑什么,但是李贵妃此刻故意这么说,皇上再将那前前后后的事情联系起来,自然会对皇后有些怀疑的。

夜无痕本来也想要去看看她,但是,看到这面前的情形,总要有一个人来收拾,而若是靠皇上,只怕这件事,永远都查不清楚了,为了上官云端,他就管一次闲事。

“她能够嫁给绝王,是最好的结果。”夜无痕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前方,喃喃的低语。

“我们,我们误撞到的。”其中一个人硬着头皮说道。

上官云端本就倔强,骄傲,听到老夫人的话,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她,上官云端岂能容人这般的羞辱。

“我只是实话实说,老夫人还是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值的了。”上官云端的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声音中似乎还多了几分轻柔。

“好,就这么办。”众女子纷纷的附和。

凤忆希突然感觉到有些委屈,鼻子有些酸,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她从小性格开朗,一直都是大家的开心果,而且,她也一直很坚持,很倔强,所以平时很少会哭的,但是此刻,她的眼泪却是差点流了出来。

若是他现在在皇宫中,倒是还可以再想办法控制太上皇,凤阑锐想到此处时,双眸突然的一闪,对,或者太上皇现在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

他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太上皇还没有清醒,那么他便可以利用太上皇来压制那些大臣跟凤阑绝,这个皇位仍就是他的。

从那以后,凤阑锐便极少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几乎天天待在王府中,没有人知道他在做什么,甚至有些人以为,他会不会已经……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密谋造反,控制了太上皇来夺皇位。

“凤阑锐,你生性多疑,永远不会相信任何人,包括一直帮着你的人。”凤阑绝的唇角再次微微的扯出一丝冷讽。

但是凤阑锐的身子却是猛然的僵滞,那原本狠绝的眸子中,似乎也快速的隐过了一丝慌乱。

上官云端只是呆呆的望着他,没有说话,因为,此刻她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随即上官傲天与老夫人也走进房间。

“呵。”那女子轻笑,那笑在她的脸上慢慢的绽开,让她更多了几分致命的诱惑,“正如你所言,她娶的是别人,不是我,不是吗?”

“恩,你说的对。”她的脸上的忧郁快速的隐去,再次恢复了她的自信,“这就说明,我还有机会,只有我,才配做绝的王妃。”

凤阑绝自然明白她的心思,看到她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无奈,突然紧紧的揽住她,微微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云端,还在想她的话吗?”

在那个女人的面前,他没有去解释,但是回到了王府,面对上官云端时,他还是想要解释,因为,他不想让她对他有任何的误会。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似乎刻意的提醒道,“李公子可要一个一个地看仔细了。”

叶寒的唇角突然微微的扯出一丝笑意,脸上再次多了平时那痞子的表情。

凤阑绝交剩下的事情交给了一起跟来的两个大臣,他已经离开京城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云端现在怎么样了,他真是狠不得立刻飞回去。

因为秦思柔没有名份,所以府中的人都喊她秦姑娘。

看到两个丫头进了南宫雪的房间,他的眉角微微的轻扬……

片刻之后,装扮妥当的南宫雪走了出来,走出房间时,她的脚步微微的停住,然后一双眸子慢慢抬起,慢慢的环视过四周,然后才微微垂下眸子,低声吩咐着外面的丫头,“走吧,去给母亲请安。”

树上凤阑绝眉头微蹙,一以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雪的身影,身影很像,而且刚刚她抬起眸子时,他清楚的看到了她那双眼睛,也很像她。

这儿的摆设本就简单,一字排开的四把椅子,全部被她们霸占,上官云端仍就站着。

二夫人愤恨的目光落在了上官云端的身上。

上官云端的脸上,是目瞪口呆的惊讶,一双眸子,似乎下意识般的惶恐的望向三夫人,刚刚拽了二夫人头发的手,似乎也是下意识的指了三夫人一下,然后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快速的收回手,害怕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那么你爱过吗?”上官云端再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但是却并没有追究她的口出不敬。

毕竟女人的情绪是最容易调动的,所以,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女人,只怕那个也是利用了这一点,而此刻,她也完全的可以利用这一点。

而此刻的蓝岚,却是怎么都笑不起来了,一张脸已经完全的阴沉,甚至还有有些惨白,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几分让人惊颤的怒火,身子似乎还微微的轻颤着。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后,眉头再次的轻蹙,虽然看不出太多的不耐,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生硬,不过,一双眸子还是微微的望向她,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昨天晚上不是刚刚见过了吗?”

“既然王妃是来看皇后的,各位兄弟,你们说,是不是要让王妃进去呢?”那个侍卫也随即问向其它侍卫的意思。

上官云端与凤忆希却是越听越是心惊,那个还真是谨慎,竟然连宫女与太监都不让随便走动,而且发现了还要处死,还好,她们刚刚没有冒然的进去,否则的话,只怕现在可能没命了。

只是走到太上皇的宫院时,却发现,到处都是侍卫,几乎把整个宫院都围起来了,这阵势,只怕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从这种种的迹象来看,今天要立的新皇,肯定不会是凤阑绝,若不是凤阑绝,那就绝对不会是太上皇的本意。

“皇嫂,让我去吧,你的身份特殊,这个时候,那人只怕正想法设法的想要抓住皇兄的把柄呢,万一到时候发现了你,肯定会用你来威胁皇兄的,但是我不同,就算被发现了,我可以说是去看皇爷爷的,他们也不可能拿我怎么样?”凤忆希突然望向上官云端,一脸坚定的说道,她虽然不太懂朝中的那些事情,但是这个道理还是懂的。

若是平时,母后知道他回来,只怕早就迎出来等了半天了?

因为心中的担心,他的身子微微的僵滞,揽着她的手也下意识的一紧。

上官云端的心中却是暗暗一惊,她也听说过关于凤月国的太上皇的一些故事,传言中,这位太上皇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当年凤月国的江山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上官云端虽然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还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他那只手满是折皱,但是却仍就修长,仍就宽大。

而他的唇角再次的绽开淡淡的轻笑,这次跟望向凤阑绝时不同,这次他的笑中似乎有着几分梦幻般的东西,似乎有着一种渴望般的希望。

然后转向皇上,顿时收起了对皇后的那种冷笑,一脸轻柔地说道,“皇上,刚刚的事情,可是大家都看到的,相信皇上也看到了,那个女人竟然当众害死了太上皇,皇上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饶了她呀,要不然,怎么向凤月国的百姓交代呀?”

凤阑锐也是微愣了一下,似乎也没有想到,凤阑绝会在这个时候请辞,毕竟,以前,全凤月国的人,都认定了凤阑绝会是凤月国的皇上,相信凤阑绝也早就已经把自己当成凤月国的皇上了。

上官云端微惊,微微的思索了一下,才明白了凤阑绝的意思。

“不必了,就先让他在王府中待几天。”凤阑绝却是快速的打断了隐的意思,凤阑锐现在对他可是有一百个的不放心,就算他们揪出了那个人,凤阑锐也一定还会再想办法派其它的人来。

“西域的毒?”叶寒微愣了一下后,不由的低声惊呼道,“对呀,我怎么没有想起这一点呢,昨天看到那个西域人,我就应该想到这一点的,西域的人研制的毒跟我们中原都是不同的。而且,我手中也有专门记载西域的毒药的书。”

无防,她会让丞相防不胜防,因为,她原本就没有想到通过正规的方式取的证据。

刚刚,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还正为王爷的举动感觉到奇怪呢,没有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这丫头就在他们面前中毒死了。

凤阑绝用内力,在那丫头的身上一拍,上官云端便看到,从那个小点中冒出了一根很细很细的针。

从这丫头被关押到宴会结束前,当时,并没有人离开过宴会,而且,也没有发现任何人有任何的异样,到底是谁计划了这一切?

那些侍卫,连连应着,随即相继离开。

而且,她进了密室后,也没有丝毫的废话,甚至都没有再跟凤阑绝打招呼,便已经开始为那丫头易起容了。

上官云端看到那丫头已经吓的一脸惨白,又不敢出声,生怕再这样下去,会直接的吓晕了过去。还好,那丫头还没有注意到地上那死去的丫头,要不然,只怕真的早就晕了。

“好,奴婢相信王妃。”那丫头似乎多了几分勇气,微微的点头应着,很显然是相信上官云端了。

“本王已经吩咐隐立刻找叶寒回城。”凤阑绝对于上官云端的事情,向来都是行动最快的。

所以,她此刻可以完全的肯定,她绝对不是宫女,绝对不是。只怕是易了容的。

她知道此刻她的已经没有别的选择,只能跟着她去大殿。

众女子正翘首以待,一个一个的都伸长的脖子望向门外。

还有依琴与流萧现在更是生死未卜,他们两人跟了她这么久,她已经把他们当成亲人一样的看待了。

流萧将这件情办成之后,应该可以更加的让那人相信南宫雪就是她。只有他把南宫雪当成了她,才不会再继续找她,她才算是真正的安全了。

南宫雄可是有名的老狐狸,自然听懂了凤阑绝的意思,王爷进了京城,没有进宫,先来他这南宫世家,是看的起他南宫世家,但是,却也不能太过张扬了。

凤阑绝轻笑,望向南宫逸时,眸子中,隐过几分赞赏。

他此刻应该毫不犹豫的相信,南宫雪就是她吗?

上官傲天听到夜无痕的话,身子猛然的僵滞,脚步也不由的停住,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像是灌了铅一样,怎么都迈不动。

他真不知道,上官凌雨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这,这怎么可能?”老夫人完全的呆住,上官凌雨一直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她没有见雨儿学过武功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一刻钟,两刻钟,拜堂的时辰过了,王府的大门仍就紧闭,没有半点的动静。

第二天,上官云端睡到自然醒,起来时,发现已经快到中午了。

上官云端随意的穿了件衣服,仍就将脸上伪装好,现在不同以前了,现在夜无痕已经开始怀疑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突然来她这儿,所以,她自然更要处处小心才行。

她认的出,那丫头是苏月情身边的……

月儿很快便端来了饭菜,看到那丫头已经离开了,不由的疑惑地问道,“咦,那丫头走了吗?那王爷?”

原本,在坐的,就没有人认为上官云端能够超过蓝岚,而如今上官云端的这种背法,更是让众人认定她是根本就接不出蓝岚下面的,所以才不得不重新背。

虽然众人此刻各有各的想法,但是却都不敢出声,生怕打扰了上官云端,整个大殿中,只听到的上官云端那不高不低的声音缓缓的流畅传开。

“奴婢也是一条命,岚儿总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而让那宫女丢了性命,就请皇上不要再追究这件事了。”蓝岚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轻柔,脸上也漫过几分轻笑,一脸和善地说道。

“皇嫂,我们不。”凤忆希本来就是那种极为刚烈的性子,不会平白的受委屈,更见不得她关心的人受到任何的委屈,听到皇上的话,便想要站起来拉着上官云端离开。

众人听到丞相与严大人的话,一个个惊的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这真是神速呀。众人听到她的话后再次的怔住,是呀,谁规定了女人被休后,就不能再嫁人了,就不能再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没有人规定,只不过是这么多年的封建思想,让她自己慢慢的养成了这种心理,便也愈加的让那些男人更加的过分。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唇角却随即多了几分异样的轻笑,她以为所有的人都跟她一样那般的与众不同,这样的话,只怕也只有她敢说的出口。

一时间,议论纷纷,都是对上官云端的赞赏,只不过短短的时间内,那些原本还极力的反对她进城,想要将她赶走的百姓们,便完全臣服于她了。

就算别人不管,母后总会管吧,他可是亲自写信给母,让母后准备的,他可是带着万分的喜悦写那封信的。

微眯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却随即快速的跃下了马,走到了上官云端的轿子前,将她扶了下来,随即将她揽进怀里,轻声道,“本王带你进宫。”

这人,还真是听到风就是雨了。

“我怎么了?”上官云端红唇微翘,故意装做不满的望向他,然后掰着手指说道,“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爱的……”

而此刻他们的后面恰恰跟来了一座轿子,轿子的帘子遮住,看不出里面的人。

“恩。”上官云端微微点头应着,去了凤月国,不管怎么样,都是人生地不熟了,还是带两个最信的过的人过去可靠。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太上皇病重,所以皇上与皇后都守在泰和殿。”那个太监小声的解释着。

“皇爷爷。”上官云端也柔声喊着,这个老人,她第一眼看到就深深的喜欢上他,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似乎还有着一种十分特别的亲切。

而且,太上皇说出这话的语气,听着似乎是否定,但是却有带着更多肯定的向望,或者是渴望,她真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平时凤阑绝便深得太上皇的喜欢,虽然没有登上皇位,但是却相当于就是凤月国的皇上了,而且,这凤阑绝又不是首子,只是排行第四,凭什么当皇上。

那些人,微微的惊住,似乎都微微的缩了一下身子,很显然还是害怕他的。

“凤阑绝,你嚣张什么,她刚刚杀死皇爷爷,可是我们亲眼看到的,她可是你带进皇宫的,按理说,也要制你的罪。”刚刚那位诬陷上官云端的男子,也就是凤月国的二皇上,再次急声说道。

只是,她如今突然打断了皇上的命令,只怕。

她的眉角微微的轻挑,脸上多了几分疑惑,不由的脱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你属狗的呀?”等到他的唇离开她时,她还微微的有些气喘,略略抬眸望向他,略带不满地说道,这个男人怎么还咬起人来了。

说话时,微微的抬起脸,想要望向他。

毕竟,她此刻的样子,跟以夜狐的身份出现时的样子相差甚远。

上官云端的脸色微沉,双眸慢慢的垂下,不去看他。

上官云端唇角微扯,汗,看来,她刚刚真的是太过紧张了,太过自做多情了,或者,凤阑绝根本就没有认出她。

但是现在,他却很清楚,她已经不傻了,所以,便更清楚,她此刻是故意的。

“啊。”上官云端听到夜无痕喊她的名字时,终于有了反应,猛然的抬头,一难迷惑的望向夜无痕,极为无辜,一脸天真的问道,“王爷在跟我说话吗?”

说真的,上官云端做的香囊真的不是一般的丑,她就不明白,一个人做了那么多的香囊,竟然没有一个好看的。而且还一个比一个丑,也难怪夜无痕不喜欢了。

这次,上官云端彻底的圆满了,好吧,她原本是想要吓退凤阑绝的,结果呢,却是被他给吓倒了。

“可是梦儿气不过,看看她那傻样子,凭什么得到绝王的宠爱,母后,你想个办法让她出丑,到时候绝王厌恶她,肯定就不会再选她了。”夜如梦一脸阴狠地说道。

想了一下,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然后慢慢的开口道,“对了,这么用膳实在太沉闷了点,不如大家来玩一个游戏。”

“恩。”夜如梦故做思索的想了一下,然后故意一脸兴奋地说道,“不如谁接不上来,就学小狗一样,在地上爬一圈。”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上官云端几乎都听快要听不到了,而此刻他的声音中,却没有了平时那丝笑意,更多几分郑重与严肃。

“是。”李勇的身子微微一颤,随即连连的应着。

太上皇微愣了一下,但是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就连脸上的笑都没有丝毫的影响,“太上皇祝你们和和慕慕,恩爱一生。”

凤阑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轻笑,带着她,向着新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