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41章:但求无过

凤阑绝不曾回答她,对于跟他无关的事情,他从来不会浪费半点的心思。

老夫人的身子微微的一颤,脸上更多了几分慌乱,不过却仍就不觉的自己做错了,再次争辩道,“她做出那样的事情,死有余辜,她还脸活在这个世上吗?”

如今,她被二夫人这一捏,才慢慢的醒了过来,一醒过来,便感觉到那撕裂的疼痛,刚要痛呼出声。

没有人知道,他的惩罚会是怎么样的后果,李勇等几个侍卫,都完全的惊住,心中也不由的为上官云端捏了一把汗,王爷这个样子,王妃只怕要惨了。

他既然将秦思柔留在身边,又对秦思柔那么的特别,为何却偏偏不给秦思柔一个名份,如今竟然还在为别的女人担心?

“那本王多谢绝王的成全。”蓝魅辰对凤阑绝的决定,倒是并没有丝毫的意外,只是,却也客套的说着感谢的话,只是望向凤阑绝的时,眸子中似乎有着几分了解,似乎已经猜到凤阑绝这么做的目的。

“皇兄,连你也是这么想的吗?”蓝岚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他,脸上似乎带着几分迷茫,难道说,她以前真的做错了吗?

蓝魅辰听到她的话,微愣,双眸微微的望向前方,唇角似乎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皇兄这次来凤月国,是来提亲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是来正式提亲的。”

“希儿,别只说皇兄与皇嫂的事,你是不是应该先给皇嫂介绍一下客人呀。”上官云端也微微轻笑的望向那个女子,轻声说道。

而上官云端对老人的态度,更博是了众人的敬佩。

“回太上皇,微臣年事已高,身体已经大不如从前了,所以,想要回乡下老家休养。”丞相听到太上皇的语气,便更清楚,凤阑绝与太上皇都已经知道了,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苦涩。

所以,既然丞相自己要求辞官,他就让他走吧,现在凤阑锐已经关入天牢了,丞相也没有什么危害了。就给他留一条活路吧。

衣衫一件一件的滑落,有她的,也有他,慢慢的飘落,叠合在一起,相依,缠绕,不再孤独,只有那无际的爱恋。

他以前跟她说的话,难道她一点都没有记住吗?

上官云端微怔了一下,心中多了几分委屈,这大婚之夜,他的女人找上门,她避开,为他们腾出空间,他还吼她?

上官云端微微蹙眉,这个女人真的很奇怪,从她出现到现在,她都没有离开过轿子,听她的言语中,她应该是爱着凤阑绝的,但是,为何见到了凤阑绝,却连轿子都不出呢?

“哦?不知道公主想要加上什么赌注呢?”上官云端眉角微挑,淡淡的说道,只是,眸子深处却隐过几分冷意,她自然知道,这个女人在想什么?

她的眸子直直地望向蓝岚,虽然此刻仍就带着几分笑,但是却让蓝岚的身子微微的僵了一下。

上官云端微愣了一下,却随即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桐城再次的受灾,不过,既然是让官府报上朝廷的暴乱,相必已经十分严重了,但是这个时候,却是万万不能镇压,那些百姓也是真的想反,而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

“你们那边,筹集了多少银子了?”皇上微微的扫了他一眼,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很显然,并不觉的他们能筹到多少银子。

上官云端直接的进了房间,发现那暗中跟踪她的人终于离开后,她才换下了自己包袱中的衣服,离开了大牛的家。

这下好戏是真的要上场了。

一个数字,可以是碰对了的,也可能是他事先告诉她的,但是若是她接下来,写出后面所有的数字,那么那些人就无话可说了。

上官云端走的很慢,众人的眸子都纷纷的望向她,看着她一步一步的移动,心下暗暗着急,毕竟她能不能写出这答案,也是事关他们的。

不过。前面的一些,他都看了,没有错的。而看到她那般自信,想到她平时的睿智,应该是不会错的……

那些侍卫倒是挺聪明的,知道去直接的找一些管家来。

皇上为何会惊成这样,难不成,难不成,她写出的答案与那些管家算出来的都是一样的?

“好呀,还是皇嫂最好。”凤忆希高兴的差点跳了起来,而一张小脸上更是毫不掩饰的欣喜,一个很单纯的丫头,喜怒全写在脸上。

凤阑绝暗暗摇头,这丫头真让人头痛。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只能怪老夫人自己太过盛气凌人了。

上官云端抬眸,望向她,唇角微启,轻声笑道,“女人间的秘密。”

只是,平时南宫小姐对主子可是一点都不好呀,特别是南宫雪,每次见了主子,都狠不得杀了主子般。

“王大人去了,自然就明白了,王爷的为人,各位大人还信不过吗?”隐微微一笑,轻声回答道,只是,却没有正面的回答他的问题。

上官云端装做什么都不知道般,慢慢的跟在皇上的后面,进了王府。

他的唇角狠狠的抽了几下,突然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他!夜无忧,聪明绝顶,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夜无忧竟然被一个傻子骂做笨蛋?!

只是,只有了解她的人才会明白,此刻的她,是多么的危险。

但是,他却一直坚定跪在外面,他也知道,凤阑绝不可能因为同情他面放过留如絮。

凤阑绝的办事效率向来都很高,而且,他会用人,也相信人,所以,朝中的一些琐碎的事情,都交给那些大臣去处理,并不会事事亲自去管。

蓝岚惊愕中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在皇兄的心中,是喜欢着凤忆希的。

她的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有着明显的恐惧,却又似乎有着几分不甘。只可惜,她再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啊!”房间内几个女人纷纷惊呼,都是一脸的恐惧。有几个胆小的,双眸还下意识的望过四周,毕竟是深更半夜,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谁都知道,这皇宫有雪凝的,除了皇上就只有她与李贵妃的,如此一来,岂不是也把她扯进去了。

柜子下面的上官云端更加的着急,上官凌雨这一出去,若是没有人发现她的异样,那上官凌雨就真的要上花轿了。

不,她死了以后,肯定会被发现吧,毕竟尸体会变臭的。只是那时候,她不敢想了。

“什么事?”上官傲天双眸微沉,突然开口说道,他知道李妈是真心疼爱云儿的,这般着急,一定是为了云儿的事情。

当凤阑绝的手,快要握向她的手时,上官凌雨的身子突然微微的一斜,向着一边倒去。

“皇上,这件事,就由你来说吧。”太上皇却并没有回答,而是转向皇上,低声说道。

若是雨儿真的能够被绝王选中,那可是前所未有的荣幸呀,到时候,上官家的地位就非同小可,不要说是在夜阑国,就是在整个天下,都没有人敢小瞧上官家了。

这绝王可是全天下所有女子梦寐以求的男子,谁都想要嫁给他,今天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个机会,她们绝对不允许任何意外的发生。

叶寒对上秦思柔投过来的眸子,看到她仍就没事般的样子,心中更多几分懊恼,不由的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凤阑绝的心再次紧紧的悬起,为何这么久,她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她的脉搏正常,呼吸也极平稳,但是他却仍就忍不住的着急。

这一刻,心很痛,真的很痛,是那种让他快要透不气来的痛,这一刻,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因为心痛而死。

“毒,我毒?哼,那个女人才更毒,从小到大,爹爹就只爱她一个人,不管有什么好的东西,都给她,现在,凭什么,好的男人也都要一个个被她抢走,我不甘心,我甘心,我得不到,我也不会让她得到,很好,上天有眼,那个贱人已经死了,死了,你们一个个再爱她都没有用了,她已经死了,哈哈。”

她这话,就跟刚刚凤阑锐所说的一样。

“其实,你应该找一个好女人,成家,然后有自己的孩子,有一个幸福的家。”上官云端真的很感动这个男人的真情,但是,却也不想他扯的太远了,不由再次轻声说道,想着把他拉回到她的问题上。

“你放心吧,她没事。”上官云端轻声说道,这么好的一个男人呀,为何偏偏爱上二夫人那样无情的女人呢。

“就算玉儿说了谎,也不能证明,那些人就是玉儿害死的,尚书大人不觉的自己言之过早,证据不足吗?更何况,刚刚那画像那么多,玉儿一时间,看不清楚也是情理中的事情。”丞相毕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此刻已经明显的处于被动,却仍就一脸冷静的据理力争。

“是呀,本公子刚刚看了那么多画像,有些眼花了,没有看清楚。”

“丞相说这话,可有证据?”凤阑绝的唇角突然的绽开一丝轻笑,不怒反笑,声音中此刻似乎也没有了刚刚的怒意,也带着淡淡的笑意。

众人都是一脸的不解,不明白他此刻所谓的好是什么意思,更不明白,这个时候,绝王为会还能笑的这般的灿烂。

他突然记起了什么,微微的推开了她些许,然后一只手伸进怀中,拿出一样东西。

叶寒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微眯的眸子中隐过几分危险的冰冷,才再次开口慢慢的说道,“那人可能知道,凤阑绝并没有碰过云端,造成云端假怀孕,是想让凤阑绝误会云端。”

当然,南宫雪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上官云端特意吩咐的,让南宫雪慢慢的环视四周,就是为了让那人看到南宫雪与她有几分相似的眼睛。从来引起他的注意。

毕竟,上官云端的傻可是众所皆知的,进了王府,她更不能让人看出丝毫的破绽。

就连凤阑绝都被她震住,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出面,而且还是这么强大的气场,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她的不同,这一次却还是再一次忍不住的为她惊住。

上官云端发现,今天在场的多半都是一些女子。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后,眉头再次的轻蹙,虽然看不出太多的不耐,但是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生硬,不过,一双眸子还是微微的望向她,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昨天晚上不是刚刚见过了吗?”

蓝岚的脸色再次的一沉,她原本也在猜测着先前是上官云端那话可能是在说谎,毕竟,据她的了解,凤阑绝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女人。“先进宫。”上官云端被自己脑中的想法惊出了一身冷汗,来不及多想,便急急的喊道,此刻,比起那皇位的问题,她更担心太上皇的安危。

所以,他们肯定不知情,问了也是白问。

“既然王妃是来看皇后的,我们拦着也没道理。”

那两个宫女本来就十分的害怕了,如今突然被人捂住了嘴,拉住,更是吓的全身发抖,想要喊,只是嘴巴被捂住了,喊不出声来。

而且,她现在,最重要的是弄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后一直在宫中,可能会知道一些消息。

“母后可知道,太上皇是想要立谁为新皇?”上官云端再次一惊,竟然连皇后的自由都限制了,不过好在,他们没有派人守住皇后这儿。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似乎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太上皇离开的消息。

“啊,天呢,绝王怎么会带回这么一个狠毒的女人呀。绝王你这是什么意思呀?”另一个男子也附和着说道,此刻,他们目标,虽然看似是针对上官云端,但是实际上是针对凤阑绝的。

上官云端一直没有任何的反应,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太上皇,自始直终更是没有说一句话。

不为别的,只为能够看到她这般开心的样子,只为了让她能够有一个愉快而放松的心情。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便揽着上官云端向着王府走去,众人纷纷的愣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呀,玩的有些累了,连丞相大人都不见?

他研究的太过专注,竟然连凤阑绝跟上官云端进来,都没查觉。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说道,“我是害怕,她给的毒跟你身上中的毒,或者会有那么一点细微的不同,但是只要有一点的不同,到时候,药不对症,谁都不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还是这般‘温柔’的威胁!

还真是一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

让这么一位特殊的人物来给她当手下,她可受不起呀。

“请问李公子看的什么书?”上官云端神色未变,再次紧跟着问道,对李玉的话,似乎没有丝毫的怀疑与质疑。

上官云端握着匕首的手微顿,不过仍就停在她的面前,贴近她的脸面,望向她的眸子微微的轻闪,静听着她的回答。

那人很显然不可能靠近这密室太近,但是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密室里的情况,而且,就连密室外的这几个侍卫,只怕都不知道密室内事情的进展的情况。

凤阑绝是何等聪明之人,而且又是十分的了解她,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遂配合着她说道,“谁说她已经死了?”

当然,上官云端不知道的是,某人早就做了最全面的准备,不管她发生任何的意外,都会轻易的解决。

上官云端微愣,好吧,她不得不承认,这个女人的确够厉害,在皇上的面前,竟然能够如此的沉稳,而且皇上都没有开口呢,她竟然先抢了先。

这绝王比传说中的更优秀。

“啊。”随着一声惨叫声,众人便看到一股鲜血快速的涌出,原本已经够惨的上官凌雨痛的身子微微的缩着,但是因为手筋,脚筋都断了,所以连蜷缩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虎不发威,还真的当她当病猫了。

只是你了半天,却并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可是,皇兄。”凤忆希微愣,随即有些着急地喊道。

“流萧,张府的那些房契与地契都拿到了吗?”上官云端见到流萧便直接问道。

南宫雪的这双眼睛,与他印象中的那双眼睛,真的很像。

很显然,她们是得到消息而来的。

她此刻不想为上官凌雨求情,因为她知道,若是不废去上官凌雨的武功,那将永远是一个隐患,她就算嫁给了凤阑绝,去了凤月国,这儿总还是她的家,她总还要回来的。

“你?”上官傲天气结,这个女人真是无药可救了。

这话,也真亏她说的出,上官凌雨差点害的她没命,她还要为上官凌雨求情?

这个房间可是刚刚死了人的,小姐难道一点都不害怕吗?

而凤忆希似乎对上官云端很有信心,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兴奋的光亮,暗暗的为上官云端加油。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那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背的比她还要流畅?

上官云端却突然伸手按住了她,示意她不必着急。

此刻,所有人的眸子都直直地望着上官云端,专注的听着上官云端的背诵,此刻比试的结果已经出来的,众人只是想要知道,上官云端到底能够背出多少?

凤阑绝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几分欣喜,按她所说的,那么她现在已经爱上他了?

说真的,她很喜欢这样的气氛。

迎亲的队伍,终于再次向前行进,慢慢的进了京城,而那些刚刚围在城门口的百姓,都随即跟在迎亲队伍的后面,欢迎着王妃,众人一传十,十传百,不过片刻的时间,上官云端已经成了全京城的风云人物。

“放心吧,我以后也会自己小心,像上官凌雨那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我会自己保护自己的。”上官云端自己明白他的心意,但是却也不想让他太过分心,低声说道。

“本王不是那个意思,本王只是担心……”凤阑绝看到她神情间的微怒,不由的急急的解释道。

前面坐在马车上的凤阑绝与上官云端却并没有注意到后面的轿子,此刻,两个坐在马车中,说说笑笑,他的笑声,时不时的传出来,而她的笑意,也伴着他的笑声传开。

月儿微愣了一下,似乎还刻意的望了一眼上官云端的唇角,然后才轻声道,“小姐说的了也对,那就先不喝了吧。”

上官运端的身子微微的一僵,中了毒?她中了毒?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全身,似乎一下子被抽干的力气,竟然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上官云端的心中却是暗暗一惊,她也听说过关于凤月国的太上皇的一些故事,传言中,这位太上皇可是一个不简单的人物,当年凤月国的江山就是他一手打下来的。

因为,当今的皇上与太上皇实在是一点都不像,没有一点太上皇的气势。

凤阑绝看到太上皇的表情,惊住,皇爷爷这一生经历了太多,太多,所以,已经没有人什么事,能够让他惊讶的了。

他跟在皇爷爷身边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见过皇爹爹有过任何失态的情绪,而且,皇爹爹平时除了对他,几乎都没有笑过。

“你,你?”太上皇的唇不断的轻颤着,一只手,微微的伸出,想要伸向上官云端,而此刻的他,似乎没有了刚刚的那份虚弱,似乎多了几分活力,一双眸子也真正的亮了起来,而脸上也微微多了几分血色,也可能是因为太激动了。

太上皇突然反握住了上官云端的手,很紧,很紧,紧的不像是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更不像一个重病虚弱的老人。

一个能够让绝儿动心的女子,绝对不会是一个平凡的女子。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