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43章:一日并命

“噗!”

只见一柄战刀抛飞起来!

“师傅,我,我的丹田,还在逐渐变大中!”滕青山开口道。

雅园!

“青山,见过武长老。”滕青山一躬身。

青雨却是哼一声:“真是懒!看我哥,我刚起床,我哥就在打拳了!”

三人便一道离开住处。

单膝跪下奉茶!

从各种书籍上看,地位最崇高的无疑是‘禹皇’和‘秦岭天帝’,那二人都是统一天下过。而且武力都冠绝天下。而没有统一天下的无数高手当中,只有二人,能与禹皇、秦岭天帝比肩。

“嗯?”关绿有些疑『惑』,还是步入滕青山的大帐,大帐内随意环视一眼随即盯着滕青山:“有什么事?难道,解释你今天上午为什么早回来?”此刻滕青山穿着新的外衣,胳膊上的伤外表也看不出。

关绿深吸一口气,才问道:“这赤鳞兽鳞甲,你哪来的?”

“吼~~~”赤鳞兽在那愤怒的咆哮几声,最后只能离去。以它的智慧,它明白,它虽然刚刚蜕变,可是距离它的巅峰还有距离。如果它体内蕴含的火属『性』能量够多,那就不会吐出一口火焰就疲倦了。

“论威力,这白『色』火焰,比之碧寒潭的蛟龙吐出的黑『色』寒气,估计很接近。不过那蛟龙可以接连不断地喷出,我跳下山崖,那蛟龙还发泄地吐寒气。显然,那寒气,蛟龙不在乎!”滕青山推断出来。

关统领盯着滕青山,咬咬牙,最后——

在九州大地上,许多人都认为‘黑火灵根’虽然奇特,可是却远不如‘黑火灵果’。这就大错特错了!黑火灵果蕴含的是‘神’的能量,可以增加人的‘精气神’中的‘神’,令人的‘神’变得强大,更容易踏入先天。

“嗯?好硬!”这黑火灵根外皮很硬,一咬破,里面的肉质却很嫩,入口即化,一股炽热的力量瞬间涌入喉咙中,滕青山不管三七二十一,连咬两口,而后连根须一口嚼碎,吞下了肚。

“这股能量就是强,以我的身体,承受还是没问题的。”历史上,可没人因为吃黑火灵根而死的例子。

自从实力不断提高,滕青山已经很久没有查看,自己下坠所能承受的极限高度。

滕青山二话不说,先将黑火灵根揣在怀里,这可是最重要的。

“哈哈……原来那战刀不是你的兵器,难怪这么弱!连我几枪都接不下!”滕青山愈加兴奋,“来吧,司马庆,你的兵器呢?”

不管是用腿,还是用拳头,一样爆发出那么多先天真元,威力应该相差无几。

“黑火灵根,哼。”银发老者冷笑道,“这一次老夫没料到那赤鳞兽竟然藏在火岩浆的下面。否则,我要这黑火灵根干什么?不过……没有黑火灵果。这黑火灵根,也算没让我老夫白跑一趟。”

那瞳孔表面的透明隔膜,能轻易承受如此高温。完全不同于人类的眼睛,不但能适应高温,还能在黑暗中,却像白昼一样视物。

还有肉香味,不过他们还好,只是部分小伤。

九道刀光亮起,可同时就是闪电般的枪影!

名列《地榜》第九的超级强者!

“可惜,一代高手就要就此丧命。”看到这一幕不少人暗自叹息。

“逍遥宫的人,好惨。”滕青虎唏嘘看向远处十余丈外的一群人,“他们最起码死了四五十号人吧。”

“杀死他们!”

“冀鸿,奉劝你一句,还是乖乖转身回去。”秃顶老者左右手各持一柄短刀。

“杜老九!”冀鸿有些恼怒。

“统领大人。”滕青山、关绿都看向冀鸿。

滕青山可不想就这么回头,那黑火灵根他是势在必得:“最好能现在动手,如果冀鸿不同意,那夺取黑火灵根,我只能暗地里进行了。”

冀鸿脸『色』一沉:“青山,关绿,我们走!”

古世友急躁地要追,可是那些人都不怕死地拦截过来,这些马贼都是亡命之徒,一个个手段也阴狠。或是用石灰粉,或是扔暗器,甚至于不顾『性』命地缠住他们。即使是《地榜》高手,面对这些马贼精英不顾『性』命拦截,速度也是受到影响的。

傍晚,滕青山一大群人正在山脚下吃饭。

“你先带我去,如果真的有黑火灵果,秘籍我给你。”古世友说道。

汩汩~~

古世友、肥胖中年人站在秃顶老者两侧。

“嗯……”滕青山站在一处岔口,耳朵仔细听着,跑步声正是前方传来,可他前面却是崖壁。

他却不知道,那精瘦汉子已经成了赤鳞兽的腹中餐了。

其实那点冲击力,滕青山完全可以单臂硬接,可如果滕青山硬接,滕青山自己没事,那精瘦汉子估计会被活活震死。只能用这等柔和手段。

“那洞『穴』里面,可有黑火灵果?”滕青山直接询问道。

峡谷中除了黑甲军的人,竟然还有两个普通武者。

“老杜。”滕青山一惊。

“有说话声音?”

就在三人聊着的时候。

“青山,咱们找这么久了,那个赤鳞兽到底躲在哪啊?上万人找,都找不到。连黑火灵果也找不到。”滕青虎无奈说道。

……

……

在这么多武者中,高手也有很多。一个个都认真观看着,上千人竟然一下子变得寂静无声。

这两招,在滕青山手里已经活了,仅仅这两招,几乎可以说融合成一招。让司马峰难受地要吐血,那种别扭感觉,他从来没遇到过。

轰!

“铁衣门到了,连归元宗也来了。估计过不了多久,远些的青湖岛人马也会过来。徐阳郡的小门小派,怎么跟人家争?”

滕青山可是从小在大山里长大,不过关绿却没有在大山里生存的经验。

必须等到成熟那一天,才能采摘。

“滕都统,在下贾梁!听闻滕都统大名,想要和滕都统比试一番!”秃头青年脸上有着一丝傲气,这秃头乃是徐阳郡‘秃鹫帮’少当家,更是秃鹫帮如今第一高手,打遍周围百里地,无一人是他敌手。

对这种挑战的,滕青山懒得理会。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不屑看了一眼少当家‘贾梁’,对这种年轻人,懒得理会。

“这你就错了,你们可知道,昨天那徐阳郡火焰山一带,传出消息,有赤鳞幼兽出世!而且还在一个叫‘金家庄’的庄子里吃人。被不少武者发现,一路杀到火焰山里呢。那只是一头高近一丈的幼兽!知道赤鳞幼兽现世,意味着什么么?”那名年轻武者得意道。

独臂男子却是身体微微一颤。

滕青山至少拥有《地榜》实力,一个《地榜》高手,在争夺黑火灵果时候,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关统领,明天一早就出发了,还是早些歇息。”滕青山转头看向冀鸿。

朱崇石一看天,太阳此刻也不毒了:“青山,看样子,没多久天就黑了。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客官,里面请。”小二立即热情迎接过来。

“他们发现,原来有一个吃人的怪物!”小二压低声音道,“那怪物,一片漆黑!一闪就没了,唯一看到那一幕的武者高手,也没看清楚,那怪物长得啥样,他只知道,那怪物一闪,一个人就被吞掉,没了!”

滕青山从窗户一跃而下,很快来到马厩处,在马厩处足足有九名黑甲军军士在看守。黑甲军的战马,那极为贵重。在外行走,都是有专门人看守。

在堂屋中央,两名高大汉子躬身喊道。

外界可不知道你宗派内有哪些天才,他们只看《潜龙榜》。

夜『色』朦胧,一名名武者都静静等待着。

“黑『色』怪物,哼哼,能瞬间吃掉一个人。如果那小子没撒谎骗我,估计黑『色』怪物,应该是个妖兽!嘿嘿,我逍遥侯行走天下,还没看过妖兽呢。今天得好好见识一下。”段侯嘴里嘀咕着。

“黑『色』怪物!”

“怪物?应该是妖兽!而且,应该是实力不算太强的妖兽。如果这怪物,实力能赶上碧寒潭的蛟龙,恐怕根本不需要怕人类,要偷偷『摸』『摸』的!”滕青山身形如同闪电,激『射』向喊声传递的方向。

别的人都追不上,可滕青山,却清晰看到那庞大黑影,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虽然远,可借着这微弱月光,以滕青山的目力,依旧可以看到。

那金家汉子拳头紧握,脸『色』难看。

这练武场上,那铁衣门高手‘靳涛’也听到滕青山和段侯的谈话,当听到‘全身通红’的时候,靳涛脸上『露』出一丝狂喜:“全身通红?这……这难道是赤鳞兽?对!关于赤鳞兽的记载,在赤鳞兽年幼的时候,就是黑『色』的!等赤鳞兽成年吞了‘黑火灵果’,鳞甲才会变得全身红『色』,才会有三丈高!”

可是段侯的实力他清楚,他在追杀赤鳞兽时候已经受伤,绝非段侯对手。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能伤赤鳞兽的神秘高手‘秦狼’。

而是——

“青山,你杀了孟田,那,你也是《地榜》高手了啊。相信新的《地榜》,就有你的名字了!”朱崇石赞道,旁边的杜洪也惊喜道:“都统大人,你现在年纪轻,能名列《地榜》,那也能名列《潜龙榜》啊,同时名列两榜,那,哈哈……你可是咱们归元宗第一个啊。”

飞刀速度之快,孟田脸『色』微微一变。

可他们都只是穿着软甲,怎么斗?

……

滕青山不惊反喜:“终于能看到能立足《地榜》的高手,真正的实力了!”

“孟老死了,是被黑甲军都统滕青山所杀,而一百名杀手只有十三名还活着。”那老者说道。

这可是六月酷暑!此刻又是下午,热的要命。

低温,滕青山可以承受到极低地步。

“前面怎么回事?”朱崇石有些惊讶。

不管是高手杀人,还是野狼豹子吃人等,不可能没点声响,甚至于一点血迹都没有。

这个帮派,就是朱崇石麾下的人马。原来朱崇石海外闯『荡』的同时,也命令心腹建立了这马贼帮派。

“青山,这是我的结拜兄弟刘虎!二弟,这位,可是归元宗黑甲军的都统滕青山!那可是名列《地榜》的高手,这一次,你哥我如果不是青山兄弟,怕是几年在海外,都白吃苦了。”朱崇石介绍道。

……

“掌灯吧!”孟老淡然道。

“轰!”

滕青山回头一看——

……

滕青山冷笑道:“别想着灭口,我如果想逃,你这些人,根本拦不住我!识相的,乖乖让路,让我等离开,否则……哼,我黑甲军大军压来,将踏平你们帮派。”滕青山每一句话都蕴含内劲爆发。

只听得一阵重响,在马贼阵营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个铁铸的玩意,足有半米高,那锋利的尖刺,对着奔跑过来的战马。

“呼!”滕青山从战马上一跃而起,整个人仿佛利箭弹『射』向前方,在落在地上后,便大步朝马贼方向冲去。

他重重跌倒在地,心里还不敢相信。

滕青山一声暴喝,在天地间回『荡』,冷厉的目光扫向周围,那些马贼们完全被惊呆了。连黑甲军军士、车队的护卫们、朱崇石他们都震惊得看着这一幕。

“他们不敢杀我和孩子,可毁掉或者抢夺掉我的货物,却还是敢的。”朱崇石眉头一皱,“如果货物被抢夺走,那等到十年期满,我成为家主的可能『性』估计只有两成。”

是徐阳郡北部官道上的一个客栈,在它的南边、北边六十里内,都找不到另外一个客栈。

滕青山索要这笔银子,并非是为敲诈:“刚进入徐阳郡没多久,我们车队,就遇到这么一伙强大的马贼帮派!徐阳郡地大物博,要走出徐阳郡地界,最起码还要六七天功夫。如果今天不狠狠惩罚这伙人。一旦传出去,估计其他马贼团伙也会抱着侥幸的念头,即使抢劫不成,也不会受到惩罚!”

从滕家庄赶到宜城,连半个时辰都没需要。

“小雨,抓稳了。”滕青山低声道,随即高声喝道,“出发!”

“青山,现在你可是最年轻的都统了,等过个十年半年,冀统领退位,咱们第一领统领的位置,你很有希望啊。”

“各位,今天晚上,我在揽月楼摆宴,到时候,大家可得赏脸。”滕青山朗声道,顿时周围响应声一片。在黑甲军中滕青山人缘不错,这时候,大家乐得捧场。和这位前途无量的都统拉近关系。

旁边的滕青山,见诸葛青和自己妹妹青雨,见面就很投缘,不由很是高兴。随即便看向诸葛云:“小云,这是我妹妹滕青雨,我这次将她从家里带过来。不过在黑甲军,女人太少,都是大男人。所以,我想……能不能让小雨她加入归元宗,成为归元宗的弟子呢?”

滕青山心里是很乐意好好闯『荡』一番的,至于自己妹妹小雨,在不久前,青雨已经加入了归元宗。不得不承认青雨的天赋很不错,修炼内劲秘籍仅仅七天,体内便产生内劲。虽然无法和一些当天就能练出内劲的天才比,可毕竟青雨十四岁了。

而滕青虎见状,咧咧嘴转头看向门外。

而在九州的西方,那就是沙漠之地,偶尔也绿洲,也有西域诸多小国。

“嗯。”朱崇石也郑重点头。

一名赤『裸』着上半身的光头汉子走出堂屋,他的胸口有着两道狰狞的伤疤,此刻,他不满地看向这精瘦独眼男子:“小四,你说有肥羊?一般事情,让手下兄弟们做就是。”

六十年过去,这朱童拥有了无尽家财。

冀鸿嗤笑道:“这办法,挺蠢的,那朱童,就不怕有一些宗派,『插』手他家的家主之争,暗中支持某一个儿子?”

“那七八十名护卫解决容易!我麾下兄弟们,调遣五百名弓箭手,两轮弓箭,就能灭了那些护卫!”大当家皱眉道,“最麻烦的还是黑甲军那二十三人!连人带马,一个个都披着重甲。刀剑难伤,要杀他们,损失的兄弟绝对不少。”

“大当家,做了?”独眼汉子眼睛一亮。

黑甲军军士们都开始冲洗重甲。

“朱兄,那血石坡下的确藏有马贼,而且,藏的马贼很多很多。我无法确定数量。但是……为了安全着想,咱们还是绕道吧。”滕青山说道。

“你直接学《烈火五式》,难度大些!不过我亲自教你,问题不大。”滕青山很有信心,“你听劲的能力,很不错了。估计再过几年,你就能达到人枪合一地步。”滕青山年幼时,很容易就达到人枪合一。

无论是《天涯行》,还是《烈火五式》,亦或是虎拳等,都是滕青山教他的,虽然滕青虎和他是表兄弟,可却有师徒情分。这武功一道,不分年龄,达者为师。

“都统大人放心。”四人都笑了。

这刘三爷笑容满面。

这李二,是某大商行的一个小头目,一般滕家庄购买矿石等,都是和李二购买。旁边滕云龙笑道:“青山,这消息还是李二他刚刚告诉我们的,刚才一笔生意,这李二可仅仅收了我们八成银子,其他两成可都免了。”

父亲主意已定,滕青山也只能应允。

滕青山五人都心热起来。

至于第三统领‘臧锋’和第四统领‘关绿’,那都是诸葛元洪的亲传弟子。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滕青山是有这个职权,可须知,这黑甲军每半年就一次招收新人,实力弱的百夫长,照样被淘汰变成伍长。所以,现在即使自己捧表哥,也没用。一切要靠表哥自己努力!

“还嘴硬!”冀鸿脸『色』一冷,“如果是为宗内,你何必一路跟踪那个苦工。直接在山上,在那胡童搜人的时候,你直接命人将那个苦工搜身,不就成了?还需要一路尾随,到山下再动手?你一声令下,五百黑甲军!别说那三四个一流武者,就是一百个一流武者,面对五百黑甲军冲杀,都要溃逃!”

这后天巅峰高手,九州大地上千万计,难以计数。

“统领大人,对这胡童,我们该?”万凡祥也询问道。

第二天天一亮,滕青山便命令黑甲军军士开始仔细搜紫金矿区,其他四位百夫长,也协助滕青山,让麾下军士帮助滕青山。

“滚。”白崎急得右手一挥,将这两名兵卫给震飞到一旁去,随即白崎立即一屁股坐下来,猛地一撕自己的右腿裤子。

哗啦!

“什么!”滕青山和白崎二人看得脸『色』一变,只见白崎整个右腿都鼓起来一圈,整个都是乌黑乌黑的。

因为滕青山修炼的‘核心’,就是对身体的控制,在前世的时候,滕青山就能控制气血流动,控制心跳减缓等等。如今,滕青山对身体控制更厉害,无论是肌肉、皮膜、骨头、五脏六腑等,滕青山都能控制。身体能瞬间长高几寸,或者矮掉几寸。

白崎那苍白的脸上阴沉的很,目光更是阴毒,再也不复过往的潇洒。

“废物!”坐在床上的白崎猛地直起身子,愤怒的喝斥道,“你们两个不认识,难道不会画?弄出画像,给我去查。查出那个小子,还有那个银发人,以及那胖子的身份。快去,给我查出来,抓到他们几个!”

紫金矿区的苦工们,开始被审问,一个个被审问。凡是有人说出,哪有通道,连接到黄金矿区,不但不惩罚,还奖励一千两银子!

“嗯!那麻烦老杜你了。”田单点头。

当即滕青山他们几人就分工,杜洪亲自带领十几名黑甲军精英,马不停蹄赶往江宁郡城。而滕青山他们四位百夫长,这开始认真调查,紫金到底是怎么被偷带出去的!

滕青山也皱眉。

矿区各处已经点燃起了火把,有的地方则是烧着一堆堆篝火,大量的兵卫、黑甲军军士们认真巡逻着。而滕青山本人也是在紫晶矿区内,一栋宽敞的石屋外面。这石屋,就是滕青山在铁连山的住处。

“那置之死地而后生!那股绝望中又有着一丝希望的意境……”滕青山正琢磨着,这一个多月来,滕青山将《烈火枪诀》的八十一招拆解融合,归纳成五大意境,如今已经创出了四招枪法。

枪头一刺入树干,便产生爆炸声,那需要两人环抱的树干直接出现了一个骇人的大洞,碎木片子肆意『乱』飞,这棵大树眼看着开始震颤起来,似乎时刻会倒掉一样。周围的黑甲军军士们吓得一大跳,一个个连小心戒备。

这一天,清晨。

一群苦工们彼此议论着,正排着队,一个个接受‘搜身检查’,然后才能离开矿区。

施展出轻功,白崎仿佛一阵风迅速的靠近那李老三。

“哼。”白崎一脚将那李老三尸体踢到一旁,而后长枪在李老三右腿上一划,顿时将裤子划破开一层,隐约看到,扎在李老三小腿上的布袋,这布袋已经有了裂缝,一粒粒碎紫金正『露』出来,紫『色』光芒,动人心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