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49章:指东骂西

“公主,那现在?”白容听到她的话,脸色微微的一沉,若是那样,这件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不过,却也不像孟千寻跟她的娘亲一样那么的像。

“白容,再加一条,侮辱公主,让尚书大人一并处理,告诉尚书大人,本公主会亲自去检查结果。”孟千寻唇角的轻笑慢慢的淡开,云淡风轻的望了那马车一眼,那神情极为的随意,轻松。

只是,她突然想起了一边的宝儿,宝儿虽然现在才只有一岁,但是却是发育的早,若是不小心,把她吵醒了,就不好了。

心中也是暗暗好笑,看来这小丫头,还真是生怕打扰了他们,心中也不由的多了几分怜惜,这丫头真的是懂事的很呢。

床幔掀开,床上的一切便迎入了眼眸,只是,此刻,床上只见略显凌乱的被子,却根本就没有小宝儿的影子。

“是,是我。”李逸风自然听出了她声音中的疑惑与怀疑,遂再次连连地说道,不过,他也并没有催促她,只是静静的等在外面。

“恩,父亲本来就一直在催着我成亲,发现了这件事情,自然不会善罢干休,非要闹着进宫提亲。”李逸风此刻倒是没有注意到孟冰的异样,只是慢慢的说道。

李老夫人今天快六十岁了,当年,他跟李老爷子成亲就比较完,先前的孩子,因为意外,去世的,后来经过了几年,又生了李赢,所以,虽然李赢只有三十几岁,但是两老也的确是老了。

在皇浦王朝提的亲,那么当时会不会就是千寻?

他若真的想要跟北尊王朝对立,那他也绝对占不到丝毫的好处。

便让那丫头出去了。

“你小子还在这儿做什么,你媳妇正在房间里等着你的,你还不快点回去?”李老爷子看到仍就坐在房间里,明显的有些魂不守舍的李逸风时,眉头微蹙,略略提高声音喊道。

更何况,他也知道,李赢向来疼爱逸风,不管什么事情都是顺着他的,他要什么,李赢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会帮逸风得到的。

对于这一点,她只是用来安慰老头子的,她觉的,那种可能性不是很大。

“逸风,听说那北尊王朝的公主条件不错,人长的漂亮,有聪明,不是说,当今皇上生病,把朝中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这个公主处理,听说,她处理的还非常好。”秦敏儿也忍不住的问道,就是因为听到了太多关于这个公主的传说,都说这位公主太过优秀,太过特别,所以,他们才觉的,李逸风可能是喜欢上这位公主了,决定娶她了。

若仅仅是逸风喝醉了酒,这么点小事情,用的着瞒着他吗?

只是,就在那个宫女的惊呼声起,还没有落下时,便见,花断尘突然的便紧紧的抱住了前面的那个风情万种的男人。

原本,大多数的人,都觉的,肯定是那个人男人故意的来捣乱的,都猜想着,也极有可能是有些人看不惯他向公主表近,所以才故意的找人来整他的。

“花公子,你快放过我,这儿这么多人,看到了不好。”那个男人一边的挣扎着,一边有些懊恼地说道,“虽然我是清令馆的人,但是,我也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还望花公子自重。”

不过,他在说出此话时,眉头似乎下意识的微蹙了一下。

不由的怒火中烧,望向他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冰冷的杀意。

其它的时候,他根本就没有见到她。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北尊大帝根本就不相信。

“站住。”就在夜无绝走到他的身边,要经过他们时,他突然冷声喊道,那声音冰冷中却明显的带着几分紧张,而显然此刻的他是担心的,或者应该说是害怕的。

花断尘还真够小心的,就算快速的移动时,揽着孟千寻的手仍就是收的紧紧的,而嵌在孟千寻的脖子上的手,也没有丝毫的松懈。

“给他看。”这个时候,北尊大帝倒是极为的配合,慢慢的开口说道,虽然那声音中有着太多的冰冷与愤怒,但是毕竟还是同意了的。

一双眸子微微一转,看到站在花断尘的面前,拿着一张纸的侍卫时,心中更加的明了。

孟千寻听到李逸风的话,也是惊的目瞪口呆,脸上也顿时满过无法控制的沉痛,唇角微动,喃喃地低语道,“李逸风,你说的是真的,父皇他,他真的?”

若是父皇真的因此出了事情,她肯定不能原谅自己,若是因为她,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父皇就不会病发了。

故意的欲言又止,那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的。

秦敏儿觉的,李逸风真的是求错对像了,李逸风现在求老夫人,还不如直接的去求老爷子呢。

“现在,开始第二场的比试。”白容再次的高声宣布道,说话间,双眸似乎随意般的望了夜无绝,心中暗暗的为他担心,着急。

孟千寻没有惊呼,也没有反抗,刚刚的惊吓也全部的消失,因为,她感觉到了那熟悉的几乎刻进了她的心中的味道。

她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

“为了我的夫君,作弊算什么呀?”孟千寻双眸微睁,说的那叫一个理真气壮,那叫一个天经地意呀。

“只是,当初本王不在你的身边,辛苦你了。”夜无绝看到她一脸的欣喜,虽然知道她心中是真正的高兴,但是想到,她生宝儿,教宝儿的辛苦,心中便不由的多了几分心疼。

她竟然这般的对他,那他一定要知道不断的戏弄他的结果。

而且,他们现在是合作的关系,关于那件事情,还要靠她的计划,所以,花断尘想了想,还是把她带了回去。

“什么?”李老夫人听到他的话,却是猛然的惊住,纵是她平时极为的沉着,此刻也是被彻底的惊住了。

竟然不是冰儿那丫头,而是北尊大帝刚找回来的公主?

李逸风愣了愣,呵,这还让他坐下,看来老爷子的心情应该不是很坏呀,那刚刚那声怒吼应该是装出来的吧。

他是何等精明之人,那双眼睛,更是经过了千锤百炼的,那怕是有一点的细微的神情变化,都不会逃过他的眼睛。

若是她答应嫁他,他可以立刻娶她,一刻都不会等,便是关键时,他知道她根本就不可能会答应他呀。

这怎么可能呢?

他连自己的骄傲都可以放下,连自己的面子都可以不顾,那么,还有什么事情是他做不出来的呢?

“放心吧,本王自有分寸。”夜无绝的脚步微微的顿住,回眸,望转她,淡淡一笑,轻声说道,他虽然生气,此刻胸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但是他还不至于完全的失去了冷静,这个无耻的男人,还没有那个资格,让他完全的失去理智。

外面,花断尘暂时的已经没有了时间,可能是应该无话可说了,也可能是心虚了。

她就算不能原谅他,也不用找这么一个人来害他吧?不少字

如今北尊大帝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她是错愕的,也是意外,而且,心底深处是有着几分排斥的。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早上的时候还是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的生病了呢,而且,刚刚她也为他检查过了,的确是如同雪太医跟李逸风所说的,真的是旧疾。

这一辈子,他要的不多,只不过就是能够跟她在一起,只想一家人可以开心的在一起,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会坚持。

只是,这病来的太突然,太意外。

“你呀,明明可以跟千寻说明的,但是却偏偏用这样的法子,让千寻误会了你,若是你不是突然的生病,千寻现在只怕都不会原谅你。”李灵儿微微的摇头,但是脸上却多了几分心疼,他永远都是这样,为了自己的在意的人,可以做任何事情。

说真的,他也很想知道,到时候千寻会怎么答复,怎么处理。

而当孟千寻慢慢的走到了龙椅前,坐在了那只属于皇上的位子上时,所有的人都惊的目瞪口呆,一个个都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

所以,她的尊贵是天生,就算那些人的心中还有些没有承认她,但是她的身份明摆在那儿,是谁都无法改变的。

孟千寻的双眸微沉,脸上多了几分凝重,其实明天她答应了皇上以后,便去了书房,了解一些朝中的事情,也看到了关于明城的事情。

所以,皇上对那边的事情,肯定不了解,更何况,父皇为了找寻娘亲,对那些事情的基督更是不够。

现在派他去,是在试探他,还是真的相信他?

毕竟,她刚刚这话可是说的太过意味深长的,只有贪官,或者跟贪官一起同流合污的,才会为贪官开脱,他们若是这个时候反驳她的话,那就很突然被定为为贪官为开脱了。

可见那人是如何的用心,如何的认真,也足以证明那人对公主的心意。

那时候,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若是今天换了其它的男人,那怕就是皇浦拓,他都不会有丝毫的担心。

搬进来?!

“这是什么?”夜无绝心中思索着,手已经下意识的伸出,拿起了那些字条,打开,望去。

她不想让夜无绝误会,不想再因为那个男人,而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那个男人,跟她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至于他听到关于她的事情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孟千寻的心中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她觉的,夜无绝也是真正的爱她的,应该可以接受她的一切的。

而,她知道,若是不将那件事情告诉夜无绝,夜无绝的心中肯定会一直都有隔阂,一直都放不下。

“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夜无绝却是微微一笑,一脸肯定地说道,他对她是绝对的相信的,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绝对的相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比如说,向前,还有一些其它的朝代,向后,也同样有很多其它的朝代,而我以前是生活是一个你所不知道的朝代中。”孟千敢这般闯入她的书房的,可是没有几个人。

“这儿是御书房。”孟千寻的眸子只是望了他一眼,便慢慢的转开,声音中也带着几分冷意。

他跟她之间的一切都结束了,所以,他此刻表现出来的那份惊喜实在是太过可笑,而且也太过讽刺。

“我知道。”只是,他听到她的话时,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并没有丝毫的在意,更没有任何的自觉,反而继续的走进了房间里。

“不过,下次你若是有公事禀报,请先让人通报,得到本公主的首肯才可以进来。”孟千寻微微顿了一下,再次冷声补充道,她不想给他任何的误会。

他了解她吗?真正的了解过她吗?

真的是可笑,不是吗?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用夜无绝做借口,骗他?

首先,这早朝的时间就不会耽搁的。

所以,两个人此刻跪在地上,不断的发着颤,头更是极力的垂着,那声音中更是满满的害怕,或者还隐着几分绝望。

“公主,早朝的时间就快要到了。”虽然此刻一脑子的疑惑,刘公公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事情,再次小声的提醒着孟千寻,而且,神情间也更多了几分小心,他突然觉的服侍公主比服侍皇上更难。

此刻,孟千寻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更有着让人不敢违抗的严厉。

不过,现在大将军说要弹劾他,还是让他有些意外,他做事向来谨慎,可以说是滴水不露的,怎么会让大将军捉住了把柄?

“这件事情,皇上身体恢复时,自然会处理,如今朝中的事情这么多,已经够公主忙的了,大将军所提的事情,还是暂时的放一放吧。”只是,丞相大人却是再次的压了下去,就是不想让孟千寻处理这件事,很显然,丞相大人对这件事情,应该是知道一些内情的。

而孟冰顺便也抱起了宝儿,想给他们留一些两人独处的时间。

她可是夜无绝的王妃呀,而且,他也知道了,她怀的其实是夜无绝的孩子,那么,为何还要发出那样的昭书,为她选驸马呢?

“算了吧,你就别在这儿添乱了。”孟冰也略带懊恼的瞪了他一眼,别人不了解情况,他还不了解吗?竟然还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正如皇后所说的,皇上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皇上可能无法处理朝中的事情。”李逸风也随着李灵儿有些委婉地说道。

“皇上,公主,刚刚大公主说小郡主不见了,正在到处找、、、、”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快速的走向前,沉声禀报道。

孟千寻此刻自然也顾不了太多,急急的跟着进了房间,不过,却仍就叮嘱侍卫,快点去找到宝儿。

而外面的孟冰跟夜无绝赶到大殿时,皇上与孟千寻便已经离开,那些大臣也都纷纷的出了皇宫。

“公主,刚刚皇上突然生病。”一边的侍卫看到孟冰,恭敬的向前禀报道。

她一定要想办法医好父亲,不能让他的以后的日子中都在病痛中度过。

孟千寻心中微动,原先冲进大殿时的那种怒火便完全的散去了,心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暖意。

孟千寻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这样的后果,她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以前只是懊恼父亲瞒着她下了那样的昭书,心中生气,根本就不想去管那么多,但是此刻,那些大臣当着她的面一一的说出,让她根本就无法逃避。

“来人,传朕的旨意,取消招亲的事情。”而此刻北尊大帝竟然当众下了圣旨,让人去宣布取消招亲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