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58章:囹圄生草

毕竟侯费也只有三次进入传承禁地的机会,浪费一次就少一次了。

青护卫青『色』长棍陡然化为一道青『色』虹光,秦羽只感觉那道青『色』棍影仿佛光线折『射』一样,两三次诡异的变幻就到了自己的眼前,秦羽只得飞退。

“费费。”秦羽脸上绽放出惊喜,但是脸『色』瞬间大变。

秦羽毫不怀疑这个声音的话,能够『操』控堪比恒星体积的‘宇宙碎金流’的人,要杀他的确轻而易举。比如……将秦羽扔进宇宙碎金流,估计会当场死亡。

“第二种方法,便是利用秘法控制那‘清心风’,那清心风便会受控制将你包裹起来,让你不受宇宙碎金流攻击,随后清心风会直接飞入内部,你自然就安全了。”

秦羽这时候惊异看向四面八方。

“蛮乾大哥,刚才你和牛魔皇传讯,有结果了吗?”秦羽追问道。

小黑?

秦羽无奈一笑道:“没办法,现在要等牛魔皇回来,我还是在姜澜界中静修比较习惯。啊,对了。”

秦羽只能赔笑。

秦羽看向史信三人,他能够感觉到史信的心意,这些神兽当然渴求自由,即使是血龙敖无虚,也和秦羽立下约定到神界就还他自由。

看清楚此人样貌,赫然正是消失无踪的禹皇,相比较于过去那个稳重的禹皇,如今的禹皇气势凌厉到极点,整个人宛如战刀!

“秦羽兄弟,以你的名声,请牛魔皇帮忙应该不是难事。”蒙闳又传讯道,秦羽听了不由一笑,看来如今秦羽的大名的确是值钱了。

他只是问建立传讯密阵花费多少,这石峰却说了那么多。

“仅仅一战啊……”

秦羽不好意思一笑。

二十年了!

敖无虚看着禹皇,不发一言。

十六条血龙,任何一条血龙的实力都有敖无虚的三成左右,只是比八级仙帝略微弱一些而已,只听得一声声惨叫,十六位仙帝就消失不见了。

秦羽看着敖无虚的背影。

屋蓝点头安慰道:“你明白就好,说实话,我根本没有在乎过那个逆央,以他的心『性』要度过神劫?哼,有五成概率就不错了。”屋蓝有着对逆央仙帝的不在乎。

“秦羽,无虚和也瞿的战斗力,你也不大清楚,我还是仔细来告诉你。”屋蓝脸『色』有些严肃。

虽然禹皇、玄帝联手奈何不了姜澜界,可是也不能小视二人的攻击力。

八级妖帝的妖识,绝对可以覆盖一个星系的范围。

“好久不见。”一道心念传音在秦羽心中响起,秦羽注意力集中到向自己打招呼的那人……黑瘦的男子,如同一个少年一般。

七人。

显然这四大妖帝似乎也明白他们自己的定位,很是听话地到了一旁。只是这四名妖帝从来没有靠近过另外三名妖帝。

“一万?”

“不是仙魔妖界的?”秦羽惊讶起来。

“对。”屋蓝点头道,“在说这个之前,我必须让你明白一件事情。这个无边的宇宙,实际上有许多的空间,有的空间等级高,有的空间等级低,有的空间则是等级相等,属于平行空间,这点你明白吗?”

屋蓝在一旁解释道:“他们空间,主要分为两大族群,一为恐龙一族,一为人类一族。恐龙中分为霸王龙、飞天龙……等各个种类。至于人类,和仙魔妖界差不多。”

“禹皇,禹皇……”秦羽心中尽是混『乱』。

小山体积急剧减小。

禹皇仙识,仔细地检查着每一点『液』体水珠,禹皇却不知道‘姜澜界’已经被秦羽变幻成了一颗『液』体水珠,禹皇仔细辨析着,脸『色』渐渐苍白了起来。

“逆央仙帝,过去我还没认为他多厉害,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在死前将这青禹仙府防御弄到寂尽天火也烧不掉的地步,佩服,的确是佩服。”

然而秦羽忘记了。

固体颗粒,为绿『色』。

承受过一次攻击,秦羽对姜澜界的防御已经有了底。

如果景皇剑中能量散发开来,足以毁灭一颗星球,但是这些能量现在是聚集在一起。

姜澜界依旧丝毫无损。

禹皇脸『色』有些难看。

“禹皇,逆央仙帝即使死了也比你强,他制造的青禹仙府,你休想破得开。”秦羽的声音从绿『色』颗粒中传了出来,这使得一群仙帝都看向绿『色』颗粒。

任凭外界天崩地裂,秦羽也不会多管,如今的秦羽就是一心在修炼。

禹皇拉着白衣女子的手,朝锁元炼火阵的地方飞了过来。

整整九个时辰!

秦羽的仙识却没有在意这四大妖帝,他的仙识完全聚集在另外三个妖帝身上。第六十四章 禹皇的怒火

“知白,木延,你们速来。”禹皇的声音在知白仙帝,木延仙帝脑海中响起。

在仙魔妖界还有不修真的人?

“人呢?”木延疑『惑』看向任何一处地方。

分析一次,没有发现秦羽,禹皇脸『色』苍白起来。

分析第三次,禹皇脸上猛地红了起来。

秦羽点头。

但是秦羽并没有询问,他只是静静听着。

此次地宴会,秦羽是什么都没吃,但是知道了不少东西。

至于神器战衣?

秦羽能够感应到禹皇、雪天涯的实力,可是青帝等人他却看不透。

龙皇被青帝、红衣女子这么说得脸上难得微微一红,随即连忙道:“秦羽,你还不知道这位叫什么吧,我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飞禽一族的超级高手凤凰倪皇!”

“晚辈见过倪皇前辈。”秦羽忙说道。

那女子一身紫『色』长袍,头发盘起,自然散发着雍容高贵的气质,脸上的笑容让人感到这个贵『妇』人很容易接近。

“破!”

“呼!”

秦羽感应到行动受阻,冷哼一声。

“何人在我冰风宗撒野。”一声冷喝响起,如同由玄冰构成的战衣包裹在一名高洁的美女身上,那女子正站在秦羽左方数十米处。

“大言不惭。”羽梵仙帝冷声道,“我看你也是仙帝级别高手,不忍你千万年苦修一朝尽失,如果你将事情说清楚,我还能做个和事人,让你和玉清子的恩怨消除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