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160章:安忍阻兵

追上这一队队伍,燕岚勒住马缰绳声喊,“前面可是大长公主?”

掌柜的一愣,也考虑到自家公子声誉,“这……”

谢芳华看到最后一行字,伸手捂住脸,在眼眶里忍了许久的泪水终于崩塌,泪流满面。

谢芳华点点头。

“你为何当时不下山?”秦铮有些郁郁。

英亲王妃早已经收拾妥当,见二人来到,笑着说,“我也有好些日子没进宫了,今日跟你们一起进宫。皇上给了我一个好儿媳妇儿,我不去谢谢怎么行?”

谢芳华点点头。

谁做夫婿,看的是她那颗为之跳动的心。

卢雪莹觉得有理,也没别的办法,只能点点头。

,还是忠勇侯府的小姐,无名山虽然被她毁了,但是谁又能查出与她有关?的确没什么可怕的。是他紧张了。

“这个丫头乍眼一看是令人骇其模样,但是容貌却是万里挑一。”皇帝亲手给忠勇侯倒了一杯茶,对众人询问,“你们这时再看看她,是不是除了脸色白些,容貌极好?怕是这南秦京城挑不出来几个这样的样貌。”

皇帝面色微微一变,左右相和监察御史、翰林大学士齐齐露出惊异的神色。

“妹妹,你还进宫吗”谢墨含下了马车,看着谢芳华的模样有些心疼,他觉得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急急要见她最后一面,定然是有什么话说给了她听。

“看起来薄弱的地方,才是误区。”谢芳华摇摇头,对二人道,“你们没去过无名山,没待过无名山的炼狱。所以,对机关之术,虽然通透,但却不彻底跟解。这里,应该比无名山的炼狱缔造,死生之间,先死后生。当该是上面。”

孙卓恼怒,“等着京兆尹来破案?这里没有人,只有你在,是不是你杀的我祖父?”

那二人闻言疑惑地看去,仔细看了半响,摇摇头,看向谢芳华,“匕首都是正中心脏处,没有什么不同。”

“你帮我煎药?”听言眼睛一亮。

秦铮走进了小厨房,一屁股坐在谢芳华坐的位置上,对她伸出手。

谢芳华看着他,燕亭他们又来?做什么?

“公子!”听言本来在正屋侍候客人茶水,闻言立即跑来了小厨房。

听言闻声立即出来挑开门帘。

“喂,你们三人小心点儿,可别总是做这副呆样子,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仔细秦铮兄发恼,他的听音被他护得跟宝贝似的,可不是谁都能盯着看错不开眼睛的。

“你们喝,我看着!”秦铮道。

秦倾刚踏出秦铮的视线,便胆子大了些,快走两步,来到了谢芳华面前,将她拦住,仔仔细细地看着她。

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片刻后,又看了她的样子,叹了口气,对英亲王妃道,“娘,这是小产了。”

“糊涂”英亲王妃怒喝,瞪着他,“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瞒着左相府就能瞒得住?你以为你媳妇儿醒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会坐得住不回家告状?左相和左相夫人只这么一个疼宠的女儿,由得你包瞒作践?”

如今短短数日,自然是没办法肃清整个谢氏。看来待回京之后,要加速对谢氏的整顿了。

不多时,那小童回来,对秦铮道,“楼主说这就起。”

“江湖中人生活在太平盛世下,丝毫不知道感恩戴德,日日只知道打打杀杀。可恨!”秦倾忿忿地骂了一句。

郑译和王芜对看一眼,也齐齐点点头,开口劝说秦倾。

本来回京不必经过小镇,但是众人都没用早饭,所以,刻意多走了三里地,前往小镇用饭。

大长公主想了想,后怕地说,“我们幸好早一步下了山,这若是我们也在山顶上?会有什么后果你们两个可想过?都先坐下。”

“就算一百条人命,你是个手无寸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质女流,去了能管什么用?”大长公主低喝。

“住口!”大长公主“啪”地一拍桌子,怒喝,“你只是梦魔了一时醒不来而已。丽云庵的任何事儿,都跟你没关系。”话落,她道,“现在就跟我回京!”

二人离开后,大长公主叹了口气,对金燕和燕岚问,“你们还吃得下吗?”

半个时辰后,一局棋还是完好地摆着,没动一个子。孟棋也舍不得地离开。

二人齐齐回头,小泉子气喘吁吁地说,“皇上请你们再回去一趟。”

小泉子只能住了嘴。

秦钰摇头。

“王妃说得对,芳华身体不好,怕皇上和您知道了担心她。”李沐清道。

二人刚要给秦钰见礼,秦钰从窗前回过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二人道,“免了。”

“臭小子,你少跟我装蒜!别告诉我华丫头怀孕了,你不知道?”英亲王妃竖起眉头。

“可惜了韩大人这么一个刚正不阿的官员。”英亲王妃惋惜地说,“竟然就这么死了。”

侍画侍墨玉灼连忙跟上二人。

看到军营就在眼前,玉灼悄声对侍画侍墨说,“今天好奇怪,没有截杀。”

“什么线索?”秦钰立即问。

永康侯吓得脸一白,面色大变。

“有何不敢?”秦钰挑眉,对吴权吩咐,“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城后,会和父皇说。”话落,补充道,“我带来的所有人,包括月落都留在这里。”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qux6vs。v。vte8。srtcut5792425这是地址,辛苦亲爱的们每天坚持投票了,么么~ ~ ...一顿红烧鳜鱼,谢芳华吃得多,谢云澜剥鱼刺的时候居多。到网

他的语气已然从堂妹、芳华妹妹,简短到芳华二字了。

大约过了一盏茶,早先跟着谢云澜那小童抱着一个暖炉和一个暖水袋来到了西跨院,春花、秋月迎了出去,他将暖炉和暖水袋交给二人,什么也没说,便离开了。

谢云澜回了自己的院子后,进了屋里,房门便被从里面紧紧地关上了。

“这有什么委屈这是对谢氏六房的保护,我阖府上下,都该谢皇上安排御林军来相护。”明夫人道。

“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全调出来,将整个皇城围住。”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要出手,就要除个干净,杀个彻底,铲个不留余地。就先将南秦京城的水搅起来,我安排谢氏暗探,你安排月落带着隐卫,一个为引,一个助杀,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能抓几条鱼,现在立刻动手,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谢芳华坐在火盆旁,一本一本地将卷宗扔进去,脸色被火光映照,明明灭灭。

秦钰脸沉了沉,“管好你的女人吧,能不能保住命还是个未知数,还有闲心给人牵红线。”

“当时法佛寺失火,牵连了谢氏长房,永康侯府。不过,在墨珠未找到以及无忘大师尸体失踪后,这事情便搁置了,后来皇叔处理了谢氏长房,这件事情不被提起了。”秦铮道。

秦钰笑了一声,揉揉眉心,“我到宁愿我是他。”

一般这个时候,都不会有客人在没打招呼时登门到访。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来的突然,去的莫名。

右相府门口一众人面面相耽。谢芳华喝了一杯水,觉得心里好受了些。

“因为,您和兰姨在将金玉兰搬出去时,应该是仔细地注意了它,所以,如今看到它突然打了个骨朵,所以才会十分肯定原来一定没有骨朵。您虽然对每一盆花都小心呵护,但有时候,难免也有疏忽的地方,毕竟上百盆花,哪个花突然长出一株芽,哪个花突然开花了,您也不见得都记得那么清楚。”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没说话。

“来人!”英亲王妃大喝。

谢芳华没说话。

秦钰挑眉,“你的意思是”

谢芳华点点头。

“朕不盯着你,你死了的话,我有多少百姓又什么用我这个九五之尊坐着有什么意思”秦钰也怒了。

“是,小王妃,奴才一定乖乖的听您和小王爷的话。”小橙子立即激灵地表态。

“不去!”谢芳华摇头,她没心情。

掌柜的谦虚地笑,将一件件首饰摆出来,递到了谢芳华和秦铮的面前。

    里面弥漫出浓郁的血腥味。

    她心中一时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赵柯顿时失了声。

    还是他一直就是这副样子,还是今日她来到他身边,他故意使得赵柯和他共同在演戏。

    春花和秋月看着谢芳华出来,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谢云澜闭上眼睛,默不作声,周身上下有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

秦铮回头瞅了谢芳华一眼,语气不阴不晴地道,“难道孙太医给你开的药有睡觉的药?让你一觉睡到了这个时候?自古拜师都是徒弟等师傅,你是第一遭让五个师傅等了你一个时辰的徒弟。”

谢芳华心思一动,向外看了一眼,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玉辇内,秦钰吩咐小泉子,“去查荥阳郑氏的二公子。”

一行人进了相府内院。

英亲王妃、大长公主对看一眼,也都退出了门外。

进了会客厅,众人落座后,秦钰还没开口,右相夫人便哭着跪在秦钰面前,“请皇上做主,臣妾和碧儿走得好好的,那郑孝扬突然纵马冲过来,差点儿掀翻了马车,臣妾待要问问是何人,他一鞭子就打了过来,碧儿如今这副样子,您知道,女子容貌最是重要,这等刁民,求皇上绳之以法,以儆效尤。否则以后有人争相效仿,天子脚下,岂不是人人要无缘无故被挨打破相了”

管家闻言抬起头,见已经死在桌案前的右相,顿时骇然地爬到他身边,“相爷,相爷……”

小泉子立即道,“管家不知道永康侯夫人要生,先跑去了太医院,扑了个空,才转去了永康侯府。”

谢芳华抬步走了进去,便见金燕立在正中央的位置,低垂着头,脸色一片平静,而秦钰站在窗前,侧着身子,即便只是看到一张侧脸,但也极其明显地看出其脸色阴沉,心情极差。

秦钰转向她,又气又怒,“你够了!我不喜欢你,你便要用这个方法让我愧疚吗我告诉你,你太小看男人了,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无论你做什么,也不会让我喜欢。你做了有何用牺牲自己又有何用白白牺牲,我不会念你的情。”

“他能谋什么无非是让我不能大婚而已,总不能杀了我。”谢芳华冷笑一声,“换人易容成为我进宫,在外人的眼里,那也是我进了宫。那个代替我之人若是不能在皇宫里制衡秦钰,只能被他牵着鼻子走,那么,无论他筹谋什么,也许就真的成了。”

“秦铮这时候应该也能得到消息了。”谢云澜抿了抿唇说。

“恭喜老侯爷”秦钰见到忠勇侯,含笑恭喜。

秦铮嘴角一勾,愉悦地道,“今日狩猎,碰到了左相府的卢小姐。”

秦铮笑了一声,听不出什么意味,“崔意芝在京中晃悠了几日,如今算是谋了一份大差事儿。”

刚出了屏风,便被秦铮一把拽住,拉着她往炕上走去。

翠荷刚要开口,谢芳华摆摆手,她噤了声,跟着谢芳华出了房门。

吴嫦娥,秀才:每个月都想抽月票,可是抽来抽去都是评价票,我这手气也太不好了,这不有了月票就给情送来了。

秦铮有些郁郁,“好,那就睡吧。”

谢芳华点点头,伸手推他,“你先披衣下床,让人……”她有些不好意思,“抬水来沐浴,总不能这样穿衣服。”

谢芳华透过红色的帷幔,见他身姿秀雅地站在窗前,满室红色,映着透进来的阳光,他美好得令人炫目。这就是她的丈夫呢……

秦铮上前一步,跟着她一起坐在了墙下,后背靠着围墙,紧挨着她,漫不经心地说,“我不是与你说过了吗?当年,我拿弹弓打掉了你头上的朱钗,后来看着你那镇定的小模样,便觉得有趣。再后来,我跟踪你出了京城,本想看看你要做什么,没想到你是要混入皇室隐卫,我本来也觉得有趣,可是不查之下却被秦浩所害,险些在乱葬岗丧命。从那时候起,便记住了你,再也忘不掉了。长久积攒下来,竟然成了执念。不将你娶到手,不罢休了。”

“小姐,您醒啦?”侍画、侍墨立即上前。

谢芳华继续道,“滑脉的话,就像有一排气泡,或是一个个小珠子依次经过你的手指,速度极快,一个接着一个,跳动十分有力,你的三指都能清晰的把到跳动得很欢快的脉象。”

“正好是到时辰了”英亲王妃转过头,对英亲王笑着说。

大婚,礼成,从今日起,从这一刻起,他们就是夫妻了

满堂宾客亦是一怔。

高兴,挥手吩咐开席,同时吩咐外面流水宴摆了出去。

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屋门口,秦怜已经带着一堆宗亲姐妹们等候。见二人来了,欢欢喜喜地让开门口,请二人入内。同时,又是一箩筐地恭贺道喜祝福的话奉上。

谢芳华对脸皮二字算是又有了重新的认识,一时无言。

“兵符和先太皇遗诏,相当于我手中攥了一壁江山。”谢芳华嘲讽地笑了笑,伸手推他,“你虽然不想要南秦的江山,但是始终对你的皇祖父和皇祖母抱有尊敬爱护之心,永远也不会忍心他们守护下的南秦江山变成片瓦无存,是以,你一直筹谋,为的就是护住南秦江山。”

谢芳华伸手打他。

谢芳华面色平静地看着他,见他虽然气怒,但到底是忍着没再发作,继续道,“既然燕亭是你的儿子,他的性情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这些年被永康侯府内宅的老夫人和永康侯夫人以及永康侯爷您禁锢性情干涉自由行事的事情你更是该比谁都亲眼目睹过。就算不因为昨日在宫里皇上下旨给我和英亲王府的铮二公子圣旨赐婚让他伤心的话,他早晚有一日也会成为那挣脱笼子的鸟飞出去。”

“等等!”谢芳华想起什么,喊住他吩咐道,“派人去谢氏六房,将明夫人请来作陪。”

“是我未来岳家!儿子清楚得很!就怕爹您不清楚这里是哪里,所以,儿子觉得有必要提醒您。你磨磨蹭蹭地不下车,若不是想回府,就痛快点儿。您没看到我媳妇儿身子骨弱,还等在这里吹冷风吗?”秦铮丢下一句话,大踏步往府里走去。

秦铮对他的怒火不以为然,“既然你不改口,那么侄儿也只能让您一直不快了。”

那笑太监立即扒开了那死士的脚趾。

如早先那王财一样,很快青岩便将人带了下去。

左右相点点头。

青岩利用掌风,将那片衣角吹到了秦铮的面前。

秦铮将那片衣角递给就近的法佛寺主持,“你来看看,这是不是无忘的衣角?”

秦倾也是好奇,闻言立即凑近普云大师和法佛寺主持身边,将二人僧袍仔细地看了一遍,恍然道,“远远看着是一样,但是果然不同。”

谢芳华了一声“请进”,示意侍画、侍墨将人请进来。

谢芳华慢慢地点

“我猜想应是被人下过手,而且下手的时间应该是二十多日前,但是应该是未曾除尽,有余下的人不敢在隐山再待,挪了地方。”言宸道。

“皇上啊,三皇子、五皇子一直看守皇陵,虽然你们兄弟一直以来不和睦,但是也不该不顾念手足之情,说杀就杀啊,若叫天下百姓得知,同根兄弟相残,何以为政?”柳太妃和沈太妃又哭道。

秦钰依旧拉着谢芳华同坐玉辇,除了永康侯留在皇陵处理三皇子、五皇子之事外,文武百官随扈回京。

到了芝兰苑后,只见崔荆和谢云澜在院中下棋。

青岩退了下去。

秦铮不解地看着她。

只一句话,她连出手拦的力气都没了。

比她想象中的要厉害!

谢芳华心下一紧,和着这么多年来,言宸这位未婚妻终于来算账了吗?

“他倒是没得罪我!”齐云雪摇头,看向谢芳华,“只是他似乎对我未婚夫甚是好奇,暗中派人查他,而数日以来,查出了不少东西。这些我倒不在意,毕竟他查出来的东西再多,也不事关于我。”顿了顿,她话音一转,“只是他想将自己的妹妹许配给我的未婚夫,只凭这一点,我就能要了他的命!”

谢芳华看了端坐的英亲王妃一眼,缓缓跪下身。

“是个标致的小姑娘,可惜了。”英亲王妃叹息一声,“看起来年纪和我家的怜姐儿一般大,却随着戏班子四处飘零。”

秦铮点点头,醉眼虽然有些迷蒙,但有几分认真,慢悠悠地道,“她不会说话,跟在我身边也不会如山雀一般叽叽咋咋惹我厌烦。这年头哑巴虽然好找,但是这样乖巧的哑巴可不好找。孩儿这些年一直缺一个近身侍候的人,不如就她吧!”

英亲王妃瞪了他一眼,对下面跪着的钱班主和气地笑道,“钱班主,既然这混小子找你买了人,银票你就收下吧!本来不该要你的人,但是难得这小子开窍想寻个贴身侍候的在身边,做娘的我也只能依了他。你可不要见怪。”

谢芳华看着他。

谢芳华闻言走到门口,打开门,只见春花、秋月都在外面,她低头对二人简略地吩咐了两句。二人应声,齐齐地下了楼。

“来了?”秦铮连顺子也没起,随意地问。

只是她有些事情还没做!

谢芳华揉揉额头,就知道瞒不住他。不过倒也没什么可瞒的,李沐清在胭脂楼寄养了庶弟庶妹的确是让她意外,她也没有料到他会在胭脂楼。点点头,“嗯!”

即便跑死了两匹马,可还是晚了一步,渔人关已经变成了南秦的地盘。

谢墨含亲自带着人处理城中一切事宜,一日夜的时间,才打点妥当,真正的安置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