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我的未来被你照亮 > 第3章:明光烁亮

挑开门帘,秦铮倚在椅子背上闭目养神,偏响的阳光倾斜着从浣纱格子窗射进来,打在他的脸上,侧脸的光影斑斑驳驳,使得他清俊的菱角有一种深邃和难测,她脚步顿了一下。

这时,那掌柜的走进来,对谢芳华恭敬地一礼,“芳华小姐,我家公子刚刚传了信来,请小人转告芳华小姐,让小姐在这里再休息半日,等等我家公子。”

“原来是藏锋宗师。”谢芳华恍然,“我一个小女子,即便学了些本事,自然也不及宗师您的本事大。”顿了顿,她看着罩住她的网道,“不过这是什么材质的网?我手中拿的可是削铁如泥的宝剑,却不能砍动这网丝毫?”

谢芳华不再说话。

“他对小姐的招式实在是太熟悉了。”品竹道。

谢氏有吗忠勇侯府有吗

他白天不在家,卢雪莹总算松了一口气,好好地歇上了一歇。

孙太医站起身,眼睛扫了一圈,目光落在唯一的女子谢芳华身上,对于她苍白无半丝血色的脸愣了愣,须臾,躬身应声,走到谢芳华身边,“芳华小姐,请伸出手。”

谢芳华眼睛瞬间眯起,冷冷的目光射向秦铮。他可真会借坡下驴,趁机求娶。

品莲花兰之人,堪堪与北齐的皇子长得一模一样。这就不由得疏忽了。我得将他们二人带去父皇面前,彻查清楚,得罪之处,芳华小姐海涵。”秦钰拱了拱手。

“是我要问芳华小姐这是何意才是?三更半夜在荒山野岭与齐国皇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待在一起,到底意欲何为?”秦钰面色也稍冷。

他们刚走了两步,言轻忽然扛起地上的云水,跟随二人离开。

他勒住马缰,身下坐骑驻足,身后的一千骑兵也跟着他齐齐地驻足。他眸光先是扫了一圈四周,目光向远处看了一眼,火光将夜晚的天空都烧红了,他收回视线,眸光一一掠过谢云澜、言轻和地上躺着的云水,最后,目光定在谢芳华的身上。

若是让他得了这二人,那么,对于忠勇侯府,对于谢氏盐仓,对于整个谢氏,可以想想,因谢云继的身份牵扯,会有什么后果。

孙卓也看向那些人,又急促地对谢芳华说,“小王妃,京兆尹衙门真能破案吗?这么大的雨,若是找不出凶手怎么办?”

谢芳华撑着伞站在原地,等着结论。

两名仵作上前,一人给孙太医验尸,一人给车夫验尸,片刻后,二人又对换。之后商议一下,对刘岸得出结论,“回大人,孙太医是被人一招毙命,杀人者,显然会武功,正中太医心脏,而且是在太医遂不及防之下。时辰约莫是一个时辰之前。而这名车夫和孙太医是一样,被人杀害,时辰也是同一时间。”

那二人闻言疑惑地看去,仔细看了半响,摇摇头,看向谢芳华,“匕首都是正中心脏处,没有什么不同。”

秦铮松了手,又闭上眼睛,懒洋洋地道,“我娘与你说了什么?”

“你今日的药喝了没?”秦铮忽然问。

谢芳华猛地瞪着他。

刘侧妃脸色更是难看,气闷道,“他自己不要卢雪莹,推给了你,也就罢了。明明知道宫里的皇上和咱们府的王爷定会不放过他的婚事儿,总要过问的,但是如今竟然要挟王爷写了字据。他是想做什么?”

“听音啊,你可醒了,公子说昨日你为了帮我煎药,熬夜太晚,今日睡得沉了,他为了不惊扰你睡觉,从窗子出的门,拉了我去练剑。我多日不陪公子练了,如今胳膊都快抬不起来了。”听言抱着剑对谢芳华诉苦。

听言阻止不了,只能让他去。

“要面子回你家锅里炒去!”秦铮瞪了燕亭一眼。

燕亭一拍脑门,哀呼道,“秦钰这回倒了霉,又有你这么盼着他不得好活。他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喽!”

“我刚刚怎么没看见?”秦倾立即站起身,走出了门,眼睛扫了一圈院子,对门口站着的听言问,“在哪呢?”

林七见二人说定,都知道这两人是说一不二的主,连忙回过神跑去喊其他人。

谢芳华见英亲王妃走远,她带着侍画侍墨也回了落梅居。

秦铮不做声。

王倾媚皱眉看了飞雁一眼。

“去将她给我喊醒了!”秦铮吩咐小童。

秦倾不言语。

大长公主点头,“是啊,我昨日睡得沉,也没听到什么声音。”

大长公主拉过谢芳华的手,拍了拍。

谢芳华道,“这件事情,你就不必理会了,我们即刻启程回京。”

金燕一噎,看向谢芳华,“芳华妹妹!”

谢芳华点点头。

“那就最好不过了,你先看看这些琴谱,选一首你喜欢的学。”李琴对她道。

谢芳华微微低下头,当哑巴有一样好处,可以不用答话。

半个时辰后,温书同样不舍地离开,楚画掐着点进来。

不多时,秦铮和听言回到了落梅居。

谢芳华瞅了他一眼,沽名钓誉之辈还请来这里?

过了片刻,秦钰问,“若是朕去漠北军营,你说,能见到他们吗?”

郑孝扬一拍脑门,“好个屁!”话落,推李沐清,“走,喝酒去,这些日子,憋死我了。”

郑孝扬无奈,抱着脑袋想了半天,将他和李沐清回京前,将秦铮、谢芳华身边发生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说了一遍。

李沐清不说话。

“可是韩大人窗外到底能有什么动静?我就在他隔壁,为何我没听到动静?”永康侯道。

“你可想好了,别后悔。”秦铮伸手关上窗子,阻隔了外面风雨侵染的水汽。

“有何不敢?”秦钰挑眉,对吴权吩咐,“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城后,会和父皇说。”话落,补充道,“我带来的所有人,包括月落都留在这里。”

京门风月锦绣笙歌,当当网等各大网上书店以及

第二届首都青少年最喜爱的网络文学作品投票评选大赛::qux6vs。v。vte8。srtcut5792425这是地址,辛苦亲爱的们每天坚持投票了,么么~ ~ ...一顿红烧鳜鱼,谢芳华吃得多,谢云澜剥鱼刺的时候居多。到网

谢芳华道,“就是让背后之人疯狂出手,只有他们出手,我们就除之后快。”顿了顿,她道,“这里是南秦京城,是世代秦氏皇朝盘踞的地盘,也是谢氏盘踞的地盘,难道还怕了区区背后扎根的北齐暗桩和背后算计之人就算他们再厉害能在重重围困下,做什么”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秦铮笑了一下,“我就是去看看那只毁了情人花的车轱辘。”

郑轶还被刚刚秦铮那句话噎得喘不上气来,没说话。

秦铮不再言语。

“否则你以为呢”秦铮同样挑眉。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你这孩子,就是为南秦江山想的太多,反而辛苦了自己。”

“到底是什么人做的昨日上午,我和春兰将花搬了出去,来来往往,那么多人。”英亲王妃抿起唇,“难道真是这里面这些人动了手脚除了太后、皇上、太妃,八皇子,各府的夫人小姐公子,能来英亲王府的,都是走动甚密的人,实在不敢想象,竟然有这么毒的心思。”

“因为,您和兰姨在将金玉兰搬出去时,应该是仔细地注意了它,所以,如今看到它突然打了个骨朵,所以才会十分肯定原来一定没有骨朵。您虽然对每一盆花都小心呵护,但有时候,难免也有疏忽的地方,毕竟上百盆花,哪个花突然长出一株芽,哪个花突然开花了,您也不见得都记得那么清楚。”谢芳华道。

“你守着门,没有我的吩咐,不要让人进来。”英亲王妃吩咐。

“你们可看到是什么人杀了她吗”英亲王妃恼怒地问,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谢芳华、春兰在内室说话,这么短短的功夫,翠荷竟然惨死在门口,而且没听到丝毫动静。

“无碍的。”谢芳华道。

“嗯,就如在西山军营时,范阳卢氏的子嗣的死一样,是虫咒之术。不过,这个虫咒之术更霸道,使人七孔流血而死,且死相凄惨。”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伸手握住谢芳华的手。

谢芳华清晰地感觉到她的手指在抖,她轻轻地握了握,“娘,我没事儿,您没事儿,就不可怕,您别急。”

英亲王妃闻言想到了什么,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但可以肯定的是”谢芳华抿了抿唇,“这个人,背后之人,我一定认识。”

秦钰又与她闲话几句,回了寝宫休息。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孔雀不如凤凰大气。”

    谢芳华手猛地一僵,立即瑟缩地后退了一步,眼眶更是红了地慌乱无措地看着他。

    她一直不太明白,谢云澜背地里怎么会是这副样子。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赵柯脚步顿住,回头看了春花、秋月一眼,对谢芳华道,“芳华小姐,您身子尊贵,要不就用您这两个婢女的吧!在下竟然忘了,您有带了婢女来此。”

五人似乎并不是被秦铮强迫而来,面上都挂着笑意,她给五人见礼,五人给她还礼。

“听音!”外面传来翠荷的声音。

李如碧早已经被送回了房,右相府和李沐清正在她房内,已经有两名太医早一步来了。

“多年来,是我带在身边教导舍弟,弟错,兄之过。”郑孝纯道,“请相爷和夫人责罚,孝纯愿一力代之。”

秦钰怒道,“来人,去请太医!”

尤其是英亲王妃将右相对她、对李沐清、对李如碧,对这三人的交代都有了。

他说与她两不相负,两不相欠。

小泉子压低声音说,“皇上发了很大的火,如今气还没消呢。”

他身为南秦的天子,一朝帝王,九五之尊,可是将宝座真正地抓在手里坐上这个位置,才比坐四皇子太子时更明白其中的无奈艰辛。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

“这是什么”谢云澜只见是一个织锦缝制的袋子,袋子的口紧紧地缝着,疑惑地问。

谢芳华看着他,纵横前世今生,她到底在这一日,突破了前情世事,障碍重重,还是选择了。

这就是情了吧一直她不了解的情爱,却能将人心演变到这种如斯的地步

燕亭、李沐清、谢墨含等五人进了幽兰苑,恍惚见到里面坐着很多人,齐齐犹豫了一下,对看一眼,燕亭传给几人一个“怕什么的眼神”,当先走了进去,几人只能跟上。

------题外话------

谢芳华知道大长公主膝下一子两女,一子被封了仁

李沐清微笑,“秦铮兄,又见面了。”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走了这么远的路赶回来,你难道不累?反正鱼刚下锅炖上,你与我休息片刻。”秦铮说话间,拉着她强拖硬拽地躺在了坑上。

谢芳华没睡着,听到声音,自然是坐起来了,见秦铮还睡着,且睡得熟,她撤出手,他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动弹,她见他依然睡着,没有要醒来的迹象,抓着她的手也是本能。她揉揉额头,无奈地出手点了他的睡穴,才算是让他松开了手。

秦铮复又闭上眼睛,“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你若是不想睡,也是没办法早起的。”秦铮声音又暗哑几分,搂着她的手寸寸收紧,传递着一种不消言说的意味。

她轻轻扯动嘴角,无声地笑了。

谢芳华伸手拽住他衣袖,“你给我画。”

秦铮转过身,向外走去,“走吧”

“我记得哥哥身边跟着秦钰派给他的初迟。”谢芳华问。

谢芳华目光温柔,声音又轻柔了些,“胎息之脉,左疾为男,右疾为女。如是以脉辩人,男女脉同,唯尺各异,阳弱阴盛,左主司官,右主司府,左大顺男,右大顺女……”

二人中间隔着花团,隔着红盖头,隔着一步的距离。可是忽然间还是觉得什么也没隔着,什么也隔不住。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君心似我心,百年共白首。

来到落梅居,从门口到正屋,一大堆十全嬷嬷十全婆婆们轮番地砸下百子千孙福寿双全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喜庆话。仿佛不要钱似的,一箩筐一箩筐地往外说。

幸好,她喜欢上爱上的人是秦铮

秦铮忽然抬手。

谢芳华也转回头看着他。

即便因为谢芳华来到,那边也未停止打斗。

没有他,我就被你杀死了。”秦钰看着谢芳华,话音一转,“不过初迟不算是我的人。我曾经救过他一命,前两日他救了我一命。也算是一命抵一命,恩情两消了。对于从你手中救他,我想我是不会的。”

谢芳华沿着药圃转了一圈,将所有的毒药都识了一遍,想着这个怪人真是一个种药的能人。有许多罕见的药品,他这里都能养活,而且养得极好。

...若论翻脸比翻书还快,当世上铮小王爷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你敢说你没有想要将我变回前世的样子”谢芳华看着他,“我从无名山回来,你想尽办法将我困在英亲王府,让我自甘入你的局,你找人教我琴棋书画,针织女红,让我变成前世的大家闺秀模样,可是,后来你发现我日渐不是前世的样子,你愈发不可忍受,你破先皇的龙门阵,受了重伤,可是我知道云澜哥哥焚心发作,离开皇宫,你当知道我与他共宿一夜,你便怒火爆发,射了我三箭,想要放弃我……”

秦铮大怒,“事实是什么耳听是虚,眼见都不一定是真的。”话落,他伸手用力地戮了戮她的心口,“要用这里感受,你说,用你的心来想,我是会娶李如碧的人吗”

谢芳华任他抱住,熟悉的怀抱,让她心神恍惚。

秦钰抱紧她,不让她推开,点头,“是,我是不忍心看着南秦江山有朝一日分崩瓦解,更不想看到北齐的铁骑有朝一日踏破南秦河山。但是我更不想你成为别人的皇后,最最不想你为了我的所想而去与秦钰达成交易,做他的皇后。”

秦铮道,“师傅临终前对我说,所求不要太多,大千世界,人心无止境,需求便无止境。我这一世,能抓住一样,便不错了。”

秦铮猛地用力,一把将她娟帕扯掉,只见上面点点殷红血迹,如盛开的梅花,很像她上一世血尽而亡遗留在手中的那块写有驭狼术的绢布。他眼底涌上青黑色,却并无意外,将娟帕扔了,拦腰将她抱起,向房间走去。

“你最后在哪里见到的他?”永康侯又问。

谢芳华打消动手的念头,却将手中的茶盏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声音凌厉,“这就要问侯爷和永康侯府了,为何燕亭有家不想回?永康侯府到底都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让身为燕小侯爷的燕亭选择背弃自家,宁愿远走漠北!你不知反省,怨得忠勇侯府何来?”

“这我就更不知道了。”谢芳华耸耸肩,看向谢芳华,柔声问,“哥哥,你帮燕亭了?”

来到门口,永康侯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回转身,对谢芳华道,“忠勇侯府的芳华小姐看着孱弱多病,如今在本侯看来,竟是好得很,话语机锋竟然厉害,如此伶牙利嘴。不知道皇上知道了会如何?”

秦铮显然是被英亲王妃那句媳妇儿给镇住了,看着谢芳华,眸光定了定,没了声。

谢墨含向前方看了一眼,那三人已经走出很远,秦铮走在前面,英亲王妃和谢芳华携手走在他身后几步远。能感觉到英亲王妃是真的喜欢他妹妹,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若非谢芳华有武功,能及时窥察,否则真是一个病秧子的话,那么绝对躲避不过那突然来的火苗,躲不过的后果不止是烧了脸,毁了容貌,有可能引发全身着火,变成个火人。

“侄儿不咋相信皇叔看不丢人呢!”秦铮不客气地道。

左右相点点头。

“是织造花纹不同。普云大师和主持二人的衣料颜色看着都是一样,但是花纹却是各异。不仔细凑近看,根本看不出来。”秦倾说着,又看了一眼普云大师手里的那一片衣角道,“这片衣角也与普云大师和主持的花纹不同。普云大师的是青云纹理,主持的是青松纹理,而这片衣角上是青山的纹理。”

普云大师点点头,凝重地道,“因昨日王妃、铮二公子和芳华小姐上山来祈福,林太妃、右相夫人、八皇子、李公子等尊贵身份的贵客来法佛寺吃斋小住。这是春年会法佛寺的一场大热闹之事。主持甚是紧张,生怕出了乱子,早就告诫下去,最近这些时日一定要令人看守好寺院的后山山崖禁地。以防贵客好奇,出了事故。并且,从今日早上开始,因要祈福开坛讲经,这是盛世,定要沐浴更衣。法佛寺上上下下,都换了僧袍。无忘自然也换了。这件衣袍崭新。一看便知是新僧衣。尤其无忘寻常甚是节俭。不怎么穿新僧袍。所以,这件僧袍一定是今日早上那一件。”

左相也道,“不错!定然是这样!只是不知这人是谁,看来一定是极其熟悉法佛寺。”

永康侯夫人受宠若惊,赐药材虽然是小事儿,但是代表了新皇的态度,新皇刚从皇陵回来,忙于朝政的空档,还吩咐人送来药材,背后的寓意是,新皇登基后,会接纳重用永康侯府。

谢芳华也知道永康侯夫人的忌讳,如今她回京后,的确不比从前了,更甚至,以永康侯的聪明,虽然是向秦钰请旨让她给她夫人看诊,但实则也是打探秦钰的意思,秦钰又怎么会不知?故意让他夫人进宫,免得折寿,这样一来,永康侯自然不敢再和以前一样待她,定然也派人回府交代了一番。

燕岚一听,立即撅起嘴道,“还不是因为你,你回京后,住进了这里,和秦……皇上共乘玉辇,我哪里还敢没大没小?”